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酒鬼醉天在线阅读 - 第749章 真奇怪

第749章 真奇怪

        这些话自然被叶凡听在耳里,他只是微微一笑,不去理会,径直离开。

        这时,场中的少年也有不少人发现了他。

        当下,又几名少年便小声嘀咕起来。

        “咦!那个红头发的是谁啊?年纪和我们差不多大,不会是新来报道的吧?”

        “应该不会是新来报道的吧?如果是新来的话,一定会有学长领着他先去见教官的。”

        “你看他好像是去宿舍区那边,对这里好像很熟一般,真奇怪。”

        却在这时,场中突然想起一个洪亮的声音。

        “喂!我让你们在这里练习臂力,你都在干什么?在偷懒是不是?”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叶凡脸上露出一丝惊喜,连忙循声看去,正好看到一个三十来岁得中年男子走了过来。

        而那些少年见到这中年男子走过来,顿时都吓得噤若寒蝉,立即停止交谈,一个个乖乖地区练习臂力。

        原来这中年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当年教导叶凡他们的岳教官。两年未见面,再次见到岳教官,叶凡心中自然是欢喜和激动。

        当下,叶凡便上前喊道:“岳教官!你还记得我吗?”

        “咦!你是?”

        岳教官微皱着眉头,打量了叶凡片刻后,顿时睁大了眼睛:“是你!”

        随后,岳教官脸色突然一寒,出其不意地向叶凡一拳轰去。

        四周的少年见岳教官突然向叶凡轰出一拳,都是脸色大变,暗道那个少年要倒霉了,心中也都奇怪,这红发少年怎么得罪了教官,找死不成?

        岳教官可是一名三阶武者啊!而眼前的红发少年只不过是一名十四五岁得少年,实力再强也有限。

        可就当众少年都以为叶凡要倒霉了,都睁大着眼睛看着叶凡凄惨的下场时。

        叶凡却是微微一笑,很轻松地挡下了岳教官的攻击。

        这一幕,顿时让四周的少年感到无比的震惊。能如此轻松挡下岳教官的攻击,那说明这少年至少也是三阶武者。、

        可是,这可能吗?这红发少年和他们的年纪相仿,而他们都是准武者而已,眼前的少年已经是三阶武者了,这让他们难以相信。

        而岳教官见叶凡如此轻易挡下自己的攻击,眼中也是露出惊骇之色,随即高兴地大笑起来。

        “哈哈!!王汐,你这小子,没想到才过去两年,你的修为竟然也到三阶了,简直不可思议啊!这份天赋也太可怕了啊!看来再过两年,这凤炎城十大高手就有你的名字在其中了。”

        “教官过奖了!两年不见,你还好吧?”

        “呵呵!!你小子还好意思问这话?当年不打个招呼就离去,害得馆主为你担心了好久。这两年来,他也在我面前时常提到你,还以为你是出了什么事,才一去不回的。你小子总算有些良心,还知道回来一趟。”

        听到这话,叶凡心中一暖,他知道苏天河是真心的将自己当做徒弟来看。

        “不知道馆主现在还好吗?”

        “他老人家还不是老样子!走吧!我带你去见见馆主,馆主看到你能回来,一定会很高兴的。”

        “小子也正有此意!”

        不久,叶凡和岳教官就来到苏天河居住的小院。这是一个很别致的小院,里面种满了各种奇花异草,还有两座假山点缀其间。

        此刻,一名干瘦的老者正在院子中央后面练习拳法。

        这老者自然是苏天河。

        听到院外的脚步声,苏天河连忙停下练习,却看到岳教官带着一名红发少年走了进来。

        当他看清那红发少年的脸时,脸上顿时露出意外之色。

        “王汐!是你?”

        “哈哈!!老家伙,我才离开没多久,你就不认识我了啊?”

        闻言,苏天河大喜,随即又有些懊恼地道:“你个臭小子,走的时候也不和我打声招呼,让老夫为你白担心那么久。这两年你都死那里去了?你给老夫好好交待?要不然,老夫可不会轻易绕过你!”

        说完,苏天河便对岳教官道:“小岳啊!你去忙吧!我要和王汐好好聊聊!”

        当下,岳教官便告退离去。

        待岳教官走后,叶凡面露真诚地道:“师傅,你老人家这两年可好?”

        听到这声‘师傅’,苏天河虎躯微微一震,眼底掠过一丝欣慰,笑道:“小家伙,你还当我是你师傅啊!好!好!好!”

        当日苏天河收叶凡为徒,却不想好事多磨,叶凡还没当几天徒弟,人就不见了。起初,苏天河见叶凡迟迟不回,不免为他担心起来。

        后来,他一联想叶凡的资质,还有五阶高手出手救叶凡,就知道叶凡的背景肯定不简单,

        他也将收叶凡为徒的事,当作一个笑谈,本以为叶凡并没有放在心上。

        此刻,他听到叶凡喊自己师傅,知道是自己多想了。

        当下,他心中暗道:“老夫果然没有看错人,这小子确实是一个有情有义的小子。”

        这时,叶凡正色道:“师傅,你老人家说那里的话,小子既然拜你为师,那你终生就是小子的师傅。”

        “哈哈!!小家伙,看来老夫没白疼你。走!我们进屋和喝酒去。对了,你还记得当初我们一起偷猴儿酒的事情吗?你师傅我后来可是又去了几次,现在师傅这里还有一葫芦猴儿酒呢,所以一直不舍得喝。这次看你回来了,老夫就拿出来,我们爷儿俩一起喝个痛快怎么样?!”

        “是吗?老家伙你这里还有猴儿酒啊!那我可一定要尝一尝!哈哈!!”

        “嘿嘿!!小家伙,你年纪不大,酒瘾倒不小啊!不会是当初被老夫培养出来的吧?”

        当下一老一少谈笑着走进屋内。

        苏天河又拿出那个熟悉碧绿小葫芦,和两个酒杯,倒了两杯酒。

        闻到那熟悉的酒香,叶凡不禁有些吞口水了,当下一饮而尽,赞道:“好喝!我还真有些怀念这猴儿酒的味道啊!对了,老家伙,后来你又去了猴王洞?”

        苏天河也将面前的酒一饮而尽,道:“是啊!老夫后来去了几次,只是奇怪一直没见到那猴王。那猴王不知道怎么莫名失踪了。猴王不见了,这猴儿酒自然没有猴儿去酿造了,这猴儿酒也就成了绝品,所以老夫才留着这壶酒一直不舍得喝。”

        听到这话,叶凡心中一动,他自然知道为什么猴王会莫名失踪。

        “可惜了啊!那段时间错过机会了。其实猴王在谢家的那段日子,我是可以潜进猴王洞内探查一番的。上一次只顾及从猴王洞逃命,里面可是有不少秘密都没有解开。先不说这些,光说白家先祖的祭坛就在那里,我也该去探查一番。当日,那无头尸体应该就是白家的白夜天了,他指点我走出困境,想来也是感应到我就是五族子弟,所以才会指点我走出出口的。”

        想到这里,叶凡又忍不住叹息了一口气:“哎!可惜错过机会了,现在猴王肯定在猴王洞中。对了,还有秦月,不知道她现在如何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