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酒鬼醉天在线阅读 - 第959章 什么法子

第959章 什么法子

        金远城那张丑陋的脸当即抽搐了一下,随即又哈哈大笑:“哈哈!!王文勋,我知道你这人生性自大,而且你这鸟人向来看我不顺眼。我若上场的话,你们那方肯定会派出你来对付我。毕竟你们那方只有你一个人是三阶顶峰武者。你以为这一点我没想到吗?老实告诉你吧,来之前我就已经准备好了对付你的法子。”

        王文勋神色微变:“什么法子?”

        见王文勋神色有异,金远城得意地大笑:“哈哈!!怎么?你担心了?那就让你死个明白吧!”

        说完这话,金远城‘呛’地一下抽出腰间佩剑。

        那佩剑一出,就引起四周的金元气波动,剑身更是散发着的白光。

        “咦!是灵器!这是金系灵剑。”

        王文勋惊讶地看着金远城手中的长剑,眼中露出复杂的神色的神色。

        金远城再次得意地大笑:“哈哈!!王文勋,你说的没错。这剑正是金系灵剑。有了这柄灵剑相助,就算你以前实力比我强上一筹,这一次谁胜谁负,就很难说了!”

        “哼!”王文勋冷哼一声,却不再说话,但他眼神中却透露出担忧。

        台下的周皓更是焦急道:“这次可不妙啊!那金远城实力本就不弱,这次他有灵器相助,他和王大哥的这一站谁胜谁负就难料啊!”

        “是啊!”

        木延生和铁英红也都露出一丝焦虑之色。

        这时,台上又传来王文勋的声音。

        “金远城,就算你有灵器相助又如何?手下败将就算手下败将,今日你就看着你自己怎么死的!就凭你这个麻子想也动我家媚儿的心思,简直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金远城大怒:“王文勋,你找死!”

        他平生最痛恨别人骂他麻子,王文勋的话深深刺痛了他的心。

        当下,金远城狰狞着面孔,一剑横劈,愤怒地向王文勋脖子砍去。

        王文勋嘴角冷笑,挺剑横档!

        “当!”地一声脆响,挡住了金远城的攻击。

        金远城见一击无效,便再度展开攻击。

        二人顿时大战起来。

        这一次,二人都是含怒出手。

        王文勋暗恨金远城倚仗家族实力,想要强娶自己的心上人。

        金远城是恼恨王文勋骂他麻子。

        所以两人这一交手,就全力以赴,使出了杀招。

        场面极其惊险,只看得四周看客个个紧张地伸长了脖子。

        一时间,擂台上剑雨纷飞,打得难分难解。

        只片刻,两人就在擂台上交手几十回合。

        一时间竟谁也奈何不了谁。

        擂台下,周浩几人却等得更加焦急起来。

        转眼间,擂台上两人已交战六十回合,王文勋终于渐占上风。

        当下,周家的那些家人子弟们,脸上都露出兴奋之色,不少人开始为王文勋欢呼打起。

        周媚更是对王文勋露出崇拜之色。

        而擂台上,金远城倍感压力,急得额头上直冒出冷汗。

        突然,他眼中阴冷地闪过一道寒光。

        只见他从怀中掏出一颗拳头大的蓝色弹珠,口中大喝一声:“王文勋,接我一颗‘天雷子’!”

        这话一落,金远城就将手中的蓝色弹珠径直砸向王文勋。

        “天啊!是天雷子!”

        王文勋惊叫一声。

        天雷子,就算是四阶武者都不敢硬接。

        他不过是三阶武者而已,若真的被天雷子击中,他必死无疑。

        当下,王文勋吓得脸色大变,连忙向后急退。

        四周的看客发出无数惊呼。

        主席台上更是发出数声暴怒。

        “金远城!住手!”

        “快住手!”

        众人都知道,若是那天雷子击中王文勋,他就必死无疑。

        其实,在这样的擂台赛上是可以使用灵器和宠物,却不是能使用像天雷子这样的暗器。

        众人都没想到,金远城竟然无视比都规则,使出禁用的天雷子。

        当下,众人纷纷怒吼,想几十阻止。

        可惜,这些怒吼已经没用,金远城的天雷子已经砸过去。

        王文勋当场吓得手脚大乱,自身的防御大出纰漏。

        金远城见此,嘴角露出奸计得逞的阴笑,竟也随着天雷子一起冲上去,趁着王文勋不备,一脚将他踹下了擂台。

        与此同时,那颗天雷子也飞出擂台,落到王文勋身边。

        众人顿时一阵惊呼。

        不少人更是紧闭着眼睛,不忍心看到悲剧的发生。

        可是让众人惊讶的是,那颗天雷子竟然没有爆炸。

        众人顿时愣住了。

        当下,那金远城跃下擂台,捡起那颗天雷子,哈哈大笑道:“哈哈!!王文勋,你输了!”

        王文勋顿时醒悟,当即指着金远城破口大骂:“你这个卑鄙的小人,你竟然用一个假的天雷子吓我,你太无耻了。比斗中是不准用天雷子的,你在使诈,这场比斗不算!”

        “哼!不准使用天雷子是不错,但我使用天雷子了吗?我这颗只是假的,所以我没有犯规。再说兵不厌诈,又没说比斗中不能用诈的。”

        王文勋当即被问得哑口无言。

        不过,人群中还是有很多人对金远城的行为感到不屑,甚至在暗骂金远城真够无耻的,为了胜利,竟使用那种不要脸的招数。

        周家老祖更是满脸气愤地道:“金兄,你们家的金远城果然和常人不一样啊,为了胜利竟使出这般手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