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酒鬼醉天在线阅读 - 第798章 谁的嫌疑最大

第798章 谁的嫌疑最大

        这时,谢元庆又道:“定海,一会你将看守的血卫都隔离盘问,询问当时的状况,记住不要用刑。我们只是要查出,这些人中谁最可能是内奸,这样好让我们锁定目标,方便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这个…大长老,若查不出谁的嫌疑最大,那该怎么办?”

        “嗯!查不出也没关系,但你必须要查,你若不查,那内奸反而会心有警觉,我让你查也是走个形式。就算这次真的查不出谁的嫌疑最大,也没多大关系。后天,不就是他们这队血卫放探亲假的日子吗?若老夫所料不差的话,那内奸出去后,一定会他们的人接触。老夫会暗中派七名统领级高手跟踪这七人,看他们七人都在与什么人接触,都在干些什么事。到时候,谁是内奸一眼可辨。”

        “不过,我们还是不要轻举妄动。到时候派专人监视那名内奸的一举一动,监视他们敖家的动向。另外,你让定炎尽快从炎家进入禁地,将禁地内发生的一切信息告诉与我。”

        “大长老,这样的大事,不通知一下其他三家长老和南城主吗?有他们加入,我们四家联手布局,才好将那敖家一网打尽啊!”

        却不想,谢元庆微微摇头道:“现在还不是通知他们的时候。因为老夫还有一个顾虑。虽说,这次很可能是敖家子弟潜伏进入了禁地,但还有另外一个可能。”

        “什么可能?”

        “定海,听你所说那神秘白发人,修为并不太高,只是四阶顶峰武者,其声音很年轻,不会超过三十岁。按照这样的年纪来分析,那人应该没有隐藏修为。老夫不信那人未到三十岁,就能修炼到五阶。如果那人的修为真的有五阶,那他的天赋未免太过惊世骇俗了。”

        谢定海不解地问:“大长老,那白发人有没有修炼到五阶和这件事情有什么关系啊?”

        谢元庆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摇头道:“定海啊!你要学会从细节上来分析问题。你别小看了这个细节。你该知道,我们这个传送阵,没有真印令的话,是无法安全通过的。若是强行通过的话,定会被传送阵的运转之力撕碎。除非修为达到五阶。五阶武者是可以硬扛住那些撕扯之力,不用真印令,也能通过传送的。”

        “是啊!可是那人手中有真印令啊!他当然能安全传送过来了。”

        谢元庆却淡声道:“问题就出在那里!那人为什么会有真印令。我们四家颁发的真印令极其有限,不是每个直系弟子都有真印令的。那人既然有真印令,他是怎么得到的?那只有一只可能,他一定是在禁地内杀死了一名直系子弟。”

        “什么?他竟杀死了一名直系弟子?”

        闻言,谢定海脸上当即涌出怒色。

        谢元庆用眼神责备道:“定海,你先听老夫把话说完。”

        “是!大长老!”

        “不过,那人如果杀死了一名直系子弟,这可是大事。禁地发生一起谋杀事件,早该轰动,我们也该得到了消息。可是,至今我们还没得到任何传闻。这说明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那人用某种手段杀死一名直系弟子,而不让人怀疑是被人杀害的,其他人正在为此事奔波,还没有来得及向我们禀告,又或者那名直系弟子被杀死至今,还没被人发现。”

        谢定海微微点头,觉得有些可能,当下便问。

        “大长老,那另一种可能是什么?”

        “哼!另一种可能就有些无聊了,老夫也不希望如此。另一种可能就是,这件事从头到尾,是另外三家某个直系子弟一时兴起的无聊之作,也许是一时贪玩,闯进我们谢家的极武院,再将那些看守传送阵的血卫都打晕后,从容地返回禁地,破坏了我们谢家那边传送阵。不过,若事实真的是这样的话,说明那名弟子对我们谢家很有成见。如今看来,四家之中唯有吕家和我们有些矛盾。若是有可能,那吕家弟子的可能也大一点。当然,这一切都是老夫的推测。”

        谢定海顿时恍然大悟:“是了,我们四家子弟的真印令外表看起来几乎一样,都可以通过四家的传送阵,说是其他三家子弟所谓,也确实有可能。怪不得大长老不让我去通知其他三家长老,也不让我对炎家提起白发人的事,原来是担心这个可能。”

        “不错!如果真的是其他三家中的某个弟子所为的话,此时可大可小。毕竟辱没了我们谢家的门面。我们一定要先查清楚在说话,有确实的证据才能去找他的长辈去理论。若没有确凿的证据,就找他的长辈理论,只会破坏我们四家的关系,那就不划算了。如今我们四家是同气连枝,有些时候要顾全大局啊!不能因为某些小矛盾而损坏了我们四家千年来的联盟啊!尤其是我们谢家在四家实力中最弱,一切要以和为贵。这点你要谨记!”

        说到这里,谢元庆无奈地轻叹一口气。

        谢定海也神色慎重起来:“大长老教训的是,定海记住了!对了,大长老,那今天这白发人的事,如何辨别这事到底是敖家子弟所为,还是其他三家子弟中的某一个人所为呢?”

        “这个不难。老夫之所以要你命令定炎前往禁地内探听消息,就是想知道到底是不是敖家子弟所为。你让定炎去打听,如果禁地内有我们四家直系子弟死亡或失踪,那白发人肯定是敖家子弟了。如果四家子弟没有人伤亡或失踪,那白发人很有可能是另外三家子弟了。”

        听到这话,谢定海深思一会,才恍然所悟。

        “对了,如果禁地内真有我们四家子弟伤亡,你就让定炎给定天传个口信,让他千万不轻举妄动,就算他已经发现那潜伏的敖家子弟是谁,也要他们假装不知,不要轻易动手。同时也要将老夫的口信,转告其他三家,一切按兵不动。老夫要先谋划一番,然后亲自进入禁地,去隐神谷口面见四家老祖。老夫要四家老祖配合,布置一个陷阱,将计就计,让这次前来抢夺青龙珠的敖家众子弟一网打尽。你可明白?”

        “定海明白!”

        “好!你去忙吧!”

        当下,谢定海便告退,留下谢元庆在原地闭目深思。

        谢定海离开后,便急忙命令谢定炎前去炎家,从炎家的传送阵进入禁地。

        遂后,谢定海便将柯队长,何林等七名当值血卫,一一传呼过来询问那张水儿闯极武院的情况,想查出谁的嫌疑最大。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