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七十三章 临阵怯战 大义牺牲

第一千七百七十三章 临阵怯战 大义牺牲

        面对气势汹汹的死侍,没有任何人敢在这个时候和他唱什么反调。就连一开始提出猥琐发育,保本就好的黄鼠狼,也只能呐呐地提出一句。

        “这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我是说,这样做的风险是不是太大了?”

        “风险?黄鼠狼,别忘了我们是一个饭米粒。只要我们同心协力,只要我们团结一致,那么就没有任何的风险可言。所有挡在我们面前的敌人都会被我们所击破,所以可能威胁到我们的存在都会被我们所消灭。我们是最强的,我们是战无不胜的。只要有这样的信心在,就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阻挡得了我们。你们说,是不是!”

        死侍的话语难得的能够调动起周围人的情绪,除了本身就有些想要讨好他的扎格斯特之外,就连喧嚣也因为之前的缘故,而开始为他摇旗呐喊了起来。

        “我们是饭米粒,我们将战无不胜!”

        这还是死侍第一次被人如此的拥护,他心里乐上了天,但是表面上却依旧是郑重其事的,如同仪式一般的交叉起了自己的双臂。

        “x特攻队!”

        “x特攻队!”

        有人热血沸腾,几乎恨不得是以虔诚的姿态来做出同样的姿势。当然,也有人根本提不起精神,只是草草地做了个姿势,表明了态度。不过不管怎么说,所有人都给了死侍一个面子。而这也让死侍更加的志得意满,以至于立刻就开始发号施令了起来。

        “很好,看起来我们的士气高昂。既然这样的话,那么我们就趁热打铁。各位,有两个小时的时间,我们可以用来稍作休息,整顿装备。而两个小时之后,我希望你们所有人都能够以饱满的姿态和我一起去大杀四方。啊,我的宝贝双刀已经饥渴难耐了,它们都迫不及待地想要斩下敌人的头颅!”

        热血沸腾的人当然是不会对这样的命令有所异议。而那些打不起精神的人,也不会对在这个问题上提出什么反对的想法。这是他们的工作,他们没得逃避。既然如此,那么不管是莽过去还是偷偷摸过去,都没有太大的区别。

        不过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却总有例外。比方说黄鼠狼,他就没有生出这样大无畏的,莽穿一切的勇气来。

        从来没有上过战场的黄鼠狼可不打算把自己的第一次交代在这里,所以立刻的,他就贴着死侍的耳朵,对着他小声地询问了起来。

        “你说我们所有人,这里面不会也包括我吧......”

        “当然,我们可是一个饭米粒。怎么,难道你不是这么认为的吗?”

        “好吧,我承认我们是一个饭米粒,但是就算我们是一个饭米粒,也不能让我们所有人都上战场吧。”

        黄鼠狼的声音开始颤抖,而他本人,也开始不受控制地打起了摆子。作为一个从未接触过战斗的人,他可不会像某些人那样,对这种刺激的事情充满期待。事实上,当听到所有人都要参与到其中的时候,他的内心里已经是无比的畏惧了起来。

        “听着,韦德,我很乐意和你并肩作战,和你一起去打杀四方。但是相信我,这只是我说说而已的事情。要知道,光是一想起在战斗中受伤,一想起别人会伤害到我,我就两腿发软以至于连站都快有些站不稳了。而如果我真的和你们跑去那种地方,我估计别人还没有开枪,我就已经崩溃了。我们你们一定也不希望有我这样的家伙来拖你们的后腿,所以我觉得,我还是留在这里比较好。”

        “伙计,你这是病,要治啊!”

        黄鼠狼都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死侍也不可能强迫他跟着自己一起上前线去。所以他也只能是恨铁不成钢地拍着黄鼠狼的肩膀,然后语重心长的对着他说道。

        “要尽快把你的病治好,伙计。不能总是因为你而拖累了我们的集体行动,再这样下去,别人会质疑我们饭米粒的团结和友爱的。对了,我有一个认识的肛肠科医生,你可以去找他看看。”

        “不用了,我有自己认识的心理医生。”

        尬笑着拒绝了死侍的好意,即便是有着明显的gay的倾向,黄鼠狼在听到肛肠科医生的时候也难免的会有一些心理上的抗拒。他可不喜欢有什么人戴着湿滑的橡胶手套,把手探到他的菊花里去。而相信除了死侍以外,在场的这么多男人里,还没有谁会拥有这样的癖好。

        这也算是一种另类的强大了。从在场的几个男人那敬畏的眼神就能看得出来。而在拒绝了死侍的好意之后,黄鼠狼就补救一般的说道。

        “另外,我虽然没有办法和你们一起去和敌人进行战斗,但是在后勤方面,我可没有任何懈怠的意思。你们身上所有的装备都是我准备的,撤退的路线也是我规划的。而且,我还负责和boss保持联系,这个营地里没有人看管可不行!”

        “好啦,好啦。别总是像是个受气的小姑娘一样在我耳边说这些没用的东西,我们可是一个饭米粒,为了自己的家人做这些事情,难道你会觉得委屈吗?”

        “不,一点也不!”

        黄鼠狼连忙表态,而对此,死侍也终于是满意地点起了头来。

        “这还差不多。总之,黄鼠狼,这次就算了。但是下一次,等到你的毛病被治好了之后,我们一定要一起并肩作战。别忘了,我们是饭米粒,我们是x特攻队。”

        “x特攻队......”

        死侍玩的很高兴,但是别人可未必会有同样的想法。就这样,提不起精神的x特攻队员又多了一个。

        死侍的小花样有人喜欢,有人讨厌,也有人无所谓。不过不管怎么说,这对于他们的行动都没有任何的影响。两个小时的整修时间过后,死侍一行人已经坐上了改装后的军用吉普,向着大峡谷的内部行驶了过去。而就在他们进入到死亡峡谷的第一时间里,盘坐在大峡谷正中位置的莫度男爵立刻就生出了感应。

        “有人进入了这里,会是什么人?”

        从一开始就在为这种事情做准备的莫度男爵早已经借由着梳理地脉的便利,在死亡峡谷的外围建立起了自己的感知魔法。所以当死侍一行人进入的一瞬间里,他就已经是感知到了他们的存在。

        “一二三...一共六个人。能量反应要高于常人,是超级英雄?还是那些变种人?看样子应该是斯特兰奇叫过来的帮手,但是只有这么几个人,可起不到什么作用啊。是斯特兰奇没有把这场危机给说清楚?还是史塔克政府小看了自己的汇报?该死的!”

        心里不断思揣着,莫度男爵的脸色也变得难看了起来。他可不会天真的意味,这区区六个人,就能把地狱魔王所酝酿出来的这场危机给瓦解掉。

        要知道,此时的死亡峡谷里,除了驻扎着数以百计的邪教徒以及堕落天使之外,还有着然德基尔这样可怕的强者。就算是有着自己从旁侧助,他们也很难有太大的生还希望。更何况,撒旦本尊也在注视着这里的一举一动,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可不想把自己的行动给暴露出去。

        所以,问题也就来了。是给他们的行动提供便利,让他们能够活着回去汇报这里的情况呢?还是拿他们的存在做一个投名状,从而更进一步地加深自己在撒旦心中的信任?

        这是个有些艰涩的问题,但是莫度男爵并没有思考上太久,就已经是拿定了主意。

        他到底还是不准备冒这个风险。所以,把这伙人的消息给出卖出去,就已经是成为了他的选择。

        听起来似乎有些卑劣和龌龊,但是在莫度男爵看来,这却是当下最明智也最有成效的一个办法了。面对地狱的强敌,这些人根本不可能起到什么太大的作用。除了探知到他们的存在之外,他们甚至连这伙人在这里的目的都不大可能摸得清楚。而一旦被那些堕天使们察觉到了他们的存在,那么他们逃脱升天的可能性就几乎为零。而如果这中间自己插了手,给他们提供帮助的事情呗抖落出来了,那么对于他的计划以及整个人类的未来来说,就是真正的灭顶之灾了。

        区区六个人的生命和整个人类的未来相比,哪一个更重要,这在莫度男爵的心里是根本都不需要衡量的问题。

        守护了世界近千年,法师们早已经是有了自己的一套价值观。早在数百年前,卡玛泰姬的法师们就能为了清除邪神的污染而做到毁灭整个城镇的地步。而现在,为了人类的未来而眼睁睁地看着六个人去送死,这对于他来说根本不算是什么。

        虽然有些让人惋惜,但是他们的牺牲未必是没有价值的。而对于莫度男爵来说,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他们的牺牲变得更有价值一些。所以,没有任何迟疑的,他就用自己的魔法把有人入侵的消息给传递了出去。而也几乎就是立刻的,一个面相阴鸷,身穿白色西服的中年男子就已经是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哇哦,哇哦。真是让人意外啊。我以为人类过了这么几千年时间,多多少少能学得变聪明一些。但是现在看来,他们还是和以期一样,一样的喜欢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啊。”

        “堕落之王!”

        哪怕是以莫度男爵的高傲,在面对这个白衣男子的时候也不得不低下自己的头颅。因为他的名字是撒旦,是地狱之王。

        当然,尽管他的身份高贵,让莫度男爵不得不致以敬意。但是他却不会任由眼前之人把怀疑平白无故地安放在自己的身上。所以立刻的,他就板起了脸,面无表情地反问了起来。

        “不知道您是什么意思?难道说您怀疑这里出现入侵者,是因为我的缘故吗?”

        “这不是很显然的事情吗?”摊开了手,撒旦以人类的化身显露出了极为夸张的笑容。“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脚下的这片土地长久以来可都是被冠之以生命禁区的称谓。无数的人类用他们的生命告诫着后来者,这并不是他们应该涉足的地方。而近百年来,这里也的确是让人忌讳莫深,不敢涉足。但是今天,你却偏偏告诉我,有人类进来了。这样的情况,难道说我还不应该怀疑你一下吗?”

        “这是无端的猜测和诋毁,堕落之王。”

        脸上的表情古井无波,就连回复的语气都没有任何的波澜。

        “如果这几个人和我有关系的话,我就不会把他们的存在汇报出来了。而且再说了,整个峡谷里有那么多的人类,你怎么就敢保证,他们中没有别有用心的家伙呢?不去怀疑他们而来怀疑我,说真的,陛下,这真是让人很难保持对您的忠诚啊!”

        “那么,你对我忠诚吗?”

        撒旦低下了头,和盘坐在地上的莫度男爵对视了起来。他的眼睛里有最纯粹的黑色在流转,注视着那里,就好像是注视着一整个深渊一般。稍有不慎,就仿佛连灵魂都会湮灭在其中。

        这样的威能当然会让人畏惧,但是莫度男爵终究不是一般人,所以他也只是强硬地和撒旦对视着,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退让。

        “您觉得呢?陛下。”

        “哈,好好干,莫度爵士。我相信你,相信你一定能成为一个很合格的至尊法师的!”

        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继续追究下去,撒旦其实自己也拿不准到底是哪方面出现了问题。他怀疑莫度,但是莫度并没有流露出任何值得他怀疑的地方。再加上他现在还有用得上莫度的地方,所以他最终也只是高高拿起,轻轻放下一般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件事就不用你操心了。你只用把你需要负责的事情给做好就行了。还有三天,三天之后,我希望能看到一个被梳理好的地脉。如果没有的话,你应该知道的,我不是什么容易原谅别人的家伙......”

        撒旦说完,就已经是悄无声息地消失在了莫度爵士的面前。而看着他在自己肩膀上留下的仿佛灰烬一般的黑色手印,莫度男爵也只能叹息一声,重新地投入到了自己的工作中。

        他现在只能为那几个人类祈祷,祈祷他们自求多福了。而面对撒旦的注视,他们到底能有多大的运气,说真的,他是一点也不抱有希望。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