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 大难临头 幸运作祟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 大难临头 幸运作祟

        作为一个临时组成的团体,夏珂拉可不会真的如死侍说的那样,拿他们当成是密不可分的伙伴,把大家当成是一个饭米粒。

        那是死侍拿来忽悠人的话,谁要是信了,那么也就只能说他的脑结构比死侍的情况还要糟糕,估计什么治疗方案都已经起不到作用,只有回炉重造这一个选择了。

        她不相信在场的人里会有这样的残障人士,除了黄鼠狼以外。所以,她自然就更加不可能去重视这些临时伙伴的存在。

        如果说任务一切顺利的话,她不介意给自己的丈夫一点面子,让他多一点吹嘘的资本。但是如果任务不是那么顺利的话,那么抛弃这些临时的队友,对于她来说也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

        在场的这么多人里,她唯一在意的人就只有死侍一个,所以只要她和死侍活的好好的,那么其他人的死活就根本不会被她放在心上。眼下的情况就是这样,眼看着一众堕天使们纷纷振翅,向他们飞来,夏珂拉立刻就果断地命令了起来。

        “攻击,快点发动攻击。如果你们不想死的话,最好趁现在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出手的时候想办法解决掉他们!”

        或许说因为之前的缘故,使得死侍和夏珂拉这对夫妻有些被人小看的意思。但是在看到死侍胸口被打穿了这么大的一个洞,还能活蹦乱跳的时候,任何人都会把自己之前的小看给抛到一边去。

        凭心自问,他们自己是不可能做到这种地步的。这种比小强还要夸张的夸张的生命力,对于他们来说可是生平仅见的存在。而再稍微联想一下,有着这样变态生命力,又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进行暗杀的死侍却对他的老婆畏之如虎,他的老婆要说是个普通人,谁又会相信呢?

        反正这些佣兵们是不会相信的。心存侥幸,这种事情就不应该发生在他们的身上。毕竟是事关自己小命的事情,他们不管怎么谨慎小心都是不为过的。而在这个时候,听从夏珂拉的命令,先一步的发动攻势,无疑就是一个最为保险的做法。

        不用夏珂拉再多说什么,人高马大的喧嚣就已经是架起了一挺重机枪,然后大吼着对着天空中飞来的堕天使们扫射了起来。

        大口径的步枪子弹在怒吼着的枪口中攒射而出,纷飞如雨。正常的情况下,像是天使军团这么十几个目标,在没有任何掩体遮挡的情况下,他们就只有被枪林弹雨扫成碎片这么一个可能。

        但是,堕落天使终究不是凡人。面对这样的攻击,他们可不会像是凡人那样的无助。

        精准的射击再加上一千多米的有效射程,或许能让机枪的子弹大概率地落到这些天使们的身上。但是堕落天使们自带的魔力壁障,却能如同坚硬的盾牌一样,把这些子弹统统地拦截下来。

        想要打穿堕落天使的魔力屏障,仅仅靠这些大口径的步枪子弹是行不通的。保守估计的话,最起码也要是艾布拉姆斯坦克的一百二十毫米滑膛炮来一发正面的穿甲弹攻击才行。

        艾布拉姆斯的最新型号能在两千米内射穿八百五十毫米的均质钢甲,有着如此清晰的对照,相信大家都能明白,堕落天使的魔力壁障到底是bug般的存在。

        可以说,想要从远程攻击上杀死一名堕天使,那绝对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而想要在近距离战斗上战胜一个天使,这也基本上是人类所做不到的事情。

        堕落天使们的身体虽然不会如同绿巨人那样,强大到怪物一般的地步,但是不管怎么说,他们的身体也要比区区人类强壮的多。说一根手指头击败拳王,这可能有些太贬低人类了,但是说用两根手指头,那绝对是有些夸大的事实。

        除了最顶尖的强者之外,人类对于这种神话中的生物根本没有任何优势可言。而自然的,眼下佣兵们的攻击也不可能对他们造成任何的影响。

        他们依旧飞速前行,并且的,在前行的过程中,他们也开始张弓搭箭,对着人类发动了自己的反击。

        隔着近千米的距离,堕落天使们射出了零零散散的光之箭矢。这些光之箭矢窜射如同流光,以根本无法察觉的速度,顷刻间就来到了佣兵们的面前。按照天使们的估计,这一下,他们就能造成佣兵们的大减员。就算是不能杀死全部的人,杀死大部分的人也是不成问题的。

        他们对于自己的本事很有自信,但是他们却没有把一切的因素都给考虑进去。运气,这个最无法考量的因素,在这个时候突如其来的就介入了进来。

        面临强敌,多米诺自然也不可能什么都不做,而当她注意到天使们发动攻击的时候,她完全就是下意识地扭转了方向盘。

        大功率的柴油机疯狂的咆哮,带动着吉普车做出了如同疯牛般的冲锋姿势。这一瞬间,车子的速度被拉扯到了极限,但是要说这样就能脱离天使们的攻击,却还是不太现实的事情。

        可是偏偏就是这个时候,车子的前保险杠突然间撞到了一块凸起的大石头。然后在力的相互作用之下,整辆车子在顷刻间就翻滚了起来。

        完全无序的翻滚,除非是能看到未来的存在,否则任是谁都不能猜测出车子到底要翻向那边,又会在滚动多少圈之后才能停止下来。

        放在一般的情况下,这已经可以算得上是一场严重的车祸了。就算是车里的乘客们能够侥幸地留下一条小命,骨断筋折也是难逃的一个下场。这是很糟糕的事情,但是放在眼下的情况里,这却是最好的一个情况。

        光之箭矢以差之毫厘的方式从翻滚的车子的缝隙中穿射了出去,无一例外。这也就意味着,除了射中石头和干涸的沙石河道之外,这些天使们的攻击就再也没有取得任何值得称道的成果。

        几千年的战斗经验只得到了这样的一个战果,这让所有的堕落天使们都有一种脸上挂不住的感觉。他们在这个时候甚至都开始怀疑了,怀疑起了自己锤炼多年的本事来。

        当然,这怀疑只是暂时的,顷刻间就被他们抛在脑后。他们是地狱里最优秀的战士,也是最具备军人精神的军团。抛却杂思,专注于眼前的战斗,这对于他们来说几乎就是生命里的本能。

        所以,连停顿都没有停顿的,他们就再次加快了速度,向着这些佣兵们冲刺了过来。

        远程攻击,他们已经放弃了。连续两次远程攻击都出现了失误,就算是傻子也能看出来,这里面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猫腻。和自己多年来锤炼的技艺出现了问题相比,他们显然更认为这是对方的某种特殊手段。而在速战速决的前提之下,他们可没有那个心思去一次次的试探,好摸索出敌人深浅的想法。

        抛开远距离的攻击,他们依然有相当的把握,把这群人类歼灭在这里。既然如此,又何必为着这么一个问题而感到纠结呢?

        他们是这么认为的。而那些佣兵们,显然也是这么认为的。

        从刚刚注意到子弹对他们不起作用的时候开始,他们就已经意识到了双方实力间的差距。别看这伙佣兵们的名头响,又一个个的身负异能,堪称是佣兵界的顶尖精锐。但是说到底,他们也不具备能够抵挡子弹的本事。

        子弹打到他们身上,他们肯定是要死的。仅凭这一点,他们就不可能是天使们的对手。试问,如果连自己最强大的攻击手段都对敌人无效的话,他们又怎么来和这样的敌人为敌呢?

        佣兵们找不到答案,所以他们唯一的选择就是,为了自己的生存而逃窜。

        车祸之下,除了夏珂拉和幸运的多米诺能够毫发无损之外,其他的人多多少少都受了点伤。好一点的头破血流,而惨一点的,则连骨头都断掉了不少。

        喧嚣算是运气好的一个。凭借着高大健壮的身材,他承受住了车祸带来的冲击,除了头上被磕开了一个大口子之外,他并没有受到什么严重的伤害。这让他还保留了珍贵的的体力,而在这个时候,体力就成为了他逃生的唯一保障。

        一脚踹开扭曲变形的车门,喧嚣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就从车子里跑了出来。他回头看了身后一眼,天空上是不断逼近的天使们,而地面上则是气喘吁吁,嘶吼不朽的破车。

        他很肯定,自己是第一个跑出来的人。而如果他愿意的话,他甚至可以在天使们下来之前,从车子里拉出一两个倒霉蛋来。不过,他并没有这么做。或者说,他根本不打算这么做。

        正如同夏珂拉根本不把他们当做是伙伴一样,他也同样不会把这些萍水相逢的队友当做是多么重要的存在。如果是平时,他或许会对这些队友伸出援手,以增加自己在队伍里的威信和话语权。但是那是在情况还没有危及他自身的情况下。而如果说,他连自己的小命都很难保得住了,那么,鬼才愿意拿自己的生命去开玩笑,把时间浪费在救这些无关紧要的人身上。

        使劲地拉伸了一下自己因为撞击而有些酸软的腿,喧嚣就已经做好了逃跑的打算。而就在这个时候,破车里再度传来磕磕撞撞的声音,头破血流的扎格斯特一边向外攀爬着,一边好像拉扯着什么东西一样,手忙脚乱的从车子里挣脱了出来。喧嚣看到了他,他也看到了喧嚣,随后,他立刻就向喧嚣发出了求救来。

        “喧嚣!快来帮帮忙。隐身人的腿被撞断了,他需要我们的帮助!”

        “狗屎,都这个时候了,你居然还在想这个!”

        喧嚣大骂,生死关头,很少有人能保持冷静,而他自然不会是什么例外。破口大骂已经是他最克制的一个做法了,如果手里有武器的话,他真的不介意对扎格斯特来上一梭子。

        很显然,和彻头彻尾的利己主义者喧嚣相比,扎格斯特则还是一个良心未泯,甚至说保留有一部分天真的家伙。他信了死侍之前胡说八道的那一套,所以在这个时候,他还在努力地营救着自己的伙伴,并且试图说服喧嚣改变他的主意。

        “我们是伙伴,我们是饭米粒不是吗?快帮帮我,那些长着翅膀的家伙就快要杀过来了!”

        “见鬼,你这该死的!”

        喧嚣先是咒骂,然后突然间,他整个人一愣,随后就一反常态的走到了扎格斯特的身边,帮着他拉扯起了隐身人的身体来。

        和扎格斯特小心翼翼,生怕伤到隐身人的动作相比,他的动作粗鲁而直接,完全不在意隐身人的感受。不过这样的动作已经足够让人感到意外的,以至于扎格斯特的语气都变得惊喜了起来。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伙计,你不是那种见死不救的人。我们是真正的伙伴,我们是一个饭米粒。我们谁也不会抛下谁,不是吗!”

        “闭嘴,加快速度!”

        喧嚣懒得和扎格斯特争辩,他这么做显然是有着他自己的理由的。

        如果任由扎格斯特一个人在这里为了隐身人浪费时间,那么那些堕落天使们想要弄死他,肯定花费不了太多的时间。而在这之后,自己就会成为最明显的目标。再这么一个荒凉的山谷里,他就算再能跑,也绝对不可能从一群会飞的家伙手中逃掉。

        所以,不管是从哪方面去着想,多拉一个人下水,来分散这些天使们的精力,就是他逃生的最大希望。

        扎格斯特就是他选定的,要拖下水的那一个家伙。而自然的,他会在这个时候选择帮他从困境中脱出身来。

        隐身人是个麻烦,他不能在他的身上浪费太多的时间。所以当他和扎格斯特合力把隐身人从车子里拉出来之后,他就直接对着扎格斯特这么说道。

        “不用管他了,他死不了。别忘了,只要这个家伙自己不弄出动静,就没有人能够发现他的存在。把他的装备脱掉,让他自己藏在这里。他会没事的,相比较之下,我们也必须快掉逃跑才行。我想你也不想尝试那些会飞的家伙在你身上开一个洞的感觉吧!”

网站地图