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其他小说 - 汉血丹心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七百五十八章 此去江湖

正文 第七百五十八章 此去江湖

        在遥远东海之滨齐鲁大地正欲登泰山而小天下的皇帝陛下和他的新进宠臣们,虽然已经料到元召之死肯定会激起很大的波澜,为此也采取了许多必要措施,本以为会很快就能够平息下这件事。但却怎么也没想到,还是严重低估了元召的影响力。一石激起千重浪,风云激荡才刚刚开始!



        帝都长安,风微凉,夜未央。华灯初上时分,失魂落魄的大汉太子刘琚走出建章宫。慢慢穿过重重宫殿回廊,他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该怎么做才好。



        皇帝钦使带回来的消息,虽然令人难以置信,但经过一天时间的冷静之后,到现在他心中已经渐渐接受了这个现实。



        元哥儿死了!那个在长安郊外和他挥手告别的最好朋友,已经永远回不来了。



        太子并不是一个意志刚强的人。他的仁弱,一直以来都不被皇帝所喜。从小在博望苑中接受的教育,虽然也有一些帝王权术在内,但那些博士们所传授的,大多数却还是诗书典籍经纶文章。这些对他从小性格养成,更是具有极大的影响。



        更何况,他还有元召这个朋友。长乐塬上的那座学院里,也经常会有他身影出现。在那里,足以让他接触到更多与皇家教育不同的东西。



        在过去的这些年里,皇帝不是没有曾经产生过更换太子的想法,这件事虽然没有付诸于实行,但并非没有端倪可察。不管是太子还是皇后以及他们的追随者,也并不是傻子。数次产生的危机感,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令人忐忑难安。



        如果不是有元召和卫青的背后支持,度过来自皇帝和宫中其他势力的压力,那么恐怕根本就没有今天他作为储君的安稳地位。



        自从当年在密林伏杀中被元召救了性命之后,这个站在他身后的背影,便成为巨大的屏障。以至于每次遇到艰险的时候,只要一想到他就站在不远的地方,太子刘琚心中便充满了无尽的力量。



        然而从今天开始,一直替他遮挡明枪暗箭的那个巨大身影,已经不复存在。满怀无限悲伤的太子走向博望苑时,感觉到未央宫幽长的深巷中,似乎有无形的恶魔随时会跳出来追魂夺命。即便是身边有大批侍卫跟随,这种恐惧感依然挥之不去。



        太子已经长大,他不再是有了任何委屈都会跑到自己母后怀里寻求保护的孩子。虽然在接到消息后的第一时间就跑到建章宫,不过是一种下意识的行为。在当前的局面下,来自卫皇后的安慰显得异常苍白。她强忍着泪水,言辞之间的伤感和对素汐公主的担心,却比对太子即将面临的处境更加感到束手无策。



        然后,祸不单行,紧接着传来的就是卫青一怒杀人被贬逐塞外的消息。在这样的巨大打击下,一向端庄自持的卫皇后也乱了分寸,母子两人相对惊惧而泣,虽然还不知道具体情况,却也明白这其中一定存在着惊人的隐情。



        “元哥儿……你让我到底该怎么去和姐姐说啊!”



        到了博望苑自己的住处后,太子刘琚却并没有进去。夜凉如水,空阶寂寞,他就坐在宫殿台阶之上,抬头望着那一轮明月,嘴里喃喃自语,眼角泪珠已滚滚而下。



        素汐长公主是在元召走了两月之后,才惊觉怀有身孕的。这本来应该是天大的喜讯,所有人无不喜出望外。苏灵芝拉着素汐的手,仔细的算了算日子,原来两个孩儿之间竟然相差了不到三个月时间,这可真是太巧合了。



        这样的好消息,灵芝表现的比素汐还要兴奋。毕竟,前些日子她被诊断出喜讯之后,素汐脸上的失落神情早已落在她的眼里。现在这样可太好了,可谓双喜临门。按照她的意思,是要赶快派人去追上元召告诉他的。



        不过,脸带羞涩的素汐公主却制止了她。



        “也许,等到他回来的那天,我们一起……出现在他眼前,不是更惊喜吗?”



        女子的心里总是喜欢更多的浪漫,这一点,古今中外并没有什么不同。苏灵芝自然拍手叫好。想到当元召再次踏进侯府大门目瞪口呆的样子,一定很有趣!



        当日听到这个消息的太子刘琚和卫皇后,也是惊喜的不得了。皇后还亲自出宫,去探望过自己这个最贴心的女儿。那时的笑语盈盈满堂皆欢还在耳边萦绕,可是现在太子的脑袋里却都是无边无际的悲伤。



        夜色渐深,太子宫所有的侍从们都被他撵的远远的,不敢靠近。就连那几个素来受尊重的博士老师也只能摇头叹息,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劝慰。谁都知道元召的存在对于太子、皇后这一系意味着什么,如今斯人不再,太子今后的道路上必将缺少一个最重要的臂助,这个巨大的损失将无法弥补。



        “小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发生啊……到现在我也不愿相信!呜呜!”



        太子痛苦的抱着头,模糊的视线中看到那个与他形影不离的侍卫兼朋友斜倚在假山石旁,他再也不顾及身份,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



        名叫朴永烈的年轻侍卫神情冷漠,他已经在那边站了很久,手中的那把短刀抚摸千百遍。如果不是这些年已经很好地学会了控制自己的情绪,他早就飞越这重重宫殿,直去东海边。



        “那就不要相信好了!”



        出口的低沉话语有些嘶哑。痛楚灼烧了他的喉咙,如同许多年前亲眼看到他的授业恩师玄刀神死去时一样,这是他生命中第二次经受怒火炼狱。



        “可是,元哥儿他真的是已经死了啊!千真万确……。”



        “不!这世间没有人可以杀的了他!”



        “小烈,他是死于意外的山崩。不是被……。”



        “太子!你确定自己内心也相信这样的消息?”



        朴永烈眼神冷冽如刀。太子刘琚低下头痛苦的闭上眼睛,他不敢直视对方,更不敢直视自己的内心。他当然知道这背后一定有更多的隐情,只是逼着自己不去多想而已。



        朴永烈不再多说,抬头仰望着东边的星辰,如果有可能,他其实很想现在就走。骑烈马,负玄刀,直奔中州太岳山,去好好的寻找师父元召的踪迹,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只不过,心中想到曾经答应过元召的事,无论何时何地都要保护好太子的安全,就只能无奈的留下来,默默忍受内心的煎熬。



        “明天,我们去侯府吧……今夜我要好好想想该怎么说才好。”



        宫灯摇曳,心乱如麻。良久之后,太子刘琚说了最后一句。既然知道避免不了,他总是应该要去面对。



        朴永烈可以强迫说服自己留在长安。但有人却不会。同一个夜晚,比太子早先一步知道更多消息的还有很多人。



        长乐塬码头,几艘快船停靠在那里。而沿着江河漕渠以最快速度星夜赶回来的几波报信使者,把在中州洛阳发生的事正陆续的传递到某些人的手中。



        暗淡的灯光下,主父偃剧烈的咳嗽着。他脸色苍白,把所有的消息都看完后,手指有些颤抖。他长久以来的担心变成了现实。皇帝的忍耐心终于到了极限,他对元召下手了!



        “主父先生!这绝不可能……!”



        自从赵远死后,就接手了那支暗中秘密力量的崔弘抢过那几页纸柬,匆匆看过之后,眼睛通红,低声嘶吼。即便是沉稳如他,忽然得知这样的消息,也是惊怒交集,不可自已。



        拼命赶回来传消息者,既有崔弘派遣去跟随元召的人,也有遍布各地的聂壹家族设在中州地界的人。他们陆续传回来的消息,已经足以拼凑起整个事件发生的始末。



        主父偃摆了摆手,示意崔弘冷静。他又详细的询问了几句,然后派人带着这些跋涉江湖千里而来的报信者去好好休息。



        “既然是失踪……那么元侯的生死就还不能确定!我们先不要急着慌乱,如果乱了分寸,什么事都办不好。”



        听到主父偃的语气平静下来,崔弘也深吸口气,点了点头。在他心里,从来就不相信元召会这么轻易的死去。想当年在雁门关外匈奴军中那么凶险,他都安然无恙。何况今日。



        有一声战马的嘶鸣从外面传来,打破了夜色的宁静。两个人脸色大变,都意识到了什么。随后,果然不出他们所料,门被打开,有人站在外面,月光下,一身远行的装束。



        “冰姑娘……想去哪里?”



        “去找师父回来!”



        “你先不要着急,此事还需从长计议,长安这边府中……。”



        “不用和我说这些。冰儿,只要师父!”



        飞身跃上龙马的女子冷漠打断了主父偃的话,在这一刻她不再是什么巾帼将军冠军侯,也不需要什么理智的思考!她只是那个人的红颜,此去决绝,山河千里,不管上天入地碧落黄泉,她都要找到他的行踪!



        “好吧!你去就是,这边一切有我。”



        “师兄,多保重!”



        话音落地,策马背负长剑的背影早已没入夜色中。多年以来第一次听到她叫一声师兄的崔弘,再也难以忍住彼此感同身受的无尽悲伤。英雄泪,落如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