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酒鬼醉天在线阅读 - 第489章 受人所托

第489章 受人所托

        不过,这中间最大的变化,却是叶凡水元气也生了很大的变异,附带了很强的冰寒属性。

        叶凡的水元气曾在寒潭中有过微妙的变异,但那时的变异还不明显,如今连续服用了五滴万年冰心液后,他对冰之灵性有了非常深的感悟,连带他的水元气也附带了很强的冰寒属性。

        对于这样的变化,叶凡却是心中暗喜的。水元气是五行中最变化多端的,冰的特性只是其一,却是破坏力最强的一种形态。

        叶凡水元气的变异,与他手中的寒冰剑配合起来,也正好是绝配,这也让他比普通水系武者更具威胁性。。。。。

        一天之后,天水城内出现了一个红少年的身影。

        这红少年,年纪看起来不过十四五岁,身上背着双剑,略带一丝煞气,轮廓分明的脸上却有一双大大的眼睛,漆黑如星,给人一种灵性十足的感觉。

        这种灵性与他身上的煞气没有给人一种互相冲突的感觉,反而形成了他独特的气质,让人觉得他身上有一种妖异的魅力。

        叶凡独自步行在大街上,一路上竟也引起不少路人回头,尤其是那些十四五岁的少女,似乎对张水儿很感兴趣,也很好奇,不免多看他几眼。

        叶凡却对这些视而不见。

        在大街上转了一会,叶凡不禁有些感慨。

        “这天水城不愧为大坤国十大城市之一啊!比凤炎城还要繁荣一些!”

        其实,天水城在大坤国十大城市之一,排名第八,比凤炎城排名还要高。

        凤炎城在十大城市中排名最末。

        天水城的实力格局与凤炎城完全不同。

        凤炎城是由四大家族结成同盟,共同治理凤炎城。

        这天水城却是一家独大,由‘天水学派’一家治理,其余的中小势力全是天水学派的附属势力。

        天水学派分内外二院。

        内院都是精英分子,也是天水学派真正的实力所在。

        外院是以学院的形势而存在。

        只要你交得起学费,无论你是何种身份,无论你是何种地位,无论你是来自哪里,你都可以成为外院中的一员。

        并且可以从那里学到各系武技和功法。

        每年,天水学派都会对外院的学生举行一场极其严格的考核,只有你能通过考核,你就能成为内院子弟,也就是成为天水学派真正的一员。

        叶凡并没有在天水城内待多久,他只是心中好奇,才特意在天水城转了一圈。满足了心中的好奇心,他就出了城,直接去城去找那位副总教官口中的老先生了。

        大坑村是一个偏僻的小村庄,距离天水城不过七八十余里地。

        这里的村民都是以种菜为生。

        他们种的菜大多会贩卖到天水城中去。

        叶凡按照副总教官给的地址,来到了大坑村。

        村口,几个正在玩耍的孩子,见到叶凡都露出了好奇的眼神打量着他。

        “请问,你们知道菜老先生住在哪里吗?”

        叶凡口中的菜老先生,自然就是副总教官说的那位老人家。

        当初,叶凡听副总教官说那位老先生姓‘菜’时,心中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大哥哥,你说的是菜老伯么?”说话的是一个虎头虎脑的小村童。

        “嗯!你们村里姓菜的人多不?”

        叶凡不敢确定,他要找的人是不是那个菜老伯。

        “我们村姓菜的,只有菜老伯一个人。”小村童的表情很认真。

        叶凡笑道:“那就是他了!小弟弟,你知道菜老伯住在哪里吗?”

        “知道啊!他就在村子的东头,你去哪里找,很好找的,那里就他一家住。”

        “嗯!谢谢小弟弟了!”

        告别了村童,叶凡便去村子的东头找那位‘菜老伯’。

        来到了村子的东头,叶凡远远地就看见了一座孤零零的农家小院座落在前方。

        小院的四周都是菜地,不少地方已经种植了不少蔬菜,也有一些新翻的空地。

        走近了篱笆围起的小院子,叶凡拉开了小木门。

        院子里,一名头花白的老者,正撒着谷子在喂鸡。

        “你是?”老者见到叶凡进来,脸上露出讶异之色。

        叶凡第一眼看到老者,心中就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也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少年人,请问你找谁?”

        “请问您是菜老先生吗?”

        “老夫是姓菜,不知道你是?”

        叶凡很有礼貌地笑道:“菜老先生,我是受人所托,老帮你完成一个心愿的。”

        “受人所托?”菜老先生似乎想起了什么,问道:“少年人,难道你是从凤炎城过来的?”

        “是的!”

        “那所托之人是不是给了你一件信物?”

        听到这话,叶凡便拿出那张作为信物的信封。

        菜老先生接过信物打开一看,当他看到那张白纸上干涸的血迹时,脸上顿时露出慈祥的笑容。

        “孩子,你终于来了啊,你们副总教官有没有和你说过,让你帮老夫种一段时间菜啊?”

        “说过,小子就是为这事来的。”

        “哈哈!!孩子,这一路过来很辛苦吧?快!快!进屋坐!爷爷晚上给你弄些好吃的。”

        叶凡听老人家叫的亲切,心中涌起一股暖意,也随口喊道:“菜爷爷,不用那么麻烦了,小子随便吃点什么就好了。”

        菜老先生听到叶凡叫自己‘菜爷爷’,顿时眉开眼笑起来,似乎心中非常开心。

        “孩子,那怎么行?你这么辛苦来一趟,爷爷说什么也要好好招待你一下,晚上爷爷给你杀一只鸡,让你尝尝爷爷的手艺。”

        老人的热情让叶凡心中暖暖的,让他找到久违的感觉。

        “菜爷爷,你真是客气了。要不,小子就帮你打下手吧!”

        “好啊!!”老人开心地笑了。

        到了晚上,老人弄了满满一桌丰盛的菜肴来招待叶凡。

        看着满桌的菜肴,叶凡也是食欲大动,毫不客气地开动起来。

        “孩子,多吃点!这是爷爷专门给你杀的鸡,你尝下合你胃口不?”

        老人将一只大鸡腿夹进叶凡的碗里,脸上尽是慈祥的笑容。

        “菜爷爷,我自己来了,你也吃啊!”短暂的相处,却让叶凡体会到一种少有的温馨。

        “孩子,你今年十三岁了吧?”

        “咦!菜爷爷,你怎么知道我十三岁的?”叶凡惊讶地道。

        老人微微一愣,随即笑道:“哈哈!!都是你们副总教官告诉我的。”

        听到这话,叶凡心中暗暗讶异:“奇怪,副总教官为什么要告诉他这个?”

        “菜爷爷,你是怎么和我们副总教官认识的?”

        老人笑道:“你说那个小兔崽子啊!他小时候,爷爷教过他种菜。”

        叶凡听了额头冒汗,暗道:“原来副总教官小时候这么凄惨啊!被人拉去种菜了。”

        “菜爷爷,那副总教官后来怎么没有继续种菜了了?”

        “他太笨了,种菜种不好,爷爷就将他赶出去了,所以他只能去当武者了。”

        听到这话,叶凡心中讶道:“这菜爷爷也太奇怪了!感觉他的意思,武者还不如种菜的。”

        “孩子,你和你们副总教官小时候长的真像啊!”老人笑眯眯地打量着叶凡。

        “哦?是吗?我觉得差别应该好大的,菜爷爷,你一定是眼花了。”

        “哈哈!!爷爷眼睛很好使,没看花。”

        “没有眼花,那就是你不怎么记得副总教官小时候的样子了。”

        叶凡觉得他和副总教官长得不太像。

        “哈哈!!这孩子!”老人开心地笑了起来。

        “菜爷爷,副总教官小时候为什么要跟着你学种菜呢?”

        “因为他想跟爷爷后面学武道啊!”

        听到这话,叶凡讶异地看向老人,半晌后,还不敢确定地问:“菜爷爷,你也是武者?”

        无论叶凡怎么看,眼前的老人都是一个普通人,怎么看都不想一个武者。

        “哈哈!!孩子,你不信吗?”

        “是有点不敢相信!”

        老人微笑着,身上突然散出淡淡的木元气。

        感受到老者的气场,叶凡终于信了,同时心中非常惊讶。

        “这菜爷爷竟然真的是武者,我都看不出他有隐藏修为,连副总教官都和他学过武道,看来他一定是隐世高人了。看来副总教官让我过来帮他种菜,不是那么简单啊!一定有很深的用意。”

        叶凡本就是聪慧之人,一下子就想明白了很多东西。

        原本,他对帮助老人种菜并不怎么上心,但现在却非常好奇起来。

        “菜爷爷,你什么时候教我种菜啊?”

        “哈哈!!孩子,你挺聪明的啊!明天吧,爷爷明天就教你!”

        “好啊!”叶凡高兴地答应起来。

        吃过晚饭后,叶凡像往常一样继续努力修炼,这一修炼就是到天明。

        早上,老人做好了饭菜就叫叶凡出来吃早饭。

        完早饭后,老人便开始教叶凡怎么种菜。

        叶凡有心想了老人种菜的用意,便学得很认真。

        老人也很认真地教叶凡怎么松土,怎么播种子,怎么浇水。

        从没享受这么恬静的田园生活,叶凡很快自得其乐,将自己融入这乡村生活中。

        “孩子,这种菜也要用心灵去感受,你先要用心灵去感受这种子是怎么芽的,你会现看到一个生命从沉睡到萌,是一件让人非常开心的事。”

        听到这话,叶凡似有所悟。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