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酒鬼醉天在线阅读 - 第889章 蚀魂瘴

第889章 蚀魂瘴

        “各位前辈,前方的白色瘴气叫蚀魂瘴。这蚀魂瘴可以通过人的皮肤直接进入人的神经系统,甚至是侵蚀人的大脑。就算你闭住呼吸也没用。而这蚀魂瘴一侵入神经,就会让人产生幻觉。侵入过深,就会让人癫狂而死。”

        闻言,滕主点头道:“这种瘴气我听说过,是最有名的毒瘴之一,据说连八阶武者都无法抵挡。而产生这种瘴气的好像是一种稀有的植灵,叫化魂草,不知道老夫说的可对?”

        敖云秀答道:“滕主前辈说的没错。其实这蚀魂瘴一半是天然形成,一般是我们敖家布置里。这蚀魂瘴内有不少是我们敖家驯养的化魂草,里面还有沼泽陷阱,以及各种毒虫,符文迷阵。若是没人带路,就算是八阶武者也无法通过。只要通过了这段毒瘴,就能到达了我们敖家的秘密据点了。”

        “不错!此地确实是一个很好的隐身之所。”

        敖言海等人纷纷赞道。

        这时,敖云秀拿出几颗红色药丸,让众人服下。

        这红色药丸自是这蚀魂瘴的解药。

        不过,滕萧山却是没有服用。

        吞服了解药,众人便在敖云秀的带领下,进入了茫茫无边的瘴气内。

        大约在瘴气中行走了二个多时辰,众人才终于从蚀魂瘴气内走出来。

        这一出来,展露在众人眼前的是一个百花齐放,空气清新的大山谷。

        谷内深处还有瀑布溪流,远远地就能听到瀑布落泉的声音。

        而谷口,还有两名少年在看守。

        这两名少年都是十七八岁的年纪,一个白皙清秀,身材修长挺拔,手提一杆长枪。

        一个肤色紫铜,壮实如熊,脚下却放着一柄巨锤。

        别看这两名少年年纪都不大,但修为都已经达到了三阶。

        这等天赋绝对不一般,至少也是上等资质以上,甚至很有可能达到天才资质。

        却说,这两名少年一感觉到有人从瘴气中走出来,立即警觉,迅速提起武器喝问。

        “什么人?”

        “天翼!天锤!是我!”

        “云秀叔!原来你是回来了!”

        两少年一见是敖云秀,当即露出惊喜之色,放下了手中的武器。

        原来这两名少年是敖家三代子弟敖天翼和敖天锤,是叶凡的同辈兄弟。

        叶凡也一眼猜出这两少年的身份,心中也涌起一种自豪感。

        因为这两名同族兄弟,年纪轻轻就达到三阶。

        由此可见,敖家作为上古血继家,身拥青龙传承,其在木系天赋上确实有无可比拟的天赋优势。

        “云秀叔,你身后的人是谁啊?难道是那些要来的长辈?”

        “还有这个子不高的红发小鬼,不会是我们闻名已久的叶凡弟弟吧?看起来比我们小好几岁啊!”

        “哎呀!这小鬼头的火元气竟然修炼到四阶了啊!他是不是我们敖家子弟啊?怎么火元气比木元气还厉害啊?奇了怪了!”

        “他不会是凤家子弟吧?”

        “凤家子弟有这么厉害吗?我看不可能!”

        听到这话,敖云秀身后的凤主气得直翻白眼。

        看着敖天翼和敖天锤竟旁若无人般,围着叶凡评头论足起来。

        敖云秀感受到背后有几双火辣辣的眼睛看着自己,顿时额头直冒冷汗,心中暗道:“以前这里只有我们敖家子弟。我们敖家子弟人又少,这两个小子打小就和各位长辈混熟惯了,养出这种没规没矩的,如今竟当着这么多长辈的面又要乱七八糟地扯,丢人丢大了。

        想到这里,敖云秀当即脸色一板,没好气地训道:“两个臭小子,你们在乱扯些什么?还不快去向族长禀报,就说几位族长和太上长老已到,快让族长带领三族长老安排迎接。你们还不快去?皮痒了是不?”

        “呀!云秀叔好像生气了,看来此事是大事,我们快去禀报!”

        当下,敖天翼和敖天锤像兔子一般跑去禀报了。

        只留下敖云秀尴尬地回头笑了一笑道:“各位长辈,请随晚辈来,我们居住的营地就在前面了。”

        当下,一行人随着敖云秀想驻地进发。

        待敖云秀领着众人进入驻地时,敖玄林已经带着三族所有的长老出来迎接了。

        排场可谓非常隆重。

        以敖言海,敖言非,凤主,滕主的身份,自然需要这样隆重的排场。

        因为这四人可都是三族目前仅有的八阶武者,也是都魁首人物。

        却说,敖玄林带着众人出来迎接敖言海等人。

        双方见面,自然是大为欢喜。

        “哈哈!!各位安全到达,玄林这颗心总算放下了。言海太上长老,你身后这位不会就是敖言非太上长老吧?”

        敖玄林目光看向敖言非,他从对方身上感受到浓厚的木元气,自然能一眼猜出对方的身份。

        “不错!他就是敖言非!”

        敖言海介绍道。

        闻言,敖玄林恭敬地上前行礼道:“晚辈敖玄林见过敖言非前辈。”

        敖言非立即拉起敖玄林:“玄林,你的身份是敖家族长,不必对我行此大礼。”

        敖玄林微笑道:“晚辈目前也只是暂代族长的身份,至于日后究竟是言海太上长老还是您出任族长,要等开完敖家族中大会才会知道。晚辈…”

        不待敖玄林说完,敖言海不耐烦地打断道:“玄林,这事就要不再提了,待开启了化龙池后再说吧!”

        “好吧!”敖玄林这时又看到了滕萧山,便问:“这位是?”

        滕主当先出面,略带自豪地道:“这位就是我滕家老祖,千年前的我滕家家主滕萧山。”

        “什么?您就是滕前辈,原来您脱困了。”

        敖玄林面露惊喜之色。

        而敖玄林身后的三族长老,也都露出大喜之色。

        因为他们心中清楚,滕萧山可是九阶强者。

        滕萧山的脱困回归,那就代表三族中终于出现一个九阶强者了,他们三族复仇也有望了。

        当下,那些长老都面露惊喜之色,尤其是滕家的长老更是个个激动不已。

        因为滕萧山是他们滕家长辈,虽说三族同心,毕竟还是有比较之心的。

        原本何家和敖言非的回归,让实力最弱的敖家一举成为三族中最强的。

        而滕家就成为三族中最弱的。

        可如今,滕萧山的回归,就让滕家重新抬头,成为三族中最强。

        这就让那些滕家长老心底深处的那丝尊严与骄傲得到了满足,仿佛一下底气变足,个个都抬起头来。

        当下,众位长老纷纷恭敬地上前向滕萧山见礼。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