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酒鬼醉天在线阅读 - 第181章 有惊无险

第181章 有惊无险

        “藏莺,我找了你许久,都没有你的消息,你这三年去了哪里?”

        陈藏莺尴尬的笑完后,觉得如果不回答就很没礼貌,便道:“一个很偏僻的地方。”

        孔家二公子点了点头,走到陈藏莺身前,轻声说道:“藏莺,我不管你去了什么地方,现在你回来了,你就不要走了,陈家不要你,我孔家要你!”

        “孔关河,你乱说什么,陈家没有不要我。”陈藏莺脸色绯红,急忙解释道。

        孔家二公子名叫孔关河,他皱了皱眉:“落日城那些混蛋尽胡说,说什么陈家不要你了,你才失踪的,我有几次还想冲进你们陈家问个明白,但是被我大哥阻止了。”

        “你怎么能乱来?”陈藏莺听到孔关河的话后,心中颇是感动,但是嘴上还是表现出计较的模样。

        “不,藏莺,你回来了我就不会乱来了。”

        “嗯,你怎么会在这里?”这时候的陈藏莺声音很轻,水灵灵的眸子渐渐得蒙起了雾气,有些感动,有些委屈。

        “我外出古河城,去处理一些外家的事情,正好回去,遇到你们。”

        “万丈山是怎么回事,为何会有如此多的飞禽?”

        孔关河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今早我大哥给我传音,告诉我万丈山有些变动,还让我回来时小心点。”

        “嗯,那好吧。”

        陈藏莺点点头:“你还是回你的舟上吧,我们这舟破了,挡不住风雨了。”

        “没事,你在这舟上,我便留在这舟上。”

        “孔关河,你还是回去吧,等会到了落日城,被别人看到不好。”陈藏莺目光有些闪躲的讪讪一笑说道。

        “嗯?怎么,他们看着了还敢说什么吗?”孔关河却直盯着陈藏莺问道。

        陈藏莺摇头:“我这次回来是想再次烙印苦之道的,我成功后你再来找我吧。”

        “这是好事啊,三年了,你肯定能成功!”

        “不,不一定,我的意思是你现在不要和我走太近,到时候城中风言风语,我也只有再次离开。”

        “啊?别,藏莺,你这次再也不能走了,我听你的,我走,但我相信你,这次你一定会成功的。”

        陈藏莺点了点头。

        随后,孔关河看了看舟上,对着叶凡笑了笑,做了一个告别的手势,踏剑飞行,回到了他的舟上。

        叶凡没想到这孔关河还是个专情郎,竟然喜欢陈藏莺。

        而这个时候,陈藏莺也走了过来,目光复杂的看着叶凡:“到了洛日城一切听我的安排,不能乱跑。”

        叶凡耸耸肩::“我是被你拐来的,再乱跑了,我会迷路失踪的,不会的。”

        “那就好。”

        陈藏莺点点头,而后又道,“哦,对了,刚刚你看到的都不准乱说,记住了。”

        叶凡翻翻眼皮反问道:“我给谁说?落日城有我认识的人吗?”

        陈藏莺想想也是,天涯之舟逆风而行,吹来的风吹散了她的秀,她不想待在外面,盯了一眼叶凡,转身进了舱屋。

        ……

        叶凡吹着风,俯视着大地,看到了一座城。

        这座城,气势恢宏,格局庞大,如同一只猛虎,盘踞在大地之上,威震八方!

        这就是大越国的王都落日城。

        由于这艘天涯之舟得救了,所以有人传音报了平安,本家的人也便没有再来。

        当这艘天涯之舟缓缓降落时,陈家已经有人在等着,目的有两个,一是向乘坐了这艘天涯之舟的乘客赔罪,毕竟让乘客受到了惊吓,二则是将这艘天涯之舟收回修复。

        等待着的是个眉清目秀的老头,他虽一头白,面容却很白净,没有一点褶皱,笔直的身躯站在那里,如同标杆一般。

        天涯之舟上的乘客都在庆幸自己活着到了落日城,对之前老鹰群袭的事情还心有余悸。

        白老人见乘客一一走下了天涯之舟,便抱拳握手,微微鞠躬:“各位,实在不好意思,让你们受惊了。”

        一艘天涯之舟每年能赚到的运费是支撑陈家的保障,所以此刻的老人是在用服务态度挽留这些乘客,如果这些乘客挽留不了,至少不能让陈家的名誉受损。

        “哈哈,有惊无险,有惊无险。”乘客中的一个修行者露出一个笑容,只是说了这么一句。

        这些乘客都知道这艘天涯之舟属于陈家,而陈家是洛日城的大家族,这些乘客能看到陈家重要人物出面就已经不错了,并不期望能够得到道歉。

        但是这次陈家有人出面道歉了,当真让这些乘客们受宠若惊。

        而老人笑了笑:“各位,这次突意外我们并没有预料到,实在是我陈家失职,所以,今天我陈家酒楼对你们免费,你们可以去陈家酒楼好好吃上一顿。”

        话落,老人挨着给每一位乘客了一块令牌。

        这些乘客接过令牌,无不激动,没想到陈家是真心诚意来道歉的,便也不好多说什么,道了声谢,便离开了。

        乘客们依次走下天涯之舟,走在最后的是叶凡几个人。

        “公子,受惊了。”

        老人看了一眼叶凡,露出一个笑容,递来一块令牌。

        叶凡也没有拒绝,接过令牌翻来覆去的看了一下,突然问道:“老人家,拿着这块令牌可以在落日城随便吃喝吗?”

        陈藏莺狠狠的剜了叶凡一眼,满脸无语。

        “哦,不,这块令牌只能在落日城陈家酒楼吃喝一次。”

        话落,白老人又拿出了一块令牌,递给了陈藏莺。

        “姑娘,受惊了。”

        陈藏莺紧咬着牙,没有说话,只是眼圈一红,眸中起了一层水雾。

        “姑娘?怎么?”

        老人微微一愣,颇是担忧,看着陈藏莺问道。

        老人的问话,让陈藏莺的脸色变的惨白,泪珠已经在长长的睫毛里滚来滚去:“三爷爷,我是藏莺。”

        老人听到这句话后,仔细的瞧了瞧陈藏莺,收回了令牌,略微思索片刻道:“哦,原来是老五家三儿的女儿藏莺啊,你似乎离开了陈家三年?”

        陈藏莺含泪微微点头。

        “回来就好,虽然你回来不能为陈家独当一面,但是还能为陈家做点小事,也不错,陈家虽不养废人,但养得起打杂的。”

        陈藏莺的脸色变得更加惨白,只是听着,不曾开口,她使劲儿地眨了眨眼睛,将那即将涌/出来的泪意又强行憋了回去……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