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酒鬼醉天在线阅读 - 第415章 贱女人

第415章 贱女人

        月光下,叶凡看到两个白生生**在床上纠缠着。

        躺在下面的自然是秦月,而趴在她身上的自然是谢四少了。

        只是此刻,秦月秀凌乱,粉面通红,眼神迷离,口中不停地呻吟。看她模样神智似乎很不清醒。

        而谢四少是却如一头老牛一般,喘着粗气,在秦月身上不停第开垦着,额头上满头大汗。

        看到这样的场景,叶凡是心头竟然有点高兴,尤其是看到秦月那赤身**的样子,更加有想继续看下去的想法。

        这时,屋内又传来秦月的梦呓声。

        “玉弟,你好厉害!轻一点,你再轻一点…姐姐快不行了!”

        听到这话,趴在秦月身上的谢四少大怒。

        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低声咒骂道:“贱人!你就是一个贱人!玉弟?玉弟究竟是谁呢?他是不是你的老情人?今天你终于说出来了,原来给本少戴绿帽子是那个‘玉弟’,本少要杀了他!”

        谢四少越说越激动,动作也狂野起来,长久以来的压抑,终究在这一刻爆出来。

        而此刻的秦月,正处于神智不清的状态,神智也出现了幻觉,她根本听不到谢四少在说什么。朦胧中,她将自己身上的男人当成了自己的表弟南鸣玉了。

        窗外,叶凡也听得奇怪,不过,他很快就猜到秦月呼喊的玉弟就是南鸣玉。

        没过多久,屋内的声音越来越激烈,还夹杂着谢四少的咒骂声。

        此刻,他只想疯狂地泄和抱负。

        屋内,整张床也在二人剧烈的运动下,出“嘎吱!嘎吱!!”的声响,似乎随时都要崩溃了。

        那**撞击的‘啪!啪!’声,更是不用绝于耳。

        “嗯!..嗯!!。不要啊!”

        秦月尖叫着,突然‘啊!啊!’两声,竟晕死了过去。

        良久,谢四少才满足地叹息一声,屋内一切声音也随之戛然而止。

        他们的战斗终于结束了。

        叶凡在窗外也听得面红耳赤,浑身直冒冷汗,仿佛经历了一场战斗。

        又过了片刻,屋内又传来谢四少的嘀咕声:“哼!秦月你这贱女人,今夜你总说出了那奸夫的名字了。玉弟?那玉弟究竟是谁呢?难道是她表弟南鸣玉?我想应该是了。不过,那南鸣玉失踪好久了,想来应该凶多吉少了。嘿嘿!!幸亏苍天有眼,让那奸夫死了,只是这口气,本少怎么想都咽不下啊!”

        良久,谢四少又深深地叹息了一声。

        “不过,这我爱一根柴的药效真是厉害,本少只在秦月茶杯里加了一滴,这秦月就变得一副欲火焚身的样子,干起事来也配合多了,以往这女人对自己可是冷冰冰的,就算干那事也是半推半就,很不情愿的样子,每次都让本少扫兴而归,今夜却是本少满足了一吧。看来这我爱一根柴果然不错,明日就加进青瑶的酒里。

        “哼!青瑶这女人总在本少面前摆出一副高傲的样子,弄的自己跟不近人间烟火的仙女似的,而且向来看不起本少,本少若不是看在她长得实在太美的份上,也懒得理会。嘿嘿!!有了这药,明日一定能将她由仙女变成**,任本少在床上蹂躏,和今晚收服秦月一样,让她欲仙欲死,昏死在本少床上。”

        一想到这里,谢四少不禁得意地淫笑起来。

        叶凡蹲在窗外,又静静等候了良久。

        只到屋内传来轻微的打鼾声。

        叶凡眼中才露出喜色:“看来谢四少已经睡着了。”

        想到这里,叶凡悄悄地撬开窗户,闪身进了屋内。

        一进入屋内,叶凡就看到谢四少和秦月躺着床上睡熟了,两人身上都盖着被子。

        当下,他不再犹豫,开始搜索起谢四少的衣物。

        没一会,叶凡便从谢四少的衣物中找到一个白瓷小药瓶。

        里面装着的是白色透明的液体,无色无味,犹如水一般。

        “看来这药瓶里装的就是谢四少口中说的春药我爱一根柴了。

        想到这里,叶凡朝房间四周看了一眼,现房间桌子上有一个紫砂茶壶。

        茶壶旁边还有一杯被喝了一半的茶。

        看到那杯茶,叶凡心中忖道:“先前从谢四少说,自己在秦月茶杯里偷加了一点我爱一根柴,那秦月就变成了毫无矜持的荡妇模样,想来就是这杯茶了。”

        想到这里,叶凡眼珠一转,嘴角露出一丝坏笑。

        只见他直接将那瓶我爱一根柴全部倒进紫砂茶壶中,又轻轻摇了一摇,将壶中的茶水和*药摇匀。

        “这一滴我爱一根柴就可以让人失控,变得欲火焚身。这一瓶中至少有一百多滴,全部倒了这茶水中,这药性的猛烈不可想象。明天谢四少和秦月一早起床,应该会口渴的,毕竟今晚都做了剧烈的运动。

        就不知道这二人会不会喝隔夜的冷茶了?如果不喝就算他们命大,要是喝了,这二人会不会**大,最后都累死在床上呢?”

        想到这里,叶凡坏笑了一下,就偷偷溜出去房间。

        他并没有就此离去,而是来到厨房,拿出那个装我爱一根柴的小瓷瓶,从水缸里舀出一些水,将瓶中残留的药液都清洗干净,然后又装了一些水,盖好瓶塞,再次返回秦月的房间。

        叶凡将那调了包换成水的药瓶,放回谢四少的衣服内,又看了看四周,现没留下什么可疑的蛛丝马迹,他才放心离去。

        却说,第二天一大早,谢四少就醒来,他醒来这么早完全是惦记着将青瑶弄上床这件大事。望了一眼还在熟睡中的秦月,谢四少冷笑一声,一想自己昨夜正和这女人做那事时,这女人口中竟喊着另外一个男人的名字,这将他脆弱得自尊心轰击得粉碎,让他无比的恼火。

        想到这里,谢四少不愿意再待下去,匆匆穿好了衣服,看了看身上的装有我爱一根柴药瓶,打开一看,里面的药液都还保存完好。

        当下他心中冷笑:“今晚就靠你了,本少做不了秦月第一个男人,那就让本少做青瑶第一个男人吧!比起秦月,那青瑶可是强多了,本少可是从没见过这么美丽女人,能竟她弄上床,就算让本少死了也甘愿啊!”

        想到这里,谢四少淫笑一声,就径直离开了房间,他却是没有喝壶中的冷茶……

        叶凡吃过晚饭,见天色已暗,便再一次轻车熟路地潜入秦月的小院子里。

        不过,这次叶凡没有躲在窗户下,而是趴伏在屋顶的暗影处。

        在这弄宁的夜色中,是很难现他的身影。

        叶凡一上了屋顶,就悄悄拨开一块瓦片,向屋内看去。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