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五十九章 遮天大网 错综复杂

第一千七百五十九章 遮天大网 错综复杂

        “等等,等等,老师。你把话说清楚了,到底是什么阴谋,是谁在背后策划的这一切。”

        听到阴谋这两个字,斯特兰奇立刻就联想到了之前那几万士兵生死未卜的事情。他从一开始都不相信这样的事情只会是一场意外,因为见识过了至尊法师本事的他根本就没法相信那样的法术会出现什么意外性的问题。

        只有暗中有人作祟才能把一切都给说得通来。只是到底会是什么样的人作祟,这才是斯特兰奇想不通的一个问题。

        资历太浅是他的一个很大的缺陷,当遇到这样的情况的时候,他就是想要怀疑谁,也根本说不出一个大概的对象来。这一点他自己也是清楚的,所以在这个问题上他一直保持着沉默,知道莫度男爵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他的面前。

        单从莫度男爵的话语里其实就能看出来,他已经掌握了相当关键的核心信息,而既然能从他这里得到最终的答案,斯特兰奇当然不会想着玩什么骚操作,非要靠自己去找寻那个最终的答案。

        这不是游戏,也不是什么考验,这是生死攸关的大事,稍微有点理智的人都会选择这么做。斯特兰奇自然也不会例外。

        面对追问,莫度男爵本来是不想多说的,因为这个时候他多说一句话,多浪费上一点时间,都是要承担更大的风险的。但是,作为老师,他却更不愿意看见斯特兰奇像是没头苍蝇一样,这么一头扎进这个阴谋里来。

        在他的心里,斯特兰奇已经是有着比自身更加重要的价值,而如果是为了他而承担这样的风险的话,那么在莫度男爵的心里其实也是可以接受的。所以稍微地犹豫了那么一下,他就已经是这样地答复了起来。

        “是谁策划了这场阴谋,我不能直接得告诉你。不是我不愿意说,而是这些人大都有着能够感应自己真名的能力。一旦我说出了他们的名字,那么我们也就曝光了。当然,这些人说来说去也就只有那么几个,你只要认真想一想,到底还是能找到答案的。”

        “至于他们的阴谋是什么。我只能告诉你,他们是在觊觎这整个人间和地狱。到目前为止,我们所做的一切其实都是在他们的计划之中,他们是放任事态这么发展的。因为这种事态的发展对于他们的计划是有利的。而事情发展到今天的这个地步,已经是快要到了他们收网的时候了。死亡峡谷,就在那里,你必须要提醒那些人,告诫他们做好准备。”

        莫度男爵的话语犹如张开了一张铺天盖地的巨大阴影,一瞬间就让斯特兰奇的内心里有了一种无法呼吸的压抑感觉。他几乎无法想象,如此巨大的动荡之下居然还潜藏着更加巨大的一张阴谋大网到底会是怎么样的情形。如果是其他的什么人对他说这样的话,哪怕他再怎么具有权威性,斯特兰奇也会认为他是在信口开河。因为这样巨大,几乎席卷了两个世界的一个阴谋,怎么看都怎么不切实际。

        但是,说这话的人是他最尊敬的老师,也是他最信任的人,那么这样的事情哪怕再怎么可不思议,他也不得不仔细掂量一下了。

        “这么说,那几万士兵失陷在地狱里,也是他们阴谋中的一部分吗?”

        这么问并非是不信任,而是出于谨慎之下的求证而已。而面对斯特兰奇的这种求证,莫度男爵点了点头,露出了一个惋惜的神色来。

        “虽然我知道这么说会让你很失望,但是是的,这就是他们阴谋中的一部分而已。如果不是这样的人,人类的力量怎么可能会如此轻而易举地征服地狱,哪怕那些地狱魔鬼们都是原始的土著,这一切也不会在短短的一年之内就发展到现在的这个地步。所以,解释只有一个......”

        “这都是被安排好的。”

        喃喃地说出了这样的话,斯特兰奇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作为一个旁观者,他在这种事情上要远比当事人看的更加清楚。也许美国军方会把自己战争的顺利看做是理所当然,看做是他们强大军力的体现。但是他不会。

        拖阿富汗战争的福,从来都不觉得美国军力有多么强大的他对于这种事情本身就态度不坚定。而一旦显露出疑点来,他立刻就能把战争的顺利和阴谋联系起来。和势如破竹的军势相比,这种刻意的退让才更加符合他对战争双方实力的评价。只是当局者迷,这样的事情可能美国军方连想都没有想过。

        愚蠢,可悲。这是斯特兰奇对那些政客们的评价,但是尽管有着这样的评价,他却不得不在这个时候对他们伸出援手来。

        因为他很清楚,这些人的过错是要让那些无辜的平民们来为他们买单的。而在这样巨大的一个阴谋之下,一旦阴谋的实施者开始收拢大网,那么这些无辜者们必然会像是沙丁鱼群一样,在领头者的带领下被一网打尽起来。

        这会是整个人类的灾难,而无论是出自于人类的立场,还是出自于法师乃至于医生的身份,他都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这样的事情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他必须要有所应对,而在这个时候,他唯一能做的,大概也就是把真相告知给史塔克政府的人了。

        这是唯一能解决问题的办法,而面对这样的一个情况,斯特兰奇当然是不再停留,而是立刻就要动身,去找他们发出警告。不过就在他动身之前,莫度爵士却是先一步地阻止了他。

        “斯特兰奇,等一等。听我一句话!”

        来自老师的呼唤,即便是斯特兰奇心急如焚,也不得不停下自己的脚步。而看着他那副不耐烦的神色,莫度男爵也只能是轻叹一声,就这样告诫了起来。

        “我明白你的心情,斯特兰奇。但是,你也要知道你的身份。你是我唯一的继承者,是卡玛泰姬最好的继承人。我也希望能有一天,你会继承至尊法师这个名号。我已经没有继承它的资格了,而你就是我唯一的希望。所以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不论发生什么,不论最后的结果如何糟糕,你都必须要给我活下去。”

        “活下去,继承卡玛泰姬,成为至尊法师!你必须答应我,必须!”

        莫度男爵的声音骤然变得高亢,尖锐,这似乎代表着他的意志,根本就不容得任何的拒绝。

        这是强加的意志,对于斯特兰奇来说尤为如此。他可从来都没有想过成为至尊法师这样的事情。但是眼下这个时候,如果他想要拒绝的话,那么说不定就会和莫度男爵闹出不小的矛盾来。这不是时候,所以他只能点头。

        “我答应你,老师。”

        “记住你说的话,斯特兰奇,牢牢地记住。不然,我死都不会瞑目的!”

        径直地走到了斯特兰奇的面前,莫度男爵以阴影化身而成的分身死死地抓住了他的手掌。他的紧握非常的用力,以至于斯特兰奇经由阿修罗凶神锻炼的身躯都产生了痛感,而他的目光也非常的灼热,使得斯特兰奇差一点都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随口而来,根本没有经过任何深思熟虑的诺言到底能有多大的威信,这从来都是个问题。斯特兰奇畏惧莫度男爵的考验,考验他在这个誓言上的坚持。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这样的考验并没有发生。

        就如同真正的阴影一般,在林荫间投射下来的阳光之下,莫度男爵的这副化身立刻就消融成了无形,彻底地消失在了他的面前。而对于这种突然的情况,斯特兰奇所能想到的唯一的解释就是,莫度男爵主动地停止了这个化身的法术。

        来不及思考莫度男爵为什么会这么快就停止了施法,心急如焚的斯特兰奇只想着尽快地发出警告。而就在他一步踏入传送门,从千里之外的欧洲直接返回到美国的时候。在美国这边,正盘坐在一个山洞之中的莫度爵士却是无声地叹息了起来。

        他当然知道斯特兰奇是没有把自己的誓言放在心上的,如果可能的话,他当然会想尽一切办法的让斯特兰奇铭记自己立下的誓言。但是时间并没有给他这样的机会,他只能临时的中断掉这样的对话。而他在这样做的时候,一个高大的人影已经是站在了他的面前。

        “你似乎有些心绪不宁啊,莫度爵士,难道说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吗?”

        “不,这只是你的主观臆断,然德基尔大人。我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我只是想到了一个人而已。”

        面对着显露人类模样,站在自己面前的然德基尔,盘坐在地上的莫度爵士连头都没有怎么抬,就已经是给出了这样的一个答复。而对于这种答复,然德基尔咧嘴一笑,就已经是一脸不屑地嘲弄了起来。

        “想到了一个人,会是想到了谁呢?我记得你没有妻子,更不要提后代。当了一辈子至尊法师的走狗,你最亲近的人大概也就是至尊法师本人了。到了这个时候你还会想起的人,难道是她?难道你就对她的背叛这么耿耿于怀吗?”

        “你根本就不明白,我为了她做出了多么巨大的牺牲。至尊法师的名号本来就应该是属于我,从很多年前就应该是。我才是她最好的继承人,我才应该是她唯一的选择。她既然选错了人,那么她就应该为自己的选择而付出代价!”

        就像是火山突然爆发了一样,一瞬之间,莫度男爵的情绪就爆发到了一个难以形容的地步。

        这种爆发式的表现让然德基尔后退了一步,好像是要避开莫度男爵的锋芒一样。不过在这之后,他还是笑容不改的这样对着莫度男爵说道。

        “说的真好听,但是你真的有这样行动的勇气吗?莫度爵士,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可是从小就在至尊法师的身边被她抚养长大的。对于你来说,她或许更像是一个母亲,而不是一个老师。而对于母亲的偏心,你也许会生出一时间的愤恨,但是到最后,你真的能下定决心,从背后向她刺上一刀吗?说真的,我可是很怀疑的!”

        “如果你不放心我,那么大可以在我身后盯着我。如果你有这个功夫的话!”

        莫度很清楚,自己的身份是必然要引起这些人的怀疑的。毕竟布下了那么大的一个阴谋,他们可不能容忍自己的计划中出现什么不确定的因素。

        不过,他对自己的本事有相当的自信。或许不是这些可怕家伙的对手,但是想要自保,却不是什么问题。而且再说了,如果他们想要进行自己的计划的话,自己的帮助对于他们会是非常关键的一份力量。这些老于算计的家伙可不会平白无故地就把自己给抹消掉。

        这一点他非常的确信,而这也正是他敢于如此对然德基尔挑衅的原因。

        对于莫度心里的小主意,然德基尔虽然猜的并不完整,但是也差不多是七七八八的。他可以肯定,这个家伙十有八九是身在曹营心在汉的类型。只要有一个机会,他一定会想方设法的在背后下黑手。

        这一点,他们两个有点类似,都是心怀鬼胎的那一种。或许不仅仅是他们两个,很多参与到这个阴谋中的人都是如此。每一个人都在策划着属于自己的阴谋,每一个人都在思考着该怎么才能从这场盛宴之中享受到最肥美的那一份食物。勾心斗角,这是肯定的。而谁能笑到最后,说到底还是要各凭本事的事情。

        在这一点上,然德基尔一点也不为自己而担心。因为一个已经总揽全局,把所有变故都了然于心的人,再怎么输也不可能输的彻彻底底。他会笑到最后的,最起码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而也就是在这样充沛的自信心之下,他立刻就对着莫度男爵微笑了起来。

        “你说得对,我没有那样的功夫。毕竟我要忙的事情还是很多的。所以,也许你应该仔细的考虑一下,自己到底该怎么做才是最有利的那个选择。我想你也不希望自己豁出性命之后,得到的却是一个大失所望的结果吧。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又何必从一开始就要在这条道上走到黑呢?”

        “你是个聪明人,该做最聪明的选择。爵士阁下,你应该明白这个道理的才对!”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