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酒鬼醉天在线阅读 - 第219章 孔南望

第219章 孔南望

        没有思想的怨念与意念一般无二,需要接受控制,而控制怨念的就是精神空间内的灵识。

        当灵识与怨念结合之后,就会产生新的思想,而这思想,可以说成是这具肉/身的伪灵魂。

        有了伪灵魂,纳兰明珠将再度复活,即便这个她不再是曾经的她。

        叶凡没有再犹豫,怨念的思想已经远去,如果自己再犹豫不决,或许就连这个机会都会错过。

        叶凡开始建立灵识与怨念之间的联系,创造出一个伪灵魂,可就在这个时候,皇宫/内的君王龚北阳已经知道了叶凡一怒斩杀第一阁阁主侄子之事。

        龚北阳想了许久,找来了自己的大女儿,吩咐道:“密切关注叶凡的一举一动,必要时可出面保护下他。”

        龚潇祯一袭白衣胜雪,嘴角挂着一丝微笑,问了一句:“父王,难道你想让他为我们效力?”

        龚北阳面无表情:“你要明白,现在我是大越的王,而你的弟弟不堪重用,我若归去,这个国家就必须有人撑起来,而这个人,除了你之外就是你妹妹,但是,我明白你的心,你不会留在这里的;而你妹妹,她是意念师,虽然可以支撑起整个王朝,但却不会掌控。”

        话落,龚北阳目光忧患的看着龚潇祯,叹声道:“一个王朝没有当权者,等同于一盘散沙,这样的王朝迟早会被吞并的,所以我还是只能将期望寄托在你弟弟身上,让他多读书,多了解政治,甚至学习兵家之术。”

        龚潇祯眨了眨眼,突然就明白了:“父王,你是要让叶凡入宫,辅助弟弟?”

        眉宇间一片难掩烦躁的龚北阳摆手道:“去吧,别让冯通楼抢了先,坏了我的大事。”

        龚潇祯点了点头,随后消失在王宫/内,等龚潇祯出现在叶凡租住的地方时,已经有一个中年男子站在门外。

        龚潇祯冷冷盯着中年男子,中年男子神色一变,这个白衣女子他认识,是龚北阳的大女儿。

        其实,他第一阁并不害怕龚北阳,但是为何要忌惮龚北阳的女儿呢?

        那是因为,大越国上有一个联盟,名叫龙空盟,由大越皇朝十三大家族中的龙家与空家组建而成,其目的就是在境内招揽莲台境的修行者,当然,招揽的莲台境修行者必须通过龙家与空家的考验才能加入龙空盟。

        这龙空盟之所以成立,为的就是大越皇朝八年一届的莲台之战,而龚潇祯,已经加入了龙空盟。

        龙空盟对外放了一张榜单,被称为龙空榜,龚潇祯在龙空榜上名列第六十八名。

        凡是龙空盟的莲台境修行者被杀,激怒的就是整个龙空盟,也就是说是与大越皇朝十三大家族中的两个级家族为敌。

        第一阁虽然号称第一藏书阁,但想与大越皇朝的十三大家族相提并论还是差了很多。

        所以,当中年男子看到龚潇祯出现后,嘴角猛然扯了一下,而龚潇祯也只说了一句话:“这个屋内的少年,你不可以打任何主意。”

        中年男子一听,眸子中闪过一抹阴鸷之色,随即一脸阴沉的一言不。

        龚潇祯基本无视了中年男子阴沉的脸,只是瞥了一眼屋内,屋内竟然毫无动静,这让她不禁对里边的人好奇起来。

        一阵微风刮过,龚潇祯的眼前又出现了三个男人,看到这突然出现的三个男人里竟然还有一名意念师时,龚潇祯眉头微微一皱,淡淡的云翳从泉影似的眼眸中很快掠过。

        九罗铜袍意念师!

        没错,就是九罗铜袍意念师。

        而这个意念师龚潇祯认识,是落日城意念师工会会长莫之章最得意的徒弟之一。

        龚潇祯没有想到意念师工会中的意念师也会出手帮助第一阁。

        虽然屋里的少年是意念师,但是能够抵挡住一个九罗铜袍意念师加三个莲台境强者的夹击吗?

        龚潇祯认为很难,除非那个叶凡真的是什么高人。

        但是,一个少年就算是高人又能高明到哪里去呢?

        难不成他还真有实力与莲台境的三个强者大战一场。

        这简直是天方夜谭,不过龚潇祯还是很期待接下来的展,而这时,一个中年男子向着屋内喊了数声,始终没有得到回答,他很气恼,看来屋内的人果真不把他当一回事。

        中年男子灵力爆,武技施展出来,化作一阵狂风,席卷进屋子内。

        屋子周边的围观群众见中年男子怒了,爆出了灵力,全部避开,害怕中年男子会误伤了自己。

        狂风冲进叶凡才租不久的屋子,如同饿狼寻食,将屋子内的一切掀翻,而后摧毁。

        一波之后,又是一波。

        根本没有给屋子内的叶凡留下任何生机,而就在这时,有人出手了。

        一剑凌空仙南望!

        落日城有三人齐名,一个叶家叶烟雨,一个孔家孔南望,还有一个便是龚潇祯。

        叶烟雨被称为寒铁第一枪,流传着这样一句话:烟雨之枪,红尘之不幸。

        而孔南望,则是第一剑,也有一句话:一剑凌空仙南望。或者是:一剑凌空仙难忘!

        而龚潇祯,则是第一针,她的那句话是这样的:没有一针解决不了的事,如果有,那就再补一针。

        万万没有想到,孔南望出手了。

        孔南望为何会出手,那是因为自己的弟弟孔关河与陈藏莺的苦苦哀求,现在的陈藏莺已经是相当于孔家的人了,孔南望并非一个冷血的哥哥,所以他不得不出手,哪怕是与第一阁作对。

        孔南望的一剑劈来,带着紫气自东而来,漫天彩霞,异象纷呈,将中年男子逼退十步。

        “孔南望?”

        孔南望微微点了点头,答道:“你没有认错人,我就是孔南望。”

        “第一阁做事你也敢管?”

        “第一阁做事我不敢管。”

        “那你为何出手?”

        “因为你代表不了第一阁。”

        孔南望的这句话,立马让中年男子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简直像暴雨来临之前的乌云一般,眼中更是有一抹森然的寒意在闪烁:“你……”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