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酒鬼醉天在线阅读 - 第233章 就这样做

第233章 就这样做

        王宫外,一家客栈内。

        “杀了三王子,如果那少年并没有被龚北阳抓捕又该如何?”

        问话的人是一个满脸胡渣的男子,他盯着一个一脸白净,身穿白袍的青年。

        白袍青年面无表情,看着另一个皂衣青年。

        皂衣青年露出一个笑容:“不怕,龚北阳有很多义子,多杀几个就行了。”

        “嗯?”

        胡渣男子又问道,“杀一个是王宫没有防备,再杀我们怎么进入王宫?”

        皂衣青年没有回答胡渣男子,倒是白净的白袍青年开口说话了:“所谓调虎离山,又或者声东击西,甚至瞒天过海……全部皆可。”

        “哦,那你准备用何计策?”

        白袍青年略微思索,片刻后才回答了胡渣男子:“就用调虎离山吧。”

        “调虎离山?我们该怎么做?”

        “怎么做么……”

        白袍青年又微微思索,而后才道,“就这样做……”

        ……

        皇宫内,龚明月不明白自己的父亲到底要做什么,她看着坐在一边什么话也不说的龚北通,终于忍不住的问道:“父亲,你到底要做什么?”

        龚北通瞧了一眼龚明月,笑了笑:“明月啊,你觉得你弟弟能做好王朝的王吗?”

        龚明月道:“能,我相信我弟弟。”

        龚北通笑了笑:“就如同潇祯相信她自己的弟弟一样吗?”

        龚明月一愣,低声道:“父亲,为什么要提起她?”

        “明月,我知道你恨潇祯,从小就恨,现在更恨,但是,你要明白,她始终是大公主,她是你的姐姐。”

        “不,她不是我姐姐,我从没有她这个姐姐。”

        龚明月斩钉截铁的说道,在她心中,龚潇祯与她毫无血缘关系,她与龚潇祯就是敌对的。

        一个大公主,一个大郡主。

        龚北通很爱笑,他并不生气,他摸了摸了龚明月的头,为龚明月整理了几根乱,很是慈祥,而后才道:“明月,你不懂,其实你大伯的儿子龚潇鸿是最适合成为王朝的王的。”

        龚明月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父亲,道:“父亲,王室的元老都说了龚潇鸿是一个修行废物,他有什么资格成为王?”

        龚北通摇头,道:“你知道有一个皇朝的皇也不能修行吗?”

        “什么?”龚明月不敢相信,“皇朝的皇也不能修行?”

        “对,大荒巅峰势力的主人也不能修行。”

        “是哪一个皇朝?”龚明月迫切的想知道是哪一个皇朝的皇也没有修行。

        “是大魔皇朝。”

        “大魔皇朝!”龚明月重复一遍。

        “明月啊,你要明白,想要治理好一个王朝,王上的个人实力只是其次的,最重要的是为王者的政治头脑,你弟弟龚明崇只是一介修行者,根本不懂什么政治,如果把王朝交给他,这个王朝会成什么样?”

        龚明月却道:“父亲,弟弟成了王可以广纳贤才来辅佐他的。”

        龚北通一笑:“贤才只辅佐明君,如果你弟弟是一个昏君你该怎么办?”

        “如果他是昏君我就废了他,枉我如此支持他!”龚明月信誓旦旦的说道。

        “很好,你做得对。”龚北通先夸奖一番龚明月,随后继续问,“但你废了你他之后王朝将会无主,你又该怎么办?”

        龚明月继续回答道:“若王朝无主,再立新王则可。”

        龚北通点头:“对,应该立新王,可是你打算立谁?”

        龚北通问到这里,龚明月才想了想,道:“就只有龚潇鸿了。”

        龚北通点头:“那就对了,现在我们直接把王位让给龚潇鸿不就行了吗,而且明崇也不会成为昏君,何乐而不为呢?”

        龚明月明白了自己父亲的意思,她沉默片刻,最后才道:“父亲,潇祯是我姐姐吗?”

        龚北通微微一笑:“是你的姐姐。”

        龚明月很失落,自心底的失落。

        原来自己果真有一个姐姐,亲姐姐!

        自己仇恨了这么多年的大公主是自己的姐姐,龚明月很想笑,也很想知道自己父亲的过去。

        但是龚明月没有问,他知道,有些事情自己的父亲永远不会告诉她。

        “明月,你明白就行了,别多想,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做,你好好做王朝的郡主就行了。”

        这是一句多么温暖的话,龚明月只有点头,答应龚北通。

        龚北通示意龚明月离开,他想单独待一会儿。

        龚明月点头,随后离开了。

        龚北通摇头一笑,想起往事,如同一阵青烟,飘散而过,留有余香。

        龚潇祯很爱笑,龚北通也爱笑。

        ……

        叶凡回到屋内,本着技不压身的思想,他要继续梳理自己对蛮荒劲的理解,还要不断的练习蛮荒劲的运用。

        再次感应体内的蛮荒劲,体内的蛮荒劲依旧在体内游离,并没有消失。

        可以这样说,他已经将蛮荒劲激出来了,现在唯一欠缺的就是掌控与运用了,如果掌控了,而且能够运用蛮荒劲了,叶凡相信配合上自己的意念,能够与天都国的上官云飞正面一战。

        不过,上官云飞到底什么时候来,叶凡还是不知道,这就如同一颗定时炸弹,掩埋在他的内心深处。

        叶凡开始继续沟通体内的蛮荒劲,他不想浪费时间,他的时间太少了,实在是少得可怜。

        夜晚时分,龚潇祯来了,送来了王宫的地图。

        叶凡接过地图后,没有说什么,龚潇祯见状,只有离开了。

        随后,叶凡陷入了沉思。

        第二日,叶凡研究了王宫的地图,有了大概的了解之后,开始继续沟通体内的蛮荒劲。

        确实,想要掌控蛮荒劲太难了,叶凡已经花了很时间了,但是他依旧没有任何进展。

        这一日,叶凡又是与蛮荒劲一起度过。

        龚潇祯在叶凡的屋子前停留了许久,但是她没有敲门的悄然离去,而屋内的叶凡也放下修炼,开始想了想这几日生的事情,他有一种感觉,或许那暗中隐藏着的意念师会再次出手,而这次动的人应该是五王子或者六王子中的一人。

        叶凡分析,下一个动的应该就是五王子。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