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酒鬼醉天在线阅读 - 第66章 不长记性

第66章 不长记性

        夜,犹如一条肆虐的黑龙一般笼罩在整片大地,皎洁亮堂的月光也是被浓厚的黑云渐渐的覆盖。?

        李家别院内。

        “成家有什么动作吗?”

        李新面色显得病态般苍白的从里屋出来,他微微整理了一番有些凌/乱的衣裳,满面红光的对着守在门外的一位手下问道,而跟在他身后走出的则是脸蛋红扑扑的苏家丫鬟刘萍。

        早已换下一身丫鬟装的刘萍,有着成熟/女人特有的风韵和妩媚,而且一举一动之间都是透露着一丝妩媚,让得男人不由得会痴痴的将目光聚在这个妖/娆女子的身上。?

        谁也没想到这么一位妩媚的女子,内心却是充满了阴狠和野心。??

        此时,刘萍美眸之中媚眼如丝,痴痴的望着李新那宽厚的背影,不过刘萍走路的姿势却是有些怪异,走路一瘸一拐的。??

        望着走路姿势有些怪异的刘萍,护卫庞黑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暧昧的神色,随即躬身,声音如破锣难听的说道:“成家并没有任何动静,但小的认为,或许成家已经暗中派出高手到了苏家。”

        “依着成家的狠辣手段,叶凡定活不过今晚。”

        想到这里的李新是心情大好,回头望着身后走路有些怪异的刘萍,李新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他从成家回来,心中有火的一连要了刘萍四五次,这也是为什么刘萍此时走路姿势如此怪异的原因。?

        刘萍是李新用一个承诺收买的一个眼线,但承诺对李新来说,就跟放屁一样简单,刘萍想用自己的身体换得苏家的财富,这在李新眼里却是可笑至极,但刘萍伺候男人的功夫真的是炉火纯青,让人难已忘记。

        甚至有时李新就想,等李家吞噬了苏家之后,就给刘萍一些她想要的东西,毕竟人家也付出了许多汗水与精力嘛!

        只不过叶凡就这样被成家暗杀,让他错过了一场好戏,李新心里有点失落,他可是暗示刘萍将苏梦兰的贴身衣物,偷偷放在了叶凡的床上。

        “成家没有动作,恰恰是已经有了动作,我就等明天听消息就是了。”李新哈哈一笑说道。??

        “少爷!您可是答应过我…”??

        破锣嗓子的庞黑,人如其名,是个体型“庞大”的黑胖子,一脸的青春痘,光是看一眼都要恶心好久,而这时,他在说话中,目光带着一丝淫/亵的望着走路有些艰难的刘萍。??

        李新目光委琐的望着一步步走向自己的刘萍,嘿嘿笑着对庞黑说道:“你都跟了本少爷这么长时间了,本少爷当然不会让你吃亏的,刘萍就让你享用一次吧,不过,你给我轻点,别弄坏了,明天我还得带她去成家呢?”

        李新和庞黑之间的对话并没有避讳刘萍,原本刘萍满面红光的欲要跟上李新的,不过当她听到李新和庞黑之间的对话的时候,她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无比。??

        “李新少爷,你这话什么意思?”??

        刘萍哆嗦的问道,脸上带着一丝勉强的笑容,其实她已经隐隐知道李新话中的意思,而且庞黑此时目光肆无忌惮的扫视着自己的身体一点都没有避讳,她的心中就立刻充满了不祥的预感。??

        “大家就是玩玩嘛,你在我和成峰的跨下,可是放的很开呀!”

        李新目光淫/亵而得意的望了一眼刘萍,随后再也没有理会面色苍白的刘萍,转身大踏步就离开了。??

        刘萍只觉得轰的一声,脑海中顿时一片空白,望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庞黑,刘萍一时之间竟然愣在了原地不知所措。

        但她看李新背影的目光,却是逐渐变得如毒蛇一般,冰冷,无情。

        李新对成家做事手段的了解是没错,但这次他要失望了。

        成家书房内,同样是灯火闪烁,成老爷子坐在棋盘前,手执白子,而身为成家大少的成浮生则是坐在成老爷子的对面,手执黑子。

        此时的成浮生脸上再难看出一丝戾气,反而被从容,智者所代替,今晚受此大辱以及差点丢了性命的他,现在如此的平静,可见他的心机与城府有多深,有多可怕。

        棋盘上已经落下了不少棋子,白子看似被压制,但防线却是固若金汤,相反,黑子看起来气势凶猛,却留有后患,稍不留心便会被白子一鼓作气拿下,满盘皆输。

        “父亲,您今天这棋路不对啊。”

        眼看以往将自己杀得片甲不留的老爷子今天改变了套路,成浮生忍不住问道。

        成老爷子微微一笑,“怎么个不对法?”

        “你在让我。”

        成浮生思考后突然说了一句,随后见老爷子没有表态,又看了一眼棋盘,猛然惊醒道:“父亲,这盘棋看上去是我们现在和白家的对决,您手执白子,代表我们成家,而我手执黑子,代表白家。”

        话音落下,成浮生一脸震惊地看着自己的父亲,在他看来,老爷子通过下棋,在他没有觉的前提下,在棋盘上制造出了成家和白家目前的局势,这份城府和大局观,足以让他膜拜。

        “你总算不是太笨。”成老爷子微笑着再次落下一颗棋子。

        “嗯?”

        棋子落下,成浮生脸色不禁一变。

        因为——

        成老爷子这次落下的棋子,令得局势陡然转变,之前看似气势如虹的黑棋瞬间陷入绝境。

        杀招!

        “父亲,我输了。”

        成浮生仔细对着棋盘研究了半天,现无法破解老爷子的杀招后,主动认输,同时联想到了什么,试探性地问道。“父亲,你刚才下的那颗棋子,是指天都国的二皇子吗?”

        “是,但不全是。”

        成老爷子拿起茶杯。轻轻喝了口茶,眸子里精光闪烁:“准确地说那颗棋子代表着某些势力,这其中就包括于家。”

        “父亲,据我所知,二皇子也是一个难对付的人物,而且我们与天都国走的太近,会不会增添不必要的麻烦?”

        “俗话说,牵一而动全身。”

        成老爷子说到这里,突然抬头意味深长的对着成成浮生淡淡接着说道:“浮生,在我们成家没有回归天君国之前,一定要学会忍,而且你记住,这世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成浮生心中一惊,然后恍然大悟,一副受教的模样,随即沉吟了一下,道:“还是父亲看的远,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浮生,你的修为在乐土九重境,虽在同龄人之中称得上天才二字,可是到底还是不够,历练也太少了。”

        成老爷子沉吟片刻,道:“另外,鸾州城毕竟是太小了,等家族回归天君国后,你是时候该出去历练一番了,你弟弟是个武痴,妹妹终究要嫁人,成家的未来,就全靠你一个人了。”

        “知道了,父亲!”

        身为成家的大少,成浮生自然知道身上肩负的使命,他今天的忍辱负重,只是为了明天更好的掌控一切。

        “好了,时间不早了,你回去吧。”

        成老爷子摆了摆手说道,但他自始至终都没问今天晚上宴会上生的事情,更没提叶凡这个人,不过,就刚才他们的对话中,已经借刀杀人的对叶凡判了死刑,老谋深算,用在成老爷子与成浮生这父子俩身上,再合适不过。

        “父亲,您也早点睡,注意身体。”

        成浮生鞠躬,退出书房,眸中闪过一缕阴毒光茫的冷冷自语道:“叶凡啊叶凡,俗话说,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原本今天晚上就想对你开刀,如今看来,根本不需要我动手啊。”

        露出狰狞面容的成浮生负手而立,望着夜空接着冷笑道:“我堂堂一个成家大少,还真犯不着和一个草根较劲,叶凡他永远也没有资格成为我真正的对手!”

        “至于苏梦兰,一旦叶凡死了,苏家也很快会被我们成家吞噬,以她们苏家人见风使陀的作风,想必一定会亲自到我们成家登门认错!到时候,就算你苏梦兰哭着、跪着求我跟你在一起,我也不会正眼看你一眼,我会让你为你的愚昧无知而懊悔一辈子!!”

        话音落下,成浮生迈步而去,脸上又露出了他那一惯的骄傲表情。

        这一刻。

        他似乎忘记了,叶凡以一人之力生生搅乱了成家的宴会,让成家的宴会沦为鸾州城里的笑料。

        他似乎也忘记了,叶凡用剑迫使他当众跪地,非但他不能反击,还要像龟孙子一样的耻辱了。

        狗改不了吃/屎,有些人总是不长记性。

        李新如此,成浮生亦然!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