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都市小说 - 医品田园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二章你想什么呢?

第一百七十二章你想什么呢?

        “你到底想干嘛?”大汉不爽了,就没有见过这么啰嗦的家属。

        “我就好奇问问,对了,你们砍手的刀呢?够锋利吗?人的骨头是很硬的,如果刀不够锋利可能会砍不下来。”

        “一刀砍不下来就砍两刀...”大汉不耐烦的道。

        林淼闻言瞥见张老三抖了一下,连忙又道:“那可是很疼的,不如先打断骨头再砍,这样会好一些。”

        打断骨头?想想都觉得痛,两个大汉不自觉的抖了一下。

        堂屋里的人已经转移了出来,听了林淼的提议均脸色一白。

        “你这死丫头,你三表叔对你也不差,你竟这样待他...”

        “我是为了让他少受点苦才说的,不锋利的刀砍手臂,一刀两刀砍不下来,你说是不是更痛?血哗啦啦的流...”

        “你...”张老三媳妇脸更白了,一转身跪在黄淑慧面前,道:“阿娘,你救救相公吧,他这次肯定改的,他肯定以后再也不敢了。”

        “难说,我记得两年前三表叔就说改...”

        林淼没有说完就被张老三媳妇推得一个趔趄,好在是林南站在她旁边稳住了她,不然就扑街了。

        “老三媳妇。”黄淑慧怒喝一声。

        张老三媳妇连忙又跪回去,哭道:“阿娘,你真的忍心看相公被砍了手吗?砍了手,他还怎么写字?”

        “这么多年他有写过字吗?他还知道他的手是可以用来写字的吗?”

        黄淑慧声音有点哑,听着有点辛酸的感觉。

        张老三一直没有哭,听了这话眼泪流了下来,喊道:“别救我,让他砍了我的手,砍了手,我就不会再赌了。”

        “不要啊,不要。”张老三媳妇扑过去抱着他,情真意切。

        “别啰嗦,”大汉说着把张老三提起来,“别以为我们不敢砍。”

        黄淑慧闭上眼睛,嘴唇蠕动,良久还没有声音发出来。

        不是她狠心,而是家里根本拿不出十两银子来。

        “娘,娘,你别不管啊。”张老三媳妇哭得很惨,眼泪鼻涕糊了一脸。

        “我管不了,束脩的银子都花了...”

        张家一年的束脩银子能有两百两左右,普通家庭够花了,可是张家奇葩太多了,完全不够。

        林马氏纠结了一下手伸进衣服里摸了摸,眼里有些不舍,却还是把银子拿了出来。

        

        十两的银票,她不再看一眼,直接给到黄淑慧面前,道:“孩子会改的,你别伤心。”

        自家阿奶这么大方,林淼简直不敢相信,目瞪口呆之余不忘向林南投去询问的眼神。

        林南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

        张老三媳妇看到银票,猛的跃起来想抢过去,林淼先一步拿到了手里。

        “这十两银子,可以给,但是我觉得不能白给...”

        林淼话还没有说完,张老三媳妇就骂道:“你这个没良心的死丫头,我们家怎么对你的,你竟然...”

        “砍手吧,别发愣了。”林淼说着把银票放进怀里。

        林马氏知道自家这个孙女是败家的,不可能十两银子都不舍得给出去,肯定是有什么打算。

        道:“你有什么要求就说,别让大家急。”

        林淼听了这话,嘿嘿的笑了一下之后清了一下嗓子,道:“是这样的,三表叔和我们家虽然是亲戚,但是十两银子真心不少,这样给了赌坊,我觉得心里不舒服,不如让他做工来抵吧。”

        “做工来抵?老三什么都不会。”黄淑慧道。

        “有一份工很适合他,我们村子最近建了一个小学堂,免费让村子里的孩子去认字,三表叔学识是不渊博,但是教教孩子识字还是可以的。”

        说到这,林淼笑了一下,“最主要是我们村子还有镇上都没有赌坊,可以让三表叔修身养性。”

        黄淑慧眼睛一亮,这个办法好啊,连忙应声:“好,让老三跟你们回去。”

        张老三媳妇不干了,喊道:“去乡下怎么能行,不行的,乡下地方什么都没有...”

        “三表叔你自己选择,你是要到我们村子教学还是要被砍了手做杨过。”

        杨过?

        什么鬼?

        张老三抬起头看着林淼,道:“谢谢你啊月儿。”

        林淼把银票拿出来,还没有递过去,对着两个大汉问道:“听说赌坊都是会出老千的,有赢无回那种,这是真的吗?”

        两个大汉啐了一口,“少啰嗦。”说着一把抢过银票把张老三往地上一扔,走人。

        林淼蹲下看他:“疼吗?”看他点头接着道:“那就好,”

        众人:“...”

        这是什么意思?

        “姐姐,你不帮三表叔看看吗?”林雪小声道。

        “意外受伤就帮他看,他这种自找的,让疼几天,记住教训。”

        黄淑慧认可了,也没有让请大夫,只吩咐老大老二扶他进去。

        “三叔伤的这么重,不看大夫真的没有关系吗?”张愉道。

        因着她这话,黄淑慧脚步顿了一下,最后还是坚定的往堂屋走去,没有让人去请大夫。

        老三确实要记住教训!

        “放心吧,我刚刚给他把了一下脉,没有伤及五脏六腑,都是皮肉伤,只是看着吓人,估计赌坊的人也不会真把人打残,他们还指望着隔几天他又去赌呢。”

        林淼这样一说,连张老三媳妇都不再说什么了。

        因为以前就是这样,每次不出几天又跑去了。

        张家的人全部回来了,接下来是商量晚饭。

        林淼提议到酒楼去吃,大家都方便。

        她这一提议遭到了全部人的反对,酒楼,那多浪费银子啊。

        张恒从刚刚林淼步出堂屋就一直皱着眉,他印象中的表妹是很害羞的,怎么会和陌生男子交谈呢?

        而且还落落大方,完全没有了以往的模样,这真的是他的月儿表妹吗?

        “哥哥,你想什么呢?”张愉见张恒皱眉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忍不住问道。

        张恒眼神闪了闪,脸上升起一丝红晕,他不能说他在想月儿表妹,只好笑了笑,道:“想起了一段文章。”

        “哥哥,你真是书呆子,你不知道今天县令大人家的小姐约了我们...”

        说到这,她想到那小姐已经看上了别人,只好闭了嘴。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