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酒鬼醉天在线阅读 - 第70章 两女的心思

第70章 两女的心思

        “你们全部给我退下,我想要一个人静静,另外,去禀报我父亲,那个叶凡我再也不想见他,让他自己想想办法去拉拢吧,哼,气死我了!”

        苏家一个雅致的阁楼内,眼睛红红的苏梦兰满脸羞辱的快步走了回来,一进阁楼就对着两名侍女娇喝道。

        苏梦兰的脾气一直很不错的,这还是第一次对侍女黑脸,这让刘萍与另一名侍女一下慌了,她们对视一眼面面相觑,一人慌忙朝外面小跑而去,刘萍却是一脸冷笑的关上院门,快步朝里屋走去。

        “砰!”

        刘萍还没走进里屋,却听到里面传来一声茶壶落地声,她嘴角一抽,刚想小心翼翼走进去,一道冰冷的声音传来:“出去!”

        刘萍伸进去的头缩了回来,吐了吐舌头满脸的阴笑,看来自己的阴谋是得逞了,苏梦兰今晚洗白白送上门的计划算是泡汤了。

        苏梦兰的确很生气!

        从小她就聪颖过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博览群书,精通谋略,最重要的是她武修天赋也极其不错,别看她芊芊一弱女子,此刻已经达到乐土六重境了,不过她从不喜欢张扬,所以不为外人所知而已。

        聪明,天赋好,长得漂亮!

        这是一个上天眷顾的女子,如此女子自然看轻了鸾州城的青年俊彦,如此女子自然也是骄傲自负的。

        苏梦兰虽然对叶凡有些欣赏,认为他不同于城内的公子们虚伪浮夸,天资纵横,能够帮助苏家破解危局。

        但其实她骨子内还是有些看不起叶凡的,并不认为他是理想的佳婿,梦中的情郎。

        叶凡的身份是她不知道,但从他平时行为粗俗不雅上看,肯定就是一个没有受到良好教育的人,换句话说,他就是一个乡巴佬。

        最重要的是叶凡的行/事风格。

        刚刚来到苏家,立即和李公子对上了?

        如果李家比苏家强?

        谁能护住他?

        晚上去成家,又和一群公子对上,最后还力压成家大少?

        处在苏家的立场,叶凡这样做对苏家有利。

        但——

        站在客观的立场评价叶凡的所作所为,那他就是十足的莽夫一个,甚至这是非常愚蠢的行为。

        智者,或者自认为是智者的人,往往都看不起莽夫,这和文官看不起武将一个道理。

        从小接受家族教育,一切以家族利益至上的苏梦兰,在苏家濒临绝境时,面对一个勉强还能接受的男子,她选择了妥协。

        然而——

        今夜她在内心迟疑了几百次,好不容易放下了少女的羞涩,才女的高傲,美女的矜持主动上门勾搭,却是这样一个结局。

        叶凡竟然是那么下/流的一个人,这对苏梦兰来说就是羞辱,也彻底伤了苏梦兰的心,让骄傲如孔雀的她很是无地自容,自然也就决定再也不见他了。

        ……

        沧澜河岸,夜风吹拂,酣畅淋漓暴打叶凡一顿的云心瑶,此时也离开了苏家别院,站在鸾州城护城河边,看着漆黑一片的河面,只闻水声,却不见水波。

        月光下,她身穿一袭白裙,长如瀑,绝美的玉脸不施粉黛,身上有股优雅高贵的气质,宛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让人看一眼都要心生膜拜之意。

        但此刻,她的美眸之中却是带着一抹无法言喻的哀伤,那种彻骨的哀伤,在空中弥漫,她青葱般的玉手,轻轻/握在栏杆上,静静的看着漆黑的河面上。

        叶凡控制住了她体内的寒毒,这让她惊喜不已,原本她是打算在鸾州城多住几天,去认真了解下叶凡的,如果可以,她准备把叶凡带回天涯海阁,但叶凡的下/流行为,彻底伤了她的心。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湿意,一个驼背的老人凭空出现在了云心瑶的身后,苍老的脸庞满是岁月的痕迹,枯干的头,眼眸浑浊,声音沙哑:“小姐,夜深露重,回吧。”

        “哦!”

        云心瑶点点头,却是没有挪动脚步,老人微微一叹,也不言语,只是静静的站在她身后。

        “剑叔,你说,他怎么会是那样一个下/流的人?”

        云心瑶的俏/脸上,带着一抹斑驳的泪痕,转身,看着一脸慈祥的老人,眼泪,悄然滑落。

        “你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老人看着云心瑶语气柔和的说道。

        “对呀,刚才真是被他气糊涂了。”

        老人的话让云心瑶眼中一亮,她本就天赋聪颖,叶凡平时身上散出的孤傲与自信,这足以说明他不是一个心里龌龊之人,而他刚到鸾州城,锋芒太盛就得罪了不少人,有人想陷害他,也属正常。

        想到问题的所在,云心瑶脸上的哀伤一扫而空,夜空下,她的眼睛笑成月牙状,为着黑暗的天空,点缀了几分色彩。

        “剑叔,你说我配得上他吗?”云心瑶俏/脸嫣红,美眸之中带着一抹羞涩的轻声问道。

        “配不上。”

        “啊?”云心瑶眨着如水般的眸子,看着老者。

        “我是说他配不上你。”老者一脸尴尬的说道,貌似刚刚自己听错了,恩,的确是听错了。

        闻言,云心瑶抿嘴一笑,轻声呢喃道:“他的修为连我都看不透,我还真害怕配不上他?”

        “小姐,你有一点不好。”老者看着云心瑶,眼中带着一抹慈爱说道。

        “哪一点呢?”云心瑶轻声问道。

        “你对他太好了。”

        老者慨然道,云心瑶是他看着长大的,他从没见过,云心瑶对那个男子上心过,但叶凡的一举一动,似乎都可以让她轻易的伤心与失落,这在老人心里,还真有点不可思议的感觉。

        不过,对于叶凡的修为,即便是老者也感到震惊,以他彼岸九重境的实力,竟然也看不透叶凡那小子的修为是在哪个境界。

        出现这个情况,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叶凡根本就没有任何修为,只是依靠本身力量的强大,二是他的修为已经高出老者太多。

        前者老人可以排除,叶凡在和成浮生对战的时候,老人就隐藏在暗处,也感受到了叶凡身上的灵力波动,但如果是后者,那就太让老人震撼了,天玄大6青年榜排名第一的纳兰杰斯,也被叶凡扔出了好几道街。

        老人活了几个甲子了,他见过的惊才艳艳的人物不少,不过大抵都是昙花一现罢了,而这个叶凡却是前途不可估量。

        这样的男人,当年貌似也有一个,老者的目光陷入追忆之中,枯干的几许长,随风飘起。

        一样的天赋,一样的做事风格,只是这个小子的手段,比之当年那个男人圆润了许多。

        老者低着的头抬起,一脸震撼,随即苍老的脸庞,破天荒的浮现一抹玩味的笑容。

        “那会是谁在陷害他?”云心瑶低声喃喃道。

        “小姐的意思是,这次的事,你要插手了?”

        老者看着云心瑶淡淡的说道,而那对苍老的眸子依旧浑浊,黄土埋到脖子的人了,往事,也终究是往事,他只需要保护好眼前的云心瑶就是。

        至于别人?关他甚事?

        “我若插手,还有悬念吗?”云心瑶看着老者淡淡的问道。

        “没有悬念。”老者轻轻摇摇头说道。

        “我若不插手呢?”云心瑶问道。

        “依旧是没有悬念。”老者淡淡的说道。

        “哦。”、

        云心瑶点点头,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说道:“剑叔,这一次您怕是失算了,我不插手,他也会赢。”

        话落,云心瑶咯咯一笑,转身离开,佳人余香犹在,却是芳踪杳杳。

        老者闻言,嘴角浮现一抹苦笑,小声嘀咕道:“小姐,你怕是误会我的意思了。”

        “剑叔,你嘀咕什么呢?”云心瑶转身,看着老者问道。

        “没说什么,没说什么呀!”老者摇摇头,冲着云心瑶憨笑道。

        “你一定说我坏话了。”云心瑶嘟着小/嘴说道。

        “没有。”老者摇摇头,傻笑着。

        “从小到大,每次你骗我,都是这样。”云心瑶看着老者嘟着小/嘴撒娇。

        看着云心瑶小女儿的娇/态,老者心中升起一股孺慕之情,宠溺的看着云心瑶,心中暗道:“这事,怎么说呢?难道告诉小姐低估了叶凡那个小男人?那样,小姐怕是会不高兴的。”

        随即低下头,一副认命的样子。

        “哼哼,剑叔,你也欺负心瑶,你也不疼心瑶了。”云心瑶跺着小脚,一副泫然若泣的样子。

        老者看着撒娇的云心瑶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

        云心瑶美眸一转,“剑叔惹心瑶生气了,那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才成。”

        “好。”

        老者宠溺的揉了揉云心瑶的如瀑的秀,苍老的脸庞,满是笑意的点头。

        “你知道的,我体内的寒毒已经被压制,我父亲是不会让我在这里停留太久的,所以我想让剑叔留下来保护他好不好?”云心瑶看着老者可爱的眨着眼睛说道。

        “这个不行。”

        老者摇摇头,他的职责就是保护云心瑶,所以,云心瑶这个要求,他断然不会答应,况且,那个小子,根本就不用他保护?

        云心瑶气恼的别过头去,不看老者。

        老者只是一脸和蔼的站在云心瑶的三步之后,不逾越,也不站远。

        “剑叔,那你帮我查下他的身世吧,我想知道他的一切。”

        良久,见老者不肯妥协,云心瑶无奈转身,继续拉着老者的手撒娇。

        老者微微一叹:“也不知道那个臭小子哪辈子修来的福气,竟然得小姐这般青睐。”

        云心瑶可是从不曾轻易求人的,能为叶凡这般,可见其心意。

        “好吧,剑叔答应你就是了。”

        老者无奈,点头道,因为他看到云心瑶的小手,已经放在他那几缕稀稀拉拉的胡子上了。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