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酒鬼醉天在线阅读 - 第297章 生死仇敌

第297章 生死仇敌

        血煞王得令,随后走出了大魔军队,到了两军之间,大喝一声:“苗夫衣?你就是苗夫衣,当年斩杀了我的兄长,今日我便为我兄长报仇!”

        苗夫衣没想到一出战就遇到了一个生死仇敌,便大笑一声:“魔族贱种,天地不容,我苗夫衣今日便打开杀戒,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双杀一双。”

        苗夫衣根本不给血煞王废话,他踏空而行,大手一挥,天位境星河八重境的实力尽数展现,这股威压异常强大,强大的气场以苗夫衣为中心,向着四周扩散开来,宛若能够压倒千军万马。

        叶凡修为低微,利用苦苦支撑着,一旁的王者全部侧目,他们没想叶凡到这个莲台境都没有的小子竟然挺了过来,而且还显得异常精神。

        “这小子不简单啊,这可是天位境星河八重境的威压,足以碾压一切莲台境之下的修行者了,他竟然挺直了腰板,甚至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他到底靠的是什么,如此古怪?”

        这是众王心中的疑问,不过谁也没有在这个时候自找没趣去询问,所以都只是惊叹一番,觉得叶凡并非一个普通的少年。

        血煞王瞪大眼睛,冷声一喝:“天位境星河八重吗?”

        “何惧之有?”血煞王也是浑然不惧,展现出自己真正的实力,一招血手,化作漫天血雾,压向苗夫衣。

        苗夫衣虽然没有机会修炼大越仙皇朝的大生死经,但是修习的法则力量也很是强横,名叫苗氏天下!

        苗氏天下,天下一苗!

        这股力量讲究的是独尊,这就是苗家建立家族的根基所在,独尊法则。

        血雾袭来,苗夫衣也没有畏惧,他大步上前,一声独尊之气,环绕己身,仿佛一尊真神,从天空降临,威压四方。

        “原来是名震冠军的独尊之术,那我兄长死得值。”血煞王见到苗夫衣施展出苗家的独尊之术后,很是兴奋。

        这血煞王,要的就是这样的对手。

        两人一来一往,荒原的虚空不断裂解,再不断重组,两位天位强者的实力,不分伯仲。

        叶凡看得仔细,颇是惊讶,没想到苗家就是独尊之术家族。

        叶凡记得,他看过一本名叫的书,上面记载了这独尊之术,号称是冠军之荒除了三大宗门外最强的法则力量。

        掌握独尊之术,号令一方完全不是问题。

        血煞王很强,这是苗夫衣没想到的,因为血煞王将血煞天劫修炼到了极致,否则血煞王不可能凭借天位星河七重境的实力与苗夫衣战到此时此刻。

        两人越战越勇,两边的大军看得很是揪心。谁也不知道,谁会胜,谁会败。

        两军交战,第一战是最关键的一战,也是最能够左右两军胜负的一战。

        战胜,大振军威,军心会拧成一股绳;若是战败,多少还是会动摇军心的,毕竟战战败,是很不吉利的。

        而苗夫衣与血煞王正战得如火如荼,谁也不让谁,毕竟这是战场,不分胜负,只论生死。

        苗夫衣的独尊之术异常霸道,与血煞王的血煞天劫不分伯仲。

        不过,这个时候,谁也不会退让,谁要是退后一步,谁就会败。所以,明白这个道理的两人没有人愿意最先放弃,全部全力以赴,想打败对手。

        苗夫衣大挥衣袖,独尊之术的凌厉与霸道压塌虚空。

        血煞王不惧,与之抗衡,血煞天劫道道劫数化作厄难,抵挡住苗夫衣的独尊之术。

        叶凡看得明白,问身边的一位王:“两人这样战下去,最后谁胜谁败?”

        一旁的王者回答道:“苗家主的独尊之术是冠军之荒的一绝,我相信他,而且他的修为本就压了血煞王一头,他的胜算更大。”

        而有其他人不这么认为,说:“苗家主的独尊之术讲究的是以霸道制胜,但是他久战不下血煞王,那么血煞王的血煞天劫就有可能反扑,所以说胜负难说。最终看的是谁能在关键时刻打出制胜一招!”

        叶凡明白后,说:“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要趁着这个时机做一些事情,我们正面对敌必败无疑。”

        “哦,主帅,你要做什么?”

        叶凡说:“调遣青龙军烧了大魔军队的天涯战舟,如此这般,大魔军心定乱,如果苗家主再战胜了血煞王,大魔军心就散了,我们三路夹击,洛王在大魔军中做内应,争取一举歼灭大魔军队,然后长/驱直/入,攻入大魔皇朝!”

        众王没想到叶凡的意思这么明确,而且目标也很清晰,就是要让大魔军队全军覆没,而且要攻打到大魔皇城。

        谁也不知道叶凡有这样的决定全是因为魔族的老皇叔,因为那魔族老人,叶凡才走上这条无限循环的不归命运路上,所以他很恨那大魔的魔族老人。

        “好!”

        众王点了点头:“攻入大魔,打败大魔!”

        随后,三位王者带着少数青龙军绕开战场,从小路而去……

        朝天王眼细,他看到了大越军队中有几位王者离开了,他便向月主禀报:“大越那边有动静,我们还是防范一番为好。”

        苏梦兰摇了摇头:“不用,我们决胜负便是,就算大越诡计多端,也不成大事的。”

        朝天王无奈,只有听从月主苏梦兰的吩咐,不再理会大越军队的事,而是时刻注意着战场中的变化。

        血煞王与苗夫衣两人果真是将遇良才,棋逢对手,两人战得昏天地暗,战到日月无光。

        “苗夫衣,我让你见识见识我的血煞天劫到底有多强!”

        血煞王大喝一声,无尽的血雾弥漫在虚空之中,而后不断的涌/向苗夫衣,誓要斩杀苗夫衣。

        然后,苗夫衣怎会让血煞王的计谋得逞。苗夫衣不断闪躲,避开血煞天劫最可怕的几道劫数,而后利用独尊之术的无尽气息修复身上的伤口。

        如此反复,苗夫衣在大战中不断自卫,保留了很多实力。

        但是血煞王急于进攻,露出了破绽,被苗夫衣抓住,一击即中,斩了血煞王的一条手臂。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