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 老骥伏枥 视死如归

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 老骥伏枥 视死如归

        卡特.史雷表现的有些忧心忡忡.因为他已经现,有好几个外出寻找同伴的骑士开始和他失去联系了.

        这种事情并不正常,尤其是在他们已经加强了防范意识的前提之下.这只会意味着一种情况,那就是他们遇到了危险.而究竟是怎么样的危险呢?老卡特不得而知,并且也根本没有任何的头绪去采取应对的手段.

        他已经派了几个恶灵骑士去调查那些失踪骑士的情况,但是结果很不乐观.除了一地的狼藉之外,什么有用的信息都没有留下来.当然,可能的确有什么信息留在了那里,但是可惜,在地狱之火的焚烧之下,这些信息保存的可能性几近于无.

        恶灵骑士从来都不适合这种精细的操作,一方面是因为他们的疯狂暴躁,一方面是因为他们的能力.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你都不能指望一群浑身火焰的骷髅架子,能够像潜伏多年的间谍特务一样,在快要被人生擒活捉的时候,还留下一大堆含有各种隐晦信息的线索吧.

        一无所获是最正常的情况,而这样的情况也理所当然地让老卡特对接下来的行动有些迟疑了起来.

        按照计划,他们应该是继续寻找自己的同胞,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他们的队伍扩大到一个足够胜任那个宏伟计划的地步.但是,他现在实在是有些怀疑,这样的行动继续下去,究竟是会扩大他们的队伍,还是会削减他们的实力?

        现在,他们的人手已经开始出现折损,到底该不该继续冒这个风险就已经成为了他现在必须要考虑的问题了.

        很久没有处理过这样棘手的问题了,说真的,老卡特感觉自己有些头疼.他现在甚至在想,自己是不是应该拖两天,等到了彼得回来了之后,再把问题丢到他头上比较好.毕竟那个小子才是这个军队真正的指挥者,自己只不过是一个负责出谋划策打酱油的老家伙,还是不要做这种自讨麻烦的事情比较好.

        这是老卡特的想法,只是想法归想法,现实归现实.两者从来都很难苟合在一块.就像是现在,老卡特刚刚打算知会自己的同胞,原地待命一阵时间.一阵清晰的爆炸轰鸣,就已经是从他的耳边响彻了起来.

        这种声音老卡特并不陌生,那是那些年轻代的恶灵骑士们坐骑所出的巨大轰鸣.

        在如今所聚集起来的队伍中,恶灵骑士们大致可以分划成两个世代.以一个世纪的寿命为分割点,在这之前的资深派以及在这之后的年轻代.

        二者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都是复仇之灵的选中人,纵横于地狱和人间的恶灵骑士.但是在行为和习惯上,人类个体的差异决定了他们之间还是会显现出明显的差别来.

        比方说资深派,这一派别的特征就是经验丰富以及非常热衷于老物件.老卡特就是其中一个典型的例子,他最喜欢的是自己那根上了年期的老烟斗,最常用的武器是一把上了年纪的温彻斯特m1887杠杆式霰弹枪,最信任的老伙计则是陪伴了他将近两百年的黑色夸特马.

        所有的一切都是老旧的,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都是有感情的.

        而年轻代则不同.年轻代大都是在最近的几十年里被转化出来的恶灵骑士.他们大都还能接受一些新事物,比方说更强大的单兵武器,更迅猛的坐骑,甚至说更实用的各类工具.

        这一点上,彼得算是一个杰出的代表人物.他就曾经有过利用地狱炼金术操控着一家战机,痛殴九头蛇的纪录.

        资深派和年轻代之前的相处总体来说还算是和谐,但是在一些细枝末节上,却总是难免地产生一些矛盾.这大都是因为资深派老是觉得自己有必要指导一下这些后辈们,把自己的经验给传授下去,而这些后辈们却并不怎么领情导致的.

        前者总是觉得后者太恣意任性,无法管教.而后者也总是对前者的指手画脚,食古不化颇有微词.

        当然,大家毕竟是为了一个目的而齐聚在彼得的麾下的.所以这种矛盾虽然有,却不至于干扰他们之间的正常关系.这一点,倒是和一个大家庭里的顽固老爹和叛逆儿子的关系差不多.

        听到了轰鸣的响动,老卡特脸色一变,就连忙走出了自己的帐篷.在漆黑的夜色里,他能清楚地看到一辆恶灵机车远去的身影,灼热的地狱之火在地表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痕迹,好像是路标一样,在标示着那个骑士离开的方向.

        情况本来就已经够糟糕了,还有人在这个关头上给他添乱,这自然是让他心里十分地不痛快了起来.而也正是因为这种不痛快,他立刻就抓住了身边一个人同样来看热闹的人的领子,对着他大吼着就泄了起来.

        “是谁在没有经过允许的情况下擅自出动的?难道你们没有接到通知吗?在得到允许之前,老老实实地待在营地里,哪里都不要乱去!”

        “是神边雄。他的一个朋友在上次的行动中失踪了,他觉得如果是有人在针对我们的话,他的行动一定能把那些家伙给引出来。所以他才不顾命令,擅自出动的。”

        说话的人明显是一个知情者,在看到老卡特脸上的怒色之后,他立刻就像是倒豆子一样地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给吐露了出来。而面对他的这番解释,老卡特眉头一皱,就已经是咬牙切齿得大骂了起来。

        “该死的。”

        这一骂既是在骂神边雄的不识大局,也是在骂这些恶灵骑士们不知道阻拦自己的同伴,光知道看热闹的愚蠢举动。明明知道眼下的局势如此的特殊,还这样放任不顾,这不是在给他添乱是什么。

        骂归骂,老卡特也知道这个时候光是说是起不到任何作用的。所以他连忙冲进帐篷,抓起自己的老伙计,那把被他叫做寡妇的温彻斯顿霰弹枪,然后飞身一越,就跨坐在了已经感知他意图,自己走过来的被他称之为黑姑娘的老马身上。

        他的意图非常明显,而这样明显的意图也让之前和他对话的那个恶灵骑士吓了一跳。如果说之前放任神边雄离开的他就已经是犯下了大错的话,那么现在,如果他再任由主心骨一样的老卡特离开的话,他所犯下的错误恐怕连他自己都无法原谅了。

        所以立刻的,他就抓住了老卡特的缰绳,硬生生地停住了他的起步动作,然后大声地对着他质问了起来。

        “阁下,你要做什么?你不能离开这里。”

        “放手,你知道我要做什么。我不能让那个愚蠢的年轻人陷入死地,这是我这种老家伙的使命!”

        “可是,你比他更加重要啊。阁下,我们只是普通的士兵,而您才是我们的心脏,我们的大脑。我不能让您因为一个士兵的错误而把自己给搭进去。这一点也不值得!”

        也许是老卡特的做法乎了这个骑士的想象,他下意识地就拿出了敬称,对着老卡特劝说了起来。而面对这样的一番说辞,老卡特只是猛力一拉,让胯下的老马人立而起,挣脱出骑士的拉扯,然后就一脸平静地对着他这么回应了起来。

        “不,你搞错了。我并不比你们任何人重要,甚至说,我的存在才是我们中最没有价值的那一个。我已经老了,年轻人。我的老迈乎了你的想象,现在的我甚至我都无法像你们那样肆意地燃烧起自己的火焰。”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那个墓地就是我的归宿,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像是老鼠一样苟延残喘,等到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刻才带着满怀的遗憾钻进我留给自己的那个棺材里。但是现在,一切改变了。我得到了更大的意义,也有了再一次实现自己价值的机会。所以,不要阻拦我。”

        “如果可以,我会带着那个混蛋小子回来。如果不行,那么用我的生命来换取一个年轻的战士,这想必也是一个极为划算的买卖。”

        嘴里说着如此看淡生死的话,他那份坦然和视死如归的态度也是让这个拦路的骑士情不自禁地停下了自己手上的动作。

        他不知道自己这个时候该怎么样才好,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不该继续阻拦老卡特的行动。理智上,他认为自己应该这么做。然而感情上,他却是已经被老卡特所说服了。

        这个时候,他手上已经没有了力气,唯一能做的事情也只不过是借由着自己的嘴巴,说出连他自己也不相信的软弱言语来。

        “可是,我该怎么才能向帕克先生交代呢?”

        “如果我回来了,什么都不用交代。如果我没有回来,把我的烟斗给他。然后告诉他,我的灵魂会一直在死亡的世界里注视着他,我期望看到他胜利的那一天,看到他斩断恶灵骑士的锁链,彻底洗刷我们往日所蒙受的苦难的那一天。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的话,让他在地狱里给我烧上一箱子威士忌。即便是死了,我也可以像活人一样,用一场酣畅的大醉来庆祝我们的胜利的。”

        说完这话,他已经唿哨一声。年迈的老马立刻就是一声如狮似虎的长啸,就已经是在渐染的火焰中,向着远方奔驰而去。而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本以为自己这辈子再也不会流泪的恶灵骑士,已经是不自觉地浸湿了自己的双眼。

        他知道,自己恐怕是再也看不到这个高贵的老人了。虽然他无比期望着,能与他有再会的那么一天。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