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酒鬼醉天在线阅读 - 第103章 忍你好久了

第103章 忍你好久了

        “刚才我没听见,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叶凡坏笑着在欧阳韵雪耳边说道。

        “死!”

        就在这时,怒冲冠的洪长老已经猛地冲了上来,手化为利爪,带着一股煞气猛地朝叶凡抓来。

        “哼,小爷我不威,你真把小爷当成病猫了!”

        话落,叶凡目光一眯,眼中闪过一丝刀锋似的寒芒,接着将欧阳韵雪的身体一下子扔向高空,同时整个身体瞬间旋转,带起一道残影消失在原地。

        洪长老大惊失色,等他凝神极目看时,只见叶凡手中光芒骤然一闪,以他的眼力,居然没看清楚对方手中的光茫是什么兵器。

        洪长老毕竟也是一个身经百战的彼岸二重境强者,他鼓足劲力,从腰间抽/出弯刀用力一格,却只感觉眼前一花,弯刀格了一个空,一阵劲力落空的感觉还没有升起,他就只感觉胸口一寒,一柄奇怪的针,已经闪电般进入了他的胸口,带着刺骨的寒气,在他经脉中悄然爆炸,强行阻止了他的灵力运行。

        “就这点修为,还敢大言不惭。”

        叶凡叹了口气,在洪长老惊骇欲绝的意外目光中,伸手如霹雳闪电一般的连续打出了六七掌,一股脑地拍在了洪长老的胸口上,洪长老踉跄后退,烂泥一般靠在一棵大树上,喉咙一甜,一口血还未吐出来,就被他又逼了回去。

        浑身上下的经脉,凡是能动作的,全都被叶凡诡异给完全锁住了。

        当真是连一动都不能动了。

        “刷”

        打完就退的叶凡伸手,刚好将就要落地的欧阳韵雪抱在怀里,分毫不差。

        “美女,我只是封住了他的经脉,几息功夫他就可以恢复,到那时,我们就…”

        叶凡的话让欧阳韵雪的一张绝丽无双的玉脸上,再次染上了朵朵羞红之态,但她这次有没娇情,也不敢耽搁,甚至是出乎叶凡意料的张口就说道:“说就说,求你摸/我,快点摸/我啊!”

        “哈哈,我喜欢!”

        叶凡刚才还一脸慎重的表情,瞬间就被洋洋得意所代替,而后心花怒放的将自己的手掌一下子伸进了欧阳韵雪的腹部,力量源源不绝的输送过去。

        “去死吧!”

        欧阳韵雪在获得力量的那一瞬间,立刻暴怒的焚出宝琴,在洪长老瞳孔无限放大中,直接被一道黄色光芒化作一阵血雨,成为了这片土地的营养供给者。

        眼前的危机刚落,更大的危机已经陡然出现在了叶凡面前,此刻,又羞又气的欧阳韵雪满脸涨的通红,贝齿已将下唇咬出了血的猛地转身,将那竖琴直对叶凡怒喝道:“该死的流氓!本公主忍你好久了。”

        “你有没有搞错,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呀!”叶凡一瞪眼,不等欧阳韵雪瞄准自己,就悄然松手撤去了自己的力量。

        “臭流氓,早晚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欧阳韵雪恶狠狠地大骂着,突然一下子冲向叶凡,愤怒地咬向叶凡的肩膀,完全拼劲了全力。

        “哎呀,疼死我了,再不松口我可要狂抓爆……”

        未等叶凡说完,欧阳韵雪赶快松开,同时双手抱胸,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哼哼,这才乖嘛。”叶凡说着伸头上前,对着欧阳韵雪柔软带有淡淡香气的脸颊深深一吻。

        “臭流氓,你……”

        “你什么你,你咬我,我亲你,大家打平了,谁也不欠谁的了。”

        叶凡很无耻的大笑起来。

        “好,我同意你抱着我回天朔国。”

        欧阳韵雪双臂抱胸,凌/乱的秀遮挡了半张美艳的脸庞,却依稀看到她那惊慌的神色,经过又一次变故,欧阳韵雪终于明白,如果不听叶凡的话,只会让自己吃更多的亏,但只要回到天朔国,就算叶凡有一万条命,也能让他死一万零一次。

        学会忍辱负重的欧阳韵雪就这样乖乖的躺在叶凡的怀抱里,任凭叶凡再怎么挑逗,就是一声不坑,时间久了,叶凡也失去了乐趣,当下鼓足劲力,向着天朔国的方向疾掠而去。

        就在他们的背后,层层绿绿的丛林中,血卫的老大依旧冷眼看着前方所生的一切,可在他身后,那名叫邪的男子却呼吸粗重无比。

        “他竟然敢这样戏弄我心目中的女神!”

        眼睛红的看着叶凡渐行远去的背影,杀气笼罩着他的全身,他喜欢欧阳韵雪,事实上没有男人看到欧阳韵雪那绝美的容颜不动心的,可是二皇子的威严太大了,他不敢有半点放肆,但是他得不到的女神,竟然在另一个男人怀里,被他这般戏弄,一股浓浓的妒忌之火燃烧到了他的全身。

        “邪,不要被女色迷失了心智,女人只会阻碍你的强者之路。”血卫老大根本没有回头,就知道背后的自己兄弟心里的变化。

        “老大,您让一个这般圣洁的女孩遭受这样的侮辱,还不如杀了他,激两国的决战,我们有的是办法,”邪低吼道。

        “是吗,我看他们吵的挺开心的,是你不开心吧。”

        话落,血卫老大突然回头瞪了邪一眼,冷声道:“邪,如果你敢坏了二皇子的事,谁也保不了你,另外,叶凡那小子我们都是看走眼了,他表面浪荡不羁,竟然一直没有对欧阳韵雪下手,以他们这样子的度,要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到达安全地界。”

        血卫老大阴毒的目光死死盯着叶凡与欧阳韵雪远去的身影,思考了一下:“邪,你平时玩女人是不是经常用药,而且都是非常猛烈的药。”

        “老大,你……”

        “哼,你以为你能瞒得过我,现在没功夫说这些,我就问你,那种药你身上还有没有?”

        邪哪敢隐瞒,当即道:“有…还有一点。”

        “很好,那我们就帮帮这对小鸳鸯,当然两个人太少了,二皇子那边应该可以了吧!”血卫老大嘴角有着冷笑淡淡说道。

        邪看着眼前的老大,他表面上讲义气,实际上却是手段之卑鄙狠毒,他学了几十年也没学到三成。

        一想到他们暗地里的作为,邪都忍不住打颤起来。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