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二章钢铁厂工人难安,提方案韩坤到访

第九十二章钢铁厂工人难安,提方案韩坤到访

        “原来是这样?”

        安艾若有所思,在遇到王若风的时候,他可还不知道这些事情呢。

        巴立名双眉微皱,追问了一句:“那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留在长安吗?”对于自己昔日好友的打算,他倒是想要帮一下忙,虽然限于官员的身份,估计也帮不了多少。

        “那是自然。而且我也已经有了主意,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安艾笑着拒绝了巴立名的邀请,他虽是对长安并不熟悉,但也不想要靠着自己好友的帮助。

        “是王若风吗?”巴立名心中略有失落,诉道:“唉。我还以为能够和你共事呢,看样子的话是彻底泡汤了。”

        安艾笑道:“虽是如此,但我不也在长安吗?以后若是有机会,咱们两个还可以在聚一下,不是吗?”

        “这倒也是。”巴立名心中遗憾稍微下降了一点。

        “咚咚咚!”

        杨承龙敲了一下桌子,将两人唤过神来,插嘴道:“虽是有些不恰当,不过我这里可是办公的地方,可不是你们两个叙旧的地方。明白吗?”巴立名立时露出羞赧来,道歉道:“对不起部长,让你等了一会儿,你吩咐我的事情,我这就去做。”

        “差点忘了,若是您有事情的话,那我就不打扰了。”安艾欠了一下身子,准备自这里离开。

        正当他转身离开时候,却被巴立名抓住手来,诉道:“好不容易见到你了,哪里能让你轻易离开?正好我准备去主持长安钢铁厂修复之事,你不妨跟着一起来吧,若是看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也可以给我们提一些建议,不是吗?”

        “好吧。”

        安艾无法拒绝,只好跟着巴立名一起离开此地。

        见到两人远去,杨承龙方才松了一口气,那巴立名才能了得,当初吕良的铁矿石就是在他的主持下被发现的,正是因此所以他才将此人找来,并且令其主持长安钢铁厂修复工程。

        毕竟这长安钢铁厂关系到上千工人的生计,若是就这么被毁了实在是太可惜了。

        自工部离开之后,巴立名带着安艾一路来到了长安钢铁厂之处,此时此刻这长安钢铁厂的建筑废墟基本已经被清理干净了,那些被埋在废墟之中的机械也被弄了出来并且被整理干净,只可惜整个厂房全都被烧毁,若要恢复完毕的话,只怕还得花上一年的功夫。

        看着这模样,安艾不免感到诧异:“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变成这样子?”

        “唉。还不是那些议员弄出来的?明知道工厂工人疲惫不堪,却依旧让他们彻夜工作,要不然如何招来这种祸事?”

        想着自己所看到的资料,巴立名不免张口骂了一句,对于那些议员们,他也是厌恶的紧,更不晓得主公为何会让这些充满铜臭味的家伙也成为议员。

        安艾起了一些好奇心,继续问道:“哦?那能不能跟我说一说?”

        “当然,毕竟这事儿都已经闹开了,全长安的人都知晓,也就你不知道罢了。”巴立名点了点头,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全数说了出来。

        听罢之后,安艾生出一丝感叹,诉道:“唉。那苏家难道就不知晓这样下去迟早会出事吗?也亏的他们会竟然会选择继续掩盖下去,要不然如何会出现这种事情?”

        “没错。要不然,为何这国党屡次找骂,并且被民党始终压在下面呢?”

        两人正在废墟之上感慨时候,却见到远处一人走了过来,这人虽是身穿儒袍,但是身材魁梧至极,和那学子完全是截然相反,正是目前主席位最知名的三位候选人之一韩坤。

        安艾自是感到奇怪,问道:“你是谁?”

        “他乃是近日打算竞争主席位的候选者韩坤。你不认得也是当然。”巴立名介绍了一下,然后站了起来迎向对方,诉道:“只不过你怎么到这里了?”

        韩坤笑了笑,诉道:“当然是好奇长安钢铁厂的修复进度如何啦。毕竟这钢铁厂是否能够修复,可是关系到五年计划是否成功的关节。我作为议员,对此有些关注不是理所应当吗?”见巴立名和安艾一脸警惕,他双手摊开表示自己身上并未携带武器,诉道:“而且我又不是敌人,没必要对我这么紧张吧。”

        “也许吧。不过你毕竟曾经是宋臣,还请饶恕我之前的冲撞。”巴立名欠了一下身子,表示自己的尊重。

        对方乃是议员,握有监督众多官僚的职责,他纵然对对方抱怀着敌意,但终究不宜惹怒对方。

        韩坤摆摆手,自己也是露出几分苦恼来:“没关系。作为曾经的宋臣,会因为这些经历而被质询也是自然。”眼神自那些机械之上掠过,又是充满着无比的好奇,问道:“对了,关于这钢铁厂,估计什么时候修复?”

        “这个,至少也得半年吧。毕竟这房屋都被烧没了,若是要重新修复的话,至少也得重新将其建起来,总不能就露天工作。不是吗?”巴立名沉思了一下,在脑中稍微模拟了一下进度,回答了对方的问题,只是他愁眉紧锁,显然问题可不仅仅如此,“不过最重要的是工人流失问题。若是迟迟不动工的话,只怕这些工人就可能全都走了。”

        工人也是要吃饭的,在长安钢铁厂被烧毁之后,他们虽是侥幸得了一些赔偿金,但是那些赔偿金可远远无法养活家人,最重要的是钢铁厂迟迟不曾动工,这让许多人都开始晃神了,打算另选出路。

        当初的包铭,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那安艾也是颇为诧异,问道:“原来这钢铁厂也变成了这样子了?我记得十年之前,这长安钢铁厂还相当辉煌来着。每天都有上千工人出入其中,怎么才十年不到,就变成这样子了?”

        “唉。以前高速发展的时候倒是未曾主意,谁想到近些年来建设渐渐放缓,结果就发生了这种事情了。”巴立名双手一摊,脸上满是无奈的回道:“至于那些工人,当然不可能将他们全部遣散,要不然复工之后工人从哪里找?但是国库状况你也知晓,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原来是这样吗?”

        韩坤若有所思,随后抬起头来,却是对着巴立名提出了自己的建议:“既然如此,那么那些工人的后路问题,不如就交给我来处置,如何?”

        巴立名有些诧异,问道:“交给你?你打算怎么做?”

        要知道这可是上千工人,依照一个人一年三百贯钱的工钱来算,一年就是三十万贯,这么多钱可不是闹着玩的,就凭韩坤一个人的实力,如何能够顺利安置这些工人?

        “这个嘛,不知你可知晓那陈俊生的陈记钱庄的事情?”韩坤笑了一下,却是带着几分期待看着巴立名。

        巴立名心中一紧,摇了摇头回道:“陈记钱庄?对不起,你说的我实在是不清楚。”

        “不知道?也是了,我记得你乃是工部的,之前一直负责吕梁钢铁厂建设事宜,最近才被调回长安来。难怪对陈俊生的发家事宜不清楚。”韩坤这才记起对方的简历,然后诉道:“至于这陈俊生,则是最近准备竞争议员的一位商人,所以对他调查了一番。”

        “哦?那你说说,这陈记钱庄和长安钢铁厂究竟有什么联系。”巴立名生出好奇心来。

        安艾也是感到奇怪,一起看向了对方,想要见识一些对方的手段。

        韩坤笑了一下,诉道:“当然也没多少关系,只不过这陈记钱庄为了壮大自己,经常以帮助一些人发展为缘由,向一些小厂主借钱,说是要帮助这些工厂主发展。”

        “借钱?我就不信,这世间会有这种好人?只怕此人暗怀不轨。”安艾轻哼一声,对于这些商人来说,他素来保持着相当的厌恶。

        韩坤点点头回道:“没错。一开始的时候,那些工厂主的确是短暂的度过了危及,但是过不了多久,就会因为各种原因陷入经营困难之中,导致资金无法周转。被迫将手中的房契、工厂乃至于地契交给此人。也正是因此,所以这陈俊生就在短时间内积累了相当的财富。”

        “果然如此。”巴立名露出几分厌恶来。

        安艾也是骂道:“这厮果真很黑。既然如此,那你们就没有阻止对方?”

        “这个,那些上当受骗的人当然想,但是当初借钱的时候,那陈俊生就和他们签过了契约,白纸黑字外加手印,就算是告到法院之上,又能奈他几何?”韩坤摇了摇头,对那些上当受骗的人为之叹息。

        巴立名心中微动,低声问道:“既然如此,那你和我说这个,又是为什么?”脑中忽然一亮,却是诉道:“难不成你打算仿照这陈记钱庄,也来这么一出?”

        为了生活,那些工人急需要钱,但是政府的钱又不够,根本就无法维持到明年这个时候。

        “那陈俊生用这手法害人也就罢了,你竟然打算采取类似的手段?”安艾也是充满着愤怒,他虽非底层之人,但也知晓百姓孤苦,如何能够承受这种压榨?

        “没错。要不然的话,你们打算如何解决工人的安置问题?”

        韩坤大大方方的承认了下来,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想法:“让他们就这样走吗?这样的话,无疑就是浪费。培养一个合格的工匠需要多少时间,作为曾经主持修建钢铁厂的你来说,应该相当清楚其中的代价。但是若要就这样将其养活的话,国库的钱还是不够。光是铁路以及马路的修筑,就已经占据了大量的预算,哪里还有多余钱投入到这里来?”

        “虽是如此。但是你这手段,也未免太过激进了吧。而且若是依照你的方法,那准备金呢?难不成你打算挪用安置工人的钱?”巴立名回道。

        为了安置这些工人,萧凤做主自国库之中挪了十万贯钱,他作为其主持者根本就不敢随意挥霍,以免自己也落得个如苏澜那样财产、名声俱下的下场。

        韩坤点点头,回道:“没错。要不然,你从什么地方弄来这么多钱?要知道你也不过是一介寻常官僚,哪里有这么多钱。”

        “那你呢?你既然提出了这个想法,难道就没有一些意图吗?”巴立名反问道:“你虽然是议员,但是可没有薪金之类的东西。而你作为宋臣,自从来到长安这些日子之中,应该也没有这么多资金吧。”

        任谁都知晓,因为一些历史原因,萧凤之所以弄出这些所谓的监督百官、制定策略的议员,完全是出于拉拢当地的豪绅大族,对议员其中的一项要求就是按照规定的税赋纳税,为了剔除卖官鬻爵的骂名,更是直接制定了不发薪酬的政策。

        虽然当初的确是被众多人所埋怨,但之后也在萧凤的强力推动下执行了,代价就是地方的统治权彻底沦入了议员的手中。

        而这些议员更是彼此拉帮结派,乡县之中的议员一如章丰这样,直接横行地方,让地方官员也不得不低下头来,诸如民党这类的党派,更是直接插手政策,制定各种适合自己利益的政策。

        这其中,不消细说各位也明白。

        韩坤笑了一声,诉道:“那是自然。只不过我觉得,你们家主公当真就愿意见着这些工人就此散去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巴立名心中微震,觉得对方似乎话中有话。

        韩坤嘴角翘了起来,继续诉道:“他人或许不清楚,但是你作为直接参与五年计划之中的官员,应该知晓整个五年计划完全是为了能够打出关中、一统华夏而准备的。要不然,为何要修筑这么长的铁路?将所有的州府连接起来,这样的话便可以在短短的两天时间内将各地力量集中起来,如此宏伟的计划,若只是为了民生那可就是笑话了。毕竟这钢铁厂,可就因此差点儿崩了。虽然及时救援,让其不至于彻底崩溃。”

        “你究竟想说什么?”巴立名默不作声,死死的看着对方。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