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酒鬼醉天在线阅读 - 第184章 想的美

第184章 想的美

        叶凡嘴角勾起一丝孤度,没有说话,而这个时候,陈藏莺走上前来,柳眉倒竖的推开孔关河:“孔关河,你这是什么意思?”

        “藏莺,你还没有看出来吗,他就是一个骗子。”

        陈藏莺冷笑一声:“骗子?我和他认识了三年,对他很了解,他怎么可能是骗子?”

        “三年?”

        孔关河冷眼盯着陈藏莺,“难怪你会和他在一起。”

        “不,我没有和他在一起,我和他只是普通朋友关系。”

        “那好,我今天来陈家就是来提亲的,如果你和他没有关系,那我们就订下婚约,如何?”

        “孔关河,你怎么无理取闹呢?”陈藏莺大怒,站在叶凡身边,再也不理会孔关河。

        孔关河却冷声问道:“藏莺,你当真不和我订下婚约吗?”

        陈藏莺道:“孔关河,这件事以后再说。”

        “那么你就是和他有关系。”孔关河冷声继续道。

        “没有!”陈藏莺否定道。

        这时,陈家三爷摆摆手,道:“藏莺,你既然和他没有关系,那你为何又不和关河订下婚约?”

        陈藏莺娇躯一颤,嘴角露出一个凄然的微笑,但却没有说话。

        陈藏莺的爹爹看了一眼陈藏莺,随后淡淡的瞥了一眼叶凡,才道:“藏莺,你为何如此倔强?孔公子今日都亲自登门找你三爷爷了,你为何还是不肯订下婚约,莫非你真与他有什么关系?”

        “爹!”陈藏莺叫了一声,并没有解释什么。

        而陈藏莺的母亲却道:“藏莺,不管你和谁在一起,娘都支持你,但是你要开心幸福知道吗?”

        “嗯,娘,我知道。”陈藏莺对着自己的母亲点了点头。

        就这个时候,龚明月出现了,她一边走进大堂,一边盯着叶凡问道:“听闻藏莺带着一个高人回来了?这个高人是她未来的伴侣?而且这个高人还是个少年?”

        话落,她目光挑衅的盯着叶凡,高傲的问道:“怎么,就是你吗?”

        而陈家三爷等人见到龚明月后,全部站起来,向龚明月弯腰行礼:“参见明月郡主。”

        龚明月摆摆手:“我今天来是来目睹高人的风采的,别把我当郡主,我只是高人身边的陪衬。”

        陈藏莺也上前,弯腰行礼:“郡主。”

        龚明月的嘴角隐隐露出一丝意味难明笑意的摆手对陈藏莺问道:“藏莺,他是你未来的伴侣?”

        “不,不是!”

        陈藏莺仰起头,美眸灼灼的看了一眼叶凡小声说道。

        “还说不是,整个落日城的人都知道了,你还不承认吗?”

        “我…可是真不是。”

        “你别说了,我觉得你是中了这少年给了种的蛊了。”

        随后,龚明月抓住叶凡的衣领,道:“快说,你是不是给藏莺种了蛊?”

        叶凡怫然不悦,冷声道:“你们把我找来就是说这些?你们还是怕我帮助陈姑娘成功烙印下苦之道?”

        陈三爷听到叶凡这话很不高兴:“如果你能帮助藏莺成功烙印下苦之道,我陈家三爷从此隐退,不问陈家事,可惜,你办不到,你是想借我陈家来出名,当我看不出来吗?”

        叶凡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就这么瞧不起我?”

        “不是瞧不起,而是苦之道是你这个少年能够领悟透的?”

        叶凡没有说话,迈步就要离开。

        “少年,你既然口口声声说你能成功烙印苦之道,你总得拿出一点证明吧。”龚明月突然挡住了叶凡的去路,冷声笑道。

        “我行便行,不需要证明。”

        “那好,如果你没有成功,还让藏莺再次名声扫地的话,我当即斩杀了你。”

        叶凡浑身一个激灵,看着龚明月:“你要杀我?能不能烙印成功是天意,我怎么能猜测出天意?”

        龚明月嫣红的嘴唇,闪烁着一抹诱人的光彩,轻起檀口“那就是说你不敢了?”

        叶凡耸耸肩:“不是不敢,而是觉得荒谬。”

        “荒谬吗?”

        龚明月摇了摇头,“如果你成功了我答应你任何一个条件,如果没有成功我只要你的性命,如何?”

        “你想的美,不可能!”叶凡断然拒绝道,没有丝毫犹豫。

        谁知,一旁的陈三爷却突然冷冷笑道:“怎么,你不敢了?”

        同时,孔关河也随声道:“如果你成功帮助了藏莺,我也答应你任何一个条件,怎么样?若是失败,我要你的双手。”

        叶凡扯了一下嘴角,再次摇了摇头:“你们真是无理取闹。”

        随后,叶凡绕过龚明月便向陈三爷府外而去。

        “陈三爷,你觉得他能帮藏莺成功烙印苦之道吗?”等叶凡离去后,龚明月随意问了一句。

        陈三爷摇了摇头:“怎么可能,苦之道是道,他一个少年能领悟到道?”

        “我也觉得,要不这样,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他成为众矢之的。”

        “哦?”

        陈三爷微微一愣,看着龚明月,道,“郡主,什么办法?”

        ……

        又是一天,叶凡什么也没有做,只是待在客栈中,而在落日城中,关于叶凡的事情也越来越多,并且陈三爷还特意准备了一场戏,一场关于少年帮助陈藏莺烙印苦之道的戏。

        想看这场戏,需要十个金币。

        然而,这场戏最吸引人的还是叶凡。

        落日城的很多人都想知道叶凡是何方高人,为何敢出狂言能够帮助陈藏莺成功烙印苦之道。

        因为之前几次,陈藏莺烙印苦之道的事情整个落日城的人全部知道,陈藏莺一次都没有成功,而且最后几次陈藏莺也找人帮了她,也依旧没有成功。

        而这次,大家也根本不看好陈藏莺能够成功烙印出苦之道在三生石上。

        陈家三爷借此机会,大肆宣传叶凡如何吹嘘自己的高明,将叶凡无限夸张化,就是要让叶凡到时候出丑,形成强烈对比,让他颜面扫地。

        叶凡听到这些消息后,淡然一笑也不在出门,为了配合陈三爷,他故作神秘。

        其实,这是叶凡的计划。

        又过了一天,叶凡待在客栈之中毫无动静,而陈小聪却已经潜入了陈家本家,偷取了三生石。

        叶凡拿到三生石后并没有什么动作,而陈三爷的人也来到客栈,询问叶凡什么时候开始烙印苦之道。

        叶凡神秘一笑:“说明天再说。”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