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七十四章 水平高低 运气使然

第一千七百七十四章 水平高低 运气使然

        运气好的人总是少见的,而运气能一直好下去的人则是更加的凤毛麟角.

        这并非是造物主在造人的时候出现了什么疏漏,而是人类真的不适应有太好的运气。正所谓生命不息,作死不止。如果把太好的运气给人类,让他们能够一直逢凶化吉的话,那么指不定在人类的手上能弄出什么幺蛾子来。

        别太小看人类在这方面的本事,作为天生的闯祸能手,人能甚至能把自己闯下来的祸端和天灾并列。这还是人类要为自己闯下来的祸端付出巨大代价的前提之下。而如果说人类的幸运能够让他们避免承受自己所招惹来的后患的话,那么区区一个地球,恐怕还真不够他们折腾的。

        所以,哪怕就算是维护整个生态圈的平衡,维护整个宇宙的秩序,造物主也不会给人类太高的幸运天赋。当然,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却难免会有失手的时候。比方说多米诺这个幸运儿,就是造物主一时失手的典型。

        x特攻队刚刚深入到死亡峡谷不久,多米诺突然就好似来了兴致一般的对着开车的死侍这样说道。

        “让我来开车吧,韦德。”

        “hy?方向盘握在我手里,而且我觉得我正在开往一个正确的方向?也许吧。”

        “得了吧,韦德。你要是知道自己走在正确的方向上,就不会像是现在这样,绕着一个地方来回转三四圈了。快点把方向盘让出来,我可不想在这种鬼地方陪着你一起晒太阳!”

        作为队伍里的特权人士,多米诺说话自然是有她的分量在。而很显然的是,对于死侍这种无头苍蝇一般乱窜的行为,并不只是她一个人有意见。其他人早已经是敢怒而不敢言,现在有了一个出头的,他们自然是纷纷声援了起来。

        如果单单只是这几个人的声讨、反对,死侍的脸皮还是足够厚的,足以让他无视这些人的要求。但是当夏珂拉也一脸不满地对着他做出同样的表态之后,他立刻就老老实实地让出了自己的位置,并且如同小奶狗一样,对着自己快要发飙的老婆讨好了起来。

        “呸,简直就是耻辱!”有人在心中暗骂,不过到底不敢把话说在明面上。而心思敏锐像是多米诺这样的人,虽然能够看出来他们的心声,但是却也没有过分声张的意思.

        这一方面是出于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冷漠心态,另一方面则是她完全不看好这有些人的实力。

        作为一个天赋异禀的幸运儿,多米诺对于各人的威胁性有着自己的判断方式。她不用像是其他人那样,通过参考什么战绩或者切实的破坏力去判断一个人的威胁。他判断一个人的威胁的方式很简单,那就是凭借着直感去给一个人标定一个数值。

        如果说一个没有任何威胁的普通人是一的话,那么一个身经百战的特种兵就在五到十之间。而像是喧嚣这样拥有特殊能力的家伙就是三十。合理的发挥自己的能力,喧嚣能靠着自己一个人就瓦解掉一支全副武装的小队,这样的能力足以让普通人感到敬畏。

        那么死侍呢?哪怕是以最低的水平去估计,死侍的威胁值也超过了一百。二者之间有着绝对的实力差距,所以,不管喧嚣有着怎么样的想法,都没有实现的可能。

        更何况,死侍还不是他们中最具威胁的一个。那个被死侍不断讨好的女人,她才是最可怕的。

        略带忌惮的看了夏珂拉一眼,多米诺飞快地抢占了驾驶员的位置。而一把控方向盘,她立刻就毫不犹豫地打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弯,然后径直地把车子向着一条深入峡谷的干涸河道行驶了过去。

        河道上密布着圆形的石头,尽管说这辆军用吉普的悬架够硬,但是却难免的还是会产生剧烈的颠簸之感。要知道,军用吉普可不会考虑你的舒适性问题,所以自然的,在这种严苛的路况之下,某人自然是开始抱怨了起来。

        “我说,你真的确定自己走的路是对的吗?我感觉我的蛋蛋都快要被颠碎了。”

        “我手里又没有地图,我怎么知道自己走的路是对的?”

        一边开着车,多米诺一边回复着死侍的问题。而对此,死侍先是一愣,然后就像是来了精神一样开始抬杠起来。

        “原来你也不知道路该怎么走?那你抢我的方向盘干什么?”

        “我是不知道路该怎么走,但是我觉得只要我选一条路,就一定能走到最正确的路上面。这一点我相当有自信,就好像是我去抽奖一定会抽到一等奖一样。而你呢,你们中有谁能有这个把握,一定能抽到一等奖?别说是一等奖了,你们抽中奖品的概率又有多大呢?”

        摆出了一副可恶的欧洲人的嘴脸,多米诺肆无忌惮地向着一群非洲难民发出了位于食物链顶端的嘲笑。而对于这样的嘲笑,尽管死侍等人拼尽全力地想要反驳,但是最终却也只是无能为力而已。

        “该死的,我好像抽中的最大的奖品就是一盒口香糖,这玩意能值多少钱?”

        这是喧嚣的心声,他不敢张扬出来,因为他害怕自己的运气会遭来别人的嘲笑。而事实上,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在场的人大都是要比他还要凄惨的家伙。

        有些人一辈子都没有中过奖,他们跟谁说理去。而他们不敢在这种时候发声的原因也就在这里。不说话,别人就不知道他们是非洲酋长中的一员,这样的话,多多少少还能保持一下他们的体面。

        当然,也有人并不在意这种体面。比如说死侍,他在这个时候就很是自豪的张扬了起来。

        “嘿,我可是抽中过商场积分券刮奖活动五等奖的男人。要知道,他们的五等奖可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平底锅,买下来足足要四十美金呢!”

        “哦,看样子还真是不能小看你啊。那么我可以问一下吗?为了抽中这个奖品,你一共花了多少钱来兑换商场的积分券呢?”

        很了解商场那种消费把戏的多米诺来了个欲擒故纵,而根本没有看出这一点的死侍则是沾沾自喜的,就把自己当初做出的蠢事给出了出来。

        “也不多嘛?也就是花了差不多一万美金,买了一车子卫生纸罢了。”

        “我说家里的卫生纸为什么怎么用都用不完,原来是因为你把钱花在了这种鬼地方。韦德,你是想死吗?”

        自曝老底的韦德当然是再度迎来了夏珂拉的家庭暴力,而看着真被夏珂拉用暴力摧残着的他,大部分人的眼里都是流露出了深深的同情来。

        他们同情死侍,不是因为死侍饱受家庭暴力的摧残。在这个问题上,他们一致认为死侍是乐在其中的。毕竟不是什么人都能如此坦然地接受这种程度的家庭暴力。并且不作任何的反抗的,一次两次就算了,还能用身不由己来作为掩饰。而如果一而再,再而三,受害者都是主动地挑起这种事情的话,那么除了本人的意愿之外,似乎也找不到什么其他的理由了。

        这是人家的爱好,根本无从指责。所以,没有人会在意这个问题,他们在意的只会是另一个事情。那就是,他们终于开始发现,死侍是真的脑子有问题了。

        有几个正常的人会为了一个不到五十块的奖品而把一万块钱砸在根本不需要的废品上。大概脑回路正常的人都不会这么做吧。而如果说真的有人这么做了,那么他要不是一个傻子,要不就是一个神经病。

        死侍的情况很难说是其中的某一个,大概归类的话也只能归类到二者中的中间去。而即便是这样的归类,也让多米诺生出了一种心累的感觉。作为一个自认为智商正常的人,她觉得,和这样的一个家伙较真,自己的底线都要被拉低了。所以她很明智地选择了放弃,并且打算抽一根烟来排解一下自己的糟糕情绪。

        她掏出了烟,但是在掏火机的时候却出现了一些意外。颠簸的道路让她一时失手,把火机掉在了脚下。

        正常来说,这个时候低身去捡火机是个非常危险的动作,尤其是在路况如此糟糕的情况下,说不定一个不小心,就会有车毁人亡的结果。但是多米诺不用担心这样的问题,她就是不把方向盘一路把油门踩到底不松,到最后都能因为油量耗尽而直接停在她想要停在的地方上。

        欧洲细作就是可以这么为所欲为。不过这一次,到底和一般的事态有所不同。那就是,当多米诺放心大胆地弯腰低身,去捡取自己掉落在脚边的打火机的时候,一道光束猛地贯穿了吉普的前挡风玻璃,从她的上方穿过,然后直接就落在了她身后的死侍的身上。

        而就像是被炮弹击中了一样,死侍的身体瞬间被拉起,击退,以超过两百码的速度从车上跌落下去。

        这样的伤势对于车上的大部分人来说都是足以致命的,但是唯独对死侍例外。尽管他的胸口已经被彻底的撕裂、粉碎,露出了一个足有海碗那么大的缺口。但是他却依然是生龙活虎的,对着袭击发起的方向叫骂了起来。

        “fuck!到底是哪个混蛋在针对你韦德大爷。一车子那么多人你不射,你偏偏射我?对我有意见还是怎么的!”

        这个问题作为偷袭者的堕天使真的很难回答。他的本来目的只是想要一招袭杀坐在驾驶位上的多米诺,以杀死她的方式来造成车祸,同时一举数得地击杀车上大部分的成员。只是没有想到,多米诺居然会鬼使神差地低了一下身子,以至于他的攻击直接落在了位于她身后的死侍的身上。

        如果说这样的攻击能够消灭死侍的话,那么也就算了。毕竟好歹也是一个减员,多多少少的也能算成是战果。但是死侍并没有死,反而像是一个泼妇一样站在那里骂街,这就让他很难受了。

        活了几千年,这个堕天使也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一个特殊情况。所以他也只能尴尬地挠了挠头,然后对着自己身边的同伴问道。

        “现在该怎么办?继续,还是放过这个傻子?”

        “我主的命令是消灭任何胆敢在这个时候涉足于此的人类,你难道忘了吗?”

        和被一连串怪异事实打懵了的堕天使不同,另一个堕天使虽然也同样为死侍的表现感到吃惊,但是他却不会对自己的想法有任何的动摇。

        我主的命令是绝对的,这也就是说这些人类必须死。虽然说一开始的想法破产了,但是这并不是他们可以就此放弃的理由。说到底只不过是需要换一种方式,从暗杀变成袭击罢了。

        “动手吧,别拖延太多的时间。我主可不希望看到这些人类对他的计划有任何的影响。”

        作为眼下这只黑暗天使军团小队的指挥官,说话的堕天使具有极高的威信。可以说他的命令刚刚下达下去,跟他一起行动的堕天使们就已经是振动起了自己的双翼,直接飞到了半空中,以光明正大的姿态出现在了死侍一行人的眼前。

        这样的态度可以说是相当嚣张,甚至是目中无人的。但凡是有点脾气的人,面对这么一种情况,多多少少会有那么一点憋屈以及恼怒的感觉。然而,这样的情况却并没有发生在这群佣兵的身上。

        别看平常里这些家伙有些不靠谱,但是不管怎么说,他们也算是身经百战的战士。而作为一个合格的战士,判断对手有没有威胁则是基础中的基础。

        虽然并不了解所谓的堕天使到底是怎么样的存在,但是从这些背生双翼,能够像鸟儿一样凭空伫立,并且一发攻击能够达到大口径狙击枪的水平的敌人身上,他们能感受到的巨大威胁可是实实在在的。

        “该死的,变种人吗?我就知道,这次任务不可能会那么简单?”

        有人对眼前的敌人做出了一个基础性的判断。而很快的,更加了解内情的夏珂拉就已经是推翻了他的说法。

        “这可不是变种人能够比拟的对手。这是...黑暗天使军团。该死的,这次的对手居然是焦灼地狱?早知道是这样......”

        作为队伍中最强大的存在,夏珂拉的掌心里已然开始冒起了冷汗。黑暗天使军团,这可是她根本不敢对抗的对手。虽然说单个的战力上,她并不逊色于这些堕天的天使们。但是一旦成军团作战,她就根本不可能有任何胜利的希望。

        对手很强,队友很菜。这是眼下她所面临的最严峻的情况,而面对这样的一个情况,她已然是开始为自己的后路考虑了起来。

        浏览阅读地址: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