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酒鬼醉天在线阅读 - 第480章 分神宝术

第480章 分神宝术

        “五万一千金币,第二次!没有人出更高的价格吗?”

        现场依旧是一片沉默,柳主事的心彻底冷下,他心中不禁暗叹一口气。

        “哎!想不到我人生中最失败的一次拍卖,却是载在这‘分神术’上,看来真的是我高估了这件秘术。”

        想到这里,柳主事无奈地喊道:“五万一千金币,第三….”

        就在柳主事喊出最后一次时,叶凡终于出价了。

        只见他嘶哑着声音喊道:“老夫出五万五千金币!”

        听到叶凡喊出这样的高价。

        原本满心绝望的柳主事,眼中又有了一丝神采。

        “这位前辈出五万五千金币,不知道还有没有出更高的?”

        柳主事期盼地看向先前出价的那名女子。

        可那名女子毫无反应,不再出价。

        “五万五千金币第一次!还有没有更高的价格?”

        柳主事连喊了三遍,却再也没有出价,这‘分神术’也就被张水儿拍得。

        其实,当叶凡看到柳主事喊出第三遍,依旧没有人出价时,稍微悬着的心就放了下来,心中也涌出无比兴奋的心情。

        在他看来,五万五千金币拍下这‘分神术’绝对值得。

        别说是五万五千金币,就算是二十万金币,他叶凡也毫不犹豫地拍下。

        经历了上一次失败的拍卖,柳主事又开始了第二件压轴物品的拍卖。

        “各位,这第二件拍卖物品,知道的人一定非常多,名气之大,我想都不需要柳某多作解释了。”

        柳主事停顿了一下,从一旁侍女手中捧着锦盒里拿出一个白玉瓷瓶。

        “各位,这就是今天的第二件压轴物品,这瓶子里装得可是大名鼎鼎的‘天髓液’。”

        此话一落,场中顿时传来不少惊叹抽气声。

        “竟是天髓液,这东西确实是好东西啊!”

        “呵呵!好东西又如何?只能说它是一种奢侈品,只有那些大家族的人才舍得给自己门下弟子服用。”

        “说的也是!”

        这时,台上柳主事积雪介绍道:“这天髓液按丹药品级论,算是上品。虽然这里大多人都已经知道它的功效,但毕竟还有一些人不太清楚。柳某就在这里再介绍一次,这‘天髓液’的功效就是:可以改善武者的天赋资质,能让劣等资质的武者变成下等资质。不过,对下等资质以上的武者,就没有丝毫作用了。”

        听到这里,叶凡也不禁对‘天髓液’留意了几分,暗叹这世界竟然还有这等逆天的药液。

        要知道,武者的天赋资质都是天生的,几乎是不可能改变的。

        接下来的拍卖,也让叶凡很意外,竞价非常激烈。不过,参与竞价的大多是第三层贵宾包厢里的人。

        想来都是那些大家族的人,卖给自己门下弟子服用的,毕竟,就算是大家族的子弟,也有资质低劣的。

        最后,那瓶‘天髓液’竟以5万的价格被三层一间贵宾包厢中的人拍走了。

        接下来,就是最后一件压轴物品‘寒冰剑’了。

        叶凡拍下分神术后,身上的金币大概就十七万了,能否拍下寒冰剑,他心里一点都没有底

        “各位,接下就是最后一件压轴物品拍卖了,也将是最激动人心的时刻了。”

        此刻,台下的观众也都兴奋来了。

        按照以往的惯例,这最后一件压轴物品,自然是最有份量,也最让人期待了。

        “柳主事,这最后压轴的物品究竟是什么啊?”

        “是啊!究竟是什么啊?”

        台下有不少人忍不住问了起来。

        并不是每个人都事先知道今天最后一件压轴物品是什么,只有少数有身份的人才会被柳主事提先告知。

        柳主事一直以为叶凡是一名很低调的世外高人,所以他才会提前告之。

        台上,柳主事微笑道:“请各位稍安勿躁!这最后一件物品究竟是什么,你们一会便知!”

        说完,柳主事轻拍了两掌。

        台后转出了一名美貌的侍女,手中捧着一柄带鞘的长剑。

        柳主事接过长剑,在众人的好奇下,‘唰’地一下拔出长剑。

        长剑一出鞘,一股逼人的寒气就散开来,雪白剑身四周更是凝聚了若有若无的寒雾。

        “这…这是灵器!”

        一些有见识的武者,一眼就认出这柄剑是一件灵器。

        “不错!这柄剑确实是一件灵器!”

        柳主事微笑着颔,“这剑名为‘寒冰剑’是水系灵器,若被水系武者得到,实力就可以增强二到三成,就凭这一点,其价值都不用柳某多少了。况且,这柄寒冰剑还附带了破坏性较大的寒属性,在水系灵器中虽是不错的了。”

        听到柳主事的话,会场上只要是水系武者,都兴奋滴瞪大了眼睛。

        也有不少知道自己买不起的,只能望而兴叹,徒增观望了。

        不过,更多的人是失望。因为会场上以火系武者最多,其他系武者也有,水系武者并没有多少人。

        对那些非水系的武者来说,这寒冰剑再好,对他也没有什么用处,只能失望了。

        这时,台上的柳主事又轻咳了一声,将众人的注意力都拉到自己身上。

        “各位,刚才柳某已经对柄寒冰剑略作了介绍,接下来就开始开始拍卖这件寒冰剑。这次底价是:十二万金币,每一次加价不得少于一千金币!”

        柳主事话一落,场中就有三四个人开始出价。

        不过,参与竞价也就这几个人。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凤炎城水系武者的比例太小。

        看到此等场面,叶凡心中又活跃起来,忖道:“看这竞拍的势头,说不定我还有竞拍下来的希望。”

        可就当他这样想时,他突然听到三楼七号贵宾包厢里传出一个极低的对话声。

        “香主,我们什么时候出价?”

        “再等一会,这凤炎城火系武者众多,水系武者非常少,想来这寒冰剑也不会拍出多高的价格,正好便宜了我们。我看这寒冰剑在这里能拍到十七八万就非常不错了!”

        听这说话的声音,是一名中年男子。

        “香主英明,寒冰剑若是放在我们天水城,少说也要拍二十万以上的价格吧!”

        “是啊!老三,看来我们这次来参加这场拍卖会是来对了!说来也是我们运气,原本只打算来看看,却不想还有水系灵器拍卖!”

        “也该香主您鸿运当头走运了。对了,香主,你准备多少花多少钱拍下?”

        “我原本打算二十万拍下,看眼下的情况,倒是可以剩下一大笔钱了!”。。。

        听完这二人的对话,叶凡顿时心凉一截,暗道:“想不到这两人是来自天水城的,听说天水城和凤炎城一样,也是大坤国十大城市之一,只不过天水城水系武者众多,其他系武者较少。听他们二人刚才的对话,似乎是对寒冰剑志在必得了,连二十万的价格都愿意出,看来我是没希望了。”

        想到这里,叶凡心中不免有些郁闷。

        “不过,我不能就这样放弃!不如我就虚张一下声势,看看能不能唬住你们!”..

        想到这里,叶凡心中有了一个主意。

        这时,场中的竞价还在激烈地持续着,不竞价的人只剩下三个了。

        “我出十三万三千金币!”

        “我出十三万五千金币!”

        “我十三万七千金币!!”。。。。

        “十三万七千金币,还有没有出更高的了?”柳主事高声喊道。

        柳主事话音一落,三楼的一间贵宾包厢里就传出一个苍老而嘶哑的声音。

        “嘿嘿!!这寒冰剑老夫要定了,老夫出十五金币!”

        说话的自然就是叶凡。

        众人见叶凡一开口就是十五万,顿时都吓了一大跳,纷纷将目光投往叶凡所在的包厢,可是哪里隔着一层厚厚的纱帘,根本看不清里面的状况。

        而先前出言竞价的三人也感到很大压力,他们都从叶凡口气中听出了非买不可的决心,这样对他们竞价的信心打击了不少。

        “原来是前辈出价了!”

        柳主事也听出是叶凡的声音,遥对着张水儿的包厢恭敬地行了一礼。

        众人见柳主事对叶凡如此恭敬的态度,心中都不禁对叶凡起了一丝敬畏,再加上叶凡先前出的声音苍老,又不免让众人浮想连翩起来,都认为那纱帘背后一定是一名白苍苍的世外高人。

        却说,七号贵宾包厢中的两人见张水儿突然出价,便忍不住嘀咕起来。

        “真是想不到,半路杀出一个老不死的,听这老不死口气,非拍下这寒冰剑不可!不过,看这主事拍卖的人态度,这老不死的好像挺有些身份似的。”

        “香主,那我们该怎么办?”

        “哼!怕什么?这拍卖物品,本就是价高者得,比的就是谁的钱多。管他是什么身份,我们自己出价就是!”

        “帮助,我们现在就出价吗?”

        “嗯!等一会你出价十五万五千金币,看这老不死的出多少?”

        “是!香主!”

        这时,台上的柳主事开始喊道:“这位前辈出了十五万金币,还有没有出更价格的?有没有?”

        先前竞价的三人开始犹豫起来。

        却在这时,七号贵宾包厢传出一个响亮的声音:“十五万五千金币!”

        这七号贵宾包厢一参与进来,先前的三人顿时都放弃了。

        柳主事见又有人出高价,脸上的笑容又多了一丝。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