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酒鬼醉天在线阅读 - 第224 王储之争

第224 王储之争

        叶凡在侍卫的带领下进入了王宫内。

        刚刚进入王宫内,又是一番景象,原来王宫内的墙上刷了漆,并非全是无趣的乌黑色,而是黄色。

        一进王宫内,就是无数条岔巷,叶凡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王宫大也很麻烦,毕竟不熟悉就很容易迷路。

        就在这时,有人叫住了叶凡。

        “叶凡!”

        是龚明月!

        叶凡没有想到会碰到龚明月。

        而龚明月似乎早已经等在这里了。

        带领叶凡的侍卫见到龚明月后,立刻行礼:“见过明月郡主。”

        龚明月并没有理会这个侍卫,而是笑着看着叶凡:“你怎么来了王宫?”

        叶凡答道:“一个自称大公主的人请我们来的。”

        “哦。”

        龚明月点了点头,笑道,“我们都是老朋友了,既然来了王宫,就先去我那里吧。”

        叶凡一愣:“可以吗?”

        龚明月点点头:“怎么不可以。”

        而一旁的侍卫却急了,连忙道:“明月郡主,他是大公主的贵客。”

        龚明月对着侍卫冷笑一声道:“在你们眼中就只有大公主吗?你们是不把我这个郡主放在眼里了?”

        侍卫连连摇头,道:“不,郡主,只是……”

        “只是什么?我与老朋友叙旧你们也要管吗?”

        龚明月异常霸道:“他是我朋友,我带走了,如果大公主想见我朋友,就让她来我宫内。”

        说完,龚明月直接带着叶凡向另一条巷子走去。

        侍卫一脸无奈,咬咬牙,只得迅的奔去公主的宫内报信。

        叶凡被龚明月拉着,笑着问了一句:“我们是老朋友?”

        龚明月撇了撇嘴:“怎么,不算吗?”

        叶凡却反问道:“你与大公主之间有什么恩怨吗?”

        龚明月沉默片刻:“藏莺没有告诉你?”

        叶凡摇了摇头。

        “并非私人恩怨,而是王储之争。”

        叶凡一愣,道:“这就是你抢我到你这边的理由?”

        龚明月点头,道:“对,在你决定来王宫时,藏莺给我传信了,所以我才会截住你。”

        叶凡目光微微一眯道:“王室王储之争很乱,你可别把我扯进来,我只是一个平民,不想参与进来。”

        龚明月一叹,道:“可惜你不得不进来。”

        叶凡不解的看着龚明月。

        龚明月盯着叶凡,一字一字说道:“由于你的出色表现,有些人已经盯上了你,你逃不了的。”

        叶凡大吃一惊,他立刻明白过来,今天为何龚潇祯会出现在自己的房外,这并非偶然,而是早有预谋。

        叶凡面色铁青,他是来王宫探寻龚潇祯真正的目的,没想到这么容易就得到了答案,但是这件事却很棘手。

        叶凡脸上笑容顿失,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孤度,而这时的龚明月望着叶凡幽幽说道:“龚北阳是我大伯,他生有一子两女,他儿子天生就不是修行的料,所以并不能继承王位,但是,龚潇祯强行决断,依旧支持自己的废物弟弟继承王位。”

        叶凡点了点头,问道:“如果龚北阳的儿子不能继承王位,那该谁来继承王位?”

        “该是我弟弟,可龚北阳收了许多义子,名义上是义子,是王朝的王子,其实就是龚北阳为了保护自己的亲儿子而培养的死侍。”

        叶凡一愣,他记得孔关河曾经说过,他进王宫内与五王子一同狩过猎,与八王子切磋过武技……

        也就是说,这所谓的五王子与八王子都是龚北阳收养的义子,其实就是为自己的亲生儿子培养的势力。

        龚明月继续道:“龚潇祯依靠龙家的势力全力支持自己的弟弟继承王位,虽然没有人敢否定她,但是我们在等一个机会,因为大越的另外两大王朝将有使者到来,若得到另外两大王朝的支持,我们就有足够的实力去否决龚潇祯。”

        “那与我并没有关系,为何偏偏要把我扯进来?”

        龚明月接着道:“因为你天赋惊人,龚北阳想让他的女儿嫁给你,然后凭借你的天赋拉拢另外两大王朝的支持。”

        “什么!”

        叶凡猛地扯了一下嘴角:“这是强行嫁女呀!”

        龚明月见叶凡愣了,眼中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笑意道:“所以说,你不得不加入到这场王储之争中来。”

        叶凡眉头轻轻一挑,目光盯着龚明月问道:“也就是说我只能与你站在同一边了?”

        “你也可以不选择与我们站在一边。”

        叶凡长叹一声,如今没有选择,或许真的只有与龚明月站在一边了,而卫展翔听完了叶凡与龚明月的所有对话后冷冷一笑,目光中甚是不屑。

        龚明月看了一眼卫展翔,并没有给他好脸色看,问道:“你笑什么?”

        卫展翔大方的答道:“我笑你们生在王室,玩尽权术,笼络人心,无所不用其极,到最后的胜负还是取决于谁的背景强大,这种胜负之分,何来公平?又何来酣畅淋漓?权谋之术,非大丈夫所为,非远大志向者所为也。”

        的确,卫展翔站在自己的角度,将自己对王室斗争的看法表达得淋漓尽致,也分析得异常透彻。

        叶凡听完之后,很是认同,他之所以不愿意卷进王室斗争之中,一是因为王室斗争包罗万象,危机四伏,考验的是人的心智与伪装,叶凡打小就很讨厌这种权谋之争的,他觉得权术之道,讲究的是察言观色,笼络人心,很不合他的性格。

        而第二,就是权术之争的胜负,权术之争的胜负不到最后一刻是分不出来的,哪怕之前优势碾压对手,可最后关头突然出现一丝改变,那么就足以改变战局。

        可以说,出乎意料的结果的确可以带来意想不到的喜悦,但是也足以造成无尽的悲伤。

        这种胜负之分,叶凡嗤之以鼻。

        毕竟,这种胜利靠的并不是真正的实力,而是利益交往,或则人心所向。

        卫展翔说出了叶凡的心声。

        同时,也说出了大多数远离朝堂的人的心声。

        龚明月听完卫展翔的话后,眉头紧皱起来,看着卫展翔,思索片刻后,眉头舒展开来,笑了笑:“我不恨生在王室,只恨自己出生太早,是家中的长女。”

        龚明月说完之后,自嘲一笑,带着叶凡向前继续走。

        这是一种无奈,更是龚明月的无奈。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