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酒鬼醉天在线阅读 - 第9章 乐土世界

第9章 乐土世界

        一片朦胧,什么也没有。

        “还不是精神最深处,精神的最深处是灵魂。”

        由于醉逍遥也是洪荒圣体,所以他熟知这里的一切,他望着这片朦胧飘浮继续寻找着,向叶凡的精神最深处而去。

        终于,醉逍遥看到了叶凡的灵魂,那是一团乳白色似火似焰的东西。

        灵魂不熄,生命不止!

        灵魂就是生命。

        而在叶凡灵魂边,有人自损修为的为他种下了三道印身,这三道印身在危险时刻,足可保他三次性命。

        对于这三道可以击败半个天位境强者的印身,醉逍遥并没有一丝惊讶,他知道,能为叶凡体內种下这种自损修为印身的人,一定是他最亲的人,而且也让醉逍遥知道,叶凡不属于天玄大6,而是来自另外一个界面。

        醉逍遥祥和一笑单手结印,引出一道叶凡的意念,他要将这道意念作为最初意念,也是联系叶凡精神世界的一根纽带。

        当他无限接近叶凡的灵魂时,叶凡的灵魂之焰也越的滚烫。

        正当醉逍遥准备进行连接时,他又突然停了下来,他看到了一个东西,确切的说不是东西,而是一个金色的印记。

        “这…这不可能,难道他也是来自天外天?”

        醉逍遥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身体也情不自禁的飘近叶凡的灵魂,这道金色印记也被他看得清清楚楚。

        “命运印记!”

        醉逍遥认识这道印记,这金色的印记似一道不规则的闪电生根在叶凡的灵魂之中,上面有几个符号小字金光闪闪,可当他想近一步看清上面的小字时,一股扑面而来的气息席卷了醉逍遥的身体。

        “混沌不命运!”

        一身低喝竟然生生震开了醉逍遥的身体,让他无法在上前一步,但他并没有失落,心情反而激动无比。

        在醉逍遥的认知里,混沌之中只有一人拥有这样的命运印记,那就是天外天之上的天帝,幽幽九天的掌权者,但在六千年前,天帝为了突破寂宿境获得永生,竟然暗地里和魔族做了一次交易。

        屠杀,那场有预谋有组织,一边倒式的屠杀进行了十天十夜,正道死了近十万余人,血流填满了天河。

        而当时,醉逍遥是唯一一个可以和天帝一战的人,看着血流成河的情景,从不多事只管逍遥的醉逍遥怒了,艺高人胆大的他一人一剑杀上天帝府与天帝大战了七天七夜,在那场毁天灭地的战斗中,醉逍遥被魔族长突袭而受重伤,续而被天帝用九幽宝塔困在了九幽山脉。

        但天帝万万不会想到,醉逍遥早已抽走自己的一道分身落下天外天,因本尊受伤严重,故而这道分身直到遇见叶凡的洪荒圣体后才逐渐苏醒。

        大道不公,吾必以血度之!

        叶凡的出现是天意,也是他的宿命。

        收回思绪,醉逍遥伸手一点,帮助叶凡在灵魂之中建立起了最初意念,随后又钻进了叶凡的道基之中。

        叶凡的道基之中并没有任何变化,彼岸仍是残岸,苦海还是死海,乐土一如既往的没有半点生机,一片沉寂。

        醉逍遥先到了乐土,这是修行者的最初境界,一切都是从乐土开始,乐土圆满,便就是众生皆苦的苦海,度过苦海,到达彼岸,最后彼岸圆满,筑起莲台,一步一步登上天位。

        望着这片没有一点生机的废土,醉逍遥微微沉默着,他在想该用什么办法来唤醒这片乐土。

        “既然他是被命运选中的人,就用那个命运符号试试看吧。”

        醉逍遥没有多想,他似乎知道命运印记既然烙印在叶凡的灵魂深处,那么就一定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而刚才他在叶凡的灵魂之焰中又偏偏看清了一个命运指示的符号。

        醉逍遥伸手连动将这个符号刻画在了叶凡的乐土之上,这个符号很诡异,在被刻画好之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醉逍遥有些疑惑,这个字符如果在这里没用,那它到底有什么用?

        就在醉逍遥疑惑之际,原本沉藏在废土下的那棵金色种子,突然闪着万道霞光从这片废土之下升起,慢慢的,金色光芒逐渐变亮,形成一道光柱,向上无限延伸。

        本以为就此结束,但是并没有,光柱的直径竟然开始增大,慢慢的,延展到整片废土之上。

        醉逍遥吃惊的瞧着这突变的一幕,他简直不敢相信这就是那一个字符的力量,竟然真的唤醒了叶凡的废土。

        而后,醉逍遥感觉到了一股磅礴的生机,这股生机蓄势待。

        “灵力!”

        第一丝灵力在叶凡的废土上诞生。

        慢慢的,自第一丝灵力诞生之处起,种子就在灵力的滋养下迅萌,慢慢化作一个金光闪闪的金莲,散着无比幽远古朴的洪荒气息。

        “这…”

        醉逍遥惊呼一声,这还是废土吗?

        “乐土世界!”

        醉逍遥说出了四个字—乐土世界。

        所谓乐土世界,就是修行者的乐土演化成为一片世界,这片世界上将会生长出花草树木,甚至诞生新的生命。

        乐土一重境!

        乐土三重境!

        乐土七重境!

        接下来,以醉逍遥寂宿境最巅峰的强者,目睹了一场让他都震撼的恐怖画面。

        叶凡的乐土上突然电闪雷鸣,大雨磅礴,雷电带着毁天灭地之威向刚孕育而生的金莲上劈去。

        金莲光茫大增,在沐浴雷海中爆出万丈金光,铺天卷地,一下子缭绕住山岳粗的闪电,而后点点光茫化成一朵金莲,浑然不惧的刺透了那道道汹涌澎湃的雷电。

        “神景修行者,并且还是洪荒圣体,今天真让老夫开眼了。”

        似乎早已忘记震惊是什么东西的醉逍遥,目光恍惚的紧紧盯着那朵金莲,出了一个极度不可思议的震惊声。

        叶凡的神景是苍穹挂金莲,在一望无垠的虚空上,一株正在绽放的金莲挂在苍穹之间,它遮蔽了雷电,吞噬了风雨,而且它散出的那道莫大威压,竞然将醉逍遥给直接驱逐出了这片空间。

        乐土内乌云密布,电闪雷鸣,而灵酒潭中的叶凡似乎也受到了莫大影响,之前甚是平静的脸上又浮现出了痛苦之色,但这次他并没有任何惊慌,只是迅变化了几个手印后,心神就再次沉入到了一种玄妙之中。

        逍遥诀仍在高运行,但经过一番熟悉后,想要减轻身上痛苦的叶凡,突奇想并大胆的将乐土内的狂暴灵力向自己的苦海处引去,翻滚而来的漫天金光,瞬间就犹如洪水一般波浪汹涌的涌/进了叶凡的苦海。

        灵力在苦海内的每一次翻滚,都会引起叶凡剧烈的疼痛,使得他脸色惨白,没有一丝血气,整个面部都在微微不断扭曲,他想马上停止,但现已经身不由己,无能为力了。

        而叶凡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拼命运转逍遥诀来缓解这种疼痛,狂暴的灵力在苦海内似翻起的海啸,呜呜之声大作,忽然,一道惊天雷音炸响,似无形,又似有形,叶凡只觉得全身大震,一股剧痛传来,大吼一声,便人事不知。

        在叶凡灵魂深处,命运印记上有道金光微微一闪,一缕缕一尘不染的神秘力量涌向了叶凡的乐土上,刹那间,雷电消失,暴雨骤停,只有一朵莲花在孤傲中,绽放着金光璀璨。

        “这小子,身上还真有我当年的影子。”

        一股灵力,将叶凡的身体重新托起盘膝而坐,醉逍遥皱眉沉思片刻后,双手印法一变,一丝丝柔和的光点射进了叶凡的眉心。

        丝丝光点让叶凡的意识很快就清醒了过来,但这次身上没有刻骨铭心的疼痛,只有美妙轻松的舒畅,他的五官,七孔,毛孔,弃窍,就像无数大大小小的门,此刻被一股神奇的力量敲开,都在热情洋溢地欢迎着这道外来力量的进驻。

        此时的叶凡淡定无比,从灵魂到身上每一寸肌肤和皮毛,都丝毫没有抗拒,而是顺其自然地接受着一切现实,仿佛一切本该如此,根本不用去考虑似的。

        叶凡灵台中的那本《逍遥诀》,此刻也是金光一闪翻开了新的一页,醉拳笫一式:劝酒换杯的口诀就映入到了他的脑海。

        颠倾吞吐浮不倒,

        踉跄跌撞翻滚巧。

        醉酒出招意不醉,

        唯我独尊醉逍遥。

        ……

        天都国,丞相府。

        满头沧桑银的东方彦锦负手而立,布满岁月痕迹的沧桑面孔给人的第一印象便是古板,严肃。

        东方彦锦负手望天,没有任何修为的他身影略显岣嵝,一双可以洞彻世事的眸子中却流露出几许哀愁。

        就在今天上午,皇帝上官云飞突然召见了镇北王杨宗海,而下午,杨宗海就亲自登门丞相府提亲,想让自己的女儿东方静嫁给他的二儿子杨腾辉,并隐约道出,这是皇帝的一番好意。

        东方彦锦虽以女儿东方静闭关为借口婉转拒绝,但他心里明白,这个时侯上官云飞授意杨宗海上门提亲是假,逼迫叶凡现身才是他们的目的。

        一袭白色身影袅袅而来,带着一抹倦容,东方静,东方彦锦的小女儿,乐土七重境修为。

        “小静,你不是闭关了吗?”

        东方彦锦轻声问道,对于东方静,他自然是无比疼爱,只是沉默寡言的东方彦锦不知该去如何表示,只是眼神中闪过一抹柔和之色。

        东方静自然知道父亲的脾气,对此也不在意,只是轻垂臻。

        “今天的事情,你已经知道了吧!”

        东方彦锦叹息道,语气中弥漫着一抹淡淡的哀伤。

        东方静心中微痛,随即淡淡开口,声音坚定道:“父亲,女儿的心思您知道,除了叶凡哥哥,我谁都不嫁。”

        “小凡是个好孩子,但现在满城都在搜捕小凡,就连我们相府外,也多了几双盯梢的眼睛,为父是怕小凡…”

        “父亲,您放心,叶凡哥哥肯定没事,我有这种预感,并且我也会努力在三个月后的仙门招生会上取得好成绩,只要我加入仙门,皇帝就不敢在为所欲为。”

        东方静清澈的眼眸里闪烁着倔强的光芒沉声说道。

        “去吧,去做你该做的事。”

        “我一定不会让父亲失望的。”

        话落,东方静转身而去,只留下一道充满自信的声音在东方彦锦耳边回响。

        “小凡,都是伯父不好,没有强大的实力去保护你,我愧对你的父母呀!”

        东方彦锦负手而立,看着昏暗的天空突然放声大笑,笑容中透露几许苍凉。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