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酒鬼醉天在线阅读 - 第617章 意外的结局

第617章 意外的结局

        你知道就好!秦月淡淡地说了一声,就不想再去理会它。

        突然,秦月又想到一个问题,就问起那夜猴王为什么要偷谢四少的金盒子。

        猴王一愣,就将叶凡诓骗它的事说了出来。

        秦月恍然大悟:原来那天火液是叶凡偷的,这小子还真是神通广大啊!不过,你这猴子还真是猴头猪脑,就这样被一个十几岁的小家伙给骗了。

        哎!猴王深叹一口气,想到那件事,它的心现在还在滴血,它知道此刻再怎么辩解也无用了,叶凡给它的黑锅,它注定是背定了。

        而屋顶上的叶凡静静地听着一人一猴的对话,脸色上的神色也是很怪异。

        对了,猴王,你怎么又无缘无故的在城外被人剿杀?

        还不是因为叶凡那小杂种!

        说到这里猴王是双目喷火,随即将那天在城外遇到叶凡的事全部说出来。

        原来你就是因为这样被李穆现了踪迹?

        是啊!可恨那叶凡小畜生太过狡猾,本猴王没能从他身上得到战神令,真是可惜了,哎!别提他了,一提到那挨千杀的叶凡,本猴王恨不得自杀。对了,跑了大半天的路,又说到现在嘴都干了,你这里有没有水喝?

        猴王朝桌上一看,就拿起那紫砂茶壶,直接向口中猛灌了几口茶水。

        秦月看到它这副样子,眼中略有不喜,小声嘀咕道:果然还是没开化,喝茶有你这样的喝得吗?不知道倒进杯子里喝吗?

        猴王却不以为意:太渴了,谁管得了那么多,只图喝个尽兴!

        那一壶茶水竟被它一口气喝了个尽光。

        秦月听它这般说,就不愿意去理会。

        不过,她看到猴王喝得爽快,自己也觉得有些渴了,就将手中那杯茶也喝了。

        屋顶上,叶凡看到这一人一猴喝完了茶,顿时脸色变得古怪。

        天啊!那茶水里可是加了很多药啊!这样下去不会出什么事吧?

        就在叶凡心中这样想着,房间内的一人一猴开始变得有些不自在了。

        咦!这茶水好怪,喝的时候是凉的,怎么喝下去开始浑身热了呢?

        猴王抓了抓身上的猴毛,很是烦躁地在房间里走着。

        渐渐地,猴王觉得丹田下方,莫名地燃烧起一股邪火,让它变得焦躁无比,却又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秦月,你这茶

        猴王刚想说什么,却突然现对面的秦月有些不对劲。

        只见对面的秦月面若桃花,红唇微张,双眼更如一汪秋水一般,娇艳欲滴,尽是妩媚之色。

        看到秦月这副妩媚的神情,猴王的猴心没来由地剧烈地跳动起来。

        秦月,你你这是怎么了?

        猴王的呼吸开始变得不正常,呼吸声渐渐地变粗了。

        嗯哼秦月口中莫名地呻吟了一声,想用力站起来,眼中的神采也渐渐地茫然。

        只是茫然中,她脑中还有一丝清明:猴王,快!快扶我起来,去厨房喝点冷水!快点去啊!

        哦!猴王也连忙过去扶她。

        可这一扶,猴王就现秦月浑身无力,宛若无骨一般,一下就瘫软在它的怀里。

        秦月一扑进猴王怀中,一股女子身上的淡香就飘进猴王鼻孔中,猴王脑中顿时轰鸣一声,神智开始变得有些不清醒了。

        放放开我.猴王.你

        不过,这一次秦月中的药比上一次份量多得多,她很快就失去了本性。眼神开始彻底迷离,茫然中,她看到眼前的已不是猴王,而是她的表弟南鸣玉。

        猴王的虽然喝得更多,但它的修为高,反而秦月要清醒一些。

        是你那?快抱我,我好热,帮我把衣服脱掉好吗?

        听到这话,猴王慌乱了,不知所措道:秦月,不要这样子,不能这样.

        快!快帮我脱衣服,我好热!

        秦月依偎在猴王怀里,竟开始拉扯自己身上衣物,不一会就露出雪白的肩头。

        那猴王一看秦月雪白的肌肤,顿时脑中轰鸣一声,彻底失去了理智。

        它现在虽然是猴身,但他曾经也是一个人,一个拥有正常人思维的人。

        秦月那高挑修长的身长,美艳的面容,说它不动心那是假的。

        这一刻,猴王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粗重起喘息起来,一只猴爪更是顺着秦月修长光滑的美腿向上滑去,一直滑到两腿中间。

        嘶!!嘶!!!

        屋内传来布匹撕裂的声音,还有女子的呻吟声,和猴王粗重的喘息一声。

        看到眼前即将要不堪的一幕,叶凡小脸一红,不忍再看,赶紧合上了瓦片,心中却在感叹:哎!作孽啊!作孽啊!想不到我将药倒进在茶壶中,竟弄出这样的事来。

        这时,屋内传来悉悉索索的衣物撕裂声,接着是猴王零乱的呼吸声。

        半晌后,秦月痛苦地叫了一声,那一声看似乎痛苦,却又夹杂着一种兴奋的满足。

        哎!看来还是生了!叶凡不好意思再听下去,就要准备离去。

        却在这时,他神色又一变,屏住呼吸,趴在屋顶上一动不动,两眼却望向院外。

        只见院外传来两道脚步声,不久,就见到谢四少和钱卫进入了院中。

        钱卫,你就在院中守着吧!本少进去看看秦月那女人。

        是!属下遵命!

        当下,谢四少便一个人进入屋内,他心中还在想,秦月那女人昨夜已经和本少了一夜,不知道她今晚还有没有气力啊?

        心中转着这念头,谢四少走了进去。

        才一进入屋中,谢四少就脸色微变。

        他隐约听到秦月的闺房里传来旖旎的声。

        对于这种呻吟声,他太熟悉了,谢四少顿时觉得有些不妙。

        怎么回事?秦月那女人到底在干什么?难道她背着本少干一些对不起本少的事?

        想到这里,谢四少心底不由地突了一下,双手竟不由地颤抖起来,两腿悄悄地向秦月的闺房走去。

        他是在担心秦月真的做出了对不起他的事,即使秦月不爱他,他也没有多爱秦月。但秦月毕竟是他的女人,这世间没有几个男人能承受自己的女人背叛自己,无论他对那个女是爱还是不爱。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