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酒鬼醉天在线阅读 - 第2章 九针渡厄

第2章 九针渡厄

        帝都皇宫.内,通往兰妃娘娘寝宫的一条鸟语花香的小道上,孤单萧然的叶凡低着头,黑轻扬间,一股聪颖机灵劲直直从他眼眸深处悄然透了出来。

        今年已经十五岁的叶凡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他的父亲叶天更是天都国赫赫有名的大将军,一身修为深不可测,而且用兵极为诡异,仅凭一己之力统帅区区十万军队驰骋疆场,愣是让天都国这样一个弹丸小国,在列强环伺下,稳立如山!

        但这一切,都在三年前的一个晚上变了样子,而且还让叶凡在一夜之间变成了一名孤儿。

        父母的突然失踪,以及家里的那场大火,让叶凡的心中有了警惕,他总觉得,这些事情并不像天都国当今帝君上官云飞说的那般简单,并且那天晚上,叶凡明明觉察到了上官云飞对他的浓浓杀机,还有近三年来,那一双总在暗中盯着自己的眼睛。

        如今,没有任何依靠的叶凡只能尽力的伪装自己,每天除了熟读古文医鉴外,就是把酒言欢中让自己喝得酩酊大醉,当然,这只是叶凡故意为之,他在迷惑暗中的那双眼睛。

        国都之人都认为叶凡在医修上天赋然,实则却不然,特殊的体质让叶凡在武修一途中更为逆天,他之所以到现在还没有开启修行之途,那是因为他一直在养息。

        这是一套远古的修行之法,先以星辰之力滋养全身筋脉,让体内筋脉与身体达成最为契合的一体,这会让他以后的修行之路走的更远,站的更高。

        且养息之法,必须从幼时开始,否则随着年龄的增长,根骨固定下来后,再修炼养息也就没什么效果了,而叶凡打小就一直在养息中修行,故此,让所有人都误认为他只沉醉于医修而荒废了武修。

        这是叶凡的秘密,现在更不敢轻易暴露,他怕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

        自己的父母为什么会突然失踪?

        暗中为什么总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已?

        答案,没有人会告诉他。

        但叶凡一直隐隐约约觉得,那场突如其来的变故,似乎和丞相东方彦锦有意将他的小女儿东方静许配给自己有关。

        想到这里的叶凡眉头微皱,眉宇之间更是带着与他年龄极其不符的凝重与深层。

        丞相府和将军府联姻?

        强强联合!

        谁要阻止?

        为什么要阻止?

        皇室?

        突然,正在低头行走的叶凡身体不由得一阵微抖,脑海中浮现出的‘皇室’二字,更是挥之不去。

        丞相府和将军府联姻,皇权受到了挑衅与威胁,而自己的父亲手握重兵,这也促使了上官云飞对将军府起了杀心。

        想到这里,叶凡的眸子只是轻轻眯了一下便恢复了平静,他的心性本就远常人,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就他用每日醉酒来迷惑暗中之人的这一点上看,他就是一个‘天才’。

        并且还是一个非常执着的‘天才’。

        三年如一日。

        天天酩酊大醉。

        ......

        “启禀娘娘,叶凡已带到。”

        兰妃娘娘寝宫门口,太监习惯性弓腰恭恭敬敬的禀告道。

        “让叶凡一个人进来,其他人都退下,寝宫.外方圆三十丈内,不允许有任何人靠近。”寝宫.内,一个女子声音妖.娆中还透着一丝娇慵之意的飘扬而出。

        “是。”

        太监仍然弓着腰应了一声后便退身离去,而迈步进入寝宫大门的叶凡对这里并不陌生,近三年来,他几乎每两个月都要来这里为兰妃娘娘医治一次。

        轻车熟路的叶凡穿过雕梁画柱,描金绣银的前殿,径直朝着兰妃娘娘住的房间走去。

        此时,在寝宫床榻上的纱幔下,静谧的孤坐着一个浑身上下都散着致命诱.惑的绝色.女子,这女子看起来也就二十几岁的样子,拥有着前.凸后.翘的绝妙身材,肌肤雪白,穿着一身薄薄的宫纱长裙,胸前的高耸极为吸引眼球,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去体验一下那颤颤巍巍的手.感。

        比她身材更亮眼的是她的容貌,几乎美的无懈可击,精致到了极点,而且她身上那股妩媚和成熟.女人的韵味更是撩人心魄。

        这名绝色美女正是上官云飞的爱妃—兰妃娘娘,不过,此时让人不解的是,从她身上自然而然散的无穷魅惑中,却染有一抹落寞与悲凉的孤独。

        “为什么,为什么?”

        眸子里一片黯然与不甘的兰妃娘娘紧紧凝视着手中的两颗小金丹,她的脸旁竟然有着清澈的泪水在细细的浅流着,像一个迷失的小孩喃喃自语道。

        兰妃娘娘的不甘,是她知道自己只是上官云飞养在笼中的一只金丝雀,她原本是天都国凤凰城里的一名富家小女孩,因七阴之体被进贡给天都国成为太子妃后,被迫修行鸳鸯戏水决到现在已经近二十年。

        二十年,当年的太子上官云飞早已成为了天都国君,但上官云飞却从没有碰过她的身子,不是兰妃娘娘不够妩媚漂亮,而是上官云飞一直在等,等她鸳鸯戏水决修炼至大成,经过特殊的双修之法,帮上官云飞筑起莲台,登上天位。

        兰妃娘娘心里很清楚,上官云飞大功告成之日,就是她香消玉碎之时,到时,特殊的修炼之法,会把她体内的灵力抽的一干二净,只至最后烟消云散才会停止。

        兰妃娘娘不想就这样死去,所以这些年她暗中拼命压制不让自己的鸳鸯戏水决达到大成,而上官云飞心里自然明白但也不点破,兰妃娘娘压制的越久,最终爆的程度就越恐怖,这样,也就对上官云飞的好处越大。

        然而,一味的自我压制却让兰妃娘娘惶恐不安,可叶凡的意外出现,瞬间就给了她一簇对生命渴望的亮光。

        从叶凡第一次为她医治时,兰妃娘娘就惊喜的现,叶凡身上有股至阳的气息与她修炼的鸳鸯戏水决十分吻合,只要能和叶凡双修一次,她不仅不会香消玉碎,而且还很有希望借助叶凡的至阳气息,成为彼岸境的强者。

        到时,就算她仍不敌,但总有了一搏之力。

        可三年前的叶凡只有十二岁,实在是太小了,但随着最近上官云飞查探她的次数增多,兰妃娘娘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所以,害怕夜长梦多的兰妃娘娘,准备今天就对叶凡下手了。

        这一切,叶凡并不知道,但他对兰妃娘娘的病情却一目了然,常年压制自己的修为让体内出现了灵力杂质,使筋脉受阻,倒循环状态又因她是七阴之体的缘故被凑巧掩藏,这才让御医们找不到病根所在。

        “笃笃...”

        “进来!”

        房门应声而开,叶凡孤寂的身影缓缓走了进来,而床榻上的纱幔也在此时悄然掀起。

        接着,叶凡眼中便映入了一道无比妩媚的倩影,像是一颗挂立枝头熟透了的水蜜.桃般,彰显出一股充满了活力的熟.女风情,若远山含黛般的柳眉,沾染着点点妩媚的风情,一双眼波欲流的凤眸顾盼间更是撩动人心。

        “叶凡,银针已经为你准备好,我们现在可以开始吗?”

        兰妃娘娘走下床,身上穿着的一件薄如蝉翼的宫纱长裙紧紧地贴在了她那若隐若现的雪白娇.躯之上,自然也将那极尽完美的身段勾勒而出,显得迷离而又诱人,让人看着都要心跳急剧加。

        叶凡随即就怔住了,傻傻地望着兰妃娘娘一时竟然忘记了说话。

        对于叶凡的反应,兰妃娘娘似乎很是满意,只见她冲着叶凡轻.盈一笑,那股妩媚的风情宛如那酵的美酒般散开来,让心性本是十分坚毅的叶凡都为之一愣。

        如今的兰妃娘娘已经没有了刚才那种心事重重的忧虑之感,既然决心要放手一搏,她就不在给自己留后路,她也没有了后路。

        “叶凡,我们现在可以开始吗?”

        耳边再次响起兰妃娘娘的媚音,叶凡一个激灵醒过神来,原本略显迷离的双眸也一下子变得清澈无比。

        他直接迈步走到床榻前,看着托盘里的九根银针,头都没敢回的马上说道:“兰妃娘娘,请你盘坐在床塌上,我们可以开始了。”

        “好。”

        一身妩媚气息的兰妃娘娘扭着小蛮腰款款走到叶凡身前,露出一个迷惑众生的笑容,吹了口香气,用一种让人无法诱.惑的语气应了一声后,就上榻盘膝而坐并微微闭上了眼眸。

        一缕光线偶尔顽皮地在银针上涂下一抹瑰丽的光影,像流动的星辰煞是好看,但此时的叶凡仿佛没有看见似的任由这抹灿烂慢慢逝去,略显幼稚的脸上也在他拿起九根银针的刹那变得萧然凝重。

        在一个深呼吸中,叶凡双手一挥而出,九根银针上流转出一抹摄人光芒的瞬间,就如行云流水般刺入了兰妃娘娘身上的曲池,关元,膻中,百会等九处要穴。

        也就在这时,一气呵成的叶凡紧紧盯在银针上的目光却出现了一丝慎重与犹豫,他不知道接下来要做的是对是错,但对医修的执着,还是让他在电光火石间做出了一个大胆决定。

        下一刻,他的右手平伸,五指之中顿时射.出三道颜色不一的星芒,熠熠闪耀的星芒在叶凡的手心控制下逐渐聚灵成针,针尖的光华如有生命般欢快跳跃,随即悄无声息的刺在了兰妃娘娘身上的天泉,伏兔,解溪三穴上,如针灸般,缓缓针扎起来。

        这一系列动作看似复杂却在眨眼间完成,而此时的叶凡双眼大睁,丝毫没有转动半分,显得极为认真专注,似乎他的人已经和这方天地融合在了一起。

        而兰妃娘娘身上在被针扎之下,豁然睁开了她那双桃花眼,眼中全是不可置信的神彩。

        叶凡曾不至一次给她运针行脉,但今天的感觉很陌生,也很神奇,只觉得自己体内有一股炙热的力量突然闯入,并且这股沛然莫御的澎湃力量丝毫不受阻止的直接冲进了她的苦海,让她的身与心犹如花瓣闭合般,又仿佛鲜花盛开般火一样舒畅。

        难道,这就是他体内的神秘至阳之力。

        可明明应该是全身尽都被烈火焚烧,可她却始终没有觉到疼痛苦楚,反而浑身上下都是萦绕至极的熨帖舒服。

        那是自灵魂深处的舒服,达到极致的快慰感觉让兰妃娘娘立刻闭眼运行体内的鸳鸯戏水决,并配合着向外抽其体内的灵力杂质,很快,叶凡就感觉到了有一丝丝淡灰色的灵力杂质,透过银针向外漂散。

        叶凡心中一动,继续运功加行针度,直到现在,他才算是真正做到了心无旁骛。

        这时,兰妃娘娘的周身也浮现出一层淡淡青光,并且这层青光还在迅扩大,眨眼间就把她和叶凡包裹在其中。

        半炷香的时间过后,被极力控制的灵针在一身乏力神态的叶凡手中逐渐消失,眼中尽显不甘的他最终却是无力的化作一抹苦笑挂在嘴角。

        他的医修境界还是太低,用灵力凝聚起的光针自己根本就驾驭不了多久,半炷香的时间,就已经达到了他的极限,但叶凡并不知道,以他现在养息之力就能凝聚灵力这一点,在天玄大6已是一个传奇。

        而兰妃娘娘在叶凡收回银针的时候,并没有停功散去包裹他们的青光,反而是双手结印让这层青光裹得更加严密。

        “叶凡,谢谢你。”

        兰妃娘娘睁眼对着叶凡道谢的同时,她那双勾魂的桃花眼,仿佛在放电一般,让人不经意间沉沦。

        很自然的,叶凡有了一个男人该有的正常反应,虽然他只有十五岁,但下一刻,当他有些迷失的目光现周身的青光并没有消散时,心中猛地一惊顿生警惕。

        “兰妃娘娘,行针完毕,我可以离开了吗?”

        “当然...不可以?”

        兰妃娘娘嫣然一笑,手心却悄然多出了一颗小金丹,而且在她说话的时候,带着一道香风的身子还故意前倾,让胸前的壕沟完全暴露在叶凡的眼中。

        尽管眼前的兰妃娘娘极其撩人,但叶凡却不敢在她身上停留太多的目光,相反,他还有一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浑身上下都不自在。?

        “兰妃娘娘,您这是…啊!”

        话说一半的叶凡突然瞳孔一缩,扑面而来的淡淡清香中,还有一只手影如闪电般探来,在叶凡完全没反应过来前,就感觉自己被捏住嘴巴的口中多了一个未知物。

        接着,他的喉结上被兰妃娘娘用指头轻轻一弹,口中的未知物就被叶凡直接给吞进了肚子里……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