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酒鬼醉天在线阅读 - 第7章 何去何从

第7章 何去何从

        天都城郊外的一条秘林小路上,一路狂奔的叶凡在一处泉水潭边停了下来,他小心翼翼的向后观望了许久,在确定没人跟过来后,这才长出一口气,迈步向泉水潭上游的一片空地上跑去。

        泉水潭上游的一片空空荡荡的平地上,只见叶凡脚下的步伐有些零乱的在那里转来转去,但如果你仔细观察,就会现他此刻的步伐看似零乱没有规则,实则却是暗踩天道玄机,精妙无比。

        叶凡在那片空地上晃晃悠悠的转了七八圈后,不可思议的一幕就诡异出现了,只见他的身体在慢慢虚化,接着就变成了一个小光点,随着微风不见影踪。

        叶凡的身影刚一消失,平静的空地上突然一阵微风荡漾,接着,云心瑶的纤影就从天而降,她在空地上随意而行转了几圈后,月牙美眸微微一皱,惊诧道:“寂灭虚无阵,这怎么可能?”

        寂灭虚无阵,只是一种传说中的古阵法,并不存在这个界面上,而云心瑶对古阵法略有研究,她在一本残卷上看到过,如今活生生的出现在她眼前,怎能另她不吃惊。

        “他到底是谁,身上还有多少秘密?”

        望着这片空地,云心瑶疑惑震惊的同时,心里也对叶凡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好奇。

        殊不知,一个花季少女对一男生产生好奇,往往就是一段情的开始。

        云心瑶的心思所想,此时的叶凡可不知道,等叶凡的身影再出现时,他已经站在了一处半腰凹出的一片十来丈宽的草坪上。

        草坪上四季如春,完全不受天气冷暖的左右,一年到头总是繁花似锦,芳香馥郁。

        而在草坪的尽头,竟然还有一个山洞,山洞口还有一排排酒坛整齐的放在那里,老远就能闻到酒它香味。

        叶凡似乎对这里的环境非常熟悉一般,他并没有在此停留,而是驾轻就熟的闪身进入山洞,并且他手里此刻还多出了一坛老酒。

        洞内地势忽高忽低,忽上忽下,但就在叶凡转过一个弯时,眼前却是豁然一亮,出现了一片奇异洞天,放眼望去,钟离石秀,奇花异草,地面时有白气冒出,犹如传说中的仙境一般,美丽之极。

        更令人惊讶的是,这里面的光线竟也强如白昼,但却不知是自那照射.进来的,甚是神奇。

        而更让人目瞪口呆不可思议的是,在白色气体中,竟然还有一个虚幻的,身体几乎是透明的老者盘膝而坐在那里,老者即使只是一个虚影,但依旧能察觉到上面散的莫大威压,这股威压让人很容易就产生膜拜的感觉。

        从老者大概的虚影轮廓中,还能隐约可见的看出,老者约有七八十岁的样子,身穿青衫,微闭双眼,白眉毛白胡须,看似不染一丝岁月痕迹,一派仙风道骨之相。

        叶凡微微抬头,那双灵动的眸子如同清泉一般的望着虚空那白色气体中盘膝而坐的透明老者,其实叶凡并不知道老者的来历和名字,甚至他们都没有说过一次话,而叶凡能来到这里,还的从五年前的一次采药说起。

        五年前的一个下午,上山采药归来的叶凡正在泉水潭里洗澡,一个若隐若现的声音就突然出现在他脑海里,当时出于好奇,穿好衣服的他就顺着脑海里的声音来到了泉水潭上游的那片空地上。

        若隐若现的声音到那片空地上就戛然而止,叶凡在空空如也的空地上转悠了半天也没现什么异常情况,可就在准备反回时,他的脑海里突然又多出了几个奇妙的玄符。

        当时他虽不明白这是什么,但似乎有人指引般的让他按照玄符上的指示迈步而行,就这样,叶凡轻而易举的就来到了这个山洞里。

        说实话,刚到山洞看到眼前这奇缘一幕时,叶凡心里并没有多少兴奋,反而有一丝害怕,十岁的年纪,本身就对这个大6的认知很模糊,当他突然置身于这个未知的地方时,心里害怕也实属正常。

        不过,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最终叶凡还是小心翼翼的站在洞口边缘仔仔细细的向洞里观看了一遍,而当他在看到那白色气体中盘膝而坐的透明老者时,内心的不安就突然莫名其妙的消失无影无踪,随即他的心中就凭空冒岀一种他和老者非常亲近亲切的感觉。

        这种说不清倒不明的感觉非常的微妙,还来不及细想的叶凡就情不自禁的抬脚向老者走去,但这时,诡异的一幕就出现了,他体内的养息诀竟然自行运转起来,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他心中是猛然一惊,但没等他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时,他的双手就好像被什么力量所掌控的自然而然的抬了起来,接着,他体内的力量就争先恐后的通过他的两手食指向老者的虚影上射去。

        这股弱小的力量在老者的虚影四周,形成一颗颗米粒大小的白色光点环绕几圈后,就消失在虚影内不见。

        当时,叶凡虽然没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但他的脸上并没有出现丝毫惊恐担忧之色,反而是微闭着双眼,全身毛孔放松,呼吸变得缓慢悠长,一幅心旷神怡的样子。

        从那以后,叶凡每次采药归来,都要来这里看看老者,自言自语的和老者说说话,而且他还查阅了大量医典,想帮助老者清醒过来。

        但五年的时间,不管叶凡怎么努力,老者始终没有一丝变化,反而这里,现在成了叶凡唯一的安心地。

        “老爷爷,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来看您了,但如我不死,一定想办法让您清醒过来。”

        望着透明老者,叶凡许下了人生第一个承诺,而后举起手中的酒坛张口饮了起来,话说,以前的叶凡并不嗜酒,相反,在父母的疼爱中,还有过一段天真欢乐的童年。

        但自从三年前他父母失踪后,曾经的小伙伴们都有意无意的开始疏远他,直至到最后已不在来往和联系,被孤立起来的叶凡,带着一颗被阳光丢弃的灵魂慢慢喜欢上了孤独,喜欢上了喝酒,自然而然的也和酒结下了不解之缘。

        酒伴的是孤独,是寂寞,酒,也成为了他唯一的朋友。

        半坛酒下肚后,叶凡已有了几分醉意,他动作轻柔的从贴身衣服里掏出一支竹笛,这支竹笛外表非常普通,但叶凡却一直小心保护着,因为,这是他母亲留给他的唯一之物。

        幽幽的旋律从竹笛中传出,悠远,深沉,更隐含/着一缕清绝,思念悲凉的情韵令人荡气回肠,笛声如诉,时而舒缓如流泉,时而急越如飞瀑,但随着音符从高到低的骤然转换,又变成满目的疮痍和毫无生机的哀号。

        而就在这时,白色气体中虚幻的透明老者,却是微微的动了一下眼皮,接着便又沉寂无声。

        悠扬飘荡的笛声还在继续,伤意随着笛声让叶凡陷入了一种恍惚之中,那里,没有对明天何去何从的迷茫,只有父母疼爱他的欢笑声。

        叶凡笑了,也醉在其中……

        “唉…”

        一声相似穿越了亘古岁月的轻叹过后,洞中就突然光华大放,接着从白色气体中涌现出一道水桶般粗的七彩灵柱,浩浩荡荡的旋转着向老者透明的虚影中飞去。

        而也就在此时,白色气体中的透明老者豁然睁开了双眼,一道天地恐怖威严一闪而过后,他的头顶诡异的出现了一幅霞光万丈的八卦图,而旋转中的七彩灵柱和醉酒中的叶凡迅被融入八卦图中,变成点点柔和,随着虚影中的老者一同消失无影。

        ……

        天都国,皇宫/内的一个书房内,此时气氛显得十分的压抑,坐在龙椅上的上官云飞不怒自威的看着四大护国长老,厉色问道:“查出来了吗,叶凡现在藏在何处。”

        一脸尴尬的李云风目光扫了一下其他三人,叶凡是从他手里被人救走的,这让他极没面子,更不好向皇上交代。

        但此刻见其他三人都是默不作语,李云风只能硬着头皮说道:“启禀皇上,我已派人封锁了各个要道,叶凡那小子是逃不出去的,只要在全城仔细搜索,一定可以将他缉拿。”

        “李长老,我想知道是谁能在你手下救走人。”上官云飞沉着脸突然问道。

        李云风嘴角抽.搐了几下,道:“从她手中的雪莲上看,应该是天涯海阁的人。”

        “天涯海阁?”

        上官云飞脸色骤变了一下,但很快就又恢复了威严,天涯海阁向来神秘,更很少在外走动,江湖传言,天涯海阁主云傲天的修为已经半步踏入天位境,是这片大6绝对的强者。

        如果真是天涯海阁的人救走了叶凡,那事情还真的有点麻烦了,但也只是有点麻烦而已,上官云飞的底气与自信来自他身上的一个秘密,一个无人知道的大秘密。

        叶凡的人,上官云飞是势在必得,兰妃那个贱人已经跑了,而叶凡得了九阴之力,同样可以血脉融合助他筑起莲台,登上天位。

        “传我命令,加派人手全城搜索叶凡的下落,特别是对丞相府严密监视,现叶凡,立刻抓来见我。”

        “是。”

        四大护国长老应声而退出书房,上官云飞身形孤傲的站了起来,皱眉自语道:“叶凡,除了丞相府,我看你还能躲在那里?”

        上官云飞自语之间,浑身上下突然飘动过一阵淡淡的血雾,整个书房瞬间变得血气森森起来,如同化成了修罗战场,这绝不是一个彼岸七重境能够拥有的威能!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