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酒鬼醉天在线阅读 - 第54章 醉剑笫一式

第54章 醉剑笫一式

        苏家府邸内的一个别院里,叶凡正坐在一大桌子美味佳肴前津津有味的啃着手中的一个鸡腿,时不时的在喝上一杯陈酿女儿红,甚是美哉悠哉。

        “呵呵,孩子,慢点吃,没有人和你抢的。”

        旁边坐着一脸慈祥的柳婆婆,望着眼前吃相粗/鲁至极,不时抬头咧嘴一笑的叶凡,她很难和刚才在街道上那个杀戮果决,手段邪恶到了极点的叶凡联系起来,感觉叶凡跟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

        柳婆婆等叶凡吃饱喝足之后,挥手让侍女收拾一番,这才笑着问道:“孩子,你在这里安心住下,有什么需要和婆婆说,就当是自己家一样。”

        叶凡摸了摸肚皮,感激的说道:“婆婆,你对我真好。”

        “你这孩子嘴真甜,和我孙子一样。”柳婆婆笑道,不过说着说着,她的脸色就黯然了下去,眼中还隐现一丝水雾。

        叶凡并没现柳婆婆的异常,在次喝了一杯酒后想到,也许是我和柳婆婆的孙子一般大,她才会让商队带他一程的吧,难怪这柳婆婆看他的眼神很是温和慈祥,也正因为如此,叶凡才对这个老婆婆有种特殊的好感。

        放下酒杯,叶凡下意识的问道:“婆婆,你孙子也在苏家吗?”

        “他…他已经死了!”

        话落,柳婆婆极度痛苦的闭上眼睛,咬牙切齿的说道:“一年前得罪了成家的大公子,二天后就突然溺水而亡了…”

        “啊!”

        叶凡微微惊呼一声,望着柳婆婆一脸孤独和落寞的悲凉,有些感同身受的张了几下嘴,但最终却没有出任何声音。

        柳婆婆黯然伤心了一会,这才勉强一笑站了起来,道:“孩子,你休息吧,如有什么需要,告知下人就行。”

        “好,谢谢柳婆婆了。”叶凡赶快起身说道。

        “你早点休息,明早婆婆在来看你。”柳婆婆一脸慈祥的拍了拍叶凡的肩膀,转身落寂的缓缓离去。

        望着柳婆婆落寂与孤单的背影离去后,叶凡抓起酒壶一口气把壶中剩余的酒全部喝进了肚中,这才进屋盘膝而坐,手腕一翻,天泉剑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不错不错,成峰送给我这把剑确实是好剑。”

        明明是抢,到了叶凡口中却成了送,虽是一字之差,可有着天壤之别,这话要是让卫峰听到,弄不好要把他气的吐血身亡。

        把/玩了一会天泉剑,叶凡才忽然想到他现在还不会任何剑法,平时遇见等级对手就算了,但如果遇见他打不过的高手,手中有灵剑却不会用,那不成天大的笑话了。

        想到这里的叶凡马上闭上眼睛,体内《逍遥诀》是自主运行的,平时吃饭,睡觉都不会停止修行,这让叶凡轻松了许多,可以一心一意的去做他喜欢做的事情。

        当叶凡的意念深入灵台时,那本《逍遥诀》此刻也是想他所想的突然金光一闪,醉剑笫一式:顺风撩衣的口诀以及一副静态图就映入到了他的脑海中。

        颠倾吞吐浮不倒,

        踉跄跌撞翻滚巧。

        如颠如狂剑出妙,

        随势跌扑神难逃。

        醉中有剑,剑法似醉,剑法的核心在于一个“醉”字,以醉取势,以醉惑人,以醉进招。

        顺风撩衣为醉剑的笫一式,看似简单却蕴藏着万变奥妙,在叶凡的意念中,一个模糊的人影突然从《逍遥诀》里的一幅静态图中走了出来,他拿着剑在叶凡的意念中跳跃,剑似龙蛇,身随剑变,一招一式如颠如狂,一种醉染天下,唯我独尊的气魄瞬间就感染了叶凡。

        那一剑,宛若一道光华从九霄直直的一路劈到地下九泉!

        那一撩,仿佛将整个天地拦腰截断!

        所谓的大道至简,不就是如此吗?

        以不变应万变,看似大拙,实则为大巧,这就是醉剑的最高境界,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叶凡的意念就随着那道身影舞动了起来。

        ……

        苏昊宇今天的心情很不错,花费重金在鸾州城第一红楼内买了一个清倌作为二姨太,果然物所值,红楼内出来的姑娘就是懂得服侍男人,吹拉弹唱样样精通,让他这把老骨头都焕了第二春。

        再加上心爱的女儿把叶凡这个神秘而又强大的少年拉到了自己的家里,这更让他心情大好。

        这个看不上鸾州城内所有青年才俊的宝贝女儿,从小就没有让他失望过,只是可惜了,她是个女儿身。

        正在苏昊宇悠然的坐在别院内,享受着二姨太舒服的按摩与挑逗,准备再来一次回马枪的时候,一名侍女走进来传报苏梦兰求见。

        苏昊宇摆了摆手,背后狐媚的二姨太乖巧的下去了,他招手让侍女把苏梦兰叫进来,但看到苏梦兰微笃秀眉时,苏昊宇不禁暗道不妙,赶紧问道:“梦兰,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苏梦兰微微一叹,将叶凡的事情说了一遍,苏昊宇听后,良好的心情顿时就沉了下来。他闭眼沉默,一只手敲打在桌子上,出有节奏的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苏昊宇才缓缓睁开眼睛,看着苏梦兰问道:“你觉得这事要怎么处理?”

        苏梦兰一路走来,心中显然早有腹案,直接开口说道:“父亲,叶凡必须留在苏家,成家和白家应该很快就会明目张胆的开始吞噬我们苏家的产业,预期默默无闻的等死,不如轰轰烈烈的跟他们拼个死活。”

        苏昊宇面色沉重,盯着苏梦兰问道:“那你如何让叶凡死心塌地的为我苏家卖命,他所面对的可是成家和白家这样的修行家族。”

        苏梦兰那白/皙水嫩的脸蛋上突然泛起了层层红晕,仿佛捏一下都能掉出汁儿来,但她的声音却非常坚定的咬牙说道:“金钱,修炼功法,灵药,如果实在不行还有…我!”

        听到苏梦兰坚定无比的话,苏昊宇眼中露出一丝愧色,最终还是挥手叹道:“去吧,这事交给你全权处理,我只看结果。”

        “我一定不会让父亲失望的。”

        话落,苏梦兰转身飘然离去,望着苏梦兰娇弱的背影,苏昊宇的眸子一下变得冷了起来,片刻之后才沉声喃喃道:“叶凡,我连自己亲生女儿都搭上去了,如果你还不识好歹,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有了苏昊宇的点头默认,苏梦兰立即开始调动家族的所有力量,一边防范卫家与白家,一边打探拍卖会上灵酒的事情,而且苏梦兰还让柳婆婆没事就去陪陪叶凡。

        苏梦兰很清楚这个神秘的少年,对待旁人都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唯有对待柳婆婆有种特殊的亲近感。

        在苏梦兰看来,叶凡的脾气很怪,让人难以捉摸,有时候看起来像是一个涉世未深的青涩少年,有时候像是一个不计后果桀骜不驯的愣头青,还有时候却又像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冷血恶魔。

        苏梦兰无疑是个聪明与高傲的女子,否则也不会看不上鸾州城內的青年才俊,她明白对待叶凡这种涉世未深的少年,只能温水煮青蛙,不能操之过急。

        一连二天,外面都是风平浪静,成家并没有苏梦兰想像的来找叶凡的麻烦,就连城主府也带来消息说,让叶凡先休息两天,等于情恬身体恢复一点后在继续医治,这一切的一切,都让苏梦兰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

        而这两天来,她也一直没有露面去见叶凡,只是叮嘱柳婆婆每日去看望三次,嘘寒问暖。

        在第三天的黄昏时分,苏梦兰才梳妆打扮,特意换了一袭粉红色的长裙加上一件雪白的坎肩,拿着一本苏家珍藏的秘籍,带着一名丫鬟去了叶凡的别院。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