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七十章 天赋异禀 幸运女郎

第一千七百七十章 天赋异禀 幸运女郎

        “我叫多米诺。”

        黑人小妞说出了自己的名字,而随后,死侍就一本正经地对着她追问了起来。

        “好吧,多米诺。你有什么特殊的本事?”

        “我的运气好。”多米诺回答的一本正经,但是显然,她的说法并不能让人信服。

        “运气好。如果你的运气那么好,那你为啥还会出现在这里。这可不是那种幸运儿会待的地方,相比较之下,我觉得贩卖彩票的二十四小时便利店可能更适合你!”

        “哈,相信我。如果你每一次开出来的不是一等奖就是特等奖的话,你就绝对不会愿意再花功夫去玩这种游戏。这太无聊了,甚至说,是在浪费上天赐给你的这种天赋。”

        多米诺随口说着这样的话,而对此,别说是爱财如命的死侍了,就连黄鼠狼都流露出了一种羡慕不已的情绪。

        闭着眼睛就把大把大把的钞票赚到手这种事情,可一直是他们所梦寐以求的。换一个角度想,如果是他们拥有着这样的运气的话,谁还会去干这种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活,他们早就去体验那种有钱人的快乐了好吧。

        别跟他们这种人说什么理想,说什么追求。他们的理想就是赚钱,追求就是赚大钱。当然,这对于他们来说大概是一生都实现不了的梦想,所以他们也只是败犬般哀嚎了那么一下,然后就一本正经地重新回到了正题上来。

        “我不相信你,多米诺。运气好只是暂时的,绝对不能当做超能力来对待。我要对你打叉,没错,我要淘汰你!”

        死侍想要行使自己作为评委的权力,但是另一个评委黄鼠狼却不怎么乐意。毕竟多米诺的运气听起来虽然不靠谱,但是作为一个雇佣兵的她过往却是可以被查证的。

        他手里的资料清楚地显示了,多米诺以往的每一次任务都是以相当神奇的方式被她迎刃而解。什么目标不小心喝水呛死啊,或者绝密资料从飞机上掉下来直接落到她面前啊,这都是常事。有着这么多不平凡的常态垫底,他显然不能把多米诺的运气等闲视之。所以立刻的,他就小声地对着死侍说道。

        “韦德,我觉得你应该改变一下态度。你这么强硬的怼她,小心被她的运气给掀个跟头。认识她的人都知道,这个小妞的运气可邪门了!”

        “见过,黄鼠狼。这是科学社会,别跟我说这么迷信的话题。我就坐在这里,坚决的要给她打叉。我就不信了,她的运气能把我怎么样了!”

        仗着自己的不死之身,死侍倒是表现的很强硬。然而,很快的,他就见识到了什么叫做欧皇的嘴脸。

        多米诺的资料不仅在他们这里有,在玛利亚那边也有一份。而对于一个能够靠着运气,屡屡完成高难度任务的雇佣兵,玛利亚说是不感兴趣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对于她这样常年从事机密事件的人来说,她很清楚这么一个情况。那就是不管你的计划布置的再精密,十成把握最多也就只能有那么八九成。这是人力所能达到的极限,而那所欠缺的一两成,最终是要落在不可捉摸的运气上的。

        这就是所谓的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管你有天大的本事,你都控制不了这一点。

        当然,运气是控制不了的,但是却可以取巧。比如说把一个幸运儿塞在自己的队伍里。这看起来是会是一个能够拉分的好主意,前提是多米诺真的有传说中的那么幸运。不过这种事情口说无凭,关键还是要看现场的真实反映。所以毫不犹豫的,玛利亚就再次拨通了给黄鼠狼的电话。

        “喂,是我,有一件事情我需要你验证一下......”

        接到了玛利亚的电话,黄鼠狼的第一反应当然是立刻点头哈腰的应承了起来。不过很快的,他的表情就发生了变化,开始变得面有难色了起来。

        “这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我是说,这太伤感情了......”

        他的声音很小,只能让死侍听到这么一点东西。而玛利亚那边说的话,因为他一直在捂着话筒的缘故,死侍根本就听不清楚。

        这就让死侍很不开心了。要知道,能当评委对于死侍来说可是一件不多得的事情,他可是很享受这种胡扯两句就能决定别人去留的感觉。而在这样的过程中,他当然不希望有人插手进来,干涉他的这种权力。所以立刻的,他就对着黄鼠狼这样说道。

        “把电话给我,让我来跟boss说。她应该相信我的眼光,我活了这么大,可从来没有看错过人过!”

        “boss把电话挂了,她已经有了安排,并不打算听你的。”

        黄鼠狼挂了电话,一脸无奈地冲韦德耸了耸肩。而听到这话,韦德刚想要吐槽,却是立刻被身边黄鼠狼的动静给吸引了过去。

        黄鼠狼掏出了一把枪,并且正在一脸艰辛的往弹匣里塞子弹。而看着他这样的动作,韦德立刻就双手捂脸的,大声惊叫了起来。

        “黄鼠狼,你在干什么?你居然在玩枪?”

        作为黄鼠狼多年的好基友,他当然明白黄鼠狼的毛病所在。这是个很娘炮的家伙,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怕疼。按照他自己的说法就是,如果今天磕到了脚趾,那么这一天他就别想干活了。

        而枪这个玩意,不管怎么说还是有那么点反作用力的。就像是普通人玩大口径手枪,一不小心就会扭伤腕部一样,除非你玩那种超小口径的女士枪,不然多多少少的,还是会承受那么一些反作用力。

        这对于一般人来说是无所谓的东西,但是对于黄鼠狼来说,却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他开一枪几乎就要关一天酒吧的门,打空一个弹夹说不定就要躲在被子里哭上一个礼拜。认识他十几年,韦德还从来没有看过他开枪的样子,而现在看着他把子弹都给上了膛,他当然是诧异了起来。

        “boss的命令,我没法不听啊。为了那个资格,我认了!”

        财帛动人心,玛利亚给的那个资格可是关系到黄鼠狼后半辈子的幸福,他就算是拼上关一个月的门,也要咬牙把玛利亚的吩咐给做了。

        话虽这么说,但是黄鼠狼拿枪的手还是有一些颤抖。这一方面是因为他怕疼的缘故,而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把枪指着多米诺的关系。

        多米诺的好运气,韦德不信,他可是相信的。作为一个掮客,他在消息方面可要比窝在家里当妇男的韦德灵通的多。而也正是因为他听多了关于多米诺的传闻,他才越发会担心自己接下来所遇到的情况。

        开一枪震疼了手,这是小事。开一枪炸了膛崩掉了两个手指,这就是大事了。要是再严重一点,开一枪子弹反方向飞行,直接磕他脑门上,那么他就连事都不用想了。

        这不是什么小问题,而是非常严重的大问题。别看这种事情听起来无厘头,全然没有科学根据,可是黄鼠狼却非常明白,这事是真有可能发生的。

        他还不想把自己填在这种倒霉事情上,所以在把枪对准多米诺的同时,他就已经是小心翼翼地对着多米诺说道了起来。

        “那个,我知道你的本事,我也相信你的幸运。所以这只是一个测试,我对你没有任何的恶意。所以你要是不喜欢我拿枪对着你的话,你可以说,我换个办法可是可以的。”

        “没关系,请随便,我对我的运气很有自信。”

        幸运了一辈子的多米诺一点也不介意黄鼠狼拿枪指着她的举动,甚至说她还刻意地张开了双手,走上前了两步。就好像黄鼠狼拿的不是一把真枪,而是一把滋水枪一样无畏。

        她越是这样有信心,黄鼠狼就越是没信心。愣了差不多五分钟时间,他脸都白了,汗水都快留了一盆,就这他颤颤巍巍的手还是没有能把扳机扣动起来。

        死侍一开始还能耐着性子看下去,但是拖了这么长时间,他显然已经是没有那个耐性了。所以立刻的,他就对着黄鼠狼BB了起来。

        “拜托,伙计。站在你面前的难道是你失散多年的亲妈吗?扣一下扳机对你来说就是这么难的事情吗?你要是害怕就闭上眼睛扣,你要是担心一枪打不死她,就多扣几下。算了,把枪给我,我来。我真是受不了你这种磨磨唧唧的速度了。”

        “别,千万别!”

        自己开枪还只是有可能打到自己,而死侍开枪,可是非常有可能打到自己的。他可不想看到死侍一脸懊悔的抱着自己,跪在血泊里的一幕发生在眼下。所以立刻的,他就闭上了眼,用力地扣下了自己的手指。

        咔哒一声,卡壳。这种情况的出现让死侍愕然,而黄鼠狼则是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来。糟糕的情况没有发生,只是卡壳,这绝对是万幸。在他看来,这绝对是自己之前老妈妈一样的啰嗦起到了作用。而在死侍看来,这一定是黄鼠狼的枪长时间不用,出了故障。

        “见鬼。你用的什么破枪,这样都能卡壳。来,换我的。我就不信打不中她!”

        “韦德,对不起了。”

        没有接过死侍拍在自己面前的那把枪,黄鼠狼在说了一声抱歉之后,就已经是对着韦德的大腿直接得扣动了扳机。

        这一次可没有卡壳的情况发生,而在嘭的一声,韦德的大腿直接被射穿了一个大洞之后,韦德脸上立刻就浮现出了惊愕的表情。

        “见鬼,你到底在做什么?你居然打我,连我妈妈都没有这么开枪打过我!”

        黄鼠狼居然会枪击自己,这可比黄鼠狼开始玩枪都让他震惊的事情。在这一刻他都忍不住开始怀疑了,是不是黄鼠狼不爱他,打算移情别恋了。

        十几年的好基友,可不是说放就能放下的事情。所以质问自然是少不了的情况。

        而面对死侍的质问,黄鼠狼没有回话,而是再度抬起了枪,对准了他俩面前一脸无所谓表情的多米诺。

        扣动扳机,卡壳。同样的情况再度发生了一遍,这就已经不是用意外来形容的事情。别说是全然没有想到这种情况的死侍了,就连心理上早有准备的黄鼠狼了也是充满了震惊的想法。

        这运气也着实太好了吧。隔着一枪卡壳,这可比中了一百万都要离奇一些。

        然而离奇的情况还远远不止是这些,因为在打完了卡壳的这一枪之后,黄鼠狼又把枪口对准了死侍的大腿。

        嘭的一声,代表着死侍又挨了一枪,同时也意味着枪械的绝对正常。而当枪口再度对准多米诺的时候,则又是手枪卡壳的声音。

        一而再,再而三。多米诺安然无恙,黄鼠狼提心吊胆,而死侍,血都留了一裤裆了。

        这样的情况就算是放在傻子面前,傻子也该看出来是怎么一回事了。死侍虽然脑子里或许有那么一点问题,但是到了这个时候,他也是不得不承认,多米诺的确是有幸运女神护体这么屌的一个技能。

        幸运女郎啊!连自己差点被崩掉的蛋都来不及顾及,死侍就已经是飞快地爬了过去,一把抱住了多米诺的大腿,同时以一个小奶狗的眼神对着她苦苦哀求了起来。

        “女士,女王大人,我的女神。求求你,告诉我这一期彩票的开奖号码是多少吧。者只要你告诉我号码是多少,你让我干什么都行,就算是让我把你当圣母玛利亚,竖一个小雕像在家里天天做礼拜,我也是可以接受的。求求你,求求你可怜可怜我吧!”

        “乖,这是小意思,随时都可以!”

        拿手指拖着死侍的下巴,看着他像是哈巴狗一样对着自己点头哈腰,多米诺在表达绝对自信的同时,也对着黄鼠狼这样发问了起来。

        “这样看的话,这份工作我应该已经是拿下了,没错吧。”

        “当然,女士。没有人会拒绝您这样的幸运女郎。你能加入进来,是我们的荣幸!”

        黄鼠狼有了玛利亚的首肯,当然不可能在这个问题上有任何其他的意见。多米诺加入进来已经成为了一个定局。而有了她的加入,玛利亚也是对自己的计划有了更多的信心。

        一点点小小的幸运,很可能就会带来不一样的后果。不是吗?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