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酒鬼醉天在线阅读 - 第298章 各的用心

第298章 各的用心

        不过,一条手臂的断裂对于血煞王来算得了什么,他依旧面不改色,毫无畏惧,不断的向前冲杀。

        苗夫衣皱起眉头来,冷哼一声:“血煞王,你手臂断了,怎么,还不认输?”

        “一条手臂而已,哪怕我断了双手双脚,只要我灵魂不灭,意识尚存,我就会与你战到死!”

        “好气魄,老夫佩服,既然如此,我苗夫衣奉陪到底,不死不休!”

        “来吧,战到血液干涸,战到灵魂之火熄灭。”

        两位王者对话后,都对对方产生了敬意,但是在命运的罗盘中,人族与魔族注定了不死不休,谁也改变不了,因此,就算两人互相佩服,那么对对手最大的尊重就是正面杀死对方。

        所以,苗夫衣与血煞王是怀着敬意的要杀死对方。

        而另一边,一道冲天火焰升起,叶凡派遣的三位王者得手了,他们烧了大魔的战舟,彻底断了大魔军队的后路。

        朝天王望向战舟被烧之地,脸色气得铁青,对着苏梦兰道:“月主,你看到没有,大越趁着正面对战,烧了我们的战舟!”

        苏梦兰不紧不慢的点了点头,了一句:“烧便烧了吧,随他去吧,没有战舟又如何?战争的胜负不是由几艘战舟能决定的。”

        朝天王一愣,却道:“没了战舟,大魔众军就没有了退路,没有退路,军心不稳啊。”

        苏梦兰冷声道:“正因为没有退路,大魔的将士们才更应该努力向前冲,通天灭生宫袭来时,向着大越冲刺就是退路,还不明白吗?”

        朝天王一愣,的确,若是通天灭生宫来袭,谁人能挡?那时,才是真的没有退路。

        如今天涯战舟被烧,至少还有十万兽山可以进,还能够拼死一搏。

        朝天王点了点头,对着身后的大魔将士们高声喝道:“大魔男儿们,我们没有退路了,只有前进,前进,为了大魔,为了魔族,我们要誓死前进,绝不后退!”

        大魔将士们也跟着朝天王高声大喝:“绝不后退,绝不后退!”

        “好,既然如此,为血煞王助威!”

        大魔军队中,响起了战鼓声,是在为血煞王击鼓助威。

        血煞王一眼就瞥到了自己身后起了一片火焰,他知道,大魔的后路断了。

        “苗夫衣,你们的主帅是干什么的,怎么尽做一些上不得台面的事,竟然偷袭我军后方,烧了战舟。”

        苗夫衣也没有想到叶凡会出奇招,所以他只是哈哈一笑:“怎么,人族对付魔族也要讲一讲道义吗?哼,天下可没有这般规矩,杀魔就要杀得痛快,就要杀得不拘一格。”

        血煞王冷笑一声:“那就来吧,看看谁会杀了谁!”

        两人再一次战成一团,偏要分个生死。一个独尊,一个血煞。

        一个霸道,一个阴险。

        一个人族,一个魔族。

        苗夫衣与血煞王战了个天昏地暗,打到了日月无光。

        但是直到这个时候,依旧没有分出胜负。

        叶凡下令烧毁了大魔的战舟,想将大魔逼入绝境,不过苏梦兰的一番话,再次将朝天王拯救回来,朝天王高喝几声,大魔众将士也跟着军心大振。

        苗夫衣为独尊之术保留了实力,而血煞王的血煞天劫在这个时候显得异常无力,因为苗夫衣的独尊之术压倒了血煞天劫。

        血煞王冷静下来,他知道,如果再这样下去,他必败无疑,所以他做了调整,不再极力进攻,而是缓慢的后退,以退为守,防范住苗夫衣的进攻,准备再做打算。

        苗夫衣也知道了血煞王的意思,所以,苗夫衣的进攻也并不是毫无顾忌的进攻,而是留一手的进攻。

        苗夫衣现在要做的就是拖住血煞王,为叶凡争取时间,或者是让大魔军心游离不定,他不急于取胜,只要牵扯到了血煞王,慢慢逼退血煞王就是最大的胜利。

        在大越与大魔两军中,朝天王问苏梦兰:“月主,接下来我们该如何是好?”

        苏梦兰没有回答,朝天王见状,便:“我有一计,可破大越,甚至让大越全军覆没,不知月主可听?”

        苏梦兰微虚双眼,吐出一个字:“!”

        朝天王道:“出一支奇兵,隐藏在万丈平原上,主要的目的就是杀大越主帅。大越洛王不是大越的主帅是一个修为低微的少年吗,他就是我们的突破口,只要杀了大越主帅,大越必乱。”

        苏梦兰一愣,闭上眼,:“此事万万不可,谁要做了,我第一个杀他!”

        朝天王不解,争辩道:“月主,这是唯一能完胜大越的方法,如果弃之不用,大越与大魔这样交战下去,胜负难定啊。通天灭生宫的古云子杀过来,我们又该如何是好?”

        苏梦兰大怒:“我了,这个计策不行,谁敢轻易行使这个计策,我斩了他!”

        “为什么,月主?”

        “没有为什么,我的话就是命令,你们听着就好,谁若违抗,大魔军规处置!”

        朝天王见苏梦兰月主得异常决绝,只得苦笑着摇了摇头,将这个计策忘掉,不再思索。

        而苏梦兰脸色很是难堪,幸好她蒙着面,否则朝天王会怀疑苏梦兰月主的用意了。

        “等吧!”苏梦兰了一声,“血煞王应该会胜的。”

        “等,这得等到什么时候啊?”

        “能等到什么时候就等到什么时候,除非大越直接进攻。”

        朝天王苦苦一笑,这根本就不是主动出击,而是被动等人打啊,苏梦兰月主的态度太奇怪了,与之前完全不同。朝天王苦苦思索,到底是什么改变了苏梦兰月主的态度?想了许久,朝天王无果,只得等下去。

        苏梦兰月主是古魔皇的传承者,她现在就是大魔的第一人,所以,谁也不敢违背苏梦兰月主的意志。

        叶凡有些奇怪,按理来,大魔在这个时候主动出击是最好的,但是大魔军队依旧按兵不动,他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思索道,难不成大魔也有阴谋诡计?

        想了许久,叶凡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所以,他只能把这件事放下,而后吩咐身边剩下的几位王者:“严加防范,不得有误!”

        苗夫衣与血煞王的战斗依旧在继续,血煞王也没有弄明白苏梦兰月主的意思,为何这个时候还不主动出击,这个时候出击是军心最稳定的时刻,再继续拖延下去,不定军心一变,大魔就危险了。

        但是,苗夫衣步步紧逼,血煞王不敢分心,也不敢去询问苏梦兰月主,只有继续与苗夫衣战斗。

        苗夫衣也在想,难不成今天的第一战果真要打到天昏地老,打到天翻地覆吗?

        大魔与大越都不主动出击,这的确乎众人的意料。

        叶凡不主动是因为想要消磨大魔的军心,而大魔不主动,则是苏梦兰月主对叶凡那份不变的情义。

        这里大越千千万万的人并不知道,因为叶凡是他们的主帅,他们躲过了这次浩劫。而大魔的众将士也不知道因为叶凡是大越的主帅,他们的苏梦兰月主不忍心下手,所以才有月主的按兵不动。

        苏梦兰月主这次出征,是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覆灭大越仙皇朝的,却因为叶凡,她的计划落空了。

        叶凡不知道,他对面那个蒙着面的女子就是他日思夜想的苏梦兰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