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酒鬼醉天在线阅读 - 第226章 古卷轴

第226章 古卷轴

        但是龚潇祯并不放弃,将古卷轴直接塞到了叶凡怀中,笑道:“叶公子,先别急着拒绝,传闻领悟了这卷轴,就可以得到一处灵酒泉。”

        “灵酒泉?”

        眸中似有一抹精光电闪而过的叶凡微微沉默的片刻,盯了一眼黄的古卷轴,没有说话。

        自己需要灵酒的事情,龚潇祯是怎么知道的,看来她在暗中没少调查自己呀,但如果这古卷轴果真有如此神奇的地方,叶凡想龚潇祯也不会如此轻易的送给他,看来这古卷轴中定有隐情。

        或许龚潇祯就是抓住了这一点,所以她想利用古卷轴来拉拢叶凡,而这古卷轴到底有没有那种神奇的地方呢?

        谁也不知道,因为都是传闻。

        龚明月看了一眼黄的古卷轴,冷冷一笑,鄙夷的看着龚潇祯。

        “我说堂堂大公主会用什么来拉拢叶凡呢,原来是这个,你把叶凡当三岁小孩吗?”

        “整个王朝谁不知道,这古卷轴空有其名,无端冒出了一个什么灵酒传闻,就真当是真的呀,龚潇祯,你真是可笑!”

        龚潇祯摇了摇头,依旧面带微笑,对着龚明月说道:“明月妹妹,叶公子是高人,不一般的高人,或许这古卷轴他就弄懂了呢?你说是吧。”

        龚明月冷哼一声:“你这分明是戏耍别人,何必故作神秘,以此来牵扯别人?”

        龚潇祯再次摇了摇头,想了想,道:“既然你们都不信我,那我用我的须弥针来换取你的信任。”

        说完,龚潇祯没有丝毫犹豫,她手法一转变,从怀中取出一根银针,而后递给了叶凡。

        “这根须弥针是我的本命第二针,现在送给你,用来证明我的真心。”

        龚潇祯将须弥针递给了叶凡,叶凡迟疑了片刻,还是将这根银色的中指长度的针收了下来。

        龚明月万万没有想到龚潇祯竟然把她的本命第二针送给了叶凡。

        同样,就连卫展翔也没有想到龚潇祯竟然会将她的本命第二针送给了叶凡。

        这本命第二针,也只有了解龚潇祯的人才你明白代表着什么。

        龚潇祯是王朝中三个第一之一,被称为第一针!

        这句话形容她最合适不过:没有一针解决不了的事情,如果有,那就再补一针!

        很明显,对于龚潇祯来说,凡事她只需要一针就可以解决,如果遇到危险,她才会拿出第二针来。

        而这第二针,就是她的保命手段,可以说,失去第二针,她就失去了自己的杀手锏。

        所以,当龚明月与卫展翔看到龚潇祯将自己的本命第二针送给叶凡时,两人觉得很不可思议。

        但是龚潇祯并不觉得有什么,甚至在她眼眸中还泛起了一丝奇异的色彩:“如何,该相信我了吧。”

        叶凡没有说话,而是仔细的看着手中这根银色的须弥针,而龚明月见事情有些不对后,立马对着叶凡说道:“叶凡,我现在就带你们去一处寂静的宫殿休息吧。”

        谁知,龚潇祯也点点头:“明月妹妹说得对。”

        龚明月怨恨的看了一眼龚潇祯,而后带着叶凡走出了明月宫。

        这处宫殿很是偏僻,是龚明月特地找给叶凡的,叶凡没有再给龚明月与龚潇祯争吵的机会,他把两人拒之门外,而后关上宫门。

        龚明月盯着龚潇祯,道:“请你遵守诺言,从今天起,我们谁也不准踏入这里半步!”

        龚潇祯笑着点了点头:“我会的,谁最先来找叶公子谁就算输。”

        龚明月与龚潇祯事先有个约定,在王储之争没有结果前,谁也不能来找叶凡,将他们拉入这场王室之争中来。

        的确,叶凡的天赋惊人,又是意念师,如果真的成为了大越国的驸马,那么龚北阳的儿子就是王位继承人。

        临走时,龚潇祯还不望提醒了叶凡一句:“叶公子,古卷轴上的文字是古体字与现在字的结合,你要想明白古卷轴上写了什么,就得先弄明白古体字。”

        叶凡一愣,古体字?

        史书记载,如今这个时代之前有很多时代,每个时代都在演变,更别说文字的演变,古体字就是数种,怎么能学得完?

        而今古卷轴上有古体字,这不是玩笑吗?

        叶凡一叹,摇了摇头,将古卷轴随手就扔在了桌子上,不再去理会。

        卫展翔站在角落中,看了一眼叶凡,随后将目光投向那卷古卷轴,并走到桌子旁,拿起古卷轴,将古卷轴展开,笑了笑。

        叶凡一愣,盯着卫展翔,道:“你想干什么?”

        卫展翔摇了摇头,道:“我现在的修为被那白衣女子封印着,你担心什么?”

        叶凡摇了摇头:“并非担心你,而是你太随便了,你要明白,你是我的囚徒。”

        卫展翔大笑一声,对着叶凡道:“我与你做笔交易如何?”

        叶凡疑惑的看着卫展翔,道:“你现在有什么资格与我做交易?”

        卫展翔叹了口气:“幸亏我在第一阁待了十年,认识一些古体字。”

        叶凡听到这话,吃惊的看着卫展翔:“你想帮我翻译古卷轴上的古体字,以此来释放你?”

        “对,如何?”卫展翔道。

        叶凡思索片刻,笑道:“我并不是很懂,你是第一阁的少爷,你爹难道不会来救你?”

        卫展翔听到这话后摇了摇头,自嘲一笑道:“我爹姓冯,而我姓卫,你不觉得奇怪吗?”

        叶凡听到这话后想了想,的确,为何堂堂第一阁少爷不跟自己的爹姓,反倒是用了别姓。

        叶凡点点头,随口道:“你/娘/亲应该姓卫,不过很奇怪,你不姓冯。”

        “因为我杀了我的弟弟!”

        “什么?”

        叶凡听到这个回答后非常吃惊,他盯着卫展翔:“你杀了你的弟弟?”

        “的确,不过并非有意的。”

        “如果是有意的,我不介意帮你弟弟报仇。”

        “谢谢!”

        卫展翔点了点头,“十年前,我弟弟与我比试武技,他输了,但他争强好胜,我只是想阻止他,怎奈失手了,我杀了他。”

        叶凡点了点头:“所以你爹把你赶出来冯家,你也不再姓冯。”

        “不,我爹没有赶走我,是我自己离家出走的,我也换姓了。”

        “为何?”叶凡有些不解的问道。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