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酒鬼醉天在线阅读 - 第836章 难当大任

第836章 难当大任

        “玄林,我说了这么多,你应该清楚一切了吧?我这罪孽深重之人能回归敖家,就已经心满意足了,若是你还让我当敖家族长,让我情何以堪?再说,你们这支是敖言礼的后代。敖言礼是敖无神家主的幼子。你们可以说是我们敖家的最嫡系,你才更合适当敖家族长。再说难听点,敖无神家主对我敖言海有恩,我怎能一回敖家就与你争族长之位?”

        “可是晚辈的实力太弱了,如今还是七阶武者,难当大任啊!.”敖玄林还想继续说什么,却被敖言海阻止。

        “好了,玄林族长,本座早就听说你是故意压制修为,否则你早就能突破到八阶了。这次得到青龙珠后,你就可以放心突破了,到了那时你也是八阶武者,当这敖主之位最适合不过了。以后,我就当敖家的太上长老就好了,否则我也不会自称敖言海了,哈哈!!”

        其实,敖言海本名叫敖鑫海,‘鑫’才是他的辈份。

        在敖家,八阶武者都称‘言’字辈,也是代表太上长老的身份。

        七阶称‘君’字辈,代表长老身份。七阶以上的敖家子弟,只有族长和少族长才可以用自己的本名。

        敖玄林虽然是七阶,但他是敖家族长,所以并没有改自己的名字。

        这世间,几乎所有的武道大家族只重实力,不重辈分,这本就不是奇怪的事。再说,七阶和八阶武者的寿命突破了人类极限,不能以常理来论了。

        “这个…”敖玄林还再想说什么。

        敖言海继续劝道:“不用再多说了,也不知道你在担心什么?难道你是在担心敖言非那个家伙反对你?你放心,那家伙向来喜欢独来独往,你就算让他当族长,他也不肯。再说,就算他要反对你当族长,有本座在,他敢放屁话吗?”

        这时,凤主清咳了两句,打断两人的谈话,笑道:“二位,你们这件事情可以先放缓讨论,我们先讨论目前的形势吧,目前的形势可不妙啊!”

        听到这话,敖玄林略不好意思地道:“凤主说的正是,险些忘记了正事。这样吧!言海前辈,等我们这次回到敖家秘密据点后,先开启化龙池,让我们敖家子弟体内的青龙真血都激活,然后再召开家族大会讨论,你觉得这样可好!”

        “不错!”敖言海立即点头,“这一次可不止本座一个人回归敖家,本座还带数百名何家子弟回归敖家,他们体内流淌着敖家的血,也都需要青龙珠来激活。开启化龙池确实是我敖家最紧迫的事,也是我敖家重新兴盛的开始。好了,这些事就暂时不提,凤主,滕主,你们说说目前的形势吧!”

        凤主微微点头,接过话头道:“目前来看形势对我们很不利。今日一战,想必各位都知道了那凤炎城中藏有九阶武者,而且他是站在那南炎吕谢四家那边。虽然不知道那九阶武者最后为什么突然停手,但有他的存在对我们是大威胁,他想灭我三族子弟那是轻而易举之事,所以本主建议,我们立即撤离,否则等那九阶武者现身,我们想走都走不掉了。”

        这话一出,与会众人都面露担忧之色,个个眼露畏惧。

        “不错!我也建议速速撤离!”敖言海也点头认可。

        而滕主却转头看向敖云风,问道:“云风,你又何见解?”

        这话一问,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敖云风身上,帐篷里一下就安静下来,他们都想知道敖云风有什么不一样的见解。

        经过昨夜一战,敖云风智谋已被众人认可,他在三族子弟中的声望也在不知不觉中提升了很多。

        敖云风见众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神色平静地道:“云风认为,我们现在担忧的不是凤炎城中的那名九阶武者。而是龙邢!”

        这话一出,在座众人大为不用解。

        敖言海当即问道:“此话怎说?”

        敖云风沉吟一会道:“也许言海前辈不清楚,但凤主,滕主,父亲你们三人都知道我们家主残魂被困祭坛用来祭养灵珠之事。”

        听到这话,敖言海当即问道:“祭养灵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敖玄林当即向解释了一番。

        敖言海听完后,自然是大为愤怒,尤其是听到对自己有恩得敖无神,如今已经是生不如死,更是悲愤交加。

        这时,滕主似乎想起了什么,睁大眼道:“云风,你说城中潜藏的那九阶高手,就是那镇守五座祭坛的人,当年那名九阶大圆满高手的一名手下。”

        “不错!”敖云风微微点头。

        “既然是那人,他不该到了最后就突然停手啊!他应该将我们赶尽杀绝才对!”

        “关于这点,云风也有推测。就我所知,九阶武者的化形分身是不能离开本体太远的。而今天那人突然停手,很可能是因为您们三位离开凤炎城的位置有些远了,他的化形分身无法够到你们,其实他可以移动一下本体的位置继续追你们,但他没那么去做,这就说明了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敖云风神秘地笑了笑:“说明那名九阶高手被人牵制住了,不能离开自己的位置,至于是何人牵制住他的,以我推测,他既然是来镇守祭坛的,很可能是被我们五家家主的残魂和吞天前辈牵制住的。也就是说那名九届高手只能待在凤炎城,无法离开,所以我们只要不去凤炎城,他就拿我们没办法。”

        “再按照三位长辈先前描述的追杀情形来看,那人追杀三位到北门外两里处就戛然而止。以此计算,那人藏身之地应该是凤炎城中心靠南一里处。因为从那里到北门两里约十里之遥,这段距离是九阶化形分身离开就本体位置的极限,所以我推断他藏在那个地方。再说那人藏在凤炎城近千年,他不可能一直生活在地面上,因为活了近千不死,早会引起各方势力的探查,最好的藏身之所就在地下。因此,云风推断那人的位置在凤炎城中心靠南一里的地下。”

        敖云风这一番推断,在场众人都惊住了。

        他们没想到敖云风不但推断出那人目前的处境,还推断出那人所藏的位置,心中都敬佩不已。

        当下,敖言海又问道:“云风小子,既然那人出不了凤炎城,我们是否就不用急着离开?”

        敖云风摇头道:“虽然形势没有你们先前想的那么严峻,但也是很紧急。如果我所料不差,先前那名九阶武者突然出手,定是炎离那老贼前去求救的,所以你进了凤炎城找不到他。因为他已经进入了那九阶高手的藏身处。后来那九阶高手击杀你失败,定会让炎离离开。炎离离开,自是会赶去京都向龙邢求援。而龙邢对我们五族是最为忌惮。在说,当年我们五族子弟死在他手中的人数最多。若是他知道凤炎城中的事,定会全力赶赴过来,所以我们还是迅速撤离,若是被龙邢追上,那还是极端危险的事。”

        听万这番话,众人都微微点头,心中也开始焦急起来。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