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酒鬼醉天在线阅读 - 第681章 上当受骗

第681章 上当受骗

        风行却微微摇头道:“一开始我也是这样想,但又仔细一想,觉得不大可能。如果这小子真的想从水路逃遁,他该急从水下离开才是,可我怎么感觉他现在在水下的度很慢。咦!那小子现在又不走了,正停在水底某处,难道是…?”

        风行突然眼睛一亮,想到了一个可能。

        “风兄,难道是什么?风兄想到了什么?”

        风行两眼精光一闪,低沉着声音道:“若我没推测错误的话,那小子今夜不是来逃跑的,而是来河底开启宝藏的。”

        雷云惊讶道:“风兄,你说那个宝藏就藏在这河底?”

        “不错!你不觉得那小子来到安夜镇之后,就根本没有想走的意思,那是因为宝藏就在安夜镇附近,就在这河底之下。此刻,我感应到他就停在河底的某一处,想来应该正在开启那宝藏吧?”

        听到这话,雷云兴奋地激动起来:“风兄,那我们该怎么办?”

        “能怎么办?我们现在就下水,进入河底杀了那个小子,然后我们自己去开启宝藏!”

        “好!不过,这寒冬腊月,大雪未化,这河水可是冷得要命啊!”

        “管不了那么的了,为了得到宝藏,你我就在这冬天里泡一次河水又如何?”

        当下,二人不在犹豫,一起潜入冰冷的河水中。

        却说叶凡将那条雪花鳝放入河中后,那雪花鳝便顺流而下,游了近千米后,便潜入河底,钻入一处淤泥之中。

        而风行并不知道,他现在追踪的是一条雪花鳝,而不是叶凡。

        他凭着问心术,通过他和雪花鳝之间的感应,潜到满是淤泥的河底。

        此刻,他能感应到对方就在淤泥之一,却看不到叶凡的影子,这让他大感不解,以为叶凡藏在淤泥下,就顺着问心术的感应,在雪花鳝的藏身出,扒起淤泥来,扒了一会,却根本没现任何叶凡的踪迹,可他还是清楚地感应到对方就在泥土里。

        其实,那只雪花鳝见有人在挖淤泥,当下受惊,就拼命地往地下钻,让风行抓不到它。

        却说,雷云在一旁看着风行在河底挖淤泥,行为非常怪异,顿时大感不解,他很想问对方在干什么,可是河底不能说话。

        这时,风行挖了一会,见没有收获,便做手势,让雷云和他一起浮出水面换气。

        一浮出水面,雷云便问:“风兄,你刚才在河底干什么?怎么挖起淤泥来?”

        风行道:“雷兄有所不知道,那小子就藏在河底之下?”

        “什么?他就藏在河床底下?他怎么藏进去的?”

        风行沉吟一会道:“我估计那宝藏就在河床地下,他已经进入河底的宝藏了。而我们在宝藏门口外面,所以我只能感应到他在河底之下。”

        “这么说,我们还是来迟一步了。”

        “是啊!哎!”风行哀叹一声。

        “那接下来该怎么办?”

        “那小子能进去,应该是有什么机关,我们再潜下去,看看附近有没有什么机关,只要找到那机关,我们就打开宝藏之门了。”

        “好!”

        当下二人便再次潜入河底,围着那雪花鳝藏身的地方寻找机关,可是找了半天什么都没找到,二人只好无奈地浮出水面商讨了一阵,还是不甘心,再次潜下去寻找机关。

        这一次自然又是无功而返。

        当两人再次浮出水面时,两人的脸色都被冻得有些紫。

        为了在水底下更方便的行事,二人都没有用元气护体,在自己身周形成护罩,而是直接将自己的身体浸泡在冰冷的河水中。

        他们二人虽然都是四阶武者,但他们的**抗寒能力却不是很强。

        “风兄,还是一无所获啊!怎么办?”

        雷云颤抖着嘴唇说,此刻他已经被冻得够呛了。

        “哼!既然找不到机关,那我们就用武力强攻,说不定能攻破那道宝藏之门。”

        此刻,风行也是一脸懊恼之色,他明明感到对方就在地下,离自己非常近,可自己就是不能得门而入,这让他有点抓狂、

        “好!风兄,我早就这样想了。”

        “那我们再下去吧!”..

        当下,风行二人便再次潜下去,对着那条雪花鳝藏身的地方狂轰乱炸起来。

        却说风行二人在河底拼命的折腾时,叶凡早就骑着球球逃到百里之外了。此时,叶凡在球球背上得意地想道:“不知道雷云二人现自己受骗上当后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啊?我想一定很精彩吧!哈哈!!!”

        再说另一边,风行和雷云在河底,卯足了力气对着河床一顿狂轰乱炸。

        突然,风行脸色微变,示意雷云停下来。

        雷云虽然不解,但还是停下了攻击。

        二人停下不久,就见到一条似乎受了伤的雪花鳝,从二人攻击的地方钻了出来,摇摇摆摆地想要逃窜。

        这条雪花鳝也算是命大,竟然在风行二人的强力攻击下,只受重伤,没有当场死亡。

        却说风行一看到那条雪花鳝,脸色顿时变得异常难看,一口血气涌上心头,差点气得喷血而出。

        因为他清晰地感应到,自己问心术感应的正是眼前这条不知道死活的雪花鳝,而非叶凡。

        直到这一刻,他才醒悟,自己竟被叶凡给耍了。

        当下,风行凝气成刀,将那条要逃跑的雪花鳝一斩两断,然后愤怒地沖出水面。

        雷云见风行脸上不对,也立即追了上去。

        岸上,雷云见风行一脸因愤怒而狰狞的脸,顿时觉得不妙,上前小心地问:“风兄,有何不妥吗?”

        风行缓缓地抬起头,**的身体在寒风中微微颤抖,不知道是被气得抖,还是冷得抖。

        半晌后,他才通红着双眼,沙哑地道:“我们被骗了,我的问心术感应的不是那小杂种,而是刚才那条被我杀死的雪花鳝!”

        “什么?!”

        闻言,雷云虎躯一颤,心口蓦然一堵,一股郁结之气纠结在心口,气得他两眼黑,差点晕了过去。

        此时,他也豁然明白了一切,愤怒地大骂道:“妈的!竟然被那小畜生给骗了。我就说这小畜生早上怎么没事去渔市买什么雪花鳝,还真以为他嘴馋,想吃什么水特产,原来那时他已经开始算计我们了。这小杂种心计还真够深的啊!风兄,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