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酒鬼醉天在线阅读 - 第229章 别怪我无情

第229章 别怪我无情

        叶凡居住的地方距离王宫/内部并不是太近,所以这几日王宫/内生的事情他并不知道。

        王宫/内,龚潇祯眉头紧皱,龚北阳嘴角在抽/搐,谁也不会想到,王宫/内,有人敢动手杀人!

        躺在地上的不是别人,是龚北阳的第三义子,也就是三王子。

        三王子死得很简单,倒在地上,全身上下没有一点伤痕,更没有血迹。

        龚潇祯仔细的检查了数次,都没有找到有价值的线索,也不知道三王子的死因。

        龚北阳怒气冲天,王宫/内,他眼皮底下,竟然有人杀他的义子,这不是打他的脸吗?

        而且,龚北阳有预感,这才是开始,或许,接下来更加凶险。

        同时,他猜想,这背后的主谋肯定也是个大人物,才敢明目张胆的杀人,而整个王朝敢与他叫板的只有他弟弟——龚北通!

        “好你个龚北通,你敢乱来,也就别怪我无情了!”

        龚北阳随后道:“去请莫大师来,让他看看老三是不是被意念击杀!”

        的确,在这种情况下,龚北阳实在是想不到还有什么方法可以让一个人突然死去。

        排除了一切可能,那么就只剩下意念师了。

        龚潇祯听到龚北阳的吩咐后,也恍然大悟,的确,一个死得异常蹊跷的人,除了意念师能做到,其他人根本做不到。

        龚北阳还算明白,并没有忘了还有莫之章。

        没过多久,莫之章匆忙赶到了王宫/内,看了一眼龚北阳,道:“龚北阳,听说有人动用意念杀了你的第三个义子?”

        龚北阳点头,而后指着躺在地上的三王子,道:“全身上下没有一点伤痕,更没有中毒的迹象,除了意念师,谁能这样杀死一个人?”

        莫之章已经看到了倒在地上的三王子,微微一愣,开口道:“谁如此大胆,敢在王宫/内行凶?”

        龚北阳语气冰冷,缓慢的答道:“这事,本王要一查到底。”

        龚北阳心中已经有了计划,他觉得这次意念师击杀自己的第三义子肯定是有人指示,而敢指示意念师在王宫/内杀人的也只有他弟弟龚北通了,如果抓/住了这个把柄,他的儿子成为王朝继承人的机会将再次增大。

        所以,龚北阳冷笑几声,没有想到自己的弟弟会做出如此愚蠢的事情。

        而且,龚北阳相信自己的弟弟龚北通还会有下一步的动作,但是具体是什么,也只有把那个为他卖命的意念师抓到才行。

        所以龚北阳要亲自审问每一个意念师,将此人揪出来,以此来限制与威胁龚北通。

        莫之章听到这话后,微微沉默片刻,才道:“整个意念师工会懂得攻击性意念术的意念师只有五人,其中一个是我,另一个是凡副会长;其他三人中有一个是我的徒弟,但是他遇到了一些麻烦,已经双目失明了,而另外两人都是六罗铜袍意念师,根本杀不了一名彼岸修行者。”

        听完莫之章的一番话后,龚北阳眉头紧锁起来,不由的看了一眼莫之章,用意很明显,就是想知道莫之章是否在欺骗他。

        莫之章摇头一笑,对着龚北阳道:“你不信我么?”

        随后莫之章止住笑容,严肃起来,对着龚北阳说道:“意念师工会之上是意念塔,我听从意念塔的吩咐,谁是王朝的王,我就帮助谁,所以,如果你不信我,我现在可以立刻离开这里。”

        龚北阳长叹一声,甩了甩衣袖,颇是无奈的道:“莫大师啊莫大师,并非本王不信任你,而是我现在处于进退两难之中,如果我没有足够把握,我儿如何成为继承者?”

        莫之章也理解龚北阳的良苦用心,才缓缓的说道:“既然如此,我也不想多与你计较,就顺便告诉你一个消息吧。”

        “哦?什么消息。”

        莫之章想了想,而后说道:“落日城最近并不平静,因为来一个名叫叶凡的少年,你可知道?”

        龚北阳点头,道:“知道,但这和他有关系吗?”

        莫之章眼中目光阴冷,有股怒火在升腾而起,他冷冷说道:“叶凡就是一名意念师。”

        龚北阳一愣,没想到叶凡竟然是一名意念师,那么叶凡被落日城众人传为高人也并不奇怪了。

        不过,如果叶凡也是意念师,那难不成这次的行凶的人就是他了?

        龚北阳有些懵了,他思索了一会儿,觉得自己明白了事情前因后果:他本想将叶凡夺过来,但现在看来,这竟然是龚北通设的一个局。

        龚北阳认为这是自己的弟弟龚北通的一个局。

        而今,龚北阳想要破了自己弟弟的这个局,就得先从叶凡入手。

        龚北阳道:“莫大师你确认?”

        莫之章冷哼一声道:“怎么不确定?我与他过过招,他的意念术根本就不是传自意念塔的甄系,而是其他系别。”

        “也就是说你怀疑是他?”

        莫之章点头,道:“他的嫌疑最大,而且,他的开路不明,极有可能是幕后黑手。”

        听到这话,龚北阳心中就是一阵怒火,龚潇祯回来后竟然口口声声告诉自己那个少年不想被卷入王室之争,没想到只是一个借口,其实就是出其不备。

        龚北阳盯了一眼龚潇祯,龚潇祯没有说话。

        莫之章一叹:“之后我并不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还有,我的徒弟失明了,他告诉他双目失明也是因为那个少年。”

        “混蛋!”龚北阳大怒。

        莫之章却是一叹,而后道:“你自己处理吧,我走了,工会内还有很多事要处理。”

        龚北阳点头,目送莫之章离开后,将目光转向了龚潇祯:“潇祯,你怎么解释?”

        龚潇祯虽然也猜到了个七八分,但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会是叶凡做的。

        他一个少年真的能利用意念还相隔这么远杀掉一个彼岸修行者?

        龚潇祯不敢相信。

        但是,从莫之章刚刚的话来判断,这凶手还非叶凡莫属了。..

        毕竟,这几日住在王宫/内的意念师只有叶凡一人,但她还是不相信的说道:“我凭我的感觉,凶手不可能是他!”

        龚北阳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盯住自己的女儿,随后问道:“感觉?你何来的感觉?”

        龚潇祯并不退缩,答道:“有一种人,他就是令人信服。”

        龚北阳哭笑不得,眼前这个与自己争辩的人到底还是不是自己的女儿?

        她为什么要力挺一个少年?

        龚北阳沉默片刻,最终才道:“不管你的感觉如何,我一定会审问他,如果有嫌疑,我会直接斩杀他,这才是最好的办法。”

        龚潇祯没有再说话,她选择相信叶凡,但并不代表会为叶凡出头,毕竟,她还是龚北阳的女儿,况且,那也只是一种感觉。

        龚潇祯点头,最后才道:“既然如此,那就审问吧。”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