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酒鬼醉天在线阅读 - 第416章 到底是谁

第416章 到底是谁

        只见屋内,烛火跳动,秦月坐在桌子旁,怔怔得有些出神。

        其实,她才刚刚起床不久。

        昨夜她被谢四少下了春药,一夜的放纵,竟将她累得起不了床,直到傍晚才清醒。

        这主要是因为谢四少想报复,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的意思,只在她身上狠狠地泄。

        “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月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回忆起昨晚的事,记忆却很模糊,隐约中她看到自己的表弟南鸣玉,在她身上拼命地奋斗,和她颠鸾倒凤,共赴巫山云雨,几乎让她生不如死,却又有一种无法说出的美妙。

        想起昨夜的事,秦月又是恼怒,又是羞愧,还有几分兴奋,很是复杂。

        “到底是谁?不可能是南鸣玉表弟的,难道是谢四少?对了,昨夜他来了我这里,还亲手给我倒了一杯茶,当时的样子很不自然,难道他在我的茶杯里下了药?”

        想到这里,秦月有些气愤,同时心中还有一些怪异的感觉,隐约觉得谢四少昨夜确实很生猛,不同以往。

        “就是这杯茶吗?哼!这谢四少果然不是好东西,竟在本小姐身上用这东西!待回头,本小姐一定要质问他为何这样做!””

        秦月看了看桌子上的半杯茶,心中很是不快,直接将那半杯茶倒掉,任谁知道自己被人下药了,恐怕都不会高兴。

        也许是看到茶水,秦月觉得有些渴了。

        毕竟昨夜做了剧烈的运动,白天又睡了一天,没吃没喝,此时感到很渴也是自然之事。

        当下,秦月重新拿出一个茶杯,也顾不得那壶中的茶水是隔夜的冷茶,倒了一大杯就要喝起来。

        屋顶上,叶凡见秦月要喝那杯茶,脸色顿时古怪起来,他可是将所有的春药都加进了茶水中,其药性之猛烈不可想象,不知道秦月喝下去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可就在秦月要喝那杯茶水时,屋顶上叶凡突然脸色微变,向院外某一个方向看去。因为他的神识现一道急破空声,那度非常快,快得令人心惊胆战。

        “有高手!来人到底是谁?”

        叶凡心中才刚又这念头,一道金光就出现在院中,然后闪身进入了屋内。

        一看到那道金光,叶凡心神大震,他瞬间认出那金光正是猴王。

        “原来是猴王,想不到猴王竟然又回来了。”

        却说房间内的秦月正准备喝那杯茶,突然她听房间外的动静,就将手中的茶放下,还没等她站起身,一道金光就冲进了房间,现出猴王的身形。

        “猴王,你怎么又回来了?你不知道谢四少到处找你吗?你还敢回来。”

        秦月看到猴王,顿时脸色大变。

        此刻的猴王很是狼狈,身上有不少血迹和伤。看到猴王这副模样,秦月又有些不忍心,毕竟她和猴王相处了很久,渐渐现猴王的性格很率真,尤其是对她并没有什么恶毒的念头,这让她对猴王印象多少没有那么差。

        当下,秦月关心地问道:“猴王,你到底怎么了?你身上怎么这么多伤?”

        猴王恼怒地道:“还不是谢家那个叫什么李穆的副总统领。这几个月他带了不少高手在城外清剿本猴王。本猴王好几次差点遭了他们的毒手。若不是本猴王惦记着你,早就返回我自己的猴王洞去了,何必在城外风餐夜宿,还要时刻担心被人剿杀的危险。”

        秦月却冷笑:“你惦记着我?我看你是惦记着怎么去战神殿吧?没有我的帮助,你是很难找到那里的。”

        猴王神色复杂地看了秦月一眼,又叹息道:“随你怎么想,去战神殿也不只是为了我一个人,你不去的话,你也活不了多久,我不信你不想去。”

        听到这话,秦月显得有些恼怒,不耐烦地道:“好了,本小姐不想在这问题上和纠缠下去。说吧,你这次来找本小姐,究竟想干什么?”

        猴王说道:“现在李穆在城外围剿本猴王。城外,本猴王是待不下去了。只能来你这里藏身了。你如果觉得不方便,本猴王就回我的猴王洞,只是去之前来和你打个招呼。以后,你弄好那些上古文献,可以直接去猴王洞找本猴王。”

        秦月却沉吟了一会道:“我看还是这样吧,你就先藏身在本小姐这里。不过,你以后不能在人前露面了。这样你能否做到?”

        听秦月这样说,猴王眼中竟露出喜色:“不露面就不露面,本猴王以后只在夜间行事了。”

        “你知道就好!”秦月淡淡地说了一声,就不想再去理会它。

        突然,秦月又想到一个问题,就问起那夜猴王为什么要偷谢四少的金盒子。

        猴王一愣,就将叶凡诓骗它的事说了出来。

        秦月恍然大悟:“原来那天火液是叶凡偷的,这小子还真是神通广大啊!不过,你这猴子还真是猴头猪脑,就这样被一个十几岁的小家伙给骗了。”

        “哎!”猴王深叹一口气,想到那件事,它的心现在还在滴血,它知道此刻再怎么辩解也无用了,叶凡给它的黑锅,它注定是背定了。

        而屋顶上的叶凡静静地听着一人一猴的对话,脸色上的神色也是很怪异。

        “对了,猴王,你怎么又无缘无故的在城外被人剿杀?”

        “还不是因为叶凡那小杂种!”说到这猴王是双目喷火,随即将那天的事全部说出来。

        “原来你就是因为这样被李穆现了踪迹?”

        “是啊!可恨那叶凡小畜生太过狡猾,本猴王没能从他身上得到战神令,真是可惜了,哎!别提他了,一提到那挨千杀的叶凡,本猴王恨不得自杀.。对了,跑了大半天的路,又说到现在嘴都干了,你这里有没有水喝?”

        猴王朝桌上一看,就拿起那紫砂茶壶,直接向口中猛灌了几口茶水。秦月看到它这副样子,眼中略有不喜,小声嘀咕道:“果然还是没开化,喝茶有你这样的喝得吗?不知道倒进杯子里喝吗?”

        猴王却不以为意:“太渴了,谁管得了那么多,只图喝个尽兴!”

        那一壶茶水竟被它一口气喝了个尽光。

        秦月听它这般说,就不愿意去理会。

        不过,她看到猴王喝得爽快,自己也觉得有些渴了,就将手中那杯茶也喝了。

        屋顶上,叶凡看到这一人一猴喝完了茶,顿时脸色变得古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