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六十八章 狐朋狗友 插科打诨

第一千七百六十八章 狐朋狗友 插科打诨

        “让我来介绍一下,我亲爱的长官。这是我的好基友,你可以叫他黄鼠狼。他是一个很好的掮客,你想要的所有人选都可以通过他找到!”

        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原则,死侍把自己最好的朋友给叫着掺和了进来。他觉得政府的价码不错,找一个合格人手就给二十万,摆明了是送上门来的冤大头,不狠狠地宰他一顿都有些太对不起自己了。

        但是他显然有些忽视了自己基友的想法。作为一个雇佣兵掮客,黄鼠狼正是宁愿和那些连喝杯啤酒都要想着赊账的雇佣兵们打交道,也根本不想和政府这种强势集团做生意。

        他是出于对死侍的信任,听到死侍说有大生意送上门来,这才屁颠屁颠跑过来的。可是当他看到所谓的大生意是和政府打交道,并且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政府人物居然是玛利亚.希尔这个一般出现在新闻上的大人物的时候,他的腿都是软的,心都是发颤的。

        当众翻脸,拂袖而去,他没有这样的勇气。他很清楚,只要自己敢这么打政府的脸,那么不用等多久,fbi的人都能把自己的皮给扒下来。可是让他就这么接了政府的单,他的心里也是不那么愿意的。

        用屁股想也知道,政府要靠外人解决的事情是多么的麻烦。说不定就跟上过大号后的擦屁股纸一样,等任务完成了,连看都懒得看一眼,他们这些参与者和知情人就要被失踪了。

        黄鼠狼当然不想自己无缘无故地就上了政府的失踪名单,可是找不到借口的他又根本没法抽身而退。所以他只能把自己怒火发泄在死侍的身上。

        “韦德,你这个菊花长疮的混蛋!这就是你跟我说的,介绍一个人就有五万美金赚的好生意?你他妈为什么不告诉我,这个生意是和政府打交道?如果我知道这份工作是和政府的人打交道的话,我发誓,就算是你一个人给我十万,二十万的好处费,我都绝对不会过来的!这简直就是在拿我的小命开玩笑!”

        “放轻松点,伙计,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

        搭住了自己基友的肩膀,死侍就开始安抚起了他的情绪。

        “你看我就知道,我可是给政府做了不少脏活,可是我现在不是还活得好好的吗?你要相信我,伙计。以我们俩的关系,我可不会把你往火坑里带。而且再说了,我们认识了这么久,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死侍表现的信心十足,而对于他的这种态度,从来都很现实的掮客黄鼠狼则是叹了口气,一五一十地说道起来。

        “韦德。我们认识有十几年了,这种骗小孩子的话请不要拿出来侮辱我的智商了好吗?”

        “远的先不说,就说最近几年的事情。上上个礼拜,你请酒吧里的人喝酒,花了三千美金。我以为你难得的大方了一把,谁知道你给我的居然是假钞!你用假钞拿我的酒去请别人,只因为那个混蛋说了一声你的屁股很性感!拜托,你要是喜欢听这种话,我也可以对你说啊!”

        “这也就算了。还有上上一次,那才是最要命的。你跟我说你有一个兄弟需要点火力支援。我信了,把我自己私人的军火库对你敞开了,任由你随便拿。结果呢,这笔军火被你直接输送到了印度去。你他妈难道不知道全世界都在打击对印度九头蛇的军火输送渠道吗?你知道不知道,要不是我反应快,搞定了所有不利于我的证据,说不定我那时候就被cia的找到,然后直接以叛国罪绞死了!”

        “你他妈的骗了我一次又一次,现在你居然问我,你什么时候骗过我。韦德,你说这话的时候难道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也许是曾经被韦德伤过了太多次,以至于黄鼠狼说到这里的时候都开始情不自禁地挥动起了自己的手臂,并且把大把大把的唾沫都给唾弃到了死侍的脸上。

        当然,死侍的脸上套的有头罩,他并不会在意这么点小问题。所以当下的,他就用力地抱住了黄鼠狼整个人,并且以一种非常感动的语气对着他这么说道。

        “如果你不把这些事情告诉我,我甚至都忘了我曾经对你做过这么多糟糕的事情。我现在才发现,伙计,你对韦德叔叔是真爱。如果不是因为我已经有了老婆的话,我一定会和你结婚的!”

        “去你妈的,韦德。我喜欢女人,而且是漂亮的女人。晚上我要是看到你那个简直像被滚油烫过的牛油果一样的脸,我他妈会吐出来的。还有,把你的手从我的屁股上拿开,尤其是你的手指。哦,你这个混蛋,你居然真敢捅进去!”

        成天和雇佣兵打交道的黄鼠狼说起话来当然不会有那么的好听,不过韦德早已经习惯了这类人的说话方式,所以他也并不怎么在意黄鼠狼的这些话。只是他不在意不代表别人也不在意,对于常年身居高位的玛利亚.希尔来说,黄鼠狼的话就实在是有些太不堪入耳了一些。

        她不喜欢黄鼠狼这幅到处是肮脏字眼的下里巴人的腔调,更不喜欢黄鼠狼这样油滑的人物。尤其是当他和死侍这样互相谩骂调侃的时候,她就越发的觉得这伙人有些不太着调了起来。

        不管怎么说,她手下的这个任务是国家大事,是史塔克都会侧目关注的重大威胁。让她把这样的一副重担放在这种看起来都不让人放心的掮客推荐的人物身上,她不放心。所以当下的,她就板着脸对着正在耍宝的两人说道。

        “威尔逊先生。你专程把我带到这个地方,难道为的就是把这么一个人介绍给我吗?如果是的话,那么我只能说我很失望。因为我不认为你推荐给我的这个人能给我提供什么合适的人选。单纯为钱卖命的雇佣兵,可没法应对我的需求!”

        政府的高层人员看不上这群战争鬣狗,这很正常。只是本身就是战争鬣狗中的一员的死侍却不会任由他们被人埋汰。所以当下的,他就义愤填膺的反驳了起来。

        “雇佣兵怎么了,雇佣兵就不能打胜仗了吗?别忘了美国在中东的局势是靠谁奠定的,是我们雇佣兵。别忘了当初是谁帮你们打跑了英国人,建立起这个国家的,也是我们雇佣兵!我为这个身份骄傲,我也为这个身份自豪。如果你不需要我们雇佣兵的话,大可以去找那些所谓的国家精英啊。看看他们能不能完成你的任务,完成你的使命!”

        少有的,韦德居然说出了一番能够振奋人心的话。而对此,别看黄鼠狼之前埋汰韦德埋汰的厉害,但是到了这个时候,他还是立刻站出来,坚定地表明了和韦德同一阵线的态度。

        “没错,我们也是有尊严的,你就算是政府的人,也不能随便地污蔑和贬得我们!”

        死侍表现成这样虽然很不正常,但是却多少可以理解。对于一个怎么都打不死的小强,他向谁挑衅都是可以被接受的情况。但是黄鼠狼不一样。认识黄鼠狼的人都知道,这是个软蛋。是个只要威胁一下他,就能让他立刻服软的家伙。而在现在这个时候,他居然对自己往日里最为畏惧的政府表现出这样的强硬,这是谁都没有能想到的情况。

        死侍也是一样,所以立刻的,他就在黄鼠狼的耳边对着他偷偷发问到。

        “伙计,你是怎么了,嗑药了吗?我只是脑子一冲动,随便喊了两句,刚刚喊了什么我已经忘了。我可没有指望你在这个时候声援我,你这样做可是会被对面的那个小气女人给盯上的!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你要是被她盯上了,就算是想跑估计都跑不掉的。”

        “闭嘴,你这个混蛋。自从你把这伙人带过来的时候,我就已经跑不掉了。我看过闭路电视,我的酒吧周围已经被fbi给包围了。现在我就是想退出也不可能的。既然这样,我还不如把这个买卖给做下去。你也说了,这是个大肥羊,我只要把这单生意给做好了,就能安安稳稳的享受好多年了!”

        两个人窃窃私语,很有经验的他们并没有被坐在对面的玛利亚.希尔听到他们的对话。而即便是听到了,玛利亚.希尔也不在意,她在意的只是另外一些问题。

        “好吧,也许你们说的的确有那么点道理。但是说到底这最终看的还是个人的能力和素质。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这位黄鼠狼先生。只要你能给我提供足够优质的人选,那么我乐意收回我刚才的话,并且给你提供让你满意的中介费用!”

        “这才像话吗?”提起了钱,黄鼠狼顿时就流露出了名副其实的市侩嘴脸来。他搓着手,几乎是有些急不可耐的就对着玛利亚这样说道。“女士,你大可以相信我。从我是韦德的死党就能看得出来,我手上有很多的优质人员。他们未必有韦德这么厉害,但是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只要你能提供足够让人满意的佣金和中介费,我保证,我一定能给你一个让你满意的交代的!”

        黄鼠狼说话的方式并不像是空口白话,而有时候玛利亚希尔也不得不承认,蛇有蛇道,鼠有鼠道。像是他们这样在阴沟里摸爬滚打的家伙,有时候还真是能拿出一些让人感到惊喜的东西来。

        她本来就不打算耗费如今国家的宝贵实力,而是打算另辟蹊径地去解决自己眼前的那个棘手的问题。而现在,既然黄鼠狼敢打这个包票,那么她也不介意给他一个自我展示的机会。所以当下的,她就对着黄鼠狼点着头说道。

        “先生,说是没有用的。如果你真的打算说服我,那么就把你手里的资源拿出来看看。我只看结果,也只尊重我看到的事实,明白吗?”

        “当然,当然。只是不知道您这样尊贵的人需要的是什么样的人才呢?我这里有身经百战的雇佣兵,从海湾战争一直打到伊拉克战争的那种。当然,你要是想要找那些有着特殊能力,能够执行一些超常任务的,我也可以给你提供一定的人选。不过这个价格吗,可就要另算了!”

        “价格另算?我可是给出了每个人二十万的中介费,这难道还填不饱你的胃口吗?”

        虽然说掌握了一定的政府经费权,大可以随意地开出支票来。但是玛利亚希尔还不想当那种冤大头,被人随便宰割的意思。所以立刻,她就横眉竖眼的,对着黄鼠狼质问了起来。

        而对此,黄鼠狼先是一愣,然后立刻就拉住了身边的死侍,对着他就喷起了口水来。

        “韦德,你这个混蛋。你他妈居然从中间扣掉了这么多油水。二十万的生意你居然只给我五万,你他妈怎么不去死!”

        “好了,我亲爱的黄鼠狼,别太让别人小看了。不就是十几万块钱吗,看你激动的,这简直都是丢了我们雇佣兵的脸。别忘了我们的身份。跟我念,我们是高贵的雇佣兵,我们不在意这点小钱!”

        “小钱,韦德,你告诉我这是小钱?你知道这么多年来,你一共才欠我多少钱吗?我告诉你,你一共才欠我三万两千四百三块钱。这么多年来,我都没有忍心对你要这笔账。而现在,你居然一口气就从我的生意里抽掉了十几万。告诉我,你怎么忍心这样伤害我!”

        黄鼠狼显然没有被韦德的忽悠给忽悠住,相反的,在金钱利益面前,他保持了高度的清醒。只是,他和韦德之间的关系一直很微妙。因为在攻受两个双方上,他一直都是扮演的受的那个角色。

        认识黄鼠狼的人都知道。黄鼠狼是那种韦德坑我千百遍,我待韦德如初恋的人。别看他现在叫的厉害,只要韦德稍微地服个软,打个感情牌,他又就会立刻高高兴兴地和韦德作为基友去。

        这是常态,而现在的情况也一如既往,不出意外。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