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九十四章长安内势力盘踞,办钱庄赐名工商

第九十四章长安内势力盘踞,办钱庄赐名工商

        政务区,总理府。

        将手上的报告放了下来,萧凤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杨承龙,问道:“开设钱庄?这是你的主意吗?”

        “这个,其实乃是韩坤提议的。毕竟国库之中也没钱了,若要修复钢铁厂的话,也只有另寻他法。”杨承龙感到有些紧张,生怕萧凤不会答应。

        “这倒也是。”

        萧凤点点头,若有所思的说道:“只是关于这钱庄,你有什么想法?莫要忘了,若是这钱庄成立之后,可是会牵扯到大量的资金的,若是出现了什么差错,那可就糟糕了。”

        杨承龙有些慌乱,连忙道:“这个的话,我还没有做好准备。”距离当初巴立名接受这事情的时候也才过去不到一天,他实在是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做好相应的准备,然而一想接下来的事情,他还是辩解道:“但是主公你也见到了,那些工人都开始离开了,若是不尽早弄好的话,只怕就迟了。”

        “这个我当然知晓。”

        萧凤目光锐利,好似要将杨承龙内心深处的想法给挖出来,口中也是毫不客气的诉道:“但是这钱庄之事,也需要有相应的监督,不是吗?要不然若是有人如同那王权斌一样,将钱庄之中的资金全都弄走,到时候又该如何?这些事情,都需要做好准备,明白吗?”

        “这个我知晓。”

        杨承龙心中虽是有些推拒,但也只好接受,谁不知晓自己主公行事作风强硬,向来不许他人置喙。

        “关于这钱庄资金问题,我会让周处派人,负责监督此事。知道吗?”萧凤吩咐了一下,眼神挪开之后却有想起了一事来,问道:“对了,关于这钱庄的名称,你打算如何称呼?”

        “这个,属下还没有想好。”

        杨承龙神色微愣,感到有些尴尬,关于钱庄也只是一个初步的构想,对于其具体的架构都没有,又何谈名称呢?

        萧凤这个时候总算是笑了起来,说道:“既然没有的话,那就让我帮你们起一个名字。不如就叫工商钱庄吧。毕竟这钱庄乃是为了解决工业问题,将其称之为工商钱庄,也是理所应当。”

        “工商钱庄?那就依照主公所说的。”杨承龙虽是觉得怪异,但也只好接受。

        没办法,谁让眼前的女子乃是自己的主公呢。

        领了命令,杨承龙立刻就离开此地,准备去筹备相应的事宜。

        萧凤稍感轻松,稍微眯了一下眼睛,便将那在外面等候的王珂叫了进来:“你去将周处叫来,我有话要跟他说。”

        “我明白了。”

        王珂阖首回道,旋即来到财政部,将那周处叫来。

        周处心中疑惑,手中虽是忙碌务必,但还是放下工作赶到此地之后,立时变向萧凤提出了自己的疑惑:“主公,不知你为了何事找我来此?”

        “周处啊。”

        萧凤长叹一声,双眼之中透着几分忧虑,并未急着分派人手,而是直接问道:“国库之中的钱财还能够支撑多少时间?”

        “启禀主公。若是在这段时间不出现问题的话,应该还能够支撑到明年七月。”周处虽是心中疑惑,立时将具体数据说了出来。

        萧凤眉梢微皱,问道:“明年七月?不是应该明年十月吗?怎么变短了?”

        历经数十年积累,国库之中不能说是多么充盈,但也不似往常那样捉襟见肘,足以支撑政府运转到下一年税赋缴纳的时候。为了防止出现如同宋朝那样的财政赤字,萧凤可以说是小心翼翼,生怕一个不小心弄出祸端来,毁掉自己亲手打造的一切。

        “这个,主要还是收到长安钢铁厂的影响,导致众多商家出现了危及,所以这个季度的税收相较往常时候,也下降了三成有余。”周处无奈的摇着头。

        长安钢铁厂牵涉的人员实在是太大了,譬如董青的轴承厂,完全依靠着长安钢铁厂的收购,而起生产的蒸汽机、火车头、钢轨等等,也是确保铁路建设的重要来源。

        这长安钢铁厂一旦出错,那波及到的可不只是厂中的工人。

        “看样子,这钱庄之事是势在必行了?”

        萧凤心中想着,脑海之中浮现出杨承龙所提出的建议,口中继续问道:“就没办法维持原来的样子吗?”

        贯通所有州府的铁路,外加将县城和州府连接起来的马路,还有那华夏军改制方案,所有的一切都需要大量的资金,若是在这个时候出现财政收入下滑的趋势,简直就是一个灾难,很可能导致整个计划彻底延期。

        “除非增加税赋,否则的话是无法维持之前的财政收入的。”周处摇了摇头,见萧凤面露不甘起来,又是劝道:“而且主公你也曾经说了,永不加税。若是贸然开征的话,不仅仅会败坏您在百姓口中的名声,只怕还会导致那些商家逃走。他们本来就陷入困顿之中,若是在添赋税的话,不亚于雪上加霜。”

        “哈。你说的这个我当然明白,当然不会这样做了。”

        萧凤笑了笑,打消了周处心头的害怕。

        她可不是那崇祯帝,在什么都不懂的情况下胡乱加税,如宋朝一样乱加赋税,根本就是饮鸩止渴,这萧凤也是明白。

        萧凤将桌上的方案拿起,让周处接了过去之后,口中也是询问道:“只不过近日来杨部长弄出了这么一个方案来,你帮我看看有没有可行性?”

        “这个,是关于开办钱庄的事情的?”

        周处接过之后,只将眼睛扫了一眼,立时叫道。

        萧凤点点头,诉道:“没错。关于这钱庄,你告诉我你有什么想法?”

        “启禀主公,若是别的话倒也罢了,但若是这钱庄的话,只怕很难运转下去。”周处无奈摇头,嘴角之处透着酸涩。

        “哦?这是为什么?”萧凤眉梢微挑,直接问道。

        周处无奈道:“启禀主公,关于这钱庄之事其实也并不稀罕,一直都有人经营这桩生意。而在长安之内,则是以苏记钱庄、陈记钱庄、秦记钱庄为首。这三大钱庄将长安所有的生意全都垄断了。若要开办钱庄的话,只怕会惹动他们啊。”

        “哦?这个的话,我倒是第一次听到。”萧凤眉心微动,露出几分好起来:“告诉我,这三大钱庄到底是什么来头?”

        “苏记钱庄,乃是长安大族苏氏一族所开办的,而那苏澜、苏权便是出身该族,这么多年经营下来,可以说是枝繁叶茂、根深蒂固了。至于那秦记钱庄,则是”说到这里,周处又是偷眼看了萧凤一眼,话语也稍微顿了顿,似乎有着什么难言之隐。

        萧凤双目一睁,斥道:“则是什么?”

        “这个的话,还请主公饶恕,属下不敢说。”周处露出几分迟疑来,似乎为之感到害怕。

        萧凤凤目一愣,又是喝道:“说!”

        “好吧。”

        周处变得紧张起来,他一边看着萧凤的脸色,一边阐述道:“这秦记钱庄,乃是秦建、秦栋两人之子秦莽所创建的,他乃是当初发明了火车的秦锋之第,因为其身份原因,所以通过修建火车的方式获得了大量的财富。而且这秦记钱庄背后,也不止是秦氏一族,尚有他人撑腰。也因此,所以这秦记钱庄势力最为庞大,寻常人根本不敢招惹。”

        “他人?”

        萧凤念了一句,脸上浮现出一丝凝重来。

        根据周处所说的,很明显那其他之人,指的只怕就是指的旧部了,毕竟秦建、秦栋也是老资格了,虽然他们两个早就因为年龄原因而致仕,但工部、铁道部之内却多数乃是他们的旧部,甚至如今担任铁道部的秦斌,就是他们的子嗣。

        周处吐出一口浊气来,继续介绍道:“至于那陈记钱庄倒是没有什么稀奇的,不过他的东家陈俊生,据我所知和民党党魁王轩走的很近,如今时候他甚至还打算竞选议员呢。”

        “原来是这样?”

        萧凤若有所思,心中则是感到咂舌。

        “不过是数十年的时间,竟然就形成了这么多的利益共同体,看来若要兴建钱庄的话,只怕还要优点困难啊。”

        想到这里,萧凤暗暗懊恼,自己之前太过于沉浸在战争以及铁路之上,却是忽略了内政的建设,要不然哪里会形成这么庞大的利益共同体?

        “没错。若是创办钱庄的话,只怕会和这三大钱庄产生冲突,到时候莫说是维持下去,只怕钱庄的钱也会被这三大钱庄暗中玩弄手段给套走。”周处无奈道。

        若是创办钱庄,最重要的是有足够的准备金,好确保能够稳定储户的心情。

        然而就凭十万贯的准备金,周处实在是没有把握能够应对这三大钱庄的挤兑,面临这贸然闯入自己领域的工商钱庄,它们定然会倾尽全力,将其打跑的。

        萧凤沉思片刻,目光重新变得稳定下来,诉道:“虽是如此,但是你也应该明白,那些工人目前正处于困顿之中,若是不给他们足够的资金稳定,那么钢铁厂就算是恢复了,只怕也难以恢复往日的模样来。”

        “这个,主公莫不是当真打算推动此事?”周处感到紧张,只因为眼前的主公已然变幻了一种神色,露出跃跃欲试的模样来。

        萧凤回道:“那是当然。”

        “可是,那三大钱庄的事情呢?他们得知此事的话,定然会介入其中的。”周处还是感到害怕,就靠着那十万贯钱,根本就无法和这三大钱庄所对抗。

        要知道经过这数十年积累,这三大钱庄的资金莫不是以百万贯计数。

        萧凤沉吟片刻之后,又问:“若是这样的话,那国库之中可以挪用多少?”

        “国库?主公,你莫不是打算动用国库吗?”周处感到紧张,若是国库的话,当然有足够的财力和钱庄对抗,毕竟一年上千万贯的资金流,任谁都无法匹敌。

        但是这国库乃是维持国朝稳定的重要基础,无论是铁路建设、军队维持亦或者是官僚开支,全都要从国库之中扣除,所以能够动用的资金其实也不多。

        萧凤一咬牙,又道:“当然。你也知晓,若是依着这群家伙的作为,那钢铁厂别说是恢复了,只怕会就此败坏下去。到时候,影响到的可就不止是长安,我们若是不刹住这风,那就可能波及到整个关中。到时候别说是一统华夏,咱们内部都可能陷入动荡之内。”

        毕竟宋朝前例就在眼前,若是任由这些钱庄肆无忌惮的压榨百姓,那关内也只会重蹈覆辙罢了。

        这工商钱庄,便是她准备行动的第一仗!

        周处俯首拜道:“微臣明白了。”心中默算一下,回道:“若是资金的话,大约可以调集两百万贯。若是再多的话,就会影响到整个政府的运转,实在是不能再多了。”

        “那好,此事就交给你处置。”

        萧凤稍感放松,待到周处离开时候,又道:“对了,关于那贷款的利息,你有什么打算?”

        “利息?”

        周处沉吟片刻之后,诉道:“依着那三大钱庄的行规,一般都在三分以上。所以我打算定位两分。唯有这样,才能够维持钱庄的经营。”

        “两分?这实在是太多了。”萧凤听了之后立刻摇了摇头,回道:“你若要放贷的话,不得超过一分。知道吗?”

        “一分?可是主公,这会不会太少?”周处感到有些错愕,弄不清楚萧凤为何要这样做。

        萧凤道:“你且想想,若是两分的话不免让人感到困顿,以至于无法偿还利息。而且我之所以开办工商银行的缘由,乃是以此刺激那些工厂主,让他们能够稳定生产,而不是以此来掠夺财富。知道吗?”

        “这个的话,在下明白。定然会依照这个方法推行下去。”

        周处若有所思,关于这事儿他发现还是萧凤看的通透,只是心中还是颇为紧张:“若是定的这么低的话,只怕会惹来那些钱庄的反扑吧。希望到时候,能够顺利渡过去。”

        “而且关于借贷之人,你也务必要有所审核,必须要是名下有工厂的人,不得让寻常百姓也能贷款,以免遭遇挤兑。明白吗?”萧凤再度警告道。

        这些资金乃是她好容易抽调出来的,可不能够遭遇什么事情来。

        周处听罢,也立时离开此地,准备开始准备筹办工商钱庄一事来。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