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酒鬼醉天在线阅读 - 第124章 牡丹亭

第124章 牡丹亭

        叶凡查看了一下四周,颇让他感到意外的是,醉梦楼里面还真的是不存在任何的结界或阵法,看来他们对醉梦楼很自信呀。

        醉梦楼的确是有这样的自信,这一路走来,叶凡就遇到了起码有五队以上的巡逻队伍,他们都有着乐土三四重境的修为,不过这些护卫看到叶凡那金色的标记后,基本上都会绕着走。

        不仅是这些护卫,这里面的一个个美丽的侍女也是一样,看到叶凡都会站在一旁,等着叶凡先走过去了她们才敢继续朝前走。

        因此,叶凡若非是有着金领护卫这一层身份作为掩护,他真的是无法接近到牡丹亭。

        确认这四周并不存在危险之后,叶凡眼中目光一沉,待到四处无人的时候他身形一闪,整个人像是化作一缕轻烟般潜入了牡丹亭。

        牡丹亭的门口是虚掩的,反正也不会有人前来打扰,这倒是给叶凡省了不少事。

        叶凡悄然间拉开门,而后潜行而入,再将门口轻轻地关上,他进入牡丹亭的那一刻,耳边便是听到了从楼上传来的一声声粗喘不已的声音,当中伴随着女人的婉转娇/啼,声声入耳,扣人心弦。

        “牡丹,我猛不猛?”

        “牡丹,我厉害吗?你叫大声点,再大声点……我要狠狠地玩你!”

        男子那竭斯底里般的声音传来,回荡在了整个楼阁内。

        叶凡意念一动,确认自己要找的人就在这个楼阁当中,并且正在跟一个女人寻欢作乐。

        这时的叶凡倒是不着急,更不急于走上二楼,在楼梯口的一个死角处静静地潜伏着,一动不动,就像是跟四周的建筑融合为了一体,仿佛他本身就是属于那里一般。

        时间慢慢的流逝,楼上的疯狂持续了约莫半个时晨后这才渐渐的风平浪静。

        代号为狂的男子恍如虚脱了般,苍白的脸上泛起了一丝不正常的潮/红之色,他靠在床头上不断地喘着气。

        这已经是他今天第三次了,以往他玩过的女人顶多一次之后就索然无味,但牡丹身上却是有种能够不断地激他身体欲望的魅力,让他欲罢不能。

        反观牡丹,虽说也是极为疲累,但也不至于像是他那般的呈现出一种虚脱般。

        只是牡丹的脸上、身上到处都残留着他的*液,这让她不得不要去洗个澡。

        “我要下楼去洗个澡,你要跟我一起吗?”牡丹檀口轻启问道。

        “我的心肝宝贝,你先去洗吧,我先休息一会儿再下去。”男子喘着气说道。

        “那好吧,那我就先去了哦?洗完了我先给你放好水,等你下来。”

        牡丹笑着说完就走下床,她披上一件几近透明的轻纱,朝着楼下走去。

        这处楼阁内的浴/室在一楼,二楼是取乐的场地,各种用品跟工具应有尽有,是以牡丹想要洗澡只能去一楼。

        叶凡听到了脚步声,他屏住了呼吸,更是一动不动。

        慢慢地,他看到了一道妙曼的倩影从楼梯上走了下来,几近透明的轻纱时隐时现的呈现出她那动人心扉的身段,饶是叶凡见识过不少美女,但眼前这个女人无疑是让人有种惊艳之感。

        也难怪楼上的男子表现得如此卖力,原来是遇上了如此绝色的女人。

        走下来的牡丹并没有看到潜伏在暗中的叶凡,她更不会想到有人会潜入到牡丹亭中,她走下楼直接进入了浴/室内,关上浴/室门口之后已有水流哗啦的声音传来。

        那一刻,叶凡身形一动,顺着楼梯潜行而上。

        他一路上无声无息,来到了楼梯口处他半蹲着身体,眼中的目光慢慢地朝上观察,一眼看到前面的那张金色楠木的大床,自己要找的人正靠在床头上,他闭着眼,像是在休息又像是在回味着方才的种种旖旎。

        此刻床/上的男子全然不知,死神已经朝他降临。

        叶凡身形一动,仍旧是悄无声息,几个闪动之间已经逼近了床上的男子。

        饶是叶凡的行动再悄无声息,但由于衣服的庞大,在临近床/上男子的时候仍是带起了一丝丝的微风。

        代号为狂的男子感觉到了,有着微风佛面之感,像是有着什么东西靠近过来,他脸色一怔,暗想着莫非牡丹这么快就洗澡走上来了?

        他当即睁开了眼,可就在他睁眼的瞬间,一只手已经猛地扣住了他的咽喉,他喉结蠕动,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与此同时,几枚灵针也落入他的身体,让他全身无法动弹半分。

        “我们又见面了,只不过这一次是在如此的风月之地。”一声淡然的声音传入代号为狂的男子耳中。

        听到这个声音,代号为狂的男子恍如遭到雷击般,他全身一阵,那双凸出来的眼中带着一股浓浓的恐惧之意。

        叶凡绕到了他的面前,看着他那张惨白中却又透出恐惧万分的脸。

        男子的喉结在不断地蠕动着,可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叶凡见状后淡然一笑,他压低着声音问道:“你想说什么?想让我放过你?可惜,这一次你就没这么好的运气逃跑了。”

        “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了,欧阳韵雪已经是我的女人了,这事,我还得谢谢你。”

        叶凡开口,看着男子那张惊怒中带着深深恐惧的目光,叶凡不以为然的笑着继续说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你的人生终结于此,对你而言想来就是最好的归宿——至少,你在死之前可是风流快活了,不是吗?”

        男子听到这样的话后,他的身体想要剧烈挣扎,但在叶凡的控制之下他根本无法动弹,他喉结不断地蠕动,再看向叶凡的目光中已经充满了一股求饶之意,看着像是在想要说些什么。

        “你这是在求饶?或者是想告诉我杀了你之后你的主子不会放过我?”叶凡问着,他一眼看出来男子想要说什么。

        “很抱歉的是,一年前,你家主子如果想要杀我,那肯定是举手之劳,可就在前些时,上官老儿都曾被我打成重伤,如今,他派出他儿子来这里找我麻烦,就跟送死没什么区别。”

        叶凡笑着,那平静的语气就像是在陈述着一件事实一般。

        男子整个身体顿时冰凉了起来,他绝望了,眼中的目光绝望中带着恐惧,但时光不可逆流,人间事岂有重来之说?

        叶凡平生不喜杀戮,但眼前的人不杀不痛快,比方此刻床上的男子,他双目已经闭上,身体一片冰冷,鼻端却已经没有了呼吸。

        叶凡松开控制住他身体的手,自己的意念也跟着收回,就在刚才叶凡和他说话之际,他的意念已经侵入男子的精神空间,里边,有叶凡想要知道是一切。

        “上官里峰,我的二皇子,原来这一切都是你在背后搞的鬼!”

        冷笑一声的叶凡没在看床/上男子一眼,直接转身,身形化作一道黑影,悄无声息的离开了牡丹亭。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