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酒鬼醉天在线阅读 - 第389章 天淬金

第389章 天淬金

        七天后,凤炎城外。

        连续几日的晴朗天气,让寒冷的冬天也有了一些暖意。

        城墙上,屋檐上,树枝上都挂着晶莹剔透的冰凌。

        远处的官道上,一名少年独自走在积雪中。这少年自然就是从望月城赶回来的叶凡。

        “快到了!”

        望着前方的凤炎城,叶凡嘴角露出一丝兴奋。心中早已有了主意。

        晚上,谢家内院,谢四少的住所。

        大厅里,谢四少斜靠在铺着暖和的貂皮的紫檀木椅子上。

        他的亲卫钱卫却一直站在他的身后。

        “钱卫,宋剑还没回来吗?”

        “没有,属下已经跟他们交待,只要宋剑一回到护卫营,就命他立即过来见四少爷。”

        “这个宋剑到底在搞什么鬼,以他的脚力,早就应该回来了,现在都一去二十多天,还没见他的人影。”

        谢四少对宋剑的办事效率很是不满。

        “四少爷,也许是宋剑在半路上有事耽搁了,所以才这么久没有回来。”

        “哼!他还能有什么事耽搁?不就是让他杀一个张大强,按理,这对他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怎么会托到现在?不会出事了吧?还是他中途跑路了。”

        “四少爷,您放心!我想应该不会的,那宋剑可是中了您的毒,他巴不得早点完成您的任务,在您这里领取解药。”

        “若是这样,自然就好,你们都下去吧”说完谢四少闭上双眼。

        众人一一退去后,谢四少回屋从一个暗凹处取出一个精致的金盒子,不断在把玩着,口中还不停喃喃自语“为了你,我可是差点把性命送掉,现在,你终于是我的了。”

        而此时的叶凡就在他的附近,把他的话听的一清二楚。

        叶凡一直等到了半夜,才悄悄地出来,趁着夜下无人,悄悄地摸向了谢四少的住处。

        此刻已经是深秋,夜风寒冷,天边挂着半轮残月。

        静寂的小院,偶尔传来风吹落叶的声音。

        黑暗中,一个诡异的身影一闪,落在小院当中。

        月色下,这黑影只露出一双大大的眼睛,这个黑影自然是叶凡。

        叶凡悄悄地摸进谢四少的房间,隐藏住自己的气息,迅找到暗凹的位置,拿出金盒子又消失在夜色中。

        叶凡回到自己的房间,拿出这个金盒子开始查看起来。将那盒子打开。只见里面有一块蓝金色的金属块,还有一个白色小瓷瓶。

        “原来是天淬金。”

        叶凡一眼就认出那金属块是天淬金。

        天淬金质地坚韧,是打造防御性灵器或辅助性灵器的主要材料之一,防御性或辅助性灵器比攻击性灵器更加稀有,所以也更加贵重。这时叶凡又拿起那个白色小瓷瓶,打开了一看。

        这才一打开,就感应到小瓷瓶中传来一阵浓郁的火元气,那里面装着竟是三滴火红色液体。一看到这火红色的液体,叶凡脸上立即露出欢喜之色:“天火液!竟然是天火液!”

        这天火液和万年冰心液有相似的功效。

        “看来这天火液是谢四少给自己准备突破时用的,否则他早该炼化这天火液了。话说,这三滴天火液怎么说都要值八十万金币以上,这可是一大笔数目啊!看来谢四少为了它费了不少心思,却不想白白便宜了我!”

        一想到谢四少丢宝后吐血的模样,叶凡心中就大为欢喜,随手就将那瓶天火液收了起来。

        “这次谢四少丢了这样贵重的东西,肯定心疼得要死,定然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肯定要搜遍全府邸的。

        “哈哈,好戏开始了”叶凡说完就开始修练起来。

        ……

        谢四少府邸内传来一声声绝望的悲号。

        “我的金盒!我的金盒呢?”

        谢四少目瞪口呆地望着眼前的暗凹的位置,而暗凹里的金盒早已经不翼而飞。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谢四少气急脸色煞白,一口气差点没接上来,一个踉跄差点瘫软在地。

        那金盒里面可是有他视若性命的天火液,那是他费尽了无数心思才得到手的。他能否突破,自己的一切希望全部指望在那三滴天火液身上。否则,以他的资质,也不知道要等到那一年才能突破。

        他虽然是大族子弟,但大族子弟中也是有竞争的,只要你修为够高,你在同辈中的地位就会提升,否则只被同辈耻笑。

        以他的天赋,长期以来被不少同辈子弟笑话,这是他心中一个隐隐的痛,他也想早日提升自己的修为,早日扬眉吐气,当初他得到那三滴天火液是何等的激动?

        可是如今,一切希望都泡汤了!

        这样的打击,让他差点让气得吐血!

        “谁!到底是谁偷了我的金盒?”

        谢四少愤怒地咆哮着,一拳恨恨地轰击在桌子上。

        门外的钱卫听到动静,连忙沖了进来:“四少爷,生什么事了?”

        谢四少悲愤地指着那个暗凹,干吼着嗓音道:“有人将本少的金盒偷走了!”

        “四少爷,你这暗凹可是由半尺厚的铁板制成的,普通武者想要破坏它,肯定要弄出很大的动静。可属下刚刚看了下这个暗凹,它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咬穿的!”

        “咬穿的?这怎么可能?”

        谢四少露出难以相信的神色,也凑上前去查看。

        先前他是被完全气糊涂了,根本没有考虑那多么。

        此时,谢四少上前一查看,就现那暗凹处有不少牙印,确实是被什么东西给咬穿的,脸上当即露出惊讶之色:“这怎么可能?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么厉害?竟然连这么厚的铁板都能咬穿,那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四少爷,你说会不会是府中出现了什么特别的凶兽?据属下推测应该是体型非常小的凶兽,否则也不会那么容易潜进来!”

        谢四少沉吟了一会,此刻他总算冷静了一些,片刻后寒声道:“你快派人搜查整个府邸,看看府中新近有没有出现什么凶兽的踪迹,不能放过任何一个角落。若能有人见过有凶兽出没的痕迹,就是挖地三尺也要将它找出来!”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