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酒鬼醉天在线阅读 - 第239章 放逐

第239章 放逐

        而此时此刻皂衣青年的刀剑风暴已经在叶凡的意念大海中翻起了无数大浪,但就是冲不破大浪大海的海面。

        也就是说,叶凡将封印印记化作了海的平面,任何被困于海内的东西都突破不了这道封印。

        而且,大海不比之前的钵盂与葫芦,因为大海根本没有缺口,也就是说,叶凡的大海封印没有任何弱点,而皂衣青年越是挣扎,越能明白这大海封印的可怕。

        “这是……对大海无量最好的解释!”

        皂衣青年脸色再次成为了苍白色,他的很多意念被困在叶凡的意念大海中,他没有能力再施展出下一道意念术。

        所以,他只有不断挣扎,如果意念能够突破出来,皂衣青年觉得不会再使用攻击性的意念术了。

        而今的叶凡,根本没有把注意力放在皂衣青年的刀剑风暴上了,毕竟,他已经成功的封印了皂衣青年的所有刀剑风暴。

        此刻的叶凡还不满意,即便是大海,也依旧不能体现出他对封印的真正理解。

        “封印,就是封而印之,将力量、形态,甚至思想全部隔绝……那么,什么形态才能把这些全部满足呢?”

        “大海只能封印力量与形态,但却阻挡不了思想。”

        的确,叶凡的想法很对,大海封印隔绝不了思想,因为就算他切断皂衣青年意念术与意念之间的联系,残缺的意念术依旧会在大海之中挣扎,如果突破封印,它们依旧会回归到皂衣青年的精神空间内,所以,这种封印不是叶凡想要的封印。

        纳兰明珠的封印针对的是修行者,而今,叶凡借用过来,针对的却是意念,两者在本质上是有区别的,所以,叶凡必须创新。

        既然大海不成,那么,就是虚空!

        想到这里的叶凡认为虚空与大海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都代表着无尽,能够容纳万物。

        所以,叶凡想试试虚空封印。

        慢慢的,叶凡的一念皆封印再次改变了形态。

        皂衣青年也感应到了变化,不由得大惊失色:“什么,这个怪物还要改变形态,这次又是什么?”

        此刻的皂衣青年已经明白了叶凡的强大,他也不抱有任何侥幸了,他也明白了叶凡敢于在战斗时改变意念术是源于他的自信与强大。

        在他心中,此刻的叶凡就是怪物,他突然觉得,在叶凡面前,他这个被称为力王朝青年意念师的第一人是多么的渺小与不堪一击。

        “相同境界啊,我就这么被碾压了?”

        此刻,叶凡的意念形态转化成了虚空,无尽的虚空!所谓虚空,虚就是虚无,空就是浩瀚,这虚无而浩瀚中多了许多意念化的刀剑,显得有些别具一格。

        皂衣青年摇了摇头,叶凡的想法太极端了,他也明白叶凡想做什么了。

        “可怕,太可怕了,这少年完全不是人,他竟然要利用封印达到另一种目的……对,放逐!”

        皂衣青年的脑海之中不知不觉的闪过这样一个词语。

        放逐!

        这是另一种形式的封印,但却又不同于封印。

        而叶凡在这一刹那之间,也感觉到了一种这种形式的封印,他要的就是放逐,将力量、形态、思想放逐在一片虚空一种,最终沦落,而后化为己用,这才是叶凡心中真正意义上的封印,而更确切的说就是放逐!

        而今,当虚空形态成形时,皂衣青年的意念刀剑就是最好的实例。

        “可恶,这种手段都能被他创造出来,那还有什么是他做不了的?”皂衣青年开始胡思乱想,他已经彻底被叶凡征服了。

        他也感觉到了,如果叶凡现在将他的意念术斩断,他大半部分意念都会陷入一种死循环,彻底失去思想,最后沦落,将被叶凡利用。

        无尽虚空中,那无数的意念刀剑开始游荡起来,完全没有任何的反抗意图,它们已经放弃抵抗了,不过,确切的说应该是皂衣青年放弃抵抗了。

        最终,叶凡确认了自己这道封印意念术的最终形态,就是意念虚空。

        将所有点确认后,叶凡也才放心的施展出了他的这招意念术!

        一念皆封印!

        叶凡没有丝毫犹豫,他斩断了皂衣青年意念与意念术之间的联系,而后虚空紧锁,皂衣青年的意念彻底的游离在叶凡的意念虚空之中。

        失去大半意念的皂衣青年脸色顿时变成苍白色,他开始头晕目眩,没有意念支持他再继续清醒下去,最终,当叶凡斩断他的意念后,他昏厥了过去。

        但是,皂衣青年在昏厥前并没有忘记做一件事,一件不得不做的事。

        而叶凡,收回了意念,此刻的他,心情倒是极好。

        不仅仅抓住了这个幕后黑手,还让他完成了自己的第一个意念术,简直是双喜临门。

        “哈哈,不错!”

        叶凡深吸一口气,一扫之前的紧张,缓步来到皂衣青年倒地的地方,而后弯腰单手抓起皂衣青年,离开了这里。

        由于所有人都把目光聚集在两位继承者身上,所以这里生的事情没有人知道。

        整个晚上,大越王朝王宫内,都不知道五王子已经死了。

        幸好有叶凡,也幸好叶凡分析了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否则这件事将会向另一个方向展。

        白衣蒙面人整夜只出现过两次,一次被龚北阳现,一次被龚北通现,两次之后,再无踪影。

        叶凡知道,白衣蒙面人其实是想模仿白衣女子纳兰明珠的,但是现在大越王朝所有人都知道只是陷害,所以叶凡并不担心,况且,他现在还抓住了力王朝三个来使中的意念师,想来自己的冤屈也可以洗清了。

        王宫所有人整夜都在紧张中度过,谁知道白衣蒙面人只是出现了一个呼吸就再也没有了踪影,让守夜的人好不生气,但也很庆幸,两个王朝继承者都没有出问题。

        本以为可以好好休息了,却传来了消息,五王子被杀了!

        龚潇祯听到这个消息后第一个赶到五王子的寝宫,她很清楚的看到五王子临死前那狰狞的面容,很显然,五王子是在极度痛苦中死去的。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