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酒鬼醉天在线阅读 - 第227章 烟消云散

第227章 烟消云散

        一  卫展翔眸中闪过一丝痛苦与悲凉的轻轻道:“我修行天赋不错,我是冯家未来的希望,我爹不可能惩罚我,但是他惩罚了我娘!”

        “所以你一气之下离家出走,改了姓氏。”

        “对,现在想起来,我很恨我爹,也恨我自己。”

        “那你为何要一个人待在第一阁?”

        “我娘被他害死了,我不想回冯家,所以我在第一阁待了十年,也一直在第一阁修行。”

        “你为了忘记那些痛苦事,所以你选择在第一阁看了十年书,记住了第一阁内所有的书。”

        “嗯,可惜,我并没有忘记。”

        叶凡点了点头:“经历过的怎么可能忘记,谁都有想忘记的过去,但是谁也不能将过去忘记,只有随其自然,面对曾经,才是最好的解脱。”

        叶凡经历过,所以,他明白那种想忘掉却根本忘不掉的痛苦。

        卫展翔别有用意的看着叶凡,突然问道:“你也有过痛苦的过去?”

        叶凡没有隐瞒,点了点头。

        实话,叶凡难得找到一个身世如此相似的人,所以,即便他现在与卫展翔之间有着恩怨仇恨,但若两人身世相似,什么恩怨仇恨也会在那一瞬间烟消云散。

        在听完叶凡的故事后,卫展翔觉得他虽比叶凡幸运很多,但却比叶凡多了几分悲恸。

        这悲恸是因为自己的爹害死了自己的娘,虽然,卫展翔明白,他娘只是他爹的一个偏房……

        卫展翔长吁短叹一番,道:“他可知道天玄大6第一公子是谁吗?”

        叶凡一愣,看了一眼卫展翔:“第一公子!”

        “对,天玄大6第一公子,我也只是听闻他的名字,不曾见到他的真人。”

        “叫什么名字?”

        “万花丛中过,公子不留名!”

        卫展翔随口吟出一句,神往这句诗中的意境,而后回过神来,对着叶凡笑了笑,“此人名叫花可人,修为天位境,他的名字流传很广,号称第一公子,自封花公子。”

        叶凡点了点头,花可人这个名字很特别,一句万花丛中过,公子不留名便足以引起人的关注。

        但叶凡只是笑了笑,道:“第一公子,离我们还是太远了。”

        卫展翔也是点头,道:“我们还在莲台境寻找莲子种莲台,而他们已经在天位境中纵横,这就是命运。”

        叶凡听了卫展翔的感慨后没有多想,将思绪拉了回来,道:“你认识古卷轴上的古体字?”

        卫展翔点了点头:“认识。”

        随后,卫展翔又道:“但是我想告诉你,龚潇祯给你这卷古卷轴是因为这卷古卷轴有可能就是一卷废品。”

        “哦?”

        “这卷古卷轴在大越流传了很久,出现在无数次拍卖会上,但因为没人认识卷轴上的古体字,而且,古体字就算被翻译过来也没人能够理解那些句子的含义,所以,这古卷轴被王朝王室收藏了,而且,这古卷轴很可笑,用的竟然是古体字与现代字的结合,所以,这古卷轴应该是现在这个时代制造的东西。”

        叶凡听了卫展翔的话,明白卫展翔想什么,其实就是一个意思:别人不会轻易把贵重的东西送给你,这卷古卷轴其实根本没有任何价值。

        而龚潇祯送给叶凡这卷轴也并非是在戏弄叶凡,她听传闻,这古卷轴内拥有一处密境,密境里除了有无数灵草外,还有一个灵酒泉,所以,她打算给叶凡试试,能否成功,就看叶凡的造化了。

        叶凡想了想,道:“如果你能翻译出来,我放你走。”

        卫展翔一愣,笑道:“你确定?有可能我翻译过来后的东西一文不值,而你把我放了就损失大了。”

        叶凡摇头一笑:“我囚禁了你难道就会有什么收获吗?”

        卫展翔低下头,片刻后抬起头来抿嘴一笑,点了点头,很是释然:“也是,我本独自一人,你又能从我身上收获什么?”

        叶凡觉得卫展翔有些自嘲,不过并没有多,而卫展翔做就做,从宫殿内找来笔墨纸砚,铺开古卷轴,开始翻译起来。

        叶凡静静的看着,没有任何话。

        ……

        龚潇祯回到寝宫后,龚北阳已经在等龚潇祯了。

        “父王!”

        龚北阳看了一眼龚潇祯,问道:“如何了?”

        龚潇祯摇了摇头:“他本非朝堂人,将他卷进来很不妥。”

        龚北阳脸色一变,冷声道:“你要离开王朝,成为龙家的人,如果不让你妹妹嫁给叶凡,难不成你忍心看你弟弟的王位被夺走?”

        龚潇祯摇头,道:“龙家来人时,我会让他们帮我铲除一切威胁。”

        龚北阳眼中的目光一沉,隐有一抹精芒闪过后才道:“其他两大附属国也有人要来,我已经得知消息,大同国将会力挺龚明崇!”

        “哦?”

        龚潇祯眉头一皱,她那一对双燕眉瞬间成为了新月眉,甚是漂亮:“大鹏国那边呢?”

        龚北阳摇了摇头:“探子还没有回报。”

        龚潇祯点了点头,随后没有话。

        此刻龚潇祯的寝宫显得异常冷清,夜明珠散的光亮似乎带着一股寒气,侵入脊背,再到心头。

        这种寂静没有保持下去,龚北阳盯着龚潇祯,道:“你想怎么做?”

        龚潇祯抬起头来,露出笑容,道:“他们如果都支持龚明崇,也就只有龙家联合空家才能应付了。”

        的确,若是大越附属两大国都支持龚明崇继承王位,那么仅凭龙家是不足以影响这次王储之争的大局。

        毕竟,他们内有大越皇朝的两大修行家族,也就是,两大修行家族在大越皇朝的地位与他们的地位是平等的。

        而今,龚北阳的探子来报,大同国已经明确要支持龚明崇了,如果大鹏国再支持龚明崇,龚潇祯这边就有得忙了。

        龚潇祯沉默片刻后,道:“父王,你别担心,弟弟一定是王位继承人。”

        龚北阳心中苦,心中很苦。

        如果他的修为再强一些,或许王位继承人就是他来决定了,偏偏他的修为比自己的亲弟弟还低了一个境界,导致王室内部有了分歧,所以才有了这王储之争。

        此时此刻的龚北阳感觉自己再也没有了王者风范,他还记得当初初登王位时的玉树临风与豪气万千,可是,要管理一个王朝,管理好一个王朝,就会花费许多时间,许多精力,修行一途难免会落下。

        听到了龚潇祯的许诺后,龚北阳才欣慰的道:“潇祯,辛苦你了。”

        随后,龚北阳转身离开,他的步伐很慢,没踏出一步都是一次心酸。

        他知道,如果不是自己的女儿会成为龙家的媳妇,或许他们就真的没有任何实力去跟龚明月那边争这个王储了。

        龚北阳同时也明白龚潇祯身上背负的担子有多重,一是自己弟弟的王位继承权,二是大越皇朝的莲台之战。

        两件事情,都是大事,一点都马虎不得。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