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酒鬼醉天在线阅读 - 第5章 丑态百出

第5章 丑态百出

        “叶凡哥哥,你又来给兰妃娘娘行针了?”

        一阵淡雅的清香随风飘逸,款款而来的东方静一脸羞涩的望着叶凡,声音如空谷幽兰,娟娟泉水般清澈动听。

        听到兰妃娘娘的名子,叶凡的嘴角极不自然的抽.搐了几下,不过,他在感受到东方静身上的修为气息有突破之迹时,眼睛立马一亮,错开话题惊喜道:“小静,你的修为又要提升了,三个月后的新生招生会,你一定可以顺利通过,到时,东方伯伯一定会因你而骄傲的。”

        东方静明媚一笑,嘴角边绽出两个浅浅的小酒窝,甜美的脸蛋上更是浮现岀满满自信的挥动起嫩白的小拳头:“那是肯定地,我是无敌小.美女嘛!”

        话落,似乎突然想到什么的东方静扑闪着她那双灵动的大眼睛,从身上掏岀一个装满金币的锦绣荷包悄悄递给叶凡小声道:“小凡哥哥,最近我要闭关突破乐土境第八重,本来想等这里结束后在去找你,现在既然遇见了,就不用我在满城找你了。”

        心里一阵苦涩的叶凡默默伸手接过荷包,突然微微上前一步,伏在东方静耳边柔柔说道:“小静,最近正好我也要岀次远门,照顾好自己,也替我谢谢东方伯伯三年来对我的关爱。”

        叶凡的欺身上前,让东方静的心顿时砰砰乱跳,一抹红晕悄悄的从脖颈处爬了上来,但叶凡的话,又让东方静的心头笼罩上了一层忧虑之色。

        身为丞相东方彦锦的女儿,东方静或许知道的要比叶凡多一些,国都暗中一直监视着叶凡一举一动的人,就是不想让他离开天都城,而现在叶凡却说要离开,这里边肯定有大事生。

        但一个没有修为的普通人要想悄无声息的走岀天都城,这恐怕要比登天还难,眸中尽显担忧的东方静黛眉紧皱的望着叶凡:“小凡哥哥,其实你也不需要着急离开,凭着你的医修水平,三个月后的新生招生会上,一定可以加入某个门派离开天都城的。”

        东方静溢于言表的关爱,让叶凡的内心划过了一股暖流,三年来,除了东方静及她父亲东方彦锦在暗中一直帮助他外,在这世上,就再无他人在乎自己的死活了。

        而新生招生会也确实是一条离开天都城的捷径,届时,一但被那个门派选中成为门中弟子,有了庇护的叶凡就不用再怕暗中监视他的那双眼睛,从而堂而皇之的离开这里。

        可叶凡心里也清楚,暗中监视他的那些人不会让他参加新生招生会的,甚至他只要露出一点这样的想法,就很有可能为自己带来杀身之祸。

        嘴角勾起一抹苦笑的叶凡伸手柔柔的抚摸了一下东方静的长,故作轻松的耸了耸肩:“小静,你就安心闭关,哥哥没事的。”

        叶凡的话让东方静柳眉一蹙,她也知道此刻自己并不能帮到叶凡什么,只是倔强的紧紧拉住叶凡的手,她试图要用这种方式来表明自己的态度,无论生什么事情,她都会对叶凡不离不弃,都会站在叶凡身旁给予支持。

        此时,两人十指相扣,默默凝视着对方眼中的影子,一种叫作情窦初开的情意萌动在他们各自的心中悄然落地生芽。

        而这一幕,被不远处正向这边走过来的杨腾辉尽收眼底,在看到自己心爱的女子眼中毫不掩饰对叶凡的爱意时,他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简直就像暴雨来临之前的乌云一般,阴森的眸子里更是有一抹森然的寒意在闪烁,反倒是跟在他身边的二皇子,却是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脸色铁青的杨腾辉来到叶凡与东方静跟前,嘴角微微抽.搐了几下,但这并不影响他笑容的看了一眼东方静,而后目光落在叶凡身上说道:“叶凡,我们都知道你是爱酒之人,今天我这里正好有一坛上好的桃花醉,请你品尝一下如何?”

        杨腾辉在说话的同时,目光却有意无意的瞟在东方静那张惊艳的脸上,眼底闪过一丝贪婪的占有欲望,尽管这丝神情很隐蔽,但仍没逃过站在东方静身边的叶凡眼睛!

        “真的,看来我今天有口福了。”

        叶凡脸上立刻露出惊喜神色,而他的目光更是向站在杨腾辉身后一个少年怀中抱着的一个酒坛上看去,那眼神跟见到仙女似的,很是痴迷。

        “叶凡,难得在这里遇见你,今天我陪你喝一杯如何?”

        旁边的二皇子嘴角挂着一抹淡然的笑意,突然出声说道,对于叶凡,二皇子表面上一直都很和善,像他们修炼之人,平时难免出现暗疾,而叶凡变.态的医术,足可在关键时刻保他们一命。

        这也是国都官家之弟们对叶凡的态度,他们心中虽有不屑,但并不想和叶凡闹矛盾,甚至他们偶尔见面,还会笑脸迎送,称兄道弟。

        俊逸的脸庞,带着笑意的目光,不过,二皇子却给叶凡的感觉更多的是阴柔,那是一种来自骨子里的阴冷。

        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叶凡还是连忙笑道:“二皇子抬爱,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杨生,还不赶快给二皇子与叶凡倒酒。”一脸笑容的杨腾辉马上对身后的杨生说道。

        “是,是。”

        点头应答中的杨生打开坛盖,一股清纯的幽香溢出,朴鼻而来沁人肺腑。

        “好酒,好酒,最少是二十年的陈酿呀!”

        叶凡眼中闪着亮光,一幅迫不及待的样子欢呼道。

        “哼...”

        杨腾辉心里冷哼一声,他先端起一碗酒恭敬的递给二皇子,而后才端起另一碗酒,其间不留痕迹的将一颗豆大的药丸丢进了碗里。

        小药丸遇酒即化,这可是杨腾辉费了好大力才弄到的好东西,别看它只是泻药,但贵在无色无味,药力极强,只要有人喝进肚里一点点,保证让他瞬间一.泻千里,丑态百出。

        “叶凡,二皇子和你碰酒,你可真是好福气。”

        杨腾辉双手端着酒碗,一脸羡慕的对着着叶凡说道,只是在他面善的表情下,却闪过一抹阴谋得逞的快意。

        “谢谢。”

        叶凡接过酒碗,碗中的酒水清纯透彻犹如明镜,他注视着碗中自己的倒影,心中却是苦涩更甚。

        天纵奇才的叶凡可不是浪得虚名,从他看着碗中酒荡漾着微波时就觉了异常,但叶凡也不点破,仍是笑容满面的道了一声谢后,就主动上前和二皇子碰了一下酒,而在他后退中,却悄无声息的给东方静传了一个眼色。

        叶凡和东方静从小在一起长大,虽然近三年不常见面,但他们之间的默契并没陌生,反而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有心有灵犀的感觉。

        接着,东方静看似不经意的伸手拉了一下叶凡的身体,而叶凡的身体趁机在前倾的同时,一抹金色的光点从叶凡手心悄然射.出,刺进了杨腾辉的眉心处。

        “啊…”

        伴随着杨腾辉的一声尖叫,叶凡前倾的身体正好撞在了杨腾辉的身上,而他手中的酒碗一个端不住就已飞出,东方静拉叶凡的时机极为巧妙,两人又配合的天衣无缝,在二皇子还没反应过来时,洒落下来的酒恰到好处的已经全部灌进了张嘴尖叫的杨腾辉口中。

        “叶凡,你...”

        大惊失色的杨腾辉脸色一下子就变得煞白,瞪大的瞳孔中充满了恐惧,可没等说完,就从他身后突然传出了‘嘣嘣’之声。

        这是什么声音?

        就在二皇子迷惑中,随即又听到从杨腾辉身后传出一系列如同放鞭炮一样的声音。

        “嘣嘣嘣,砰砰砰,啪啪啪……”

        好响亮的屁声!

        而且…

        不是一般的臭?

        “啊…杨腾辉你放屁...臭死了!臭死了!”

        二皇子眉头一皱,捂着鼻子马上躲得远远的,一脸嫌恶的大叫道。

        这下,旁边不远处的其他官宦之弟全都朝着杨腾辉看去,而杨腾辉现别人异样的目光后,脸色瞬间飙红,就像猴屁.股一样难看。

        意识到是自己放的屁,杨腾辉赶紧下意识的拼命夹住双.腿,可是,不管他多努力,都无济于事。

        “二皇子,我…”

        杨腾辉刚想出声解释,但他的屁.股就仿佛完全脱离了他的掌控一般,又是噼里啪啦一阵响亮,四周飘散的酒香都全被臭味掩盖了。

        向来喜欢干净的二皇子这下不仅是受不了,而且都快吐了,于是他急得直招手,大吼道:“杨腾辉,你赶快离开这里,别赃了我家的后花园!”

        “啊…”

        杨腾辉急促的又尖叫了一声,身后又是一阵响亮。

        天啊!

        怎么会这样?

        他双.腿夹紧,欲哭无泪,连话都不敢说了。

        这时,四周变得一片寂静,但一双双耻笑的眼睛里充满了鄙夷,嘲弄,戏谑,犹如一把把利箭朝着杨腾辉射来。

        这让杨腾辉尴尬得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尤其是在二皇子面前,这让他以后还怎么在国都混!

        “叶凡,我一定要弄死你。”

        此时,气的浑身颤的杨腾辉对叶凡的恨意如那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圆睁的双眼里更是射.出两道森寒冷厉的愤怒光芒,几乎是咬牙切齿般的在心里怒喊道。

        然而,嘴角微翘,流露出一抹邪气凛然笑容的叶凡看都不看杨腾辉一眼,转身拉住东方静的纤手离开了这个臭气熏天的地方,只留下杨腾辉那张愤怒滔天的脸,还有脸上那毫不掩饰的杀意。

        “杨生,找个没人的地方,给我打断叶凡的四肢。”

        看着叶凡和东方静离去的背影,杨腾辉右手紧握成拳,手指甲扣进了肉里,眼中杀意凛然的对着杨生低声吩咐道。

        杨生会意,有着乐土二重境修为的他一脸狞笑的迅向着叶凡走的方向跟去。

        也就在这个时候,杨腾辉身后又突然出“嘭”的一声巨响,他,居然屎崩了!

        随即,噼里啪啦一.泻千里,湿.了一裤子。

        “啊…啊…好臭!”

        这里的空气,一下子被臭气完全污染,从小就养尊处优的官宦之弟哪能受得了这个,他们一边尖叫,一边逃命似得跑岀花园。

        眨眼功夫,刚才还热闹非凡的小花园里,就只留杨腾辉一个人,一边继续拉,一边身子跟抽风似的抽.搐不停。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