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酒鬼醉天在线阅读 - 第230章 你是何意

第230章 你是何意

        第二天一大早,叶凡的屋门就被推开了,是强行被推开的。

        龚潇祯盯着床上仍光着上身的叶凡,没有说一句话,而叶凡却是皱了皱眉问道:“你这是何意?”

        龚潇祯没有说话。

        叶凡又问道:“你是在向龚明月认输?”

        龚潇祯摇了摇头,依旧不说话。

        而此时此刻,从龚潇祯身后走出两个男子,冷声道:“叶凡,你还要演戏吗?”

        叶凡看了一眼龚潇祯,并不理会很是愤怒的两个男子,道:“演戏?”

        “你是意念师,对吗?”

        这人是五王子,是龚北阳的第五个义子。

        五王子身边的是六王子,他们遵从龚北阳的命令,前来抓捕叶凡的,而此时的叶凡也没有否认自己的身份,他在客栈时候就已经说出了自己的身份,所以他并没有隐瞒。

        五王子冷声道:“既然如此,你就是承认了,那就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了。”

        叶凡搞不懂这冰冷的男子到底在说什么,他摇了摇头:“就因为我是意念师就要跟你们走吗?”

        六王子开口大声吼道:“你还要演戏吗?”

        叶凡目光一眯冷声道:“你们是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演戏了,事情要说清楚,别模模糊糊,别以为我年纪小就好欺负!”

        “你……”

        “好你个叶凡,你以为仗着意念师的身份就能为所欲为吗?”

        叶凡冷笑一声,并不再和两人争辩,而是看着龚潇祯,而龚潇祯长叹一声,随后才问道:“你选择站在明月那边了吗?”

        叶凡摇头:“我不想站在你们之中的任何一方。”

        “那你为什么要帮助明月?”

        “我何时帮了龚明月?”

        龚潇祯听了叶凡的回答后,沉默片刻,才道:“算了,我还是不和你多说了,我父王等着你,你去与我父王说吧。”

        叶凡听了这话后,才隐约的感觉到这件事并不简单,其中肯定有什么隐情,否则龚潇祯怎会有如此表情?

        叶凡没有多想,他觉得龚潇祯是一个很不错的女子,并非城府很深的人,所以他选择同龚潇祯去见大越王龚北阳:“我和你去见你父王,但是这两个人必须立刻离开,我不想看见他们。”

        五王子大怒,指着叶凡道:“这里是王宫,轮不到你这个少年来做主!”

        叶凡直接将五王子无视,而是看着龚潇祯,问道:“如何?”

        龚潇祯没有多想,随后吩咐道:“你们走吧,我带他去见父王就行了。”

        “姐,父王是让我们来抓他的,你只是负责带路的。”五王子对着龚潇祯道,随后看了一眼六王子。

        六王子也赶紧道:“姐,你这样我们不好交差啊,父王怪罪下来可是惩罚我们……”

        “好了,我说我带就我带,你们赶紧走,父王若是怪罪下来了一切由我承担。”

        五王子与六王子对视一眼,无可奈何,只得道:“既然如此,你可要小心一点,这少年可是意念师!”

        显然,五王子与六王子并不是很放心让龚潇祯一人带叶凡去王宫/内部。

        但是龚潇祯如此执意,五王子与六王子也只能听从龚潇祯的话,退出了屋子内,离开了这里。

        叶凡苦笑一下摇头,道:“出去等我穿好衣服吧。”

        此时的叶凡还是赤/裸/着上身,刚刚一直在谈话,并没有穿好上衣,所以现在才想起自己没有穿衣服。

        龚潇祯这个时候多看了一眼叶凡,没想到他上半身异常健硕,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古铜色的肌肤一块一块分外明显,看着赏心悦目。

        龚潇祯并没有退出房间,而是转过身去,等叶凡穿好衣服后,就带着他离去,路上还告诉了叶凡为何要抓他的缘由。

        叶凡听完之后,才知道这件事情很复杂,而且,其中还有一个莫之章,可以这样说,其实怀疑这件事是叶凡的做的人不仅只有龚北阳,还有莫之章。

        毕竟之前,莫之章就知道叶凡的意念术根本不是从意念塔传下来的甄系意念术,而是一个就连他也弄不明白的系别,所以,他会怀疑叶凡。

        并且,除了叶凡之外,莫之章就找不到值得怀疑的人了。

        虽然,莫之章的怀疑之中充满了报复与怨恨,但是他还是很心安,毕竟落日城中意念师工会的意念师是不敢在王宫/内杀人的。

        这又是一件很棘手的事情,叶凡微微一叹,他不明白这些不好的事情为什么总是能和他扯上关系。

        一路上,龚潇祯没有多问,叶凡也没有多说什么,他现在在思考,在龚北阳面前他该如何辩解,为自己洗清冤屈。

        推开王宫朝堂的大门,朝堂内空无一人,龚北阳之所以要选择在朝堂内审问叶凡,就是想用王的威势逼/迫叶凡说出幕后指使,而且,龚北阳还让自己的儿子藏在朝堂后,同样是在教自己怎样来当这个王。

        当叶凡被龚潇祯带到朝堂之后,龚北阳不怒自威,死死盯着叶凡,他也散出了一丝丝天位境强者才该有威压,目的就是要让叶凡害怕,只有害怕了,他才会说实话。

        龚北阳不喜欢说废话,他直奔主题,喝问叶凡:“你好大的胆子,你为何要杀我第三义子,从实招来。”

        叶凡看着龚北阳,龚北阳一张国字脸,怒目圆瞪,死死的盯着叶凡,甚至叶凡还能感到朝堂内的丝丝压抑,差点让他没有喘过气,不过叶凡的适应能力很强,他调整呼吸,片刻后,才回答龚北阳的话。

        “君为一朝之王,可知道我们头顶的天是一棵树撑起来的?”

        叶凡岔开话题,反问龚北阳。

        龚北阳没想到叶凡非但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反而是给自己甩了一个问题,随后他冷冷斥责叶凡:“什么头顶之天由一棵大树撑着,我在问你是谁给你的胆子敢杀我的义子!”、

        叶凡面不改色,并不正视龚北阳的问题,答道:“既然你不知道头顶之天是不是由一棵树撑起的,那你是如何判断我杀了你的义子呢?”

        “胡搅蛮缠,你在耍我吗?”

        叶凡淡然说道:“我规规矩矩的分析这件事情,何来的胡搅蛮缠?”

        “莫大师说过,你的意念术来源不正宗,而且,最近来到落日城的意念师也就只有你一人,不是你杀了我的义子又是谁杀了我的义子?”

        叶凡摇头:“难道你熟知落日城的每一个人吗?城中从不禁止外来之人,鱼龙混杂,谁又知道除了我之外就没有其他意念师了?”

        龚北阳见叶凡依旧在狡辩,他很气,于是他从朝堂之上的王椅上虚空跨步来到叶凡面前,盯着叶凡:“你敢说你不是龚北通派来的,没有龚北通给你撑腰,你敢在王宫/内动用意念杀人?”

        ……r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