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酒鬼醉天在线阅读 - 第912章 奖励

第912章 奖励

        “不错!属下是有一想法,准确的来说是想将一条族规说出来。我记得族规中有说过,若是族中出现一只优秀的灵兽时,会将那只优秀的灵兽奖励给族中优异的弟子,当作他的本命通灵兽。若是族中优异的弟子过多,那就会选择奖励给第一个成为五阶的优异弟子。族长,我说的可是事实?”

        敖玄林眉头一皱,顿时觉得有些不妙,不过他还是点头道:“不错,是有这样的规定。大长老说这些干什么?”

        大长老微微一笑:“族长,今日我族之幸,得到了三名优异的隐灵体弟子。同时,我族还得到一只优异的灵兽。只可惜的是,优异的灵兽只有一只,优秀的弟子却有三人。那只优异的灵兽该给谁当本命通灵兽呢?属下认为任意给谁都不合适,只能按照老规定。他们三人中谁能第一个成为五阶武者,那只灵兽就给谁当本命通灵兽。只有这样做,才能更好鞭笞他们三人努力修行。”

        此话一出,全场一片哗然。

        因为任谁都知道,大长老说的优异灵兽是球球,优异的弟子是敖天齐,敖天凌,敖天君三人。

        而球球又是敖天齐的宠物。

        大长老这话一说,分明是将敖天齐的宠物当作敖家之物,直接将球球充公了。

        这还是其次。

        因为众人都知道,敖天齐年纪才十四岁,木系修为也才四阶。

        敖天凌十九岁,木系修为四阶顶峰。

        敖天君二十一岁,木系修为却已经达到四阶大圆满顶峰,离那五阶只差一步之遥。

        大长老说得好听,说是鞭笞三人努力修炼。

        可是只要不是傻子都会知道,一定是敖天君第一个达到五阶。

        那不是明摆着让球球成为敖天君的本命通灵兽吗?

        所以此话,众人顿时一片愕然。

        敖天齐更是心中大怒,大长老这话分明视他为无物,当作众人的面,明抢他的球球。

        不过,他向来心思深沉,没有立即发作。

        他虽然没有发作,坐在上位的敖玄林却是大怒,指着大长老喝道:“敖君同,你是不是老糊涂了?球球是天齐的宠物,又不是族中灵兽,怎能任人选择?”

        敖君同被敖玄林训斥,非但没有退缩,反而仰起头义正言辞地道:“族长,此话差矣!就算球球是天齐的宠物又如何?难道他不是敖家子弟吗?他若是敖家子弟,他就该将自己的宠物献出来给敖家,这是大义。他不能为一己之私而忘记族中大义。其实,献出自己的宠物当族中灵兽的子弟,这样的事情在我敖家已不鲜见,在我们敖家历来不缺。难道族长忘记了吗?族长现在的本命通灵兽,就是属下当年献出去的宠物!”

        听到这话,敖玄林微微一愣:“原来是为了这件事情。可那宠物是当年你自愿献出来的。你能怪得了谁?”

        原来,当初敖君同和敖玄林是族中最优秀的两名子弟,两人一直以来都是对手。

        却不想,最后敖玄林胜出,先一步达到五阶,也从族中挑选了一头优异的灵兽当本命灵兽。而那头灵兽恰恰是敖君同献出来的宠物。

        其实,敖君同当年献出宠物,也只不过是想争取表现,做给长辈们看的,他内心深处是根本不舍得献出的。

        按照他的想法,他一定能成为第一个达到五阶的弟子,那时候他再将自己的宠物选择回去。

        这样的话,既有了表现,又没什么损失,正好一举两得。

        却不想,人算不如天算,原本修为不如他的敖玄林得到一份奇遇,比他先一步达到五阶,最后挑走了他的宠物。

        这件事情让当时的敖君同气得直想吐血,连死的心都有了。可是那宠物是他自愿献出去的,他只能忍气吞声埋藏在心底。

        但这件事情,他始终难以释怀,时隔多年,他依旧记在心中。

        如今,他见到敖天齐有一只如此厉害的宠物,自然要想办法弄给自己的孙子。

        一来可以报当年失去宠物之恨,二来敖天君若真得到球球那三代第一人的位置还是他的。

        “族长,你又误会了。属下可没有怪谁!”

        敖君同依旧一副大义凌然的样子。

        “当年属下献出宠物,结果为族长所选,那是属下的荣幸,属下心没有丝毫芥蒂。属下提这件事情,是要告诉族长,那是我应该做的,也是身为一名敖家子弟应该做的,因为这是大义,牺牲一下个人的利益算得了什么?而天齐不但是我族中的优秀子弟,他更是族长孙儿。作为族长的孙儿,他更应该献出自己的宠物,为年轻一代子弟做出表率。他若是不这样做,就未免会让后来人心寒了吧?以后还有谁愿意为族中大义,献出自己的宠物?族长,属下所做可都是为了族中大义啊!”

        敖君同的话说得铿锵有力,说到最后更是面现激动之色,仿佛他所做一切真是为了敖家考虑一般。

        连一些原本认为他说的事很荒唐的人,竟也被他说得动摇了。

        敖玄林也不好再训敖君同什么,只得皱起眉头来道:“大长老,你话虽然说得不错。不过,是否要献出自己的宠物是要看个人意愿的。你没问天齐到底愿不愿意献出宠物,就直接说敖天君他们三人谁先到五阶,球球就先给谁,这不是在明抢吗?”

        “哈哈!!族长,属下可没有那个意思。属下之所以没有问天齐愿不愿意献出,是因为天齐他身为族长长孙,理应如此做。也不需要我们去过问吧?他若是不愿意的话,那只能说,他让全族子弟都失望了。天齐,我说的可对?想必你是会答应的吧?”

        敖君同竟直接转头,微笑地着看敖天齐。

        而场中所有人也都顺着敖君同的目光看向敖天齐。

        此刻,场中所有人都将目光落在敖天齐身上,看他要怎样回答。

        敖天齐并没有因为众人都看向他,而觉得有什么不自在。

        他也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

        大长老现在摆明将他推向了道义的绝境。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