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酒鬼醉天在线阅读 - 第67章 待宰羔羊

第67章 待宰羔羊

        “喂~这都几更了,你到底治不治,给个痛快话呀!”

        苏家别院内,叶凡打了一个哈欠,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问道。

        “叶凡,我愿意接受你的医治。”

        云心瑶在经过内心漫长的一番痛苦挣扎后,最终咬了咬牙,声音有些颤抖的做出了决定,这只因叶凡所表现出的自信,甚至是淡淡的骄傲,她心中对于叶凡还是抱有一定希望的。

        不过在下一刻,骨子里非常传统的云心瑶,没来由想起了房/事治本四个字时,她那张白/皙的小/脸,就以肉/眼可见的度,慢慢变得如醉酒般红晕。

        而后,她不等叶凡说话,就跟逃跑似的径直走到了叶凡的床边,低头含羞问道:“叶凡,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现在就开始吧!”

        叶凡微微颔回应道,对于云心瑶的决定,叶凡并不感觉意外,毕竟,在这之前,云心瑶的父亲请遍了天玄大6上的各大名医,但得到的结果只有一个:等死!

        叶凡将床铺上整理了一下,但他在挪开床/上被子的刹那,一个女人贴衣亵/衣便赫然映入到了他的眼帘,叶凡眉头猛地一皱,但手上却不动声色的快又将亵/衣塞到了被子中。

        “你愣着干啥,赶快脱啊!”

        叶凡转身一看,云心瑶还站着不动,不由再次皱眉说道。

        云心瑶娇/躯一颤,脸色煞白,一双眼睛,就像是无助的小鹿一般看着叶凡,以她现在的本身实力,比面前的叶凡要高出来不止一筹,但在此刻却感觉自己就像是待宰羔羊一般,充满了恐惧和无助。

        平常在家里或者在门派的时候,她从来没有与男人接触过,甚至自己的小手,都没有与人牵过。

        想到接下来的遭遇,云心瑶几乎要晕死过去!

        “叶凡,你应该清楚,如果你敢趁机占我便宜,我有能力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话落,云心瑶的表情再次回复了以往的冷漠,语气更是冷得宛如雪山上的冰块。

        叶凡怫然不悦,冷声道:“谁占谁便宜还不一定呢?”

        “你…”

        云心瑶被叶凡的话气得是胸口不断起伏,牙齿也咬得咯咯作响,死死的盯着叶凡,眼中如欲喷火?

        “你到底脱不脱?”叶凡直接无视了云心瑶的怒火,开口不耐烦的问道。

        泪,黯然划落,云心瑶深吸了一口气,一双美眸闪烁着泪光,缓缓抬起玉手,颤抖着,伸向了自己的衣襟……

        衣襟一点点的从云心瑶的身上慢慢滑落,逐渐展露出她那肌肤光滑细腻的香.肩和雪白的酥.胸,也许的她的胸.部太过高耸傲人,仅仅团粉肉的冰山一角,已足以成为她全身的焦点。

        看着云心瑶此时欲遮还羞中的一副魅惑姿态,叶凡就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接着一股灼热蓦然从他某个地方升起。

        当全身衣襟离开云心瑶身体的那一瞬间,一具让叶凡呼吸顿时急促,血脉喷张的娇.躯便毫无遮掩的暴露在了他的眼前,柔顺的青丝洒落在珠圆玉润的肩头,如牛奶般白.皙的肌肤在灯光的照耀下,泛着异常迷人的光泽,修长的双*紧紧.夹着,挺翘的臀.部充满了诱.惑。

        叶凡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弧线,目光却是闪着亮光落在了云心瑶胸前的那对微微颤动的香峰上。

        “叶凡,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现叶凡的目光异常后,云心瑶口气森然冷冽,威仪骇人的怒喝道。

        叶凡猛然一惊,目光立刻就恢复了清澈,小/脸难得一红喃喃道:“对不起,对不起,习惯了。”

        云心瑶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她柳眉倒竖,杏眼圆睁,被叶凡气得几乎就是死去活来,他才多大点呀,竟然敢说习惯了,这人的脸得有多厚,多无耻,多极品呀!

        “你上床先盘膝坐下,运行起你体内的功法,其他的事情,有我完成!”叶凡也害怕让云心瑶彻底火,于是赶快说道。

        云心瑶脸色难看的狠狠剜了叶凡一眼,这才默默上床盘膝坐下,片刻后,她闭上双眼,声音小的连她自己都听不清楚的说道:“我好了,你可以开始了。”

        嘴角上的弧线是越翘越高的叶凡,目光从清澈再次变成色/眯.眯的望着云心瑶看了一眼,而他的手,竟然有些身不由己的伸出放在了云心瑶的双/峰上爱不释手的轻轻抚.摸了几下。

        猛然从自己酥.胸上传来的一阵异样感觉,瞬间就让云心瑶的娇.躯一震如同过电一般的颤抖了一下,接着她就紧.咬着已经带血的嘴唇,而她的脸,也在瞬间再次红的如同要滴血般。

        “叶凡,本姑娘看在你为我治病的份上,就先放你一马,但以后,我会找你算帐的。”

        云心瑶暗暗咬牙说道,她以为叶凡现在已经开始为她医治了,所以选择了忍辱。

        叶凡可不管云心瑶此刻心中所想,他的手已经不安份的在云心瑶身体上慢慢游动着,但他手里并没有什么灵针,反而是一幅很享受,很美妙的样子,整个身子也有些轻飘飘了。

        一股温热在渐次靠近,又或者是自己的手在靠近某温热物体,叶凡就感觉他的手一下子敷在了一片温热、光滑、如同凝脂玉石一般的肌肤上,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美妙感觉。

        “叶凡,你开始没?”

        云心瑶的娇/躯颤抖不停的问道,但她的眼睛仍是紧紧闭着,本来她就害怕得不行,浑身颤抖,这是一个清纯女子度赤身面对异性,对未知事物的一种与生俱来的恐惧感,非关自身实力高低,再则是她实在没有勇气去面对眼睛的一切。

        一个激灵,叶凡瞬时醒过神来,不禁大惊,低声喃喃道:“苏姑娘,你的体质是纯阴之体,十分特殊,而且你体内的寒毒隐的很深,所以我只有通过我体内的阳气帮你压制,若想根治的话,只能…”

        “我知道,只能与你进行/房.事。”

        云心瑶突然睁开眼,但眸中空洞的轻声打断了叶凡的话,咬牙说道“我要根治,开始吧。”

        “苏姑娘,谢谢你对我的信任,但我建议你不要根治。”叶凡深思片刻后,突然忍不住叹了口气说道。

        “为…为什么?”

        云心瑶目光茫然地看着叶凡问了一句。

        “通过我们的两次接触,我看得出,你是一个非常传统的女孩,像你这样的女孩,宁愿去死,也不愿意将自己宝贵的第一次交给一个陌生人。”

        色,是男人们的天性,叶凡也不例外,平时,叶凡是有点小色,但他却不贱,更不会去强人所难。

        所以,他在再三考虑后,接着说道:“你接受治疗,是因为你心中有某股力量或者说信仰在支持你!至于…你选择根治,是因为你是一个很果断的人,你深知长痛不如短痛的道理,既然只有房/事治本,不如一开始就治好!”

        安静的卧室里,叶凡的话像是润物细无声一般流进了云心瑶的心扉,击中了她心中最柔软的一块地方。

        床/上,云心瑶的娇/躯轻微地颤抖不停,泪水不受控制地涌现出了她的眼眶,沿着她那惨白的脸庞,缓缓滑落,流进了嘴中。

        那泪,有点咸,更多的则是苦。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