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三十四章 坦然赴死 战马忠魂

第一千六百三十四章 坦然赴死 战马忠魂

  如果仅仅是一个普通的恶灵骑士这么问,恐怕这些堕天使们连正眼看他一下都不会,更不要说给他个正式的答复了。

  但是,卡特.史雷终究不是什么一般的恶灵骑士。两百年前的最强骑士,恶灵骑士叛变的第一人,手持圣凡冈萨契约戏耍墨菲斯托的存在。这样的一个家伙,足以在地狱的历史中留下名字,并且赢得这些天使们的尊敬。

  虽然说最开始的时候,因为老卡特表现的羸弱,这些堕天使们并没有把他往那个传奇人物的身上想。但是当他表现出了那样的枪法,还有那种虎老雄威在的气魄之后,他的身份对于这些堕天使们已经是昭然若揭的事情了。

  对于这样一个有着让人尊敬身份的存在,向来讲究情调的天使们自然是拿出了相匹配的态度来。所以立刻的,这个堕天使就一声令下,让自己手底下的这些天使们调转了枪口,对着老卡特攻击了起来。

  回答问题?这肯定是不可能的。你当他傻啊,在这种时候把他们的行动给透露出去,那他还要不要回去了。浪漫情调是浪漫情调,现实生活是现实生活。这一点,哪怕就是天使也拎得非常清楚。所以自然的,他做出了自己所认为的最正确的选择。

  既然你是传奇,那么就把你当做最优先的敌对目标。一口气把你打垮掉,省得你在从中作梗。

  这是负责此次行动的天使心里的心声。向来是个实诚人的他自然也是遵从着自己的心声,把这一切都给付诸了行动。所以一瞬间,光矛如雨下,疾光电射的就冲着老卡特飞射了过去。而面对着这种突然的变化,老卡特自然是陷入了手忙脚乱之中。

  “该死的,你这个长翅膀的鸟人,你居然敢阴我?”

  老卡特什么情况都想过,就是没有想过这个堕天使会一言不合地就对自己大打出手。这显然超出了他对堕天使性格的认识,让他下意识地以为自己是不是碰见了冒牌货。不过,他现在显然是没有时间来追究这个问题的。所以他也只能怒骂了一句,然后手似抽风一般地拉扯起了自己的扳机来。

  时间没有能消磨掉他的枪法,在射击这条道路上,他大可以很自豪地喊上一声午时已到,你们都该上路了。但是,枪法的准确度并不代表着杀伤力,他固然能确保自己的每一颗子弹都能击中自己想要击中的目标。但是他却不能保证,自己的地狱火能够给这些子弹提供足够的能量,让它们彻底地把这些目标给销毁掉。

  他到底太老了,时光的流逝没有能夺走他的经验,但是却掏空了他的底子。就像一颗被蛀空的大树一样,纵然有着高大的身躯和发达的根系,但是早已经朽烂的内部却已经夺走了它承载这一切的可能。

  这一波攻击,他虽然依旧是枪枪命中。但是,早已经匮乏的地狱火却已经不足以击毁其中的几根光矛。它们依旧是电射着,余势不减地对着老卡特飞射而来。而以老卡特如今的身体,真的很让人怀疑,他能不能撑得过这一波打击。

  毕竟,恶灵骑士的不死之身也不是绝对的,地狱火才是维系他们不死之身的关键。当地狱火强盛的时候,纵使是把他们拆的七零八落,他们也能在地狱火的魔力之下复原过来。但是,一旦地狱火的力量微弱了,谁也不敢肯定恶灵骑士在致命的打击之下还能像以往那样不死不灭。

  这个世界从来不乏被干掉的恶灵骑士,老卡特也不认为自己会特殊到这种地步。所以面对着这样一种足以致命的攻击,他的心里也是蓦然一叹,然后如同放弃一般,松开了自己紧握着步枪的双手。

  他觉得自己的时候已经到了。活了这么久,轰轰烈烈过,平平淡淡过,到最后还能像是一个战士一样死在战场之上。这已经足够了。再强求,其实也强求不了多少。虽然说不能亲眼看着地狱的覆灭让他感觉有些可惜,但是他相信,有着彼得.帕克那样的人在,地狱终究一天会覆灭在他们这样的人的手中的。

  正如他之前对别人所说的那样,他会在亡者的世界里注视着所有的一切,然后在那一天到来的时候,为之欢欣鼓舞的。至于现在,现在则是他开始拥抱死亡,迎接自己末日的时候了。

  在生与死的面前,老卡特坦然而从容。甚至说,他都不打算做出什么抵抗。而眼看着他就要被那些光之矛贯穿,心知他身体状况的神边雄立刻就是大吼着,向着他飞奔了过去。

  虽然是一个极道混混,但是神边雄知道什么是忠义,什么是恩情。他很清楚,老卡特是因为什么而出现在这里。可以说,如果不是自己的一意孤行,他根本不用面对这样的危险。

  作为一个混混,他可以把别人的生死视若无睹。但是作为一个讲义气的混混,他却决不能看着一个为了自己好的老人因为自己的关系而死在自己的面前。

  这是自己的错,就算是要死也应该是他死才对。如果要让老卡特这个老人代他受过的话,他绝对只有一句话,那就是不同意。

  老卡特绝对不能死,这是神边雄现在最大的意愿。而也正是在这个意愿的驱使之下,他整个人都像高速运转的引擎一样,几乎是拼了命地向着老卡特发足狂奔起来。

  熊熊的地狱之火在推进着他的身躯,他整个人都开始在这种助力下如同加速的火箭般飞速前进着。如果说那些光之矛是电光飞射的话,那么他现在就是飞火流星。速度上不相上下,行动上却更加灵活。而也正因为他这种博了命的表现。终于,在千钧一发之际,他死死地攥住了两根光之矛的矛尾。

  惯性加持下的光矛有着巨大的冲击力,哪怕是他,在猛地攥住这两根光矛的时候也生出了股掌碎裂的痛感。不过这种痛感并没有让他生出放弃的打算,反而是激发了他的凶性,让他大吼一声,越发用力地拉扯了起来。

  光之矛到底是无根之萍,加持在上面的力量一被抵消,顿时就是失去了继续前行的力量。这样看,神边雄的这一番爆发倒也不是做了无用功。但是,飞射到老卡特跟前的光之矛又何止两根。

  他拦下了这两根,却拦不住其他的那几根。时间上他已经是来不及了,所以他只能怒瞪着双眼,眼睁睁地看着那剩下的几根光矛继续对着老卡特飞射,以近乎毁灭的姿态,想要夺去他的生命。

  老卡特之死似乎就在眼前。但是偏偏就是这个时候,他座下那匹叫做黑姑娘的老马却是猛地一声龙吟虎啸般的长嘶,然后突然地人立了起来。

  光之矛扎进它的胸膛,在贯穿到大半的时候终于是停顿了下来。而受到这样一记重击,本来就是在用老卡特的力量强行地吊着命的老马也是猛地一阵颤动,然后推金山倒玉柱一般,摔倒在了地上。

  地狱之火开始从它的身上褪去。这代表恶灵骑士的力量再也不能维系着它的生命。而看着这个跟着自己将近两百年的老伙计以这么一种的方式为自己承受了致命的一击,被摔得灰头土脸的老牛仔几乎是连滚带爬地扑到了它的身上,抱着它的脑袋对着它大声地呼唤了起来。

  “不,不,不。别这样,好姑娘。别...你不能就这么死了,你不能就这么死在我前面。醒醒,快给我醒醒......”

  老卡特的呼唤让老马勉强得抖了抖自己的鼻子,它想要打个嚏喷,如同往日那样对老卡特做出回应。但是在如此沉重的伤势之下,它却是连这样做的力气都没有。它唯一能做的就是用自己那黑黝黝的大眼睛死死地盯着老卡特,两行清泪流出,就好像是一个孺慕的孩子在对自己的父亲做最后的告别一样。

  这份特殊的感情,老卡特当然能够感觉的到,而也正是因为能够感觉到这些,他才会在看到老马眼中神色逐渐黯淡的时候,生出一种心如刀割的痛楚来。

  对于一个牛仔,尤其是一个孤独了两百年的牛仔来说,这匹马或许就是他唯一的亲人,是他唯一的孩子。而现在,看着这个孩子为了保护他,以这样方式死在他的面前,无法言喻的痛苦几乎一瞬间就撕裂了他的灵魂。

  他是恶灵骑士,他是没有眼泪的怪物。但是他也是一个人,一个活生生的有着自己情感的人。

  痛苦,自责,仇恨。这些炽烈的情感如今就像是沸油一般倾泻在了他的灵魂上,他体表上那稀薄的火焰也一瞬间就像是喷薄的火山一样,一瞬间就烧透了半个天空。

  这一刻,这个老朽的骑士终于是找回到了自己当初那种快意恩仇的感觉。而从这个角度上来说,现在的他才是当年那个当之无愧的恶灵骑士第一人。

  无与伦比的复仇欲望,撕开了他那因为时间磨砺而变得淡薄的心。这一刻的他几乎是在以燃烧灵魂的方式,高举着自己熊熊燃烧的手骨,向着所有的堕天使发出死亡的预言来。

  “你们都有罪,你们都该死!”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