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三章论方案钱庄开启,问部长决心下定

第九十三章论方案钱庄开启,问部长决心下定

        “哈。你觉得我想说什么?”

        韩坤并未点破,反而饶有兴致的看着巴立名,似乎为巴立名的表情变化而感到开心。

        巴立名眉头越皱越紧,对方始终都是那一副悠闲的姿态,自己却变得越来越焦躁,诉道:“难不成你想要我以这笔资金为准备金开设钱庄,然后以这钱庄为媒介,向那些工人们贷款?”

        “没错。”

        韩坤大方的点着头,并未掩饰自己的心思。

        巴立名脑子一热,口中直接诉道:“这不可能!”

        长久以来饱受儒学熏陶的巴立名,对这种以牟利为目的的方式向来存在着戒备,本能的就感到反感。

        “不可能,除了这个方法,你觉得还有别的方法吗?”韩坤摇摇头,继续劝道:“你也应该知晓,就你手中的十万贯根本无法让钢铁厂起死回生,不是吗?”

        “这”

        巴立名一时语塞,但还是坚持着自己的念头,诉道:“即使如此,也不能这样做。要不然的话,如何对得起那些工人?要知道这笔钱可是赔偿给他们的赔偿金,若是被挪作他用的话,可是会出现大问题的。”

        “你啊,莫不是太过愚拙了?若要让这些工人生活下去,唯一的方法就是让工厂维持下去,若是工厂就此没了,难道你打算讲这些工人养起来吗?就算是你愿意,想必包括主公在内的其他官员也不可能答应。”韩坤循循善诱的劝导着巴立名,而他那充满蛊惑的话语,也让巴立名露出迟疑神色来。

        虽是如此,但巴立名还是继续坚持着自己的念头,双手猛的握紧,低声问道:“但是你也见到了那陈俊生,他可不知道坏了多少人的家庭。若是咱们也这样做,那岂不是天打雷劈?”

        “你啊,当真愚昧。那陈俊生为了能够吞没他人财产,利息可是高达三分以上。这么高的利息,莫说是还钱了,就算是每个月的利息都足以将人给榨干。但是我等开办钱庄,却可以将其降到一分左右,这样的话不仅仅可以吸引到许多人来贷款,而且还能够降低对那些商家的伤害。明白吗?”韩坤继续劝道。

        巴立名听着诧异,又是打量了一下韩坤,问道:“看你样子,怎么感觉你居然对这贷款之事如此熟悉?”

        “哈。你难道忘了,我曾经是宋朝官员,虽然现在早已经抛却了,但是当初主持青苗贷时候的经验还是存在的。”韩坤并未掩饰自己的过去,坦然承认了下来。

        巴立名略有诧异,上下看了一眼韩坤:“青苗贷?没想到你曾经做过这类事情,难怪如此熟稔。”

        这青苗贷巴立名曾经在课本之上学过,乃是当初王安石新政改革的一项措施,其目的乃是在于抑制大地主兼并并且为国朝带来足够的赋税。

        当初设立时候,的确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为朝廷带来了大量的赋税,但很快就因为王安石的离开而人亡政息。

        之后宋朝虽是屡有贤臣希望推动这项政策,但却因为阻挠势力太过庞大,始终都无法顺利执行下去。

        而韩坤之所以被排挤并且跑到长安,也是因为政敌的栽赃陷害吧。

        “没错。”韩坤点点头回道:“而且根据我所知晓的,那人前些日子可是曾经和冯高接触过了。”

        “冯高?”

        巴立名心中蓦地一紧,生出警惕心来:“他找冯高是为了什么?”眼中露出几分害怕,继续说道:“难不成是为了冯高手中百分之五的股份?”

        念及此处,巴立名更是感到害怕,又道:“若是这些股份被那陈俊生得了去,那可就糟糕了。”

        毕竟自谣言之中所传播的,那陈俊生和他麾下的陈记钱庄可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狠人,若是整个长安钢铁厂落入此人的手中,那可就当真是糟糕了。

        “没错。所以你觉得就这样下去,真的可以吗?要知道那陈记钱庄可不等人,等到他将魔手伸到你麾下的工人之手时候,那你这长安钢铁厂只怕就真的彻底完了。这一点,你可得想清楚!”韩坤相当自信的看着巴立名,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虽是对那陈记钱庄感到害怕,但他却眼前之人也并未放下警惕心,诉道:“虽是如此,但你如何保证你所设立的银行,就能够避免这种事情?而且本金也就这么一点,只有十万贯的情况下,只怕也无法维持这么多人的需求,不是吗?”

        “这事儿,你也不用担心。你也应该知晓,既然是钱庄,那自然也肩负着帮他们保管钱财的任务。以前的时候,若是保管钱财的话是需要缴纳管理费的。但咱们若是以五厘为基准,让那些殷实之人将钱财交给咱们保管,当然就有足够的资金了。不是吗?”韩坤继续诉道。

        “让他们将钱保管在我们这里,这可能吗?”

        巴立名开始怀疑起来,对于这韩坤所说的话,他虽是有些激动,但也察觉到这其中的不妥之处。

        韩坤还是充满自信的说道:“当然会啦。且不论众人都有的贪财心理,而且对比那些寻常家庭,咱们也可以聘请众多高手保护钱庄,甚至还可以利用这里的各种机械打造一个专门的仓库,足以确保资金的安全。我想那些人是没有理由拒绝的。”

        “虽然如此,但若是这些储户大规模兑换的话,我们又该如何?他们既然将钱存在这里,那自然是为了确保安全,若是咱们因为一些原因没有足够的准备金,那可就糟糕了。”巴立名继续说道

        对于这钱庄的财源问题,巴立名倒是没有丝毫的意外,以低贷吸引资金,然后以高出两三倍的代价将这些钱拿去贷款,这一来一回的就足够钱庄来挣钱得了。

        韩坤笑道:“这个你放心,到时候我会帮你介绍一个人。若是他在的话,定然不会出现问题的。”

        “这个,也许你说的的确有些道理。但是可否容许我回去想一下?毕竟这么大的资金,若是不跟上司商量一下的话,只怕会出问题的。”巴立名稍作思考了一下,就脚步匆匆的从此地离开,关于这件事情,以巴立名的职位是无法做主,必须要禀报杨承龙并且得到主公的许可,要不然自己私自动用这些钱财的时候,是会直接被抓起来的。

        巴立名可不想要在这个时候的闹出事情来,让自己成为了众矢之的,然后对着韩坤欠了一下身子,诉道:“当然,关于你的方案我也会详细说明的,至于接下来会如何,也得主公允许之后才能实行。你说不是吗?”

        “当然。希望你能够一路顺风。”韩坤阖首回敬道。

        辞别韩坤之后,巴立名和安艾走在道路之上,这一路上巴立名始终都是沉默不语,仿佛变成了木雕一样。

        安艾叹声气,蓦地开口问道:“你是害怕这事儿会有陷阱吗?”

        “嗯!”

        没表情的点点头,巴立名不知道自己应该以什么样的态度面临这种事情。

        “但你也看到了,那韩坤提出的方案的确不错。不是吗?”安艾继续说道:“毕竟国库也没多少钱了,不采取这种方法的话,只怕是无法维持下去,不是吗?”

        安艾并未插嘴之前两人的对话,所以看的是相当通透,知晓这其中的利弊。

        “没错!”

        一样的点着头,巴立名还是没有表情。

        安艾笑道:“但是你也害怕,害怕这钱庄若是出事的话,自己无法收拾。对吗?”

        “没错。就是这样!”巴立名眼中总算露出了忐忑不安来,口中也是继续说道:“毕竟这么多钱,若是出现了一个意外的话,那还得了?”眉梢更是紧紧皱起,解释道:“而且这钱庄一旦成立的话,定然会有许多人前来存钱。若是钱庄倒闭的话,那这些人又该如何处置?”

        虽然这钱庄还没有开始办理,但巴立名却靠着自己自书籍之上所得到的消息,清楚这钱庄若是崩盘的话,究竟会带来多少的问题来,以至于他的身体都开始颤抖了起来。

        “你啊,还是这般的杞人忧天。岂不知,你现在的任务乃是修复钢铁厂,若是钢铁厂无法修复的话,到时候你如何向杨部长交代?”安艾却是感到好笑,不过巴立名就是这样子,总是喜欢将事情往坏处想,这让他处理事情的时候能够很好的把握整个局面,但却总是不免陷入规矩之中,显得有些迟钝。

        “这倒也是。”

        巴立名口中念了一下,旋即下定了决心,诉道:“不管如何,这事情总的解决不是吗?要不然,如何确保五年计划继续下去?”

        眼下时候,自然以完成五年计划为主,至于其他的事情也只能稍微放在一边不予理会了。

        安艾拍了拍巴立名的肩膀,鼓励道:“没错。你完全可以放轻松一些,而且主公也并非那昏庸无道之人,她自然也会有所提防的。不是吗?”

        “那谢谢你了。”巴立名心思稍定,对安艾投了感谢之色来。

        他抬起头来看了一下天空,此刻天色开始变得暗淡起来,天边的太阳摇摇欲坠,橘红色的光芒洒落街道,许多人也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了。

        “今日你刚来长安,定然还没有找到住处吧,不如且和我回家,一起叙叙旧吧。”

        拉着安艾的手,巴立名就带着自己的好友,朝着家中走去。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可是有着许多事情要和自己的好友诉说。

        旧友诉说不用废话,多数都是那些诸如“身体好不好”、“写了什么东西”、“未来的打算如何”之类的俗话,当然也没必要细细阐述,总之等到两人睡下去之后,已经是三更半夜了。

        巴立名晓得自己明日还有事情,只好就此安歇下去。

        待到第二日的时候,他带着准备好的资料来到了工部,并且找到了杨承龙。

        “你是说,你打算以这笔准备金成立钱庄?然后以钱庄为媒介,收集能够恢复钢铁厂的资金吗?”抬起头来,杨承龙双眉皱紧,死死的看着巴立名,问道:“告诉我,这方法是谁告诉你的?”

        “实不相瞒,这方案乃是韩坤告诉我的。”

        巴立名并未隐瞒,事实上昨天他和韩坤见面的一事,也有很多人知晓,根本无法隐藏。

        杨承龙双眼微眯,诉道:“原来是韩坤?”

        “没错。只是不知杨部长,您觉得这方案如何?”巴立名心思忐忑的看着杨承龙,说实在的若非这钱庄后遗症太大,他当真打算就按照韩坤的建议来弄。

        杨承龙点点头,笑道:“若以可行性来说,这的确是一桩幸事。”脸色负有变得严峻起来,诉道:“但是你可知晓,在这近期内,这韩坤可是打算竞选议会主席啊。对于他为何找你,你不觉得好奇吗?”

        “什么?他打算竞选主席?”

        巴立名为之一惊,直接叫了起来。

        谁不知晓,这长安之中以国党、民党独大,若是没有两党支撑,根本就无法在议会之中立足,更勿论争夺主席之位了,而这韩坤竟然这般胆大,打算跟这两党展开竞争。

        杨承龙神色严肃的回道:“没错。他打算竞选主席。至于为何找到你,应该是为了向主公投诚吧。毕竟若是能够帮助我们修复钢铁厂的话,他的名声定然会增加,而且也可以争取到主公的认可。”

        “原来如此。这么说来,他根本就是有备而来?”巴立名若有所思。

        当初见到那人,他还以为乃是偶遇呢,但今日看来,应该是早就有所准备了。

        杨承龙阖首回道:“没错。只是我很好奇,他作为曾经的宋臣,为何要竞选主席?这倒是让我有些不解。”手指一点一点的戳着桌面,杨承龙陷入困惑之中。

        巴立名将昨天见面的场景回忆了一下,也是摇摇头回道:“这个,我也不清楚。”心中也是想着:“也许下一次见面的话,应该和他谈一下?”见杨承龙还是那种愁眉苦脸的样子,追问道:“只是杨部长,关于这钱庄的事情,你觉得应该如何处置?”

        “嗯?若是你觉得没问题的话,当然可以。”

        杨承龙点点头,然后在那文件之上签了自己的名字,嘱咐道:“只是你要注意保管好那些保证金,不能和上次一样出现事故,明白吗?”

        杨承龙说的,自然是导致钢铁厂纵火案发生的行窃事故。

        若是没有这事故,如何会招来这种事情?

        “这是自然。”巴立名狠狠点着头,对于保存保证金的金库,他已经有了一些腹案,只等着杨承龙答应下来,就可以开始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