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酒鬼醉天在线阅读 - 第10章 醉拳初成

第10章 醉拳初成

        混沌之中,叶凡的真身盘膝而坐,双眼仍旧微闭漂浮在虛空,周身外有无数雷弧在滚滚翻腾,不时还有一道闪电从空中坠落,劈打在叶凡的身上,出一阵阵‘磁卡磁卡’的诡异声响。

        面对周身的雷电,叶凡脸上无喜,无忧甚是平静,他似乎进入了一种奇妙境界,任凭雷电之力不断淬炼他的身体,先是他的皮肤,再是他的肌肉,然后又是他的血液,最后就是他的骨骼。

        洪荒圣体在雷电淬炼的同时,叶凡的灵魂意念之体却是怀抱着一大坛酒安静的盘坐在小竹屋外的一棵古树下,他的两手紧抱怀中酒坛,十指交叉,双目紧闭,呼吸以一个特殊的频率跳动着,他的身体已和周围的环境溶为一体,犹如是进入了某种修炼状态之中。

        柔柔的晨光,从古树顶上照下,透过茂密的树叶,变做点点小小的碎阳散落在叶凡身上,让他的脸部线条略显十分硬朗,却因年少缘故参杂着几许稚/嫩和青涩,使得其又不失柔和。

        风儿轻轻地摇动古树,伴着微微的落叶轻声碎吟,也就在这时,古树下的叶凡突然将怀中的酒坛以旋转的方式抛向高空,接着双手迅捏了一个法决,刹那间,他的周身就出现了一股若隐若现的淡淡金芒,并轻轻跳动着向他的体内涌去。

        等金芒彻底消失在他体内后,叶凡豁然睁开双眸,一道耀眼而妖异的光芒在他眼中一闪即逝。

        抬头看了一眼那已在高空缓缓向下坠落的酒坛,叶凡的身体就腾冲而起,连续几个飘逸的空翻,在落地的刹那,他的双手已经高举酒坛正往自己的嘴里大口灌着酒。

        一道碧绿清流,立时如九天落瀑一般,他在“咕咚咕咚”拼命往肚里咽酒的同时,还是有少许的酒从口中流出,打湿/了他胸前的衣衫。

        “拳无拳,意无意,无拳之中是真意。”

        小竹屋旁灵酒潭边,醉逍遥拿起身边的一个酒葫芦,神色痴迷的闻了几下后,看似无意的对叶凡说道。

        醉逍遥的话刚落入叶凡的耳中,就见叶凡的身体在东倒西歪中突然来了个36o度大旋转,接着他的双手一前一后将酒坛平推于胸前,脚下的步伐更是前前后后,左左右右的摇晃着,看似狼狈不堪,随时都有摔倒在地的危险。

        叶凡在踉踉跄跄中又贪杯似的喝了几口酒后,突然张口出一声长鸣,接着双手一用力,手中的酒坛就“呯”的一声粉碎,而酒坛里剩余的酒也在酒坛粉碎的刹那,溅起层层水花。

        叶凡微微抬头微闭双眼,任由水花落在脸上,如痴如醉,像是久旱的沙漠逢遇甘露普降,漫漫黄沙中渐渐生机勃勃,他感觉一下子打开了很多扇窗,各种领悟向他射来。

        “不重其招,只重其意,聚入一点,醉中自有新天地。”

        叶凡默念一遍口诀后,他的身体在踉踉跄跄中,单手摆出一个三指扣杯的动作向前一让,醉拳第一式劝酒换杯便在忘我境界中如行云流水般展开。

        只见他左手一个端杯式,右手直指酒杯,两眼朦朦地瞧着右手,似醉如痴,身体在狂放不簕中东倒西歪,前颠后偃,以醉取势,以醉惑人,以醉进招。

        叶凡不断变化的身影看似狼狈不堪,踉踉跄跄,似乎醉的站都站不稳,然而在跌撞翻滚之中,随势进招,时而跌,扑,翻,滚,时而奔放如醉毫无规律可循,但他的每一次东倒西歪中却都暗藏杀招,扑跌滚翻中透出狠手,前颠后倒,东倒西歪但实际是形醉意不醉,步醉心不醉。

        就在这动与静,刚与柔,起与伏,快与慢,轻与重,险与夷,跌与不跌的一瞬间,处处都带有攻击的招式。

        微醉,大醉,颠狂醉,烂醉再加上叶凡那踉踉跄跄醉步,处处在进攻和防守之间变化着不同招式,形醉意清,随机就势,避实就虚,闪摆进身,跌撞中不断招的同时,叶凡还不忘抓起一个新酒坛喝上几口美酒。

        “徒儿,醉拳中的关键在一个醉字,而这种醉仅是一种醉态而非真醉,形醉意不醉,步醉心不醉。醉中有拳,拳法似醉,以醉取势,以醉惑人,以醉进招,使对手防不胜防,这就是醉拳的精妙之处。”

        然而,此时的叶凡好像没听到师傅的话一般,突然转身踉踉跄跄,似醉非醉的伸手快如闪电般向醉逍遥的喉结处扣去,醉逍遥淡然一笑,左手轻轻一划便后退了好几丈。

        叶凡的醉步迅跟上,三指扣杯不停向醉逍遥的咽喉处扣去,醉逍遥双手背后,脚下悠哉的在叶凡的拳影中游走,虽然叶凡的三指扣杯没法扣住醉逍遥的咽喉,但却招招不离醉逍遥的咽喉三寸处。

        久攻不下的叶凡突然回身,一扭一捏退了七八丈,拿起旁边的酒坛,咕咚咕咚的狂喝一阵后,他抚着高高/凸起的大肚子拍了几拍,而后手拨残云抱壶坛,左手提壶右手倒的又向醉逍遥起进攻。

        此时叶凡的身体看似前仰后合,左歪右斜,跌跌撞撞,踉踉跄跄,毫无规矩可言。但出拳的度比刚才快了许多,他手持端杯式直扣醉逍遥的咽喉,拳上所带出的灵力,在空中出一道夺目的光芒。

        醉逍遥仍是抬手轻轻一划,一道灵气似匹练一般凝实,光芒璀璨,耀人双目。

        “轰”

        两道光芒撞在一起的破坏力大的惊人,四散的灵气将附近的地面一下子就冲击的坑坑洼洼。

        对战的叶凡也被震得倒飞了出去,但他在重心失势落地的刹那间,头如波浪,手似流星,身如杨柳,脚似醉汉的单拍一下地面后便半倾半斜,似倒非倒的又快向醉逍遥冲去。

        顿时场中拳影纵横激荡,璀璨的光芒宛若雷电一般在空中交织,一时间这里光芒闪耀,震耳欲聋的“轰轰”之声不绝于耳。

        醉逍遥的身影如电,而叶凡的身影却总是跌跌撞撞的跟在其后,无坚不摧的灵气疯狂肆虐,地面上出现了无数个深坑,乱石激射,尘沙飞扬。

        半个时辰之后,叶凡的动作慢了许多,汗水打湿/了他的衣衫通体是汗,而他拳头上散的光芒也不像方才那样夺目。

        反观醉逍遥此刻仍是一幅仙风道骨,身上更是没有一点灰尘。

        开始大口大口喘气的叶凡看了一眼醉逍遥,接着傻傻一笑,身体一跃便跳进灵酒潭中闭目盘膝一坐,逍遥诀自主运行开始恢复体力。

        醉逍遥一脸欣慰的注视了一眼叶凡,随后转身负手抬头看向了西方,那里,是他真身被困的地方,而叶凡的进步之快,悟性之高,更是让他看到了提前挣脱牢笼,恢复自由的曙光。

        ……

        滚滚红尘外,九幽山脉间。

        一条清溪畔,一位身穿青衫,面容冷峻的老者盘坐在大石上弹奏着古琴,琴音时而如行云流水,时而如万马奔腾,变化无穷。

        老者大概七八十岁的样子,雪白的头,白眉毛白胡须,不染一丝岁月痕迹,一派仙风道骨之像,在他身上出尘的气息中还隐隐透出一种不怒自威的霸气。

        如果叶凡在此看到老者,他肯定会大吃一惊,因这名弹琴的老者,正是他的师傅醉逍遥。

        十丈外,林木间,一个古朴的樵夫正在伐木,他斧头的挥动似乎每一下都一模一样,但斧刃与树木碰撞出的声音却总能随着琴音变化。

        一个琴者,一个樵夫,一人/弹琴,一人伐木,但那飘扬的音律却浑然天成,胜似天籁,恍惚间就会让人想起世间最美好的事情。

        一曲琴音结束,参天古树也正好砸落至尘土。

        下一刹那,醉逍遥的古琴凭空消失不见,他欢声大笑道:“妙,太妙了!真不愧是九幽的天帝,醉逍遥是佩服至极!

        天帝一收木斧,淡然笑道:“我这天帝,还不是因为逍遥兄躲避烦恼成了闲云野鹤,逍遥自在,而我却成了横行霸道的天帝!”

        天帝自嘲苦笑,随即仰望着天空。

        六千年了,天帝虽然用九幽宝塔将醉逍遥困在了九幽山脉,但他却始终没办法伤害到醉逍遥,反到是时间久了,他们成为了不是朋友的朋友。

        一杯茶的功夫,一只信鸟疾落而下,天帝只看了那鸟儿一眼,粗犷的脸颊上少有的露出了几分凝重神色的盯着醉逍遥道:“逍遥兄,六千年了,我也累了,只要你交出玄皇八封图,我放你离去如何?”

        “呵呵,就算我给你玄皇八封图,你也突破不了寂宿境获得永生。”醉逍遥淡然说道,但他的眼睛里却闪烁着不屑。

        天帝目光一沉:“为什么?”

        “因为你心术不正,因为被你害死的十万亡灵不答应。”

        醉逍遥说到这,好像有点激动,身体上突然透出一丝霸气,让四周的气温瞬间降低了好多。

        “好,很好。”

        信鸟飞入天帝手中,猛然炸成碎屑,怒极反笑的天帝一连说了两个好后转身就走,霎时,一道青光冲天而起轻跃其上直上云霄,瞬间消失不见。

        天帝离开以后,醉逍遥的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他仰望东方手指微动,片刻后喃喃道:“仅仅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醉人醉体并到了乐土八重境,这实属天才,但宿命使然,注定我这徒儿的成长要比其他天才难得多,也凶险得多。”

        话落,醉逍遥单手一挥,他的眼前多了一幅无子棋盘,盯着无子棋盘,醉逍遥陷入了沉思之中。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