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酒鬼醉天在线阅读 - 第969章 打蒙住了

第969章 打蒙住了

        金远城大骇,情急之下,竟转身向敖天齐攻去。敖天齐冷哼一声,抬手就给他一个耳光,顿时将金远城打蒙住了。

        随后,敖天齐又一手卡住金远城的脖子,身上的气势也随之散发开来,将金远城镇住,让他动弹不得。

        直到这一刻,金远城眼中才露出无比恐惧之色,口中颤抖地求饶道:“王天齐,求你放了!你千万不能伤害我!”

        “哼!你说放就放?难道你对我做的那些事就那样算了吗?”却不想,那金远城不但有悔改,依旧威胁道:“王天齐,你要知道这里可是赤金城,是我们金家的地旁,你要是真的伤害了我,我们金家不会放过你的。我劝你还是乖乖地放了我比较好!只要你放了我,以前所有的事我都不计较了。”听到这话,敖天齐气急大笑:“哈哈!!你不计较,我还要计较,想要我放了你?做梦!我今天就要给你留下一个终身难忘的伤!”这话一落,其他金家子弟都觉不妙。

        主席台上的金近原更是心头一跳,刚想要去阻止。可是敖天齐已经动作了。

        只见敖天齐突然抬起一脚,直接向金远城两腿中间踢去。那金远城顿时惨叫一声,被敖天齐一脚踢飞出十几米远,才落到地上,抱着下体,一边拼命地翻滚,一边如杀猪般嘶吼惨叫。

        原来敖天齐这一脚,竟将金远城的命根给踢烂了。从此以后,金远城就休想再为非作歹,玩弄女人了,因为他已经不是一个完整的男人了。

        敖天齐这样做,也是因为他知道金远城好色成性,危害了不少女子,就连自己亲妹妹都没放过,他这一脚就是永远解决这个祸患。

        却说金远城在地上翻滚惨叫,金近原脸色大变,立即离开主席台上,向金远城跑过去,口中更是焦急地问道:“远城,你怎么了?”其实,金近原既是金家四长老,也是金远城的亲爷爷。

        他为人向来护短,对自己的这个孙儿更是极其疼爱。虽说他这个孙儿是长得太丑了些,但天赋确实不错,况且还是他唯一的孙儿。

        此刻,见到自己孙儿如此惨状,金近原怎么可会不去过问?当下,金近原焦急地上前探望,只略一检查,就发现金远城的命根被敖天齐踢烂了。

        这顿时让金近原老脸通红,怒不可歇,指着敖天齐厉声道:“小畜生!你竟然踢烂我孙儿的命根。老夫就这么一个孙儿,你踢烂他的命根,分明就想让老夫这一脉断子绝孙,老夫要宰了你!”

        说完话,金近原愤怒咆哮着,身影一晃,竟向敖天齐扑杀过去。他可是七阶武者,他要杀敖天齐。

        敖天齐绝对无法逃避。可就在关键时刻,场中又有一人怒吼道:“金近原!你住手!”随即一个人影闪现,出现在敖天齐身前,帮助敖天齐挡住了金近原的攻击。

        这出现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周家老祖。金近原见周家老祖出手阻止,怒道:“周藏,你想阻止我!”

        “不错!我就要在阻止你。你休想动天齐小友一根汗毛。”

        “哈哈!!想不到你会为了这个小家伙跟我翻脸?难道你们周家想跟我们金家翻脸不成?”周藏脸色微微一变,又道:“金近原!你别用你们金家来威胁我。老夫今天是帮定了天齐小友。.今天这事本来就是你家金远城不对在先,他屡次出手想要天齐小友的性命,天齐小友对他惩戒也是应当。今日之事,在座各位都是亲眼所见,不用我再多说。你无论到那里去说,都是你家金远城理亏!”

        “哼!”金近原冷哼一声,

        “老夫才不管那么多,他既然让老夫的孙儿断子绝孙,老夫就要他的性命!你休要再阻止!”

        “金近原,你还是如此蛮不讲理!周某今天偏要阻止!”

        “那你就阻止试试!”就在二人要爆发时,主席台上又想起一声怒吼:“老夫实在看不下去了,金近原,你若在执意如此,王某也要阻止你!”这话一落,一个肥胖的身影就落在场中。

        却是一个胖胖的老者。见到这胖老者出面,金近原脸色微微一变:“王胖子,你也要阻止我?”胖老者点头道:“不错!今日本就你家金远城不对,你要伤害天齐小友,王某当然要阻止。”其实这胖老者不是别人,正是王家老祖,也就是王文勋的老祖。

        先前金远城对王文勋一顿喝骂,将王家鄙视了一番,这在无意中也将这位七阶武者给得罪了。

        再说,王家和周家本就站在统一战线上,此刻见周藏与金近原发生纠缠,他自然要站出来。

        金近原见周藏和王胖子同时出面阻止自己,顿时大为恼火。而就在这时,主席台上其他中小家族老祖纷纷起身,上前劝说。

        “金长老,此次确实是你家金远城不对在先,你要伤害了天齐小友就不对了。”

        “是啊!金长老,今天的事我们都看在眼里,你要执意伤害天齐的话,说不过去啊!我看今天的事就算了吧!”见众位家族老祖都站到了敖天齐那一边,金近原顿时皱起了眉头,心中暗恼。

        不过,他知道众怒难犯,今日是无法伤害敖天齐了,当下便道:“好!看在诸位面子上,老夫就暂时放过这小子。”却不想他话一落,敖天齐就冷笑道:“金近原,我还真以为我怕了你?老实告诉你,就算这些前辈不给我求情,谅你也不敢动我一根汗毛。”听到这话,金近原大怒:“小畜生!老夫本来想就此算了,你竟然还和老夫叫起板来了!那老夫现在就宰了你!”

        说完这话,金近原就要动手,却一眼发现敖天齐丝毫不惧,站在原地淡然自若地望着他冷笑。????金近原顿时觉得有些不妙,暗道:“看这小子好像有什么底牌似的,老夫说要杀他,他竟然不为所动。这到底是什么回事?看来老夫要先探问清楚才能动手。”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